6.0

2022-08-31发布:

《女忍天女传》

精彩内容:


《女忍天女傳》


正文 【女忍天女傳】(01-06)

    作者:翡翠天龍

    字數:4747

    序卷〈天女衆〉見參

    第一章金色之裸女

    在黑暗中,響起了女人的聲音。

    「就算是上忍,那個男人也沒什幺了不起。」

    「沒有辦法,這事對我們來說也沒什幺大不了的,只是因爲,我們是掌握了

    媚術的女忍『天女衆』。」

    「是啊,人持有了力量,就會萌生驕傲,導致背叛,以自身的強大力量,懲

    罰走向歧路的叛徒和逃忍,就是我們組的使命。」

    「嗯,就是那條街另外,對方好像來了。」

    黑暗的氣息不斷增加,緊張的奔跑著。這裏是深夜的山林,連野獸都沒有,

    新月和繁星的光芒也被流動的雲層給擋住了。

    「對方好像一個人呢,那幺,這次我去了。」

    「嗯,每次都很可靠呢。」

    「是,將可悲的叛徒引導到極樂,媚術『幻惑蝶之舞』。」

    黑色的影子,以極快的速度跑進了女忍撒播的金粉之中。

    男人沒有發出聲音,以普通人無法趕上的速度奔跑著。男人是名忍者,並且

    是背叛了自身忍者之裏的叛徒,所謂的叛忍,不管什幺理由,這都已經觸犯了忍

    者世界最大的禁忌。因此,原同胞們也會變成了刺客,襲擊自己,實際上,已經

    有幾名追兵追了上來,但是都被他反殺了。這裏,已經和村落已經有了相當的距

    離了。如果一口氣翻過這座山,那幺追兵今晚不可能追上了這樣想著的同時,

    男人也絲毫沒有大意,以野獸一般的速度在山中奔馳著。

    在這時突然,微小的金色粉末降了下來。

    (這是陷阱?!)

    金色的粉末開始聚集,變成了無數飛舞的蝴蝶,在男子周圍開始亂舞。明顯

    很可疑,有刺客埋伏著但是,作爲上忍的男人,不會因爲這些金色的蝴蝶而

    屈服,他矮下身子,像是蛇形一般快速穿過去,拉開與蝴蝶們的距離。于是蝴蝶

    們又以比男人更快的速度飛到前方,在他面前聚集起來,這出現的,是金色的

    裸女的身姿。男人屏住呼吸,然後瞬間將匕首刺向了金色裸女的心髒。但是,刀

    刃處沒有傳來撕裂東西的感覺,而金色裸女用著以金色粉末集體不該有的力量

    抱住勒緊的男人,將身體壓到了他的身上。

    豐滿的乳房貼在男人的胸脯之上,然後,他的腰傳來了火焰般的熱度,沒想

    到自己居然會勃起,男人頓時愕然。

    (這是一個陷阱。幻術。總有辦法擺脫的。)

    但是金色之女的力量越發強烈,將男人推倒在地上騎了上去,裸女的胯股各

    種衣服摩擦著男人的下體,肉棒顫動越來越大,越來越熱,並且高高聳立著,快

    感在身體之中馳騁,從鈴口中流出了先走液。

    (可惡,強烈的幻術,完全跟真的女人一樣,不,比真的女人還要厲害。村

    落裏,能操縱這幺強大幻術的、繼續勃起的陽物,似乎要紮破衣服一般。金色的

    裸女也毫無保留的將豐滿的肉體壓了上去,豔麗的來摩擦著男人的全身。

    「咕啊啊啊啊。」

    男子在快感之下不由得發出了呻吟。

    (這種力量,這個性技,是女忍嗎。但是有這樣的實力不會吧?!)

    被金色的裸女壓制著,在她身下苦悶不已,但是,男人卻還在想著敵人的真

    面目,肉棒不停的傳來的快感,這樣下去的話會大量地射精,那意味著會被奪去

    體力,而且,追兵,這個金色裸女之術的使用者在某處潛伏是明顯的,射精的話,

    顯然會落到那個追兵的手上。

    已經是窮途末路了。

    金色的裸女,控制著地上的男人,豔麗地反覆全身愛撫,帶來的快感讓身體

    的血液都快要沸騰了。

    (單純的以爲是傳說沒想到實際存在嗎。)

    即便如此,男人僅有的理性仍然在思考著敵人的真面目。

    (霞之裏,霧生一派女忍特級暗部『天女衆』)

    想到這個的瞬間,金色裸女的嘴唇蠱惑性地動了。

    (是啊,悟銅,射在我的裏面吧~ )

    在那個語言響起的同時,男人的下半身被溫暖的觸覺包圍。

    「哇,啊啊啊!!」

    那確實是,在女人的陰道內插入時的感觸,盛大的精液透過衣服射出,男人,

    叛忍悟銅,失去了意識

    第二章豐乳之暗示

    「只是幻術就射精,而且暈過去了,這個人真是我們村落的上忍嗎。」

    一邊俯視著因爲大量射精散發出精液氣味,昏過去男人,女忍一邊說。

    「剛才我可是說了的哦,蝴蝶。」

    「啊,是那樣啊。就算是上忍,在我們面前不能無力的話,我們存在的意義

    就沒有了呢。這就是我們使用媚術的特級女忍『天女衆』,小蘭。」

    被稱爲蝴蝶的女忍,對另一名叫小蘭的女忍說。

    「什幺啊?」

    「這個男人,悟銅今後的處置辦法,你怎幺打算?」

    「是這樣啊前面十鐵的時候,是用的『改心』的辦法」

    十鐵,是以前二人作爲『天女衆』而處罰的上忍。

    「『改心』?那不就是洗腦嗎?」

    蝴蝶苦笑道。

    「確鑿的『改心』喲,在那之後,重新發誓忠誠。」

    「那是對霧生呢,還是對你自己呢。」

    「不管哪個都一樣吧,呵呵呵。」

    小蘭妖豔地嗤笑道。

    「即便如此,也連續不斷的有上忍打算脫離,真的沒問題嗎。」

    「嗯,明明清楚後果呢。」

    二人的神情有些微妙。

    「確實,戰爭和霸權的陰謀不斷的混亂世界呢,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幺,但

    是,忍者的會也有自己的秩序,如果要故意攪亂的話,『天女衆』可不會坐視

    不理。」

    「是的,如小蘭你所說,維持忍者世界的秩序不至于分裂崩潰,是我們『天

    女衆』前輩超特級女忍華皇·胧大人所創造的,所以」

    蝴蝶像是重新認識自己的使命一般看著夜晚風吹過的山中,斷言道。

    「一會兒,交流一下吧。」

    過了一會兒,小蘭提議道。

    「交流?」

    「沒錯,消除在這裏敗北的記憶,然後使人認爲逃脫成功,這樣,就能追究

    他真正的目的了。」

    「哎呀,這是一個辦法呢,十鐵的情況是因爲盜走奧義書以去巴結才賀,但

    是這個悟銅的情況,顯然不是去偷村裏的秘密。」

    才賀,是與蘭所屬的霧生並列的,忍者的流派之一。

    「只是,完全不會背叛的對策有沒有呢。」

    「一天到晚的監視嗎?」

    「那種沒有效率的事是不可能的,而且那樣人手也不夠,我和螢也很忙,不

    能總是和你一塊行動。」

    小蘭將男人的頭擡了起來。

    「還是你的幻惑的金粉有用啊,真是太方便了。」

    然後小蘭脫下了忍服的上衣,露出了潔白細膩,形狀完美豐滿的胸部。

    小蘭正面抱起了悟銅的上半身,用那對豐乳夾住了男人的臉頰,並用他的臉

    填滿了那魅惑的谷間。

    「悟銅,悟銅」

    像低聲私語一般,小蘭對男人說道,然後慢慢揉動胸部,給男人的臉按摩著

    男人的身體痙攣一般跳了跳。

    「悟銅,把臉貼在母親的胸上乖乖聽著,你今晚發生的事全部忘記,被金色

    的女人襲擊,難看的射精,這種上忍不應有的恥辱沒有發生好嗎?」

    男人的全身特別是胯股之間,像是應小蘭的訊問一般抖動了。

    「你逃脫成功,成爲了叛忍,刺客現在全部收拾,新的追兵也沒有影子

    這幺想吧。」

    小蘭細嫩的雙乳壓著男人的臉,他的身體特別是胯股之間也哆哆嗦嗦的

    表示著反應。

    「然後,你當初行動的目的,可不要忘記,在你達到目的之前,關于這個內

    容,請詳細的告訴我,一定要哦,明白吧,悟銅,對母親的胸發誓,一定會這幺

    做。」

    小蘭更加用力,用胸部壓迫著男人的臉,他的呼吸更加熾熱,身體顫抖的更

    加劇烈。

    「如果明白的話,那幺,用你的白濁來在契約上署名吧。」

    小蘭在對面抱著男人上半身的樣子將他推倒,豐滿的雙乳更加緊迫的壓著他

    的臉。

    「來,射精吧,作爲誓言的證據,向這個胸發誓的證據。」

    男人的下半身又有了很大的反應,粘稠的液體聲湧現出來,在山風的推動下,

    周圍又充滿了雄性氣息。

    第叁章絹絲之傀儡

    小蘭將豐滿的胸部從仍然昏迷的男人臉上挪開,重新穿上了衣服,並且像是

    確認一般將臉湊近了男人的股間,看到他完成了第二次射精,滿足的點了點頭。

    「你的胸部真是兇惡啊,小蘭。就算失去了意識,被那個胸夾住的話,也會

    按你的意識進行」

    「哎呀,還不是這次你的幻惑的金粉效果太好了,給暗示比想像中的要容易,

    而且,不用直接接觸對方就能讓他高潮的蝴蝶的幻術也很棒啊。」

    「昨晚誇獎,我就先收下吧。十鐵的臉,當初可是也被這兇惡的胸給夾

    住的。」

    「十鐵那時候不只是臉啊。」

    小蘭妖豔的嗤笑著,舌尖舔了舔濕潤的嘴唇。

    蝴蝶仰望著天空。

    「數小時之後就天亮了,不過下半身髒了畢竟不好,用準備好的衣服給他換

    上,金粉的效果再黎明前會消失,那樣的話,悟銅也應該會醒來,說不定會有些

    多,但是不會超過界限。」

    「是啊是啊,工作真是堆成了山一樣。」

    二人脫下悟銅的裝束,用白紙擦乾白濁的汙迹,麻利的給他換上從村裏帶來

    的衣服,期間,男子好像死了一般,連醒來的迹象都沒有,全部善後結束後,留

    下悟銅在那個地方,兩人如風一般開始跑向霧生一派的根據地霞之裏。

    「進入村落的時候也要注意,不能被其他村人發現了我們『天女衆』的存在。」

    「是啊,村裏大部分人,只認爲我們和螢都只是下忍女忍罷了,所以,這項

    工作才是可能的。」

    屬于比忍者的黑暗世界更黑暗部分的「天女衆」兩人,比風還快,在山間伴

    著夜色消失了,只有風在樹林間呼嘯著,狂吹著如木偶一般不動的男人。

    「咕啊啊啊啊!!」

    小屋裏,男人難過的呻吟響起,四面的牆壁早就塗上了漆,縫隙裏也填充上

    了東西,所以沒有聲音從屋裏傳出,而出入口也只有一個,然後,男子被緊緊束

    縛手腳,被硬推到房間的中央,然後全裸。

    「呵呵呵叫的這幺響,這真是霞之裏,霧生的上忍嗎?」

    屋裏除了被捕的男人之外還有一個女人,是穿著忍者裝束的女忍。

    「請,請讓我射精吧。」

    男人懇求道,他的肉棒竭力的怒張著,但是,肉棒的根部被用絲線搓成的帶

    子緊緊的束縛住,想射精也射不出來。但是,女忍無情的用包著肉棒的絲線不停

    的給予著刺激,快感和射精慾望在男人體內積蓄,在快感的苦悶之下男子打算自

    己動手,但是手腳被繩子緊緊的束縛住,並且,女忍也似乎沒有停止刺激的打算。

    「這幺小的絲線就讓霧生上忍,銀關苦悶哭泣成這樣啊?啊拉啊拉,更忍耐

    給我看看。」

    女忍操縱著絲線,撫摸著男人的龜頭。

    「哈啊啊啊啊,我,被下忍的絲線這幺玩弄」

    在男人的鈴口,透明的液體垂下。

    「想射精嗎?很簡單喲,爲什幺你要叛逃呢?只要說出這個理由就好了,這

    樣的話,就能到達極樂了呢。」

    「啊,啊啊,啊,我是被,古烏羅這樣一個流派,出高價收買,啊啊啊啊!!!」

    「這個謊言想騙我嗎?古烏羅這種,會對前上忍出高價厚待嗎?」

    「那是真的啊啊啊啊!!」

    「看來得用這樣甜美的責備來把嘴撬開了呢。」

    女子鬆開絲線,從懷裏取出一根細長的針,舉在男子面前。

    「這是用動物膠固定的極細的絲線,這樣直接刺激你粗粗的東西,會怎幺樣

    呢?」

    「嗚啊!」

    男人情不自禁的發出二連悲鳴。

    「儘管忍耐吧,銀關上忍。」

    「住手,住手啊,螢,別啊啊啊啊!!!!」

    女忍螢用左手將怒張的肉棒擺到與地面平行的地方,將極細硬的絲線緩緩插

    入到溢出透明液體的鈴口中。

    「啊啊啊啊!」

    「哈哈哈,直接刺激尿道的感覺怎幺樣呢?完全是未知的快感呢,先走液的

    量也比剛剛多了,呵呵,是你先說呢,還是積累著精液的陽物先到達極限破裂呢,

    很期待呢。」

    帶著刻薄的笑容,瑩用絲線的尖端刺激著尿道。

    「啊啊啊啊!!!」

    「那幺,更加悲鳴吧,在我絲線的技巧下高潮,瘋狂吧,這就是媚術『絲之

    咒縛』。」

    「咕啊啊啊,嗚,媚術你是」

    「哈哈,對了。好像很驚訝呢,這不是傳說,而是實際存在的『天女衆』,

    我表面上是村裏的下忍女忍,實際上,則是『天女衆』成員之一。」

    螢自豪的說著,用固定的絲線紮進尿道的深處。

    「咕啊啊啊!」

    「那幺,絲的前面快到裏面了呢,呵呵呵,很不可思議吧,前面被責備著,

    後面也被責備會怎樣呢?」

    確實,尿道和菊花,同時被刺激産生了巨大的快感,但是由于這快感過于強

    烈,而且射精被禁止,所以男人的話也答不上來,奄奄一息。

    「沒有比性的快感那樣更加絕對的了,那是與生命息息相關的東西,是直接

    連接本能的東西。嗯,雖然想繼續跟你玩,但是我也很忙,那兩個人馬上也要

    來了,所以這次就將快感刻畫在身體裏,安心的睡去吧。」

    尿道的深處,刺在裏面的部分,可怕的快感在男人全身奔跑著,膨脹的陽物

    不停脈動著,挺得更高,陰囊收縮,但是,在根部被絲帶束縛的原因,射精的事

    還是無法實現,沒有去處,身體完全被橫沖直撞的快感所壓倒,全部神經如同燒

    起來了一般,男子翻著白眼似乎失神了,因爲被捆綁住手腳,所以也無法倒下。

    「呵呵呵,雖然沒有射精,但也是很厲害的快樂了呢。」

    對失神的男人說著,螢將絲線從代替白濁溢出的透明液體的鈴口拔出,塗上

    了男人體液的絲線,變得更加堅韌。螢看著被男人的液體弄濕的絲線前端,毫不

    遲疑的含入了口中。

    「味道還好,精液的味道很濃呢。」

    然後螢解開了男人的拘束,將身體橫放在地上。

    「但是,叁個上忍,一次同時叛逃,確實很奇怪算了,總會知道理由的,

    悟銅和十鐵,這時候應該已經成爲蝴蝶和小蘭的僕人了吧,我這邊也要很快的進

    行才行了。」

    于是螢拿出了五根跟剛剛插入男人尿道一樣的用膠固定的極細的絲線,然後

    對著昏迷但仍舊勃起的銀關的陽物,一根根刺了下去。陰囊兩根,肉棒兩根,然

    後鈴口一根五根絲線全部刺入之後,肉棒上浮現出了血管,然後螢一邊用撫

    摸著,一邊靜靜的嘟哝起來。

    「銀關,你是我的人偶,我的僕人,我的奴隸。銀關,你的身體,你的心靈,

    你的生命都是我的身體和靈魂都沈迷于快樂,染上我的意志吧。」

    螢那樣念著,一根根拔去了像針一樣的絲線,直到鈴口最後一根被拔出,肉

    棒根部的束縛也斷裂了像是火山噴發一般,白濁液飛散而出,有一些也飛濺

    到離肉棒很近的螢的臉上,玷汙了她的臉頰和鼻樑,她伸出舌頭舔著嘴唇上附著

    的白濁,臉上浮現出恍惚的表情。

    「哼哼哼,謝謝招待,這樣我的人偶就完成了。」

    螢豔麗的笑道。

    男人仍舊翻著白眼,下體被自身的白濁弄髒,也絲毫沒有動作。

    第四章夜伽之訊問

    方形紙罩罩著的座燈,照射著客廳,浮現在明燈之下的影子有兩個,他們相

    互糾纏在一起,相互融化,最後成爲了一個。

    「啊啊,凜,你的手真是漂亮啊」

    仰面壓在男人的腿上,女人的手握住肉棒,上下撸動著,充滿了蠱惑的瞳孔,

    嘴角浮現出笑容。

    「哎呀,孝昌大人,你這幺說,凜真是高興呢,那幺今晚,請讓我來效勞吧。」

    哧溜哧溜哧溜。

    女人的手有節奏的律動著,刺激著男人的肉棒,突然,女人手中的陽物勃起

    怒張起來。

    「哼,孝昌大人的東西,真的很健壯呢」

    凜出神的說。

    「呼」

    她對著龜頭吐出一口氣,刺癢的快感傳來,孝昌身體都要跳了起來。

    「孝昌大人真是久經戰陣,前幾天也取得了勝利,家臣們都很愛戴孝昌大人,

    而且」

    凜的食指指甲輕輕刮著鈴口。

    「嗚嗚嗚。」

    突然的刺激讓孝昌的腰都浮了起來。

    「而且打了勝仗之後,誰才能領受最高的俸祿呢,家臣們雖然在談論著,但

    是,您還沒決定吧。」

    凜用巧妙的手法刺激著孝昌的陽物,漸漸他的陰囊收縮,馬上要射精了。

    「雖然有些僭越,但是,大人準備給誰,已經決定了嗎?」

    女人的手沒有停止,這樣問道。

    「哈,哈那是,大概決定了。」

    「接下來,誰在這次戰爭中最爲活躍,打算特別獎勵誰的戰功呢?」

    伴隨著女人右手的動作,武將·孝昌的肉棒如鋼一般堅硬,咕嘟咕嘟的跳動

    著,先走液溢了出來,而以它爲潤滑,讓凜的手更加流暢的上下跳動著。

    哧溜哧溜哧溜。

    「打頭陣的籐堂義助大人嗎?」

    凜的手撸動著,同時報著前幾日戰鬥中活躍著的家臣的名字。

    「田端五十郎大人?」

    孝昌的呼吸紊亂,身體中也蓄積了大量的快感。

    「還是,小牧虎吉大人?」

    「哈啊,哈啊,哈啊,那,那是,跟你沒有關係」

    孝昌勉強說著,像是抵抗快感的波浪般劇烈的喘著氣。

    「哎呀,是和我沒什幺關係但是,因爲大家活躍的事迹傳入了我的耳朵,

    所以就在意了,無禮的訊問了過分的事,請大人原諒」

    這幺說著,凜的手稍微加快了動作,肉棒更加怒張,先走液溢出的更多,她

    的眼睛閃爍出妖媚的光,這只手,打算一次性的搾出孝昌的精液。

    「啊啊,你的手,最棒了!」

    孝昌大聲疾呼著。

    「哼哼哼,很高興,大人你能喜歡我的手,就用你最喜歡的這雙手,來迎接

    盛大的極樂吧。」

    然後凜的手,從鈴口開始到龜頭,然後是肉棒全體,最後是陰囊整細緻地,

    慢慢地愛撫過去簡直就像是被綢緞撫摸一般,而且那個綢緞,準確的刺激著

    孝昌敏感的部分,只是手就能帶來這樣的快樂,那身體其他部分呢?孝昌對于凜

    的技巧,每次都感到震驚,但是那樣的事,都被快感沖走了,只要愉悅就行了。

    射精將近

    那樣的感覺,孝昌和凜都發現了,她的手也加快了動作。

    「啊,好,凜,凜啊啊啊。」

    「那幺大人,請射出來吧,對大人誕生嗣子非常重要的本源的種子,就在凜

    的手中出來吧。」

    手中愛撫著陽物,準確的刺激著男人的本能,讓肉棒高高擡起,膨脹到極限,

    然後「那幺,射精吧,孝昌大人。」

    「咕啊啊。」

    女人的手掌包裹住整個龜頭,像是畫圓一般轉動著。

    噗嗤噗嗤噗嗤男人的精液沒有止境的噴出,在凜的手上無法停息,落在

    了床上。

    前幾天,在戰爭中獲勝又擴展領土,在這亂世之中又加強了其勢力的武將,

    就這樣在女人的手上到達了盡頭。這之後,孝昌也在凜的手淫之下射出了好幾次,

    最後睡著了。

    確認了男人睡著之後,凜用白紙將手清潔乾淨,吹滅房間的燈,室內籠罩在

    了夜晚的黑啊中。

    「結束了吧。」

    與屋相連的走廊隔扇無聲的打開,那裏站著穿著和服的另一個女人。

    「嗯,終于睡著了,雖然一次也沒落下,但是不愧是現在最有氣勢的武將,

    菅野孝昌公還是什幺也沒說。」

    凜一面穿著和服,一面對另一邊的女人說。

    「你的情況如何,瑤?」

    面對凜的疑問,瑤苦笑著。

    「不行啊,戰鬥獲勝的氣氛還沒有消除,接下來是用什幺手段來對待那些家

    臣了。」

    「是啊,好歹孝昌會褒獎這次戰鬥的武勳,小牧虎吉應該會被更加重用。」

    「哎呀,不愧是凜,應該取得了想要的情報了吧。」

    瑤欽佩的道。

    「哼哼哼,本人可不是直接問的,而是在這裏問的喲。」

    凜說著,用手指輕輕的彈了彈已經萎靡的武將的陽物。

    「用手一邊撸一邊列舉家臣名字,到小牧名字出現的時候反應就不同了,男

    人還真是坦率呢。」

    凜嗤笑道。

    「確實,小牧隱秘的被考慮當做下一次的入手方向,總歸作爲參謀,說不定

    會成爲孝昌的右腕。」

    瑤像徹底了解一般點著頭,而凜則給孝昌鋪上被褥,遮住了他的下半身。

    「臥室裏監視的親信們,都通過下藥讓他們睡著了,因此凜和孝昌的對話不

    會被擔心聽到喲。」

    「謝謝了,霞之裏也有各種各樣的糾紛,曉組的小蘭好像也出動了。」

    「嗯,我們『天女衆』的月影組,也要收集更加多的情報。」

    「天女衆」中有著更加細緻的單位劃分,並且是由角色的習慣所決定的,小

    蘭和蝴蝶的曉組,是用于對叛忍進行懲罰,凜和瑤的月影組,目標是取悅侍寢的

    對方,起著用于收集情報的間諜的作用。

    「凜的侍寢目標,還是孝昌吧。」

    「嗯,這個男人,勢力說不定還會成長,而且」

    「而且?」

    「不,這個男人好像特別喜歡我的手,所以,儘管已經侍寢幾天了,但總是

    在手淫之下射出,真正的肌膚之親還沒有。」

    凜可笑的坦白道。

    「哎呀,像我們這種極上的肉體,手上也幾乎沒有鍛煉的時間,但是凜的手

    可是非常巧妙,能夠在『天女掌』下忍耐的男人還沒有呢。」

    瑤也微笑著道。

    「因此,如果作爲最後的對手,將這個男人引導到我自身的蜜穴之內,墮入

    極樂的深淵,這個男人會怎幺樣呢,真是不好說呢。」

    凜豔然的說著,斜眼看著沈睡的武將。

    「哼哼哼,快樂的地獄活生生地墮落在淫獄之中,已經不來了呢,就

    算是男人,也是人啊」

    瑤也露出了「天女衆」裏極麗的容貌,妖媚的笑了。

    第五章愛玩之小貓

    原本潛入武將菅野孝昌的忍者已經不在了,那也是霧生一派的人。就算是

    「天女衆」,也是認可其實力的上忍,但不幸的是,那個人失敗了一次,在忍者

    的世界,一次失敗就是致命的傷害。霞之裏馬上處理了前任的痕迹,並作爲後任

    派遣了凜和瑤,然後凜依靠自己的美貌和手腕,成功取得了在現在武將中呈破竹

    之勢的菅野孝昌的寵愛。當然,作爲孝昌侍寢的對象,從他的肚內打探消息才是

    最初的目的。

    忍者們有時候因爲掌權者的要求而做一些隱秘的委託,不過,爲了他們組織

    獨自的利益,堅守的立場,使自身更加牢固而做的事情也很多,霧生的忍者們取

    悅孝昌,但同時也不拒絕來自孝昌敵人的委託,這依靠的是霞之裏的判斷。最初,

    「天女衆」行動的事就是證據,就如傳家寶刀連同村的人都不會借出一樣,作爲

    最強的心腹女忍,借給外人是根本不可能的。

    「確實,根據打探武將們的動向,現在的勢力之中,巴結孝昌是最有效率的。」

    瑤重新確認著自己任務的意義。

    「但是,最近『天女衆』的任務也太多了,小蘭的曉組也在行動,其他的組

    也各自下達了任務,這幺『天女衆』一起行動的情況,到現在爲止也不是太多。」

    凜不知道對著何處說道。

    「是啊,但是大家都感覺得到的事,但是,我們是忍者,執行上面的命令就

    是存在的意義,不應該有疑問。」

    瑤決然的道。

    雖然這幺說,但是忍者也還是人,會思考,會懷疑,會有好奇心,但是,從

    完成任務的角度來說,很容易導致自身逾越,那樣女人有很強的打探秘密的慾望,

    男人則有毀滅的慾望那時,不管疑問有沒有得到解答只是一邊抱著質樸

    的願望,一邊完成使命而已瑤心中想著。

    「華影大人畢竟只晉見過一次。」

    突然,凜嘀咕道。

    「那樣惶恐的事」

    瑤對凜的話無言。

    華影,「天女衆」的首領,和霞之裏的長老們,霧生的統率者同等,或是比

    他們還高的存在,她的風貌和來曆,就算是直屬的「天女衆」女忍們也不清楚,

    據說,是具有著高貴的血統

    「那是我的夢想,就算是不怎幺相稱的夢,也不應該是背叛村落或流派一樣

    的東西。」

    凜的表情很認真。

    「是,作爲『天女衆』,如果踏實的完成任務,夢想總會實現的吧

    那幺,藥效到了,臥室們的親信都要醒來了,我到邸的房間,你會怎幺做呢?」

    「是啊,大人醒來的時候,應該不會懷疑同床的我的,大人的正室馬上要來

    這個府邸了,這樣的話,就很少有機會侍寢了,所以近期內我打算讓他嘗嘗我蜜

    穴的滋味。」

    凜露出了女忍迷人的美貌,魅惑的笑道。

    「哎呀,真是可怕,用媚術使孝昌墮落,如果變成那樣的話,正室就無法得

    到子種了不是?」€

    「皇帝和將軍也沒有能力讓一個武將家斷絕這就是『天女衆』的力量喲。」

    兩名女忍在夜色之下媚笑著,一個人毫無痕迹的離開了,留下的凜,靠近了

    深深睡著的孝昌一側,用手輕輕撫摸著完全萎靡的陽物。

    「大人強壯的槍,何時會被迎接到我的鞘中呢,但是,如果是這樣的話,現

    在正在施展的霸道之槍,就不是爲了大人自身,而是爲我而用的了」

    就這樣,像給小孩唱著搖籃曲一般一邊愛撫著陰部,一邊低聲私語著。夜晚,

    在靜寂之中,不知道夢見了什幺,孝昌偶爾漏出夢話。

    「凜,凜啊」

    聽到這,凜妖豔的微微吊起了嘴角。

    下一個晚上也沒有月光,風的聲音呼嘯著,就算是到了深夜,府邸的許多人

    都已安睡,但不是所有人都是如此,菅野夜晚的門崗,燈就完全不會熄滅。而瑤,

    也是沒有睡著的人之一,這不是爲了守衛府邸,而是爲了她自身的目的今晚,

    瑤觀察著府邸人孝昌臥室的情況,向臥室的值守者放出了揮發性的催眠藥,確

    保孝昌和凜的交談不會被他們聽到,等到親信們睡著之後,瑤離開了,今晚沒有

    和凜會面的約定。

    戰爭告一段落了,去了安全的地方避難的正室佳津姬不久就要光臨府邸已經

    是確定事項了,現在正在等待著。而瑤和凜也沒見過佳津姬的樣子,如果正室進

    入府邸,那幺表面上是女僕的瑤也會變得非常忙碌,而且,面對在自己不在家的

    時候成爲了新的寵妾的凜,正室又會怎幺想呢。反正,凜的衣服也會和瑤以及這

    府邸的許多人一樣不得不變化。凜在那之前,探聽到某種動向,也就是孝昌今後

    的進軍方向,可以說,現在武將孝昌的動向,左右著天下局勢也不過分。如果在

    那個任務之下,再有下一手的關係的話,那幺也能獲得有益的信息,進行利用,

    來分析各種各樣立場和利害關係

    而凜,現在就是打聽孝昌自己如何對待天下的打算,這次給凜下達的任務,

    就是監視孝昌和他的動向,但他心裏所想的具體的計劃,那是任務之上的工作了。

    (爲此,凜應該充分運用在「天女衆」磨練出的寢技,而且,到現在只有手

    放出了精液,儘管凜的手淫非常厲害,但是,凜還沒有實行進一步的誘惑)

    在特別的鍛煉之下,掌握了各種各樣性技和媚術的「天女衆」女忍,如果是

    認真的話,無論多幺久經戰陣的武將,也會因爲場,身體也可能會壞掉,凜也

    在那進行控制。這次任務的目的,不是暗殺孝昌,挫敗他對天下的野心,不如說

    是繼續持有野心,爲了達到目標而沒有減弱的話,對瑤來說也是有利的事。

    (煽動武將的面子與野心,把他變成對自己順從的寵物狗。)

    瑤的胸中整理了凜的計劃。與此同時,瑤停止了思考,腳步也停止了,在某

    個房間的前面,確認了四周無人之後,趁著夜色,瑤悄無聲息的打開了一扇窗子,

    快速的進入了房中。障子內側也沒有聲音響起,榻榻米的房間前進,打開更深處

    的隔扇,進去後隨手關上了門。雖然房間被夜色籠罩,座燈的燈光也已消失,但

    是作爲女忍,瑤還是能看清楚屋裏的情況,房間的中央是寢具,那裏有個人影坐

    鎮。瑤接近那個黑影的一側,身體也貼了上去,于是陰影把瑤的臉強行轉向自己

    的方向,一心開始吸那個嘴唇。

    「嗯,咕」

    瑤也伸出舌頭,放到對方的口腔內,和對方的舌頭纏繞著,積極濃烈的接吻

    起來。

    客廳裏瞬間充滿了淫靡的氣氛。

    「哧溜,哈啊哈啊,瑤,我還擔心今晚你不會來呢。」

    對方著急的低語道。

    「這種事要注意,虎吉大人,這樣的時間相見也是要擔心他人的眼睛的,雖

    然是個女僕,但我是爲菅野家服務的,如果對君家的女人出手的事被人知道了,

    虎吉大人的立場就得小心了。」

    瑤說道,今晚,她秘密拜訪的對象,就是菅野家家臣的實力者,小牧虎吉。

    虎吉是菅野家祖傳的服侍者,以前任去世爲契機,還年輕的他被提拔爲孝昌的親

    信,在戰場上勇猛果敢而沈著冷靜,以無法想像的年輕人姿態在先前的戰鬥中非

    常活躍,菅野家的家臣和其他武將也開始聽聞他的名字,因爲先前戰鬥的活躍,

    這次要獲得更高的俸祿和武勳的事被談論。

    被稱爲猛虎的小牧虎吉,現在不僅是嘴唇,早在和服中入手,用心愛撫著女

    人身體根部。

    「如果對這次戰爭中的功績封賞的話,就向殿下請求將你作爲獎勵。」

    虎吉在瑤的耳邊低聲私語道,那鼻息已經非常粗暴。

    「哎呀,那真是令人高興,但是,作爲戰鬥的獎賞,我可以說是非常輕微了,

    而其他家臣也會增加懷疑的。」

    瑤將手放入了虎吉的睡衣之中,下體已經非常大的勃起了,先走液裏,還有

    著非常濃的東西

    (想不到已經忍耐不住了啊,真是年輕呢。呵呵,可愛的小虎,不,現在是

    小貓吧。)

    「虎吉大人的這裏,已經準備好了呀是因爲等我變成這樣的嗎?」

    于是瑤溫柔的虎吉放倒在寢具上,而他也順從的跟著。她站了起來,跨坐在

    仰面躺下的虎吉身上,而虎吉臉上也沒有戰鬥時候的猙獰和冷靜,而是有些期待

    的恍惚。瑤已經看中了菅野家家臣中暫露頭角的年輕的小牧虎吉,籠絡著他的肉

    體和心靈。由于年紀輕輕就繼承了家督,作爲家臣也非常繁忙,在連續的戰鬥中

    也沒有什幺空閑,所以虎吉沒有女人的經驗,這樣的童貞,年輕而充滿性慾的人,

    對瑤來說簡直猶如兒戲一般。第一次進行性的輔導,告訴了他女人身上的快樂,

    但是,從那以後,虎吉沒有變得像好色男一般,對君家的女僕不加別的出手,

    虎吉求的,經常是瑤。

    瑤解開了虎吉的睡衣,露出了他的下半身,健壯的陽物挺立著,稍稍有些彎

    曲,而那個尖端,像是迫不及待一樣流出了先走液。而瑤也解開了自己和服的帶

    子,使下擺舒暢。

    「我脫下衣服花費了些時間,所以,首先就這樣」

    瑤這幺說著,握住了虎吉的肉棒。

    (呵呵呵,真的很可愛啊,與其說是虎,不如說是旺盛的小貓)

    女人慢慢地將腰沈了下去

    (來吧,在我的蜜穴內,發出可愛的叫聲吧,我的小貓醬)

    雖然他無法看到被和服遮擋住的女陰,但是熾熱的肉棒還是能體會到溫暖褶

    皺的吞沒感,同時,湧上來的是壓倒性的快感。年輕的家臣臉上,已經完全沒有

    武人的面貌,只是有著被性的快樂融化的小貓的表情而已。

    (今晚也讓我高興高興吧,貴男小牧虎吉的用途以後在考慮,現在作爲我的

    小貓,沈溺在肉體和心靈的快樂之中吧)

    女人像是爲了憐愛自己的小貓而靜靜地轉動了腰。

    噗嗤噗嗤,粘液混著水聲在夜色下響起。

    「啊啊,咕啊啊」

    「小貓」虎吉的叫聲響起。

    瑤的視線捕捉到自己的可愛「小貓」,那苦悶的樣子太過可愛,讓她的嘴角

    綻放出微笑。猶如小貓一般,虎吉在瑤的身體中苦悶,嬉戲,在她的懷抱中,像

    是說夢話一般嘟哝著。

    「瑤,我還能變得更加強大,在那個力量的幫助下,不僅僅是戰鬥,所有一

    切都會變得更加強大」

    那個話好像在對自己說一樣。

    「哎呀,那真是可靠呢。」

    瑤一邊用手指溫柔的梳理著虎吉的頭髮一邊說。

    「借助鬼之力,我不僅僅是名字,還能變得像真正的老虎一樣強大」

    「鬼?」

    瑤手指的動作停止了。

    「是哦,隱藏的鬼,終于要複活了,很期待呢,如果這樣的話,這個世界無

    論表裏,都會大騷亂哦」

    虎吉用像是睡著了一般的聲音小聲道。

    「鬼有那幺可怕嗎?」

    「啊啊,很可怕的但是如果抱著畏懼,是無法在這亂世活下去的,因此

    還是需要鬼的力量」

    「所謂鬼,到底是怎樣的東西呢?」

    瑤直接指向了問題的核心。

    「沒問題,瑤,鬼是我的夥伴,因此只要成爲我的女人,就不會害怕鬼了,

    而且,借用鬼之力的話,天下說不定是我的東西」

    「虎吉大人,那個,鬼是?」

    虎吉沒有答,取而代之的是香甜的鼾聲。瑤將抱在胸前的虎吉放開,讓他

    躺在床上,開始思考剛剛可愛小貓說的「鬼」。

    那到底是什幺瑤在思著。

    在亂世,臣下也可能會拿取公的人頭,虎吉恐怕在接近說夢話的時候,說

    出了自己瞄準天下的野心。

    暫且不說「鬼」的謎團,更加有趣的是,瑤感覺到,虎吉以天下爲野心的話,

    和現在的公孝昌碰撞是必然的。如果悄悄將他的野心完全點著,那幺他肯定會

    去進行相應的布局。那幺虎吉的野心和行動,現在在裏面最有影響力的一人就是

    自己瑤冷靜的想著,而且,如果瑤進行激勵的話,那幺或許能製造出能匹敵

    現在的菅野孝昌,或是淩駕在其之上的未來武將的機會。

    可愛的「小貓」,或許真的能猛虎化。瑤這幺想著,並且,從周圍的評價上

    來看,他小牧虎吉有著那樣的素質,並且實力、經驗、年輕哪個都具備,從

    選擇上來看,虎吉將來能成爲動搖天下的男人的可能性很大,實際上在先前的戰

    鬥中,已經有所顯示了。

    (如果好好的飼養小貓的話,或許)

    瑤的野心之火也猶如油燈一般被點著了,由自己造就統一天下的武將,暗自

    操縱天下那樣宏偉的野心,表面上看有些過于誇張,但從女忍的性質上來看,還

    是能暗中施加影響力。

    (雖然接下來還有使命,但是還是具有嘗試的價值,危險性也非常之低,無

    論如何,這孩子已經完全是我的「小貓」了)

    在思考中變得有些昂揚的瑤,垂下眼睛看向了一旁安眠的虎吉。

    (好像找到了玩具新的使用方法,呵呵呵,真是期待呢)

    然後,瑤吻向了「小貓」虎吉的額頭。

    在寂靜的夜晚支配之下,彷彿不知道那埋藏著的火熱野心。

    第六章古之鬼

    「鬼?!」

    蝴蝶的反應有些驚訝。

    「嗯,是說鬼來了。」

    小蘭再次道,從剛才蝴蝶的反應來看,是聽漏了小蘭的話語。

    「這就是,悟銅背叛的理由嗎?」

    像是不敢相信一樣,蝴蝶再次問道。

    「嗯,你也知道,我們給悟銅上了暗示放跑了他,如果他著手準備這個目的,

    就把它告訴我們,暗示的結果就是這個啊。」

    小蘭拿出一張白紙,在上面的折痕上,有一些細小的手寫記號,那是普通人

    看了不會理解的東西,是霧生的人進行絕密聯絡時候用的暗號文字。

    蝴蝶解讀著上面的文字,並且發出了聲音,由于這裏是霞之裏的一角,所以

    不相幹的人也聽不到。

    「鬼即將複活,我爲了鬼去參加他們。」

    「這個鬼,是什幺東西」

    蝴蝶看向了小蘭。

    「嗯,我現在也不知道。」

    小蘭也一臉懵逼。

    「這白紙,是用信鴿或者是鷹這種鳥送過來的吧,你從哪裏拿到的?」

    「嗯,村落的西邊。」

    「西邊,這樣的話,難道是從澀澤谷」

    蝴蝶瞪大了眼睛。

    「呵呵,不愧是蝴蝶啊,是啊,悟銅走的方向的確是澀澤谷的方向,在那裏

    按照我的暗示,把這個紙綁在了鷹上放出,鷹的身體上也附帶了澀澤谷植物的葉

    子哦。」

    「那幺小蘭,事到如今我確實要留下來了。那幺,看來悟銅的確是去了

    澀澤谷,爲了配鬼,但是,要說澀澤谷的話」

    「那是忍者流派之一,古鳥羅一派統治的土地。」

    古鳥羅那是霞之裏的西方,以澀澤谷作爲大本營的忍者大流派,與「天

    女衆」所屬的霧生既有對抗,也有作。這就是忍者的世界,互相吞噬骨肉也不

    是不可思議的,在這亂世,對各國的實力者進行侍奉和監視也是非常重要的,這

    樣,也不是沒有相互碰撞的可能性。

    「螢所調教的叛忍銀關,確實吐露出要去音轉的信息。」

    音轉同古鳥羅和霧生一樣,在忍者世界中屬于一個強力的流派,發源于

    蓬萊山音轉寺,並以其爲根據地,與其他流派相比,組織力非常優秀,並且裏面

    被稱之爲忍僧的忍者體術非常強力,銀關離開霞之裏要去音轉這個消息也進

    入了蝴蝶的耳朵。

    「那小蘭,你用『改心』調教的十鐵,是偷出了奧義書,要往才賀去啊。」

    「是的,感覺十鐵的背叛就是開始一般,之後悟銅和銀關也叛逃,但是,他

    們前往的地方卻不相同,似乎有些東西連著,但又似乎沒有關係,如果有關的話,

    那幺到底是什幺連接著這一切呢」

    小蘭皺著眉頭思考著。

    「那就是鬼?」

    蝴蝶嘟哝一般的說。

    「但是,現在還不能這幺說啊,至少鬼這個詞,是從悟銅的報告裏得知的,

    而十鐵和銀關則完全沒有說。」

    「那兩個人,是不是還在村裏隱藏的監獄裏吧,或許能探聽出鬼的線。」

    「是啊,但是,『天女衆』久違的出了這幺長時間的任務,這次的事,村裏

    的上忍不停叛逃,總覺得有著很深的內幕。」

    「但是,這才是『天女衆』的用途啊,如果是平時的任務,交給村裏的上忍

    就行了。這次上忍們叛逃的目標,有一些還是村裏的仇敵,這個背後無法理解,

    也不知道有什幺不是這樣的話,我們的出動也並沒有意義。」

    「蝴蝶可是積極向前的。嘛,我當下忍也當的有些無聊了,無論是欺騙

    同胞的眼睛,還是呆在村裏每天和其他下忍一起進行初步訓練,都有些厭倦了,

    這一次的任務,困難的話可是有相當的刺激呢。」

    「樂天的想也不錯。不過,潛入菅野那裏的月影組也好像傳來了各種信

    息。」

    「凜那裏嗎?!」

    「是,菅野孝昌大大提拔了年輕的實力派家臣小牧虎吉,並且考慮北上的事。」

    「那幺,和在北方擴張的松原兼重碰撞是必定的了。」

    「嗯,兩軍都有所察覺,開始悄悄囤積戰略物資了,霞之裏與其說是中立,

    不如更傾向于菅野方面。」

    「和月影組一樣,我也有武將和天朝府當權者想要的東西,這樣大家都會成

    爲我的俘虜。」

    小蘭豔麗的微笑道。

    「真了不起啊,可是,我們是忍者,不要忘記按照上面的命令行動,給予背

    叛的忍者悲哀的末路的我們不要落到同樣下場就行。」

    「我明白了。」

    然後,小蘭站了起來。

    「要去哪裏?馬上螢就要來了。」

    蝴蝶問道。

    「看看在隱牢裏的十鐵的情況,差不多該安定下來了,這樣我的暗示也就發

    揮作用了,說不定能得到想不到的自白。」

    「是嗎不過,不要過了頭哦,雖說中了我們的術,但是對方也是村裏數

    一數二的上忍,不要翻船了。」

    蝴蝶小心的叮囑道,用手勢答了她的話,小蘭悄無聲息的離開了。

    「鬼。」

    留下來的蝴蝶一邊看著手上的白紙,一邊嘀咕道。

    「才賀,古鳥羅,音轉,霧生」

    路燈的燈光晃動著,蝴蝶的眼睛也搖曳著。

    「然後鬼還。」

    白紙上寫的暗號,在晃動的燈光下猶如跳舞一般,蝴蝶不由得注視著它們。

    (鬼還已經消失的幻之忍者流派,該不是)

    那時,蝴蝶雖然模模糊糊的領悟到什幺,不,說不定因爲這一句話而發現了

    鬼,並且和今後相遇,一同進退的女忍同伴一樣。村落裏出現叛忍這就是,

    以群雄割據的混沌亂世爲舞台,「天女衆」和古時被滅絕掉的鬼血染的抗爭的開

    端。

正文 【女忍天女傳】(09-10)

    作者:翡翠天龍

    字數:5257

    第九章 天女之秘湯

    用白紙將胸部沾上的男人的唾液擦乾淨,小蘭重新穿好了半脫的和服。在這

    期間,她也靜靜的看著榻榻米上倒著的男人十鐵,他的下半身裸露著,因爲

    在性興奮的時候突然昏過去,肉棒還保持著勃起。

    最初的開端就是這個男人,霧生一派,霞之裏的上忍十鐵,盜竊了霧生的奧

    義書,成爲了叛忍,這次

    第一?

    ,小蘭所屬的「天女衆」曉組也牽涉進去,也是連續叛

    忍搔動的開始。

    當然,「天女衆」出動後在霞之嶽山之中被小蘭她們抓住,根據長老們議定

    的結果,對于失去十鐵這幺高的戰力感到有些惋惜,交給了小蘭進行調教,在最

    初小蘭的拷問中,十鐵坦白了他打算帶著奧義書去投奔才賀。但是,這種動機也

    有不明的地方,在忍者的規矩裏,叛忍是被嚴格禁止的,大多數情況下只有死路

    一條,無論哪個流派都是一樣。十鐵雖然確實是實力出衆的上忍,但是才賀也沒

    必要冒著這個風險去接受一個叛忍,因此,對十鐵自身來說,打算提高自己利益

    這個出發點實在是令人非常懷疑。才賀雖然接受過很多流派,但是,那僅限于大

    家都是平等的各自流派的使者,而不是叛忍。總之,從十鐵那裏聽說的叛逃動機,

    可疑的地方很多。

    小蘭關掉行燈的燈光,走出座敷牢,鎖好門向外走去,外面已經是夜晚了,

    ?地?度第一?2

    這是「少女衆」進行隱秘活動的時間。小蘭確認周圍沒有人之後,直接向深山裏

    走去,過了一會兒,來到一座小屋門口,她打開門闩後走了進去,用另一把鑰匙

    關上門,脫掉了和服,露出了猶如絲綢一般細嫩的女體,然後小蘭打開了另一扇

    門,那裏瀰漫著蒸騰的熱氣。在岩石的包圍之中,積存著熱水,熱氣在春天的夜

    空下升起,消失。這是只有「天女衆」才能使用的秘密的溫泉,村裏人沒人知道

    的秘湯。

    從腳尖慢慢伸入,小蘭進入了溫泉之中,雖然水溫有些高,但卻非常舒服。

    在水浸沒肩膀之後,小蘭在熱水中伸出柔韌的四肢,豐滿的胸部上半部分依靠浮

    力沒有完全沈下去,在水中疲勞漸漸被融化了,小蘭也暫時忘記了任務,將身體

    交給了溫泉。

    突然感到什幺人的氣息,蘭站了起來「小蘭,在這裏嗎?」

    熱氣對面現身的是同樣屬于曉組的螢,小蘭繃緊的身體又舒展開,漂亮纖細

    的腰部又沒入水中,然後是豐滿的胸部,小蘭那和蝴蝶相比也毫不遜色的極上的

    肉體,又沈入水中。

    「哎呀,是螢啊,新的人偶怎幺樣了?」

    「是銀關的事嗎?不,雖然用洗腦之壺進行傀儡化的刺激,但總是在關鍵的

    時候暈了過去,好像是中了奇妙的術。」

    「沒錯,其實,十鐵也一樣啊……」

    「啊,你之前不是使用了媚術『桃源鄉』嗎?」

    「我用過了,而且,肯定很好的使用了,醒過來的情況也好,對我言詞從順

    的樣子也好,媚術完全起效了。」

    「桃源鄉」是小蘭得意的媚術之一,被施術的男人,醒來的時候會産生猶如

    在桃源鄉的錯覺,這是由于性感神經經常受到很輕的刺激所帶來的幻覺,不過,

    這個幻覺影響的範圍很廣。譬如十鐵其實是在座敷牢,但也深信自己在廣闊的桃

    源鄉,然後,出現在眼前的女人,就作爲桃源鄉居住的天女顯現,在充滿慈愛的

    天女面前,男人總會聽她的話,在喜悅之中說出自己知道的事,效果是永續的,

    可以說是完美的洗腦術一種。

    「並且,這次還是用了蝴蝶特製的強力自白劑,還是不行呢,說到重要的事,

    就昏過去了。」

    在十鐵面前出現的天女,那個原型當然是小蘭,在桃源鄉中順從的十鐵還喝

    下了蝴蝶的自白劑,以此來得到重要的信息,自白劑是塗在了小蘭胸部的乳頭和

    乳暈周圍。考慮到「桃源鄉」之術和強力自白劑的相乘效果,這次就是能爲了聽

    十鐵的真正目的。

    小蘭所在的曉組,洗腦也非常擅長,從對面的深層心理探聽真心的事也是特

    技之一,不過,那個專業技術,這次卻不好用了。

    「迅速,強硬的媚術訊問手段也有,但是沒有長老的許可還是做不了。」

    螢看著夜空說。

    「但是,如果這樣的話,兩種術在男人的身體裏碰撞,不可能沒事吧。」

    小蘭一邊往胸口撒著水一邊說,熱水一部分流向了豐滿的胸部所形成的深深

    的山澗之中。

    「不過作爲叛忍,雖然是具有實力的上忍,現在也只是根據長老們的想法而

    活下去,而且,中了我們的媚術之後,已經不能恢複成原來的樣子了。本來按照

    規矩,叛忍就是罪該萬死,不論是哪一邊,或者兩邊一塊,如果搞清楚這個神秘

    的真正目的和『鬼』這個詞的含義的話,遲早也會讓他們犧牲的,來自悟銅那邊

    的聯絡呢?」

    「有一封信。」

    「哎呀,那也寫著『鬼』嗎?如果沒有其他更進一步的消息話,悟銅那邊就

    派出刺客吧。」

    長出一大口氣,螢感到有些脫力,夜風拂過有些發燙的臉頰,這時能聽見遠

    方傳來的夜鳥的聲音,今天的忍者同胞們,也在徹夜執行著任務吧。

    小蘭不知道在想什幺。

    「餵。」

    螢的聲音響起。

    「什幺啊?」

    「小蘭,你,最近積壓了嗎?」

    「積壓……哎呀,真是唐突呢。」

    小蘭一邊用鼻子笑著,一邊說。

    「雖說最近在任務中用過媚術,但我最近沒有認真做過啊。」

    螢望著遠方說。

    「是那樣喲,如果我們認真的話,對手的男人就會被玩壞啊,畢竟我們是

    『天女衆』啊。」

    「所以啊,餵,小蘭,你也積壓了吧,坦率的承認吧。」

    「啊,如果說沒積壓的話,一定是撒謊吧。」

    小蘭有趣的繞著圈子道。

    「你看,所以,現在在這裏做吧。」

    轉動發燙的臉,螢用很認真的表情說。

    「這裏……呵呵呵,是這樣呢,同等的對手,也就是說除了『天女衆』的女

    忍之外沒有其他人了。」

    小蘭通紅的臉上挂著妖媚的笑容。

    「好啊,女忍,在這裏做……」

    小蘭接受了螢的提議。

    「不,不是那樣……好吧……」

    在溫泉中螢纏繞著小蘭的身體,右手的中指插入了小蘭的女陰。

    「啊啊啊……」

    與溫水一起,螢的手指進入了小蘭的陰道之內,小蘭的子宮也有了反應,全

    身痙攣起來,作爲同樣的「天女衆」她感受到了,這是特級女忍的指技。

    「今晚就忘記一切,二人盡情享受快樂吧。」

    「是那樣啊,各種各樣的郁憤也積壓著,用女色互相安慰也不壞。」

    美麗的女忍妖豔,蠱惑的視線相交,深夜的溫泉,變成了女人們淫戲的舞台。

    「啊啊……螢的手指,好棒……」

    「嗯,嗯嗯……小蘭你的指法,也不得了……」

    二人互相彼此玩弄著對方的陰部,責備著蜜穴內敏感的部位。她們的運動讓

    溫泉水面激烈搖晃,水花飛濺,那是淫亂的,可是被熱氣、水沫和夜晚星光點綴

    的美麗的景象。如

    ????度第一◢

    果男人看到這個景色,會馬上興奮起來,當場開始自慰吧。在

    熱水中,有著極上之肉體的女人們相互纏繞,逐漸高漲的做下去……

    第十章天女之淫戲

    二人的手指,準確的刺激著彼此的陰蒂,愛液從蜜穴裏溢出,溶化到溫泉之

    中。

    「啊啊啊啊……」

    「嗯,咕啊啊啊……」

    身體在溫泉之中糾纏,加上溫泉散發出的熱氣的幫助,兩個人細嫩的肌膚呈

    現出猶如發燒一般的桃色,嬌喘聲從她們的口中漏出,傳向了夜空。女人們的表

    情已經是飄飄欲仙了,平時,男人很少能看到的,感到愉悅的表情,她們作爲女

    忍也幾乎快忘了的,作爲女人,小蘭和螢本能的將身體浸透在性的快樂裏。

    「啊啊啊啊啊!!」

    「噫,噫噫噫噫!!!」

    手指玩弄著彼此的陰蒂,同時刺激著其他的性感帶,終于二人同時響起嬌聲,

    在熱水中互相纏繞的軀體暫時失去了力氣。

    「哈,哈……真不愧是小蘭,已經無法忍耐了。」

    「哼,哼哼……我本來就不打算忍耐……而且,螢的手指也非常舒服。」

    二人互相凝視著對方通紅的臉頰,一邊讚揚著對方。

    「那幺接下來……」

    「額額……」

    調整好呼吸,二人在溫泉之中改變姿勢,將修長的腿互相交叉,然後腹股溝

    胯股之間互相接觸,形成交叉位。因爲身體在上面,所以下面就在熱水之中,

    不過由于二人的胸部都很豐滿,所以要沈進去有點費力,在溫泉之中,小蘭和螢

    伸開腿,使其交叉,然後女陰結在了一起。

    「好像準備好了的樣子,你的體溫比這水溫還高了呢。」

    小蘭通紅的臉上帶著豔麗的微笑。

    「啊啊,而且,在女陰裏面的液體不僅僅是熱水,還有更黏糊的東西纏繞著

    蜜穴口,這是你的蜜液吧。」

    「不是我,是我們的」

    小蘭將螢的話訂正道。

    「呵呵,是的。」

    「那幺,開始吧……」

    「啊啊,貝,好久沒試過了……」

    二人慢慢地,逐漸變得激烈的開始運動起腰部。女性陰部直接摩擦向二人身

    體傳來了更激烈的快感。

    「啊啊啊……螢……」

    「啊,之前手指刺激陰蒂讓它變得敏感了……啊啊,這個陰蒂摩擦……愛液

    和熱水也潤滑了……啊啊啊啊啊……好棒!」

    因爲性感而變硬的陰蒂摩擦,産生了更加敏感的快感,而爲了追求快感,二

    人的女陰更加貼近,更加激烈的揮舞著腰,腰部的水嘩啦嘩啦的響著,狂暴的水

    聲在黑夜裏響,伴隨著她們腰部的劇烈運動,豐滿的胸部也在溫泉裏大膽搖曳

    著。

    女人們的表情,是因爲肉體的愉悅而感到極限恍惚,溫泉激烈的波動,代表

    著女人們追求的激烈的快感,女陰之間的摩擦,變硬的陰蒂相互刺激的時候譯出

    的愛液就成了潤滑的東西,下個瞬間又溶于泉水之中。泉水本身有種黏

    ?3度第一?|

    糊糊的感

    覺,這不僅僅是泉水水質的緣故。腰部動作仍在進行,兩個人的胸部也在泉水中

    豪爽地畫著圓圈搖曳著,勃起的乳頭,讓二人也能感受到流水的刺激。

    「噫噫噫,小蘭,最棒了。」

    「哎呀,螢也是啊……」

    現在已經全脫下了女忍的任務和立場,現在只是將身心委任給性的快樂當中。

    女陰貼子啊一起,腰激烈的運動,兩個人伸出交叉的腿,從正面擁抱,豐滿

    的胸部被彼此壓迫,變成了全身的摩擦,乳頭之間相互擦動,就像是點著硬硬的

    櫻花色的粒在年糕上一般,胸部彼此滾動著,給女人們全身都帶來了快感。

    「嗯嗯,嗚嗯……」

    「哈啊,啊……」

    以胯股爲支點,全身上下左右互相激烈運動著,兩人同時吻了上去,在溫泉

    之中,女人們向著更深的快樂深淵沈醉下去,作爲「天女衆」,經過了性的快感

    抵抗訓練,所以在第一次指淫達到高潮之後第二次絕頂不會這幺快到來。在如此

    長時間的沈溺于如此激烈的快樂之下,男人,或是一個普通人的女人早就已經不

    行了,但是「天女衆」經曆了嚴酷的性技特訓,雖然是次要的東西,但對她們來

    說,能長時間的承受激烈的快樂。

    「啊啊啊,小蘭……啊啊!!」

    「嗯啊啊……螢……啊啊!!!」

    儘管如此快樂並不是永遠的,二人已經到達了絕頂。

    一心一意的吸著嘴,互相扭動腰部,壓著胸部,讓乳頭互相摩擦,女陰,和

    勃起的陰蒂相互刺激從正面的肉體上緊密相擁的兩個女人,就像是手牽著手,

    一起走向快樂的巅峰一般。讓男人垂涎,興奮,勃起的極上女體互相擁抱纏繞在

    一起,激烈的彼此摩擦,貪圖著性的快樂,這個景象,在夜色之中充分燃燒的完

    美,充滿淫靡的美麗畫面。汗水,泉水飛濺,濡濕的頭髮披散,豐滿的胸部顫抖,

    腰互相的激烈摩擦兩人的動作瞬間停止,又滑又黏,反射著光的妖豔的肌膚

    度第一‥◢?

    微微顫抖「啊啊啊!!!」

    「噫噫噫噫!!」

    兩人緊緊纏繞著,仰著頭,發出了到達高潮的嬌聲,大量的愛液從互相接觸

    的女陰處開始溢出,溶化在泉水之中。

    小蘭和螢從泉水裏出來,在夜晚的空氣之下冷卻發熱的身體,因爲春天的夜

    晚並不是太冷,所以身體感覺非常舒服。

    「哎,真是好久沒有體驗過了。」

    螢滿足的說。

    「嗯,我也是,但是,除了在女人身上外沒體驗過,總感覺有些諷刺啊。」

    「是嗎,小蘭是真心想一定和男人達到嗎?」

    螢有些意外的問。

    「雖然不是特別想啦……但是……」

    「我是只要快樂就好了,不過作爲『天女衆』,抑制這種快樂也是很重要的,

    不過,發散也是控制的一種方法,性的喜悅和可怕,我們『天女衆』應該很好理

    解吧。」

    「是啊是啊,我很喜歡你的想法呢。」

    夜風撫摸著兩個人的身體,在岩石的浴池之中散發出熱氣,剛剛的浪花就像

    是假的一般,水面甯靜,涓涓的流水湧入和流出,甚至能聽到這個聲音,周圍一

    片寂靜,但是,在這寂靜的黑夜中,小蘭和螢都隨著變冷的身體,開始思考現在

    自己和同伴們進行的與死亡相伴的任務。

    「你打算怎幺對銀關?」

    小蘭問到。

    「嗯,如果長老們知道他什幺都不能說的話,應該會用強硬的媚術使他坦白

    ……」

    「確實是那樣啊,十鐵也是這樣,悟銅也說不定是如此,不過,要是這樣的

    話,未知的對手他們所說的『鬼』,被引出來也不是不可能呢。」

    「哎呀,說不定有人已經開始行動了。」

    螢看著夜空道。

    「爲了避免今後繼續出現叛忍,叁個人背後的東西要明確的查出來。」

    「是啊,不知道長老們和華影大人,是怎樣考慮的……」

    「說起來,陽炎組還在村裏嗎?」

    小蘭說道。

    「幾個人應該在待命,確實,如果是她們到村外的話……」

    所謂的陽炎組,是「天女衆」內部負責暗殺的小組。

    「身體恢複好了,那幺快走吧。」

    這幺說著,螢站了起來,夜空之下,映照著她魅惑的肉體,小蘭也同樣站了

    起來,和螢並排去了更衣室的小屋。

    「啊,今晚的事,對蝴蝶先保密吧。」

    螢苦笑著說。

    「是啊,那個女孩嫉妒心可深了,如果她知道被排斥在外的話肯定會鬧彆扭

    的。」

    小蘭也同意。

    「啊啊,下次蝴蝶也一塊的話,叁個人……」

    螢和小蘭的視線相交,充滿了妖冶的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