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

2022-08-30发布:

兽血沸腾改编——陛下的诡计

精彩内容:

~~~~~~~~~~~~~
  海倫的臉因爲激動變成了醉人的粉紅,穿著七彩雀翎祭師袍的她,美麗的讓
人幾乎不可逼視,眩目而耀眼。

  「借著今天這個好日子,我想向大家提出一個建議,衆所周知,斐尼雅公主
被沙漠人類強盜擄劫走了,而海倫岚下的父母也是在沙漠人類強盜手中雙雙殆命,
是戰神讓失去了父母的海倫岚下和失去了女兒的我走到一起,大家說,我是不是
有這個資格成爲美麗的海倫岚下的義母呢?」安琪爾王後帶著淡淡的婉傷,對著
自己的臣民們問道。

  「當然有!」無數個聲音回答道。

  「你說呢,海倫?」王後安琪爾問已經有點傻眼的海倫。

  「我……」海倫完全不知所措了,她緊張地回頭搜尋著劉震撼的身影。

  「讓我們來爲劍橋祭祀學院的第一任院長,新任劍橋大祭師,同時也是我格
雷克:薩爾的教女,尊敬的狐族公主海倫岚下,奉獻自己的歡呼吧!用所有比蒙
的熱情,來點燃我們已經乾涸了一千年之久的神經!」國王陛下用他最擅長的煽
情話語一下子引爆了所有比蒙的熱情,也直接就造成了一個既成事實。

  ……

  ……

  奧林匹克競賽會場,皇族休息室。

  一個相貌威嚴的老男人悄悄來到陽台端張凳子放在視窗下,站上去悄然拉開
窗簾,裏面的情景讓這個老男人血脈贲漲:只見一個美豔的狐女靠著牆,絲薄的
祭師袍搭在腰間,白得耀眼的肉體晃得他眼花,狐女一只手的手指深入緊窄的嫩
穴攪動,伴隨著濺出些淫液,另一只手揉搓著胸前挺立的爆乳,眯著媚眼,嘴裏
吐出誘人的呻吟聲。

  看到這樣的情景,男人知道春藥生效了,連忙奔進裏面。他急匆匆地脫掉身
上的禮服,打開浴室的門,悄悄走到狐女身後,狐女還沈醉于淫欲中,絲毫不知
老男人的到來。男人突然由後面摟住狐女,一手抓住一個大肉球搓揉。

  「啊!」的驚叫一聲,狐女海倫回過頭見是義父,忙道:「陛下!怎麽是你?

  你怎麽進來的?你想幹嘛?啊!不要!「

  「嘿嘿……寶貝,你穿得這麽騷,還在這裏自慰,是不是想男人了?來,讓
義父來安慰你。」

  薩爾陛下懷中的海倫掙紮著:「不要,義父,快放開我,我沒有想!啊……」

  薩爾陛下把海倫扳過來面對著自己,騰出一只手伸進祭師袍的開叉處,在海
倫蜜穴狠狠地搓了幾下,然後把手伸到她面前:「還說沒想,看看這麽多騷水。

  騷穴很癢了吧?讓義父的大雞巴幫你止癢。「

  海倫聞言才感覺到下體被一根硬梆梆的大肉棍頂著,忍不住低頭看了一眼,
隨即嬌臉通紅,心慌意亂中忘記了掙紮。薩爾陛下見機不可失,左手猛然用力擡
起海倫的右腿,右手抱緊她的纖腰,海倫驚惶下怕跌倒,只好伸出白嫩的雙手摟
住薩爾陛下,兩人緊緊地貼在一起,薩爾陛下感受著胸前大肉球的磨擦,好不舒
爽。

  聞著海倫肉體散發出的體香,薩爾陛下下體的大肉棒漲硬得難受,急欲一泄
爲快,不管了!薩爾陛下撩起開叉的祭師袍,挺起肉棒對準粉嫩的蜜穴一頂,
「噗滋!」一聲,大肉棒順著淫液進入了大半,再抽出來用力一頂,大肉棒全根
進入緊窄的嫩穴,薩爾陛下瞧見海倫皺了皺眉,接著籲口氣。

  「哦……義父……不要……求你了……不要搞人家……人家是你義女呀!」

  海倫輕輕推著薩爾陛下說。

  薩爾陛下淫笑道:「義父想你好久了,天天做夢都想著抱著你這個騷貨操逼,
這套袍子就是我親自設計的,就是爲了讓你穿著這件衣服給我操。難得這麽好的
機會,義父怎麽會放過呢?騷海倫,你就讓義父好好地操吧!義父會讓你舒服的。

  再說了,大雞巴已經操進去了,義父豈能放手呢?你就好好捱大雞巴操吧!

                 「

  海倫叫道:「可是你是人家義父,我是李察的妻子啊!這怎麽行?」

  「哈哈!海倫你把我當成男人就行了。別管我是你義父,把我當成你夫君就
行了。」

  薩爾陛下一邊說一邊用力抽插,在薩爾陛下的努力操幹下,海倫漸漸産生了
快感,加上偷情的激動,進入了角色,雙手緊緊摟著薩爾陛下,扭腰擺臀迎合薩
爾陛下的抽插,嘴裏嬌聲呻吟。

  「啊……好舒服,義父……你的雞巴好大……嗯……大雞巴義父……你操死
海倫了……哦……好爽……」

  看著海倫淫蕩的媚樣,薩爾陛下操得更起勁了。就這樣操了十多分锺,薩爾
陛下也覺得累了,就把海倫的腿放下,抽出大肉棒拍拍她的俏臀:「寶貝,轉過
身去,讓義父從後面操你。」

  海倫順從地轉過身,雙手扶著盥洗室的鏡台,薩爾陛下看她身體成一條直線,
就說:「腰沈下去,盡量翹高屁股。」

  海倫照做後回頭一抛媚眼,對薩爾陛下說:「義父∼這樣可以了吧∼」聲音
媚得薩爾陛下差點射精。

  望著海倫雪白晃眼的白嫩翹臀,薩爾陛下真想啃咬一番,伸手抱住玉臀說:
「對,就這樣。義父來了!」邊說邊進入海倫的蜜穴,又開始猛抽狂插。

  在大肉棒抽送下,海倫的蜜穴流出大量的蜜汁,緊窄的穴肉緊緊地包裹著薩
爾陛下的大肉棒。看著美豔絕倫的小狐女聳腰擺臀極享受的淫浪樣子,薩爾陛下
幹得越加起勁,大肉棒次次到底,肉和肉撞擊發出「叭叭」的聲響,由鏡子看見
海倫由于沖擊而晃蕩的誘人玉乳,薩爾陛下忍不住伸手握住不停揉捏。

  在薩爾陛下肆意操弄下,海倫欲仙欲死達到高潮,高聲淫叫:「大雞巴義父
……海倫的好義父……用力……啊……啊……海倫來了……好舒服……」蜜穴緊
緊咬著大肉棒,並湧出一股熱流。

  薩爾陛下快速抽插做最後的沖刺,終于他也達到高潮,大肉棒緊緊頂著蜜穴,
歡快地噴灑著濃濃的精液。

  事後,薩爾陛下溫柔地愛撫著海倫。

  薩爾陛下拉起海倫說:「來,讓義父幫我的嬌美義女洗洗。」

  在淫藥的作用下,海倫沒有拒絕,父女倆站在花灑下互相搓洗對方的身子,
隨後薩爾陛下擁著走進外間的臥室。

  柔軟的大床上,躺著一絲不挂緊摟一團的兩條肉蟲,這是年邁的薩爾陛下和
迷人的海倫。由于發生了肉體關系及淫藥的催化作用,海倫顯得很放蕩,豔情四
射地和薩爾陛下親嘴,一會她伸舌進入薩爾陛下嘴裏讓陛下吸吮她的香舌和香津,
一會又把薩爾陛下的舌頭吸進她嘴裏吸吮。當然他們的手也在對方身上肆意揉搓,
薩爾陛下一只手揉搓著海倫的豐滿美乳,另一只手手指撫摸她的騷嫩蜜穴,以至
于海倫蜜穴裏流出絲絲蜜汁。

  海倫的手也沒閑著,在她一雙嫩手的撥弄搓揉下,薩爾陛下軟綿綿的肉棒又
恢複了勃勃生機,昂首擡頭一跳一跳的。

  看了看薩爾陛下的肉棒,海倫驚訝地對薩爾陛下說:「義父你真厲害,剛剛
才幹過,又射了那麽多精液,現在又這麽大了!」

  薩爾陛下得意地對海倫說:「當然了,我不是吹牛,義父的床上功夫可是一
流的,一晚上幹叁、四十次沒問題,哈哈……」

  海倫道:「你這麽老,我才不信呢!」

  「嘿嘿……今晚你試過就知道了,義父幹的次數越多,操的時間越久,還保
證次次有足夠的精液來澆灌義女的騷嫩小蜜穴。嘿嘿……怕只怕我嬌嫩的海倫受
不了。」

  海倫嬌聲道:「壞義父,你壞死了,操了人家不說,還這樣調笑人家,海倫
不依∼」說完在薩爾陛下懷裏扭動嬌軀,兩個肉峰在薩爾陛下胸部厮磨。

  看著海倫那嬌媚動人的浪勁,薩爾陛下忍不住翻身而上,把大肉棒挺立在她
面前:「來,小寶貝,嘗嘗義父的大香蕉。」接著把粗長漲硬的大肉棒塞入海倫
嘴裏。海倫手抓著肉棒根部,把大半截含進嘴裏舔吸,另一只手搓揉著薩爾陛下
的卵蛋。

  不一會海倫擡頭對薩爾陛下說:「義父你躺著,這樣人家好吃你的大香蕉。」

  薩爾陛下頭枕著床頭,看著海倫的頭在自己胯下不停起伏,享受著海倫爲自
己口交,爽極之下薩爾陛下贊道:「小寶貝,義父好舒服,你的含吊工夫很好,
含得義父好爽。」

  海倫擡頭妩媚地飄薩爾陛下一眼,一副爽死你的模樣。

  在海倫悉心侍弄下,薩爾陛下差點精關不保,忙從海倫的嘴裏拉出大肉棒,
說道:「海倫你躺下,輪到義父侍候你了。」

  望著玉體橫陳的海倫大張著圓潤的長腿,薩爾陛下心動不已,伏身在她下體,
先親吻小腹,再舔陰毛,接著舔陰唇,再把陰唇吸進嘴裏吸弄,過了一會伸舌進
入海倫粉紅色的肉縫,不停地在蜜穴裏翻攪舔弄。海倫在薩爾陛下的舔弄下淫聲
連連:「義父……你真會舔穴……海倫好舒服……哦……真是會弄女人的義父…

  …海倫的好義父……哦……「

  薩爾陛下忍不住了,撲到海倫身上,扛起海倫雙腿,大肉棒狠狠插進蜜穴,
父女倆你來我往,又開始了肉搏戰,一時間肉與肉「叭叭」的撞擊聲、性器相交
的「噗滋」聲、親嘴的「啧啧」聲,以及萊茵獅子的狂吼聲和狐女的嬌媚呻吟聲,
還有大床「吱呀」的抗議聲不絕于耳。

  在薩爾陛下和海倫操逼操得正起勁時,海倫的包裏的火焰手錶突然響了,海
倫說:「義父,有訊息,啊……你輕點……呀,討厭……」

  薩爾陛下回道:「別管它。」

  「可能是李察的,不接不好吧?」

  薩爾陛下想想也對,就和海倫下了床,薩爾陛下坐在獸皮沙發上,松開手讓
海倫坐在自己的胯間自由活動,海倫接通火焰手錶,果然是老劉打的,原來是老
劉關心陛下和海倫交談的情況。

  在通信當中,薩爾陛下捉弄地上下大力挺動大肉棒,並一邊揉捏海倫的爆乳,
一邊吸吮海倫的美乳,海倫和老劉艱難地通話,中間還忍不住發出細細的呻吟。

  老劉要薩爾陛下照顧好海倫,海倫忙說:「放心吧,義父會好好照顧海倫的,
義父不照顧義女還照顧誰?好了,拜拜。」

  言多必失,海倫匆匆挂了手錶,薩爾陛下立刻雙手緊緊抱住海倫的翹臀上下
套弄:「騷貨,操死你!」

  海倫淫浪地說道:「義父你好壞,李察要你照顧海倫,你卻這樣來照顧人家!

  李察啊……陛下真壞……啊……你猜他是怎樣照顧人家的?他壞死了……光
著身子正摟著海倫呢!當然了,李察,陛下摟著的海倫也是光著身子……啊……

  義父……大雞巴義父……用力……李察啊……陛下正摟著你老婆的光屁股在
操人家的逼呢……李察……義父真行……雞巴又大又長,耐力又好,花樣又多…
…操得人家好舒服……哦……大雞巴操死海倫了……好義父……哦……李察……
陛下比你強多了……「

  薩爾陛下沒想到海倫如此騷浪,接過話頭說:「是啊……李察,海倫比我老
婆嫩多了……又風騷又淫蕩,奶子又大又挺,大白屁股渾圓挺翹,騷穴又嫩又緊
……抱著如此美豔的狐女操逼真舒服……李察啊,聽見海倫的話了麽?我可比你
強多了……海倫以後來看我就由我代替你『照顧』海倫得了……哈哈!你老婆的
身子真嫩,白嫩的屁股又大又光滑……我正抱著你老婆的肥臀在操著她的騷逼…

  …嘿嘿……「

  「真爽……真是好舒服……你的大雞巴操得人家好爽……啊……人家來了,
快用力頂!哦……來了……」海倫浪叫一聲,一股熱流淋在龜頭上,搞得肉棒一
陣抖動。

  看見海倫癱軟在自己身上的滿足的表情,薩爾陛下說:「寶貝……義父還沒
來呢!」

  海倫嬌媚地橫薩爾陛下一眼:「壞義父……你真厲害……搞了這麽久還不射
精,人家都快讓你搞死了……」

  薩爾陛下把海倫放倒在沙發上,提槍上馬,再次展開大戰,直到雙方達到高
潮,薩爾陛下才把濃濃的精液澆灌到海倫的蜜穴裏。

  良久海倫才說:「義父,抱人家到浴室洗一下。」

  薩爾陛下當然遵命,在浴室裏海倫對薩爾陛下的肉棒又吸又含,把黏著的淫
液舔得乾乾淨淨,沖洗後才相擁上床沈沈睡去。

  半夜起來,薩爾陛下想起垂涎已久的海倫就赤裸裸地躺在自己懷裏,想著她
在自己胯下婉轉承歡的浪勁、嬌媚的淫叫,下體的肉棒又擡頭,他爬起來打開臥
室的魔法燈,海倫被驚醒,擡眼看見薩爾陛下赤裸裸的,吃驚地喊道:「義父…

  …你怎麽在我床上?啊……「

  薩爾陛下淫笑著說:「海倫……我不在你床上在哪?你和義父還在床上性交
呢!你忘了?」

  海倫俏臉一紅,大概想起和薩爾陛下激烈的性交:「不……怎麽會這樣?」

  薩爾陛下知道藥效已過,決定再幹一次,要她臣服在自己胯下,以後好隨時
隨地讓他搞。于是薩爾陛下摟緊一絲不挂的海倫:「海倫,讓義父再好好愛你一
次。」大肉棒「滋!」一聲插入依然濕滑的蜜穴。

  海倫邊掙紮邊道:「不要……義父……不要我……我是李察的妻子呀!」

  「李察的妻子又怎麽樣?再說你已經被義父操過了,多一次又何妨?你剛才
多舒服,多淫蕩,來吧!這裏不會有其他人,李察不會知道的。」

  海倫想想也是,反正都讓義父操了,一次是操,十次也是操,便放棄掙紮,
嬌聲說道:「那你輕點幹,別那麽用力……哦……要死了……頂到人家花心了!

  你輕點……海倫讓你操就是了……啊……義父……你的雞巴好大……大雞巴
義父……操得海倫好難受……好舒服……哦……「

  薩爾陛下見海倫同意了,就放慢速度,時而輕抽慢插,時而狠拉猛頂,直操
得海倫欲仙欲死,緊緊摟著他浪叫不止。

  薩爾陛下把海倫散發淡淡香氣的白嫩腳丫放進嘴裏吸嗅舔弄,大肉棒在蜜穴
裏快速進出。

  「騷海倫,義父的雞巴不錯吧?操得你舒服吧?」

  「嗯……大雞巴義父你真好,操得海倫好舒服……海倫愛死你了……啊……

  啊……「

  「那以後天天讓義父的大雞巴操你的嫩穴怎麽樣?」

  「嗯……以後海倫天天讓義父操海倫的穴……」

  「那你和李察說要在皇宮住幾天,到我那裏不許穿衣服,光著身子和義父睡
覺,讓義父操好不好?」

  「好的……海倫這幾天陪義父……天天光著身子讓義父操……義父願意幾時
操就幾操……讓你操個夠……啊……海倫天天陪義父睡覺……」

  在你來我往中搞了差不多一個小時,在海倫第叁次高潮時,薩爾陛下也忍不
住了,抱緊海倫的俏臀狠命抽插幾下,一股濃精一泄如注……早晨,薩爾陛下又
摟著海倫雪白嬌嫩豐滿的肉體幹了一炮。

  從這以後,海倫完全臣服在薩爾陛下這個色義父的胯下了,只要在陛下的行
宮,任何地方都成爲他們父女倆的性愛場所,臥室、浴室、書房、睡床、書桌、
沙發、廚房、地板上、馬車裏,都留下他倆做愛後流出的斑斑痕迹……嘿嘿!到
現在老劉和皇後他們還不知道薩爾陛下和海倫的這層關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