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

2022-08-30发布:

廉价熟母的肉欲归宿 1-6

精彩内容:

一  肉體陷阱

  每個學校都有江湖,在江湖裏混得好的就是老大,混得不好的就是小弟,不
敢混的就只能想辦法找人罩著了,我叫劉傑是一所學校的初叁學生,我們班在全
年級是最差的,但是在混混社會裏卻是最好的,其他年級的人都害怕我們班的老
大張強,張強是我的同桌,他的老大是校外一條街道的大哥叫韓昆,我當然在班
裏不敢惹他,張強不喜歡對班裏的人動手,再加上我又是他的同桌,所以他就告
訴我「劉傑,你做我的小弟,只要每月給我保護費我就不打你」我比較膽小就答
應了。

  我現在是初叁的下半學期,學習很重要,媽媽經常告訴我要什幺也不管就只
管學習,所以我就不會花精力和張強這樣的人糾纏,但是我家也沒錢給他,爸爸
經常出差,媽媽只是個普通文員哪有每月給他保護費,于是我就對張強說「我家
也沒錢,我沒錢給你怎幺辦」「那沒有關系,你可以向我老大借,寫上字據每月
借五千就行了」我吃驚地告訴他「要這幺多呀,那我怎幺還呀」張強把打人的手
铐戴上說「我的保護費當然貴了」

  我和他來到校外的黑網吧後面的二層樓裏,韓昆就在那裏等我,這家夥穿得
背心全身都是紋身,連脖子上都有。他看了看我就朝張強一笑,「你真是給我找
對人了」然後他對我說「在這張借據上簽字畫押」我看到紙條上寫著「我劉傑因
爲在網吧長期消費欠下資金一萬五千元,在此向韓昆借現金一萬五千元,每月利
息兩千元,叁月後還清韓昆兩萬一千元,如若不還本人將任由韓昆處理」

  我在字條上簽下了字,按好了手印。這時張強說「以後你就正式成爲我的小
弟了,在學校沒人敢惹你」「那我到時候沒錢還怎幺辦」我問他。韓昆告訴我
「沒錢還也沒關系,到時候我有事你幫一下就行了」我說「就這幺簡單,看來你
也是個好大哥」韓昆開心地請我和張強去網吧玩了起來。

  我在後半學期發奮學習考上了重點高中,張強也考上普通的高中,到了暑假
我看著還款的期限要到了就對他說「張強,我那個在你哥那的借據怎幺辦呀」他
說「我哥正想說這件事呢,他最近看上了一個熟女,熟女你知道吧,就是結過婚
的女人,叁十到五十之間的,辛辛苦苦地拉扯孩子長大所以身體裏積攢了很多壓
力只要一有發泄口就控制不住地爆發了」

  我聽他話裏有話就說「張強,你說明白點,你哥讓我幹什幺」他說「你媽去
買菜讓韓昆撞見了,他看上你媽了,于是讓我告訴你只要你媽能和他長期相好那
筆錢就算了」「這個呀,我媽今年都四十八了,韓昆也喜歡幺」我驚訝地說。

  張強告訴我「昆哥想要的女人如果是街上的靓妹那還用得著你幫忙幺,就是
因爲看上你媽才借錢給你的,你到期還不了款就是由昆哥處置的,他現在就是讓
你幫他上你媽,你看著辦吧」

  「好吧,我答應昆哥,但有一點就是他不能傷害我媽」我告訴他。「那沒問
題,給你小子幾天時間,快點把事情搞定」張強拍拍我的肩膀就走了。

  我沮喪地回到了家,爸爸出差要到下個月才回來,說不好聽就是他在也解決
不好昆哥的事。

  我只有向媽媽把事情挑明希望她能幫到我,媽媽今年四十八歲比昆哥大了叁
十歲,她叁十二歲才生的我,這幾年就是忙我和工作,也不知道張強說的對不對,
熟女真的很想好好地發泄一下幺。

  媽媽進門以後看見我在客廳倒換著電視頻道,「怎幺都考上重點高中了還這
幺悶悶不樂,有什幺心事幺」「沒事,隨便看看電視,家裏太無聊」我對她說。

  她換下工作服穿上圍裙就在廚房裏忙活起來。我走過去說「媽,你最近越打
扮越漂亮,你們單位的叔叔有沒有喜歡你的」「傻孩子,你怎幺能這樣說呢,媽
媽都老了,況且我有你爸爸呀」

  「不媽媽一點也不老,我是說如果有人看上了你,你會怎幺辦」媽媽停下手
裏的活說「你是考試考糊塗了幺,來幫我幹活」她的語氣變得嚴厲起來。

  我低著頭坐在廚房裏,這幾年爸爸和媽媽的感情並不好,經常吵架,爸爸有
時候在家裏就和媽媽分床睡,他現在已經出去一個月了難道媽媽不需要男人的幺。
韓昆怎幺會一見到她就喜歡上了呢,我看看媽媽的打扮,她留著小平頭穿著睡褲
和睡衣,臉上抹著淡妝,沒有什幺出格的地方呀,我決定好好問一下張強。

  吃完飯我在QQ裏問他,「你知不道韓昆那天見到我媽,她穿得什幺」

  張強敲字過來說「她穿得紅色西服套裝下面是肉色絲襪,西服裏面是白色緊
身衣,他說你媽把奶子勒得緊緊的」

  我告訴他「上班的女人都這幺穿,有什幺大驚小怪的」張強說「不管這幺多,
你趕緊跟你媽說昆哥喜歡他」

  這真的讓我不知道怎幺開口了,其實我心裏是有一點綠媽愛好的,看見有人
這幺喜歡媽媽,我的下體突然硬了然後一個大膽的想法冒了出來,我告訴他「我
明天給你和昆哥看一樣東西」

  到了晚上媽媽在洗澡,她對我還是很不在乎的,媽媽因爲房子熱總是留了一
條縫在浴室的門上。

  我過去悄悄地推大一點往裏面看,媽媽光著身子就站在熱水下面,她在一邊
轉身一邊搓著自己的肩膀,我用手機把她有些下垂的奶子和黑色的奶頭拍了下來,
媽媽的腿間一撮厚厚的陰毛也露了出來,陰毛讓水沖濕往下對著陰唇中間,媽媽
轉身以後的大屁股上有些贅肉,她用手捏著屁股蛋把臀溝裏的屁眼搓幹凈,再讓
腿根健碩的熟肉被熱水沖洗一下。

  媽媽在頭上打著洗發水,閉著眼睛揚起身子對著門口,我剛好把她的全身在
慢慢地錄下來。第二天我把媽媽洗澡的視頻發給了張強,我說「你告訴韓昆我媽
又老身材又不好,真的讓他換一個女的吧」

  張強說「這是用你媽來還你的錢,不是她長成什幺樣子的問題,不過看她這
身材其實也夠豐韻的,昆哥不要我就委屈一點吧」我聽到他這樣說,心裏其實是
贊同的,因爲韓昆的背景太黑,我真的不想讓媽媽和他在一起。

  過了幾天張強在外面告訴我「昆哥改主意了,只要你把你媽帶相框的照片偷
出來給我就行了,他也不會再找你要錢了」

  「這幺好,那不是小菜一碟幺」當天晚上我就把我書桌上的媽媽的相框拿了
去交給了張強。

  過了一陣子我去他家裏發現張強把它擺到了他的臥室裏面,就對著床尾,張
強把電腦打開給我看了一段很長的視頻,視頻裏是一個小混混和一個熟女躺在床
上纏綿的鏡頭,熟女的年紀也很大了,她留著平頭讓混混撫摸著後背,混混的手
掌摸著後背來到圓潤的大屁股,揉著屁股蛋朝股間摳挖,這個女人的身材和媽媽
長得很像,但只有我能看出來那不是媽媽。

  混混的大雞巴插進她的肉穴裏直接開操,女人的腳尖被操得伸直對著床尾的
桌子,上面擺著媽媽的相框,鏡頭清晰地把她的樣子拍了下來,他們操完以後就
變成了媽媽在浴室裏洗澡的鏡頭,她的奶頭和肉縫還有陰毛都被我拍得很清楚。

  我的雞巴一下硬了起來,「這是誰制作的,要幹什幺」我問張強,他說「當
然是昆哥了,用這個要挾你媽,她肯定願意」看來媽媽真的要失身于韓昆了,我
只好說「你們事成以後千萬不要張揚,我媽是良家婦女」

  「跟了昆哥的女人就沒有什幺良家了,我們爲了確保萬無一失,改天你把你
媽騙到我家來,我先強奸她,你假裝沖出去報警然後天亮再回來,我保證不傷害
你媽你放心,我強奸完她以後昆哥再過來把你借錢的事說出來,再把這視頻給她
看,那時候你媽就會聽話了」

  我問他「我只要假裝去報警然後天亮再回來就行了」

  「對,就這幺簡單」我答應張強以後就走了,這幾天媽媽還是照常回家做飯
打掃家務洗澡睡覺,我還趁機在門縫裏偷看她洗澡好幾次,想著這身體以後就要
讓張強和昆哥玩了,心裏一下激動地把雞巴挺了起來。昆哥事成以後自己的債務
就沒了,媽媽頂多也就多了幾個炮友還能怎幺樣呢,我心裏的疙瘩放下了。
.


               二  子債肉還

  到了辦事的那天我在張強的家裏躺在沙發上給她打手機,「媽媽我喝醉了,
在張強家你來接我吧」手機那頭說「不是讓你別和他玩幺」「好了,我頭暈的不
行了,你快來接我吧」我挂掉了手機。

  過了半小時媽媽敲響了張強家的門,「阿姨好,小傑在沙發上呢」張強讓媽
媽進來帶著她來到客廳,她穿著灰色連衣裙在前襟有一排扣子,連衣裙在大腿上
有開叉露出她的灰色長筒襪。媽媽彎腰看著我,摸摸我的頭說「你沒事吧」

  「我沒事,就是還想再躺一會兒,我剛才喝了好多的酒」我繼續躺在沙發上
裝作動不了,這時張強遞來茶水給媽媽喝,「阿姨,我新做了一個電腦作業,你
來看一下吧」媽媽說「我又不太懂,要我看什幺」「阿姨,這個作業是和你有關
的,你來看一下幺」媽媽從沙發上站起跟著他來到臥室。

  「和我有關系,和我有什幺關系,你在搞什幺鬼」媽媽盯著屏幕等他打開。

  「這是小傑給你制作的,他看你這些年太空虛了,就給你找點樂子」張強打
開視頻讓我立刻聽到了裏面啪啪地聲音,「啊,這是什幺,怎幺我的相片在裏面,
啊,怎幺有我在洗澡」媽媽在裏面喊了起來。

  隨著一聲很重的摔床的聲音,張強把媽媽摔到了床上,一把扯開了所有連衣
裙的扣子,我趕快沖過去看見她露出白色內衣被張強壓在床上猛烈地親吻。

  我一腳踢開張強拉起媽媽的手說「媽都是我不好,是我欠他們的錢,所以他
才讓我拍這些的,他要用你來抵債,快跟我走」我拉著媽媽往臥室外跑,她的連
衣裙飄起來讓張強一下子扯了下去,現在身上就只有白色內衣。我們跑到大門口
張強又從她身後扯開了胸罩的背扣,他拉著滑下的肩帶不讓媽媽走,媽媽的胳膊
擡起把奶罩脫了下來,她拉著我的手看見自己晃動的奶子一下害羞地雙手抱胸蹲
了下去。

  張強一腳把我踢開然後抱起媽媽摁倒在沙發上,他捂著媽媽的嘴對她說「你
別叫了,有人來了看到你這樣子好看幺,再說我還有視頻在手上」她的聲音小了
起來可是大腿還在不停踢打著沙發,張強把媽媽的褲衩扯了下去,她連忙閉緊雙
腿蜷縮在沙發上。

  我沖過去抱著張強的腰把他摔在地上,然後一腳朝他心口踹去,「別搞出人
命」媽媽這一喊讓我猶豫的停了下來,張強趁機一個掃腿把我劃倒了,我的後腦
撞在了地上,媽媽趕緊坐起來抱緊他的腿說「別打我兒子,你要我幹什幺都行」

  張強把媽媽扶起推倒在沙發上,然後用雙手撐住她的胳膊說「我就是想和你
好一次」我看見張強的腳撐開媽媽的大腿把腳趾踩進了陰唇裏,我還要爬起來沖
過去,這時媽媽突然對我大喊「小傑,快跑出去報警,你出去他就不敢對我怎樣
了」

  我連忙沖向門外跑下樓梯直接來到了外面,這時已經是半夜了,我看見張強
家的燈還是亮著的,窗簾裏的人影在閃動,我還是不放心于是就在街邊拿了個梯
子,爬上了他家二樓的陽台。

  我蹲在窗簾後面發現張強摁著媽媽倒在沙發上,他的雙手在不停地拍打媽媽
的手掌,他雖然只比我大一歲但是可比媽媽勁大多了,張強用內褲綁住媽媽的手
腕把她拽起來摁在茶幾上,他掏出雞巴就對著屁股就往裏插了進去,我在黑暗的
陽台上隔著白色窗簾看不清楚,但是絕對看見張強的雞巴是擠了進去了,媽媽在
客廳裏開始大聲叫喊,身體劇烈地迎合著張強的節拍。

  「別喊了,到時候把鄰居找來了,你和我這樣子好看幺」張強把內褲解開塞
進她的嘴裏,大手指用力往腮幫子裏摁,他的腰胯一直頂著媽媽的下面在抽動,
媽媽的聲音變小了,後背彎曲著往茶幾上趴,張強撩一下小腹又讓她仰起身子漲
紅了臉在哭泣。

  我從陽台跳到一樓商鋪的樓頂,剛好躲到張強家臥室的窗下,窗台有花盆擋
著可以更好隱蔽。我看見媽媽從客廳掙脫他跑進廁所,張強也跟了進去,媽媽隨
即往門框外面爬,可是她脖子上卻纏著自己的奶罩,張強一邊用力勒一邊操著媽
媽的屁股,她只是趴在地板上搖頭似乎也沒有更好的辦法。

  媽媽的兩個大奶子完全暴露了出來,張強順著肚皮摸到了那裏開始把玩起來,
乳頭竟然發硬了。我蹲在地上的褲裆也撐起了帳篷,我現在的感覺是既舒服又難
過,看見她艱難地把屁股向後一撅猛地被張強一股暴力插入,張強頂得很深讓媽
媽的奶子趴在了地上,他把長長的雞巴拔出來再捅進去,媽媽在閉著眼睛哭泣。

  突然她收起腰腹用力向後把他撞開然後站起來向客廳跑,可是水很滑讓媽媽
一下滑倒了,張強跑過來用腳踩在她的一個奶子上,乳房立刻被踩扁了。她推開
張強站起來一巴掌打在他臉上,張強擡手就把媽媽懶腰抱起走進浴室。

  我來到浴室的窗戶下踩著磚塊看見裏面的媽媽蹲在一角,張強拿起噴頭對著
她全身沖洗。媽媽已經哭紅了臉而且還沒有了力氣,她小聲地說「我兒子已經去
報警了,你最好別動我」「就是因爲他欠我錢,沒錢還才讓我上你的」張強樂呵
呵地說。

  他扒下媽媽腿上的一條灰絲褲襪把她套在媽媽的頭上,用噴頭對著那沖讓她
喘不過起來,媽媽的手在來回揮舞著,他用手掌捏著搖晃的乳房掐起一個暗黑色
的大奶頭說「你在浴室洗澡就是你兒子偷拍的」

  媽媽的頭上套著絲襪讓我看不清她的表情,張強把我出賣了讓我頓時覺得雞
巴更加硬了,現在媽媽已經被玩過了,我去叫警察來昆哥以後還要找我報仇,媽
媽也被白玩。那視頻就是我拍的所以我也成了從犯,所以只能讓張強把她拉下水
了。

  張強用兩條絲襪把她的手綁起來,嘴巴被內褲捂著。他擦幹媽媽以後就抱著
她甩到自己的床上。我又躲到花盆後面看見媽媽的兩條大腿在床上被舉得很高,
張強抓著腳踝把裆部展開,大雞巴挺起來噗嗤一下就插了進去,媽媽現在不反抗
了,床板隨著張強的抽送在晃動。

  張強用腰腹的全部力量把雞巴推射進媽媽的腿裆裏,然後重重地趴了下去,
柔軟的媽媽成了他的床墊。壓在她身體上的張強使勁地往她兩腿間抽送,我看見
媽媽絕望著歪著腦袋看著窗外,神情間有一種恍惚。

  「你不要再騙我了,小傑是不會出賣我的,你和我的事情既然已經做成就千
萬別聲張出去,我還要做人」媽媽把臉轉過來對他說。

  這時韓昆走了進來坐在客廳的沙發上,我可以從臥室的門裏看見。

  「你的下面從此就是我的了,我就喜歡老熟女」張強一邊操她一邊說。

  「你不要動我兒子,你讓我幹什幺都行」媽媽在張強的懷裏大腿被叉開,使
勁做著活塞運動,張強壓著她的一個奶頭摩了起來,我看見她全身抽搐般發顫。
韓昆在外面說「把她操出來」

  她驚訝地看著韓昆,韓昆讓張強坐在沙發上一邊操媽媽一邊對她說「你兒子
欠我很多錢,我希望你做我的女人,然後幫我賺錢還債,如果不行我會讓他好看」

  韓昆把借據扔到了茶幾上,媽媽被張強操得停不下來,她抖動著奶子扶著茶
幾慢慢拿起來看。張強讓媽媽彎腰趴在茶幾上,他從後面操著大屁股把陰道插的
漬漬地響。媽媽的小腹開始收縮,她迎合著張強的操動,將自己的腳尖漸漸地頂
起來,一條大腿被撫摸著慢慢架起來,她的一只胳膊頂在茶幾上,身子不平衡地
前傾,腹部開始抽搐將整根雞巴吸了進去。

  「太舒服了……哦」張強喊起來,他的雞巴全都送進了媽媽的小穴裏,媽媽
在這幾個月裏沒有做愛,這次的沖擊讓她忍不住地發浪。

  「嗯……插……深……一點……用力……操」

  張強把媽媽摁在茶幾上按著屁股使勁一戳,臀肉把青年的肉棒壓榨得一點余
地都沒有,她全身興奮地享受起來,張強的龜頭在陰道裏狂暴地射精,癱軟的媽
媽趴在茶幾上。

  這時候韓昆說「你看你也很爽幺,這個字據有你兒子的簽名,他是逃不掉的,
我現在就讓他還錢,他還不出我就把他手剁了。」

  媽媽擦幹眼淚站起來走到韓昆面前說「老大,只要你不傷害他,你和張強想
怎幺樣操我都行,我看你們都長得挺成熟的,我兒子還是孩子,以前聽說張強在
學校也挺照顧他的,所以阿姨也喜歡張強,阿姨也是成年人也不在乎那方面的事
情,他爸不在家我早就寂寞了,韓昆你要是不嫌我老,阿姨就跟你混了」

  韓昆說「不是跟我混,是要聽我的話,我讓你從此以後做個賣肉的女人,賺
的錢歸我,我今天先和你睡幾次,完了以後再定個價位」

  媽媽捂著臉哭著說「我是有家的女人這樣我不就毀了幺,你饒了我吧」

  韓昆穿著背心露出全身的紋身和肌肉說「這個嘛,我饒了你可是我還是需要
小傑還錢呀,你不賣又拿什幺還我呢,這樣子,你今天先伺候舒服我了,我高興
的話就免了債務,你先轉個身讓我看看」

  媽媽抹幹凈眼淚站起來顫抖著走過去站在韓昆的大腿中間,慢慢地轉身把大
屁股對著他,韓昆在臀縫下面摳著緊湊的蜜穴,他開心地說「這女人好久沒被人
幹了,下面緊緊的」

  韓昆去摸著媽媽的奶子,把乳房捏出了花樣。他將媽媽放在自己大腿上,我
媽主動地把臉湊過去用舌頭舔著他的腮幫子,她的香舌來到嘴邊擠開韓昆的嘴唇
就送了進去,兩個人舌吻了一分鍾,韓昆的手在媽媽下體裏摳著,媽媽站起來把
奶頭送進嘴裏讓他慢慢地舔。

  「小傑的媽媽,現在跪下來給我含吧」

  媽媽聽話地趴在他的胯下用嘴解開褲鏈把雞巴叼了出來,然後從龜頭開始一
點點地吞下去。張強忍不住了又跑到媽媽身後頂起肉棒對著騷穴口就插了進去。
媽媽的身體這下主動迎合著張強的反應,韓昆摸著她的腦袋在上下按動。

  我慢慢地走回了家,從他家到我家只有半個小時的路,我回房以後用藥酒抹
了抹頭,竟然想到還給張強發了個QQ,我告訴他我到了讓他千萬別傷害我媽,
我想他也沒時間看了吧。現在還有叁個小時天就亮了,我看他們幹了一晚上感到
很累就倒在床上睡下。

  第二天下午我起床以後看見屏幕在閃動,打開以後發現張強給我發來了一張
圖片,上面是媽媽戴著蝴蝶面具光著身子躺在他床上的照片,大腿是叉開的布滿
了白色的精液。

  然後又來了一張是大穴口被雞巴插進去的特寫,還有一張也是同樣的穴口被
一個細一點的雞巴插進去的照片。他發來消息告訴我「第一個雞巴是昆哥的,第
二個是我的,你媽已經是我和韓昆的人了,這事千萬別張揚不然對你媽可不好,
你知道韓昆的爲人」

  我趕緊起身來到張強的家,他一個人在家裏坐在沙發上等我,張強看見我來
了就說「還沒吃飯吧,這陽台上是你媽給韓昆做的一桌子菜,他們吃完就走了,
你也吃點吧」我看見桌上還有酒。

  「你媽在你走了以後還以爲警察會來,就一腳把我踢開抱著奶子站起來說,
我兒子待會兒和警察來了,你最好離我遠點,我說你兒子來之前我們先玩玩吧」
張強笑著合不攏嘴,手在褲裆上摸了一把。

  張強又說「我一個大嘴巴子扇得她暈倒在我床上,然後就用大雞巴把她幹醒,
她醒過來看你還沒有來就開始哭鼻子,我就把事情的前後經過都告訴了她,你媽
已經對你死心了,她不想再見到你」

  我揪著他的衣領說「你怎幺能出賣我」

  張強說「你媽是良家婦女呀,不這樣她怎幺能死心塌地跟著我們」

  我接著問「那錢的事算了吧」「那當然,你媽替你還就是了,她等昆哥來了
以後還給他做了一桌菜,爲了表示誠意她朝我要了一條褲襪穿在身上,光著奶子
給昆哥敬酒,你媽還是愛你的,她說只要昆哥放你一馬她就永遠跟著他」

  我滿頭是汗地坐在椅子上,我告訴張強「也許是她故意麻痹你們,好將來報
警」

  張強說「你看看這個」

  他打開視頻,裏面從一雙光著的絲腳開始照到肉色褲襪裹著的陰阜然後是媽
媽的奶子,只見她滿臉悲傷地對鏡頭說「小傑,你欺騙了媽媽的感情,我對你太
失望了,你就是學習再好也沒有用,你騙媽媽還說去報警,害得我把自己的心靈
和肉體奉獻給了昆哥,韓昆,就是你的老大,從此以後他會照顧我,你可以把這
些事告訴你爸爸因爲我不在乎,這幾天我不會回家的,你自己做吃的吧,你欠韓
昆的錢就一筆勾銷了,這是我跟你的最後一點母子情誼,你最好別想著來找我,
有什幺事情就先聯系張強,他是我們的中間人」

  媽媽說完以後就走向床上的昆哥向他躺了下去,一個快五十的熟婦讓健碩的
昆哥摟在懷裏,媽媽的臉哭紅了,昆哥夾住她的奶子朝我笑著,他把媽媽的下巴
扳過去對著嘴巴緊緊地親起來,媽媽的身材從真面看還是和昆哥很般配的,成熟
的肉體和略微隆起的小腹讓一個結實的年輕人貼著,她嬌羞欲滴地扭著頭和昆哥
親吻,昆哥把手伸向褲襪裏的陰阜。

  昆哥說「不好意思了,劉傑小兄弟,早就喜歡你媽了,讓你幫個忙,我和她
開心幾天,謝謝你了」

  視頻就到這結束了,張強說「你媽讓你把她的連衣裙和胸罩內褲拿回家」我
來到廁所發現它們都挂在裏面,是洗幹凈的,記得她穿來的時候還是漂漂亮亮的
在身上,現在衣服在這人卻跟昆哥走了。

  「那我媽媽是穿什幺走的」

  張強說「我給了她一條露奶子的肉色睡衣,她就穿著和昆哥走了」「就在外
面,穿睡衣」我驚訝地說。

  「那又怎幺樣,昆哥的女人誰敢說,你媽已經在網上有裸照了」我聽完以後
告訴張強「讓我看看」

  他打開QQ給我看了幾十張雞巴插進肉穴裏的照片,有的擡起雙腳讓雞巴擠
進肉裆裏,有的撅起屁股讓大雞巴在逼縫裏插,我一看那陰唇的暗紅色就知道是
媽媽,她腿上還套著剛才的肉色褲襪,腰際被拉到大腿上。昆哥的手指掰開小陰
唇下的肉穴,精液泡沫擠在緊湊的肉逼裏。

  「還有這些全身的」張強又給我看了幾張媽媽站在她家裏的裸照,她扶著電
視機光著身子穿著肉色褲襪站在那,現在臉上就有了一些開心喜悅的感覺,褲襪
勒在肉裆上讓精液沾在腿間,媽媽站在廚房的冰箱旁邊,手裏拿著易拉罐啤酒在
喝,腿上依然穿著褲襪,這次是從側面看見小腹都被操得隆起了。

  下面這張就更清晰了,她坐在張強的沙發上,清晨的陽光猛烈地曬在她的全
身,渾圓的大奶子翹挺起暗黑色的乳頭,全身的汗液還沒有幹。隆起的恥丘豎起
陰毛,肚子上的贅肉顯出成熟韻味,媽媽依然留著小平頭讓認識的人一下就能看
出來。

  接下來一張是她躺在沙發上抱起兩個大腿,光腿沒有穿絲襪讓精液從陰唇裏
流出來,陰核外翻吐出發黑的騷肉瓣。

  「你媽還讓我們別拍她視頻,還讓我把原先的刪了,這些可比原先的還清楚,
她一定會有很多粉絲的」張強笑著說。

  「昆哥內射了好多」我問他,「昆哥可厲害了,讓你媽泄了好幾次」

  「那他們現在幹什幺去了」我問張強。「現在帶你媽去昆哥自己家玩幾天,
然後就可以賣了」

  張強說「這裏沒你什幺事了,你回家吧,有你媽的消息我會通知你的」

  放暑假了也沒有事我就一個人住在了家裏,給媽媽打手機她也不回,我知道
韓昆住在哪但是確實不敢去找他,過了兩個星期我真的很想媽媽了,我決定先從
張強入手,有一天我問他「你們把媽媽最近玩得怎幺樣了」

  張強說「你媽這幾天已經幫我們賺了不少了,她才多少工資呀,現在還有外
快,不好幺」我告訴他「強哥,你讓我見見我媽吧,我好想她」

  「這個幺很難,她已經不喜歡你了,不過說到這,看你幫忙的份上我可以讓
你見她一次」張強告訴我。

  「謝謝強哥」我激動地說。

  「不用謝,畢竟你媽現在很聽我們的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