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

2022-08-31发布:

日韩精品无码第一美豔军人姐姐的湿滑阴道

精彩内容:



  一 大小美女

  烈日炎炎,翻騰的熱浪讓人有些喘不過氣來,進入七月以來,江海市已經持續一個多星期保持四十度以上的高溫,這異常的天氣,把人們逼得只能躲在空調房裏,不敢輕易出門。

  正午時分,正是一天中最熱的時候,107國道江海段,卻有一個少年正不徐不疾的邁著步子,朝江海市區的方向走去。

  少年大概有一百七十多公分高,身材偏瘦,模樣算不上帥,倒是給人幾分清秀的感覺,而那一身打扮,也是平平無奇。

  上身是一件普通的白色T恤,下-身穿著洗得有些發白的牛仔褲,腳下踏著一雙泛黃的白色運動鞋,這全套行頭加在一起,怕是也值不了一百塊。

  頭頂那足以將人烤化的太陽,卻似乎對少年沒有造成任何影響,他一臉愉快,沒有絲毫的疲憊感,更讓人驚奇的是,他臉上也看不到哪怕一點點汗珠。

  “滴滴……”喇叭聲響起,一輛黑色奧迪正從少年身後朝他疾馳而來。

  少年轉過身,臉上露出燦爛的笑容,他不但沒有躲避,反而張開雙臂,擋在了路中央。

  “嘎……啊……”伴隨著刺耳的緊急剎車聲,還有兩聲驚呼,這輛奧迪在距離少年不到一尺遠的地方停了下來。

  車窗搖下,一個男人探出頭來,對著少年怒吼:“你找死啊?”

  “這車是去江海市的嗎?”少年雖然差點就被車撞上,卻絲毫也沒有被嚇到的表情,臉上甚至還帶著笑容。

  “關你什幺事?快讓開,否則別怪我不客氣!”男人大聲呵斥,語氣還隱約帶著一絲緊張,他曾聽說過,這段路不是很太平,莫非這小子是來搶劫的?

  少年咧嘴一笑:“我要搭車。”

  “搭車?”男人一愣,鬆了口氣的同時又是一陣惱怒,“我這不是出租車!”

  “我知道。”少年笑嘻嘻的說道,“我不喜歡坐出租車。”

  “你不喜歡坐出租車,就去坐大巴,總之快給我讓開!”男人有點不耐煩的說道。

  “我也不喜歡坐大巴。”少年一副鐵了心要坐這輛車的樣子,依然擋在車子前面,絲毫也沒有讓路的意思。

  “我管你喜不喜歡……”男人顯然不想捎上這個家夥。

  只是,他的話還沒說完,車裏卻又傳出一個悅耳的聲音:“讓他上來吧!”

  聽到這個聲音,男人不由得一怔:“夢瑩,這小子來路不明,你真要讓……”

  “我說讓他上來!”那悅耳的聲音帶著明顯的不滿,“快點,我不想耽誤時間!”

  “好吧!”男人雖然很不情願,卻也無可奈何,只得打開車門,然後很不甘心的朝少年喊道:“算你運氣好,上來吧!”

  少年鑽進車裏,朝車後座嘻嘻一笑:“謝謝美女姐姐!”

  車後座有一大一小兩個美女,大美女大概二十叁四的樣子,穿著一身深藍色職業套裝,成熟而冷豔,給人一種拒人于千裏之外的感覺,而小美女只有十叁四歲的樣子,一身休閑打扮,雙眸靈動有神,看上去甚是活潑可愛。

  大美女似乎心事重重,對少年套近乎的行爲沒有任何反應,而那小美女卻皺了皺可愛的小鼻子,有點不滿的瞪著少年:“你幹嘛不謝我?”

  “因爲你太小了。”少年笑嘻嘻的看著小美女,“我不喜歡小女孩。”

  小美女頓時惱了:“我哪裏小啦?”

  少年肆無忌憚的掃瞄了一遍小美女身上的關鍵部位,然後得出結論:“你哪裏都小。”

  “你!”小美女氣得滿臉通紅,“表姐,快把這可惡的小子趕下車去!”

  “貝貝,我們趕時間。”大美女微微蹙眉,看著前面的男人,“俊峰,快開車吧!”

  很顯然,不管是開車的那男人,還是坐在後面的小美女,都很聽這大美女的話,這不,大美女這一開口,小美女便不再要趕少年下車,而男人也趕緊發動車子,朝前方駛去。

  “原來車裏面是這個樣子的啊!”少年坐在車裏卻很不安分,很好奇的這裏摸摸那裏看看,一臉興奮的模樣。

  “土包子,你不會是第一次坐車吧?”一直在後面盯著少年的小美女,終于忍不住問道。

  “是啊。”少年很自然的點頭承認。

  “你根本沒坐過車,那說什幺不喜歡坐出租車呢?”小美女忿忿的問道。

  “我老婆告訴我,坐出租車要錢。”少年回答道。

  “就你還能找到老婆?”小美女很記仇,這家夥剛說她哪裏都小,現在她自然不會放過諷刺他的機會。

  “我老婆很漂亮的。”少年盯著小美女,“比你漂亮多了。”

  “你就使勁吹吧!”小美女一臉不屑,這家夥長得不咋樣,全身上下都是地攤貨,甚至連車也沒坐過,不知道從哪個山溝溝裏爬出來的,她才不信他能找到漂亮老婆呢!

  “司機大哥,還要多久才能到江海市呢?”少年問道。

  “兩個小時。”正在開車的男人回答道。

  “還有兩小時,我就能見到我老婆了!”少年顯得很開心。

  “你老婆在江海?”小美女不禁問道。

  “當然了,要不我去江海乾嘛?”少年隨口說道。

  “诶,要是你老婆真那幺漂亮,而且她在江海的話,我說不定認識,你說吧,她叫什幺名字?”小美女雖然不相信這土包子真有漂亮老婆,可還是有點好奇。

  “她叫喬小喬。”少年轉頭看著小美女,“你認識嗎?”

  車子猛然一個急剎,正在開車的男人差點一頭撞在方向盤上。

  “喬小喬?”男人失聲驚呼,而後面的大小美女,也都用匪夷所思的眼神看著少年,這個名字,對她們的沖擊力實在是太大了。

  “司機大哥,你認識我老婆嗎?”少年有點迷惑,隨即嘻嘻一笑,“我老婆很漂亮,對吧?”

  “表姐,江海會不會還有另外一個叫喬小喬的呢?”小美女輕聲問道。

  “也許吧。”大美女很快恢複正常,“俊峰,繼續開車。”

  車子繼續行進,車裏的氣氛卻變得有點詭異起來。

  “餵,土包子,你真的認識喬小喬?”過了幾分鍾,小美女終于按捺不住。

  “她是我老婆,我當然認識她了。”少年用奇怪的眼神看了小美女一眼,“你難道是傻子嗎?”

  “你才傻子呢!”小美女氣忿不已,“就算你真認識喬小喬,她也不可能是你老婆,她是什幺身份,怎幺可能會喜歡你呢?”

  “小妹妹,我問你一個問題,你喜歡冬天呢還是夏天?”少年眼珠一轉,開口問道。

  “不要叫我小妹妹,我不小,也不是你妹妹!”小美女瞪了少年一眼,“我叫蘇貝貝,你可以叫我蘇大小姐,也可以叫我貝貝大姐!”

  “好吧,蘇大小姐,你繼續回答我剛剛的問題吧。”少年嘻嘻一笑。

  “那還要問嗎?我當然喜歡夏天,冬天太冷了。”蘇貝貝撇撇嘴。

  “這就對啦,你剛見到我就喜歡我,我老婆喜歡我有什幺稀奇的呢?”少年笑嘻嘻的說道。

  蘇貝貝瞪著少年:“我什幺時候說過喜歡你啦?”

  “你剛不是說喜歡夏天嗎?”少年眼中閃過一絲狡黠。

  “那又怎幺樣?”蘇貝貝卻還沒弄明白。

  “你喜歡夏天,也就是喜歡我了。”少年嘿嘿一笑,“我姓夏,單名一個天字。”

  蘇貝貝不由得一呆,她怎幺也沒想到,這家夥居然叫這幺一個名字,怪不得他突然問她那莫名其妙的問題。

  “哪有人叫這種破名字的?”片刻後,蘇貝貝忿忿的說道。

  夏天卻在那感慨:“這幺多人喜歡我,俺表示壓力真的很大!”

  “噁心!”蘇貝貝一副要吐的樣子。

  “我大師傅說,女孩子噁心想吐,多半是懷孕。”夏天一本正經的說道。

  “你!”蘇貝貝粉臉通紅,“流氓!”

  “二師傅告訴我,我天生就是一個流氓。”夏天還是那幺一本正經。

  “我看你那什幺大師傅二師傅也不是什幺好東西!”蘇貝貝狠狠的盯著夏天,如果眼神可以殺人,夏天早已被千刀萬剮。

  “我叁師傅一定會喜歡你,因爲他跟你的看法一樣,他說我大師傅和二師傅都是混蛋。”夏天嘻嘻一笑。

  “你哪有那幺多的師傅?”蘇貝貝快瘋掉了。

  “神仙姐姐告訴我,別人從小到大起碼得有幾十個老師,我只有叁個師傅,已經算不錯了。”夏天笑嘻嘻的說道。

  “神仙姐姐又是誰?”蘇貝貝腦袋開始有點暈了。

  “神仙姐姐啊,也是我老婆。”夏天眼中閃過一抹溫柔,臉上的表情也在一剎那間變得不一樣起來。

  “你老婆不是喬小喬嗎?”蘇貝貝一陣頭疼,這家夥的話怎幺這幺亂啊。

  “你真笨啊,神仙姐姐是我大老婆,小喬是我小老婆,這幺簡單的問題,你都想不明白嗎?”夏天語氣裏帶著一絲鄙視。

  前面開車的男人終于忍不住了:“貝貝,這家夥就是個神經病,你跟他瞎扯什幺呢?”

  第二章 被爆胎了

  “叁哥,我也是現在才知道他是神經病嘛!”蘇貝貝嘟了嘟嘴,沒錯,她現在確實相信夏天的腦子有問題了,若是說喬小喬是他老婆,還有那幺萬分之一的可能性的話,喬小喬給人當小老婆這種事,肯定只有在神經病的幻想中才會實現。

  “司機大哥,我知道你嫉妒我。”夏天懶洋洋的說道。

  “嫉妒你?我蘇俊峰犯得著嫉妒你嗎?”男人感覺可氣又可笑。

  “就是,叁哥從小就是天才,二十二歲就拿到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博士學位,回國後白手起家,只用叁年時間就擁有一家千萬資産的公司,犯得著嫉妒你這個沒錢坐出租車的土包子嗎?”蘇貝貝嬌哼一聲,“叁哥比你有錢,長得也比你帥,要說嫉妒,也是你嫉妒他才對!”

  “千萬資産而已,等我二十五歲的時候,肯定不只這幺點小錢。”夏天輕描淡寫的說道。

  “這幺點小錢?”蘇貝貝氣憤不已,“你連出租車都坐不起,還敢說一千萬是小錢?”

  “我老婆說,她一閉眼,一千萬就沒了,一睜眼,上億就到手了。”夏天滿不在乎的說道。

  蘇貝貝不由得呆了呆,連蘇俊峰也忍不住又看了夏天一眼,難道這家夥真的認識喬小喬?因爲他們知道,喬小喬確實有這樣的本事,在她手上流過的資金,動辄數十億,眨眼間損失上千萬或是賺個上億,都是有可能的。

  “土包子,就算喬小喬真是你老婆,那錢也是她的,跟你沒關係!”蘇貝貝輕哼一聲,語帶譏諷,“莫非你想吃軟飯?”

  “其實嘛,我老婆是我的,她的錢當然也是我的,不過呢,叁師傅告訴我,男人不能吃軟飯,所以呢,我決定自己去賺錢。”夏天信心十足,“等我到了江海,很快就會賺到錢的。”

  “哼,就你這樣,八成大學也沒畢業,最多就能去當民工,一個月能賺個兩叁千塊就不錯了。”蘇貝貝用鄙視的眼神看著夏天。

  “其實我沒上過學。”夏天轉頭看著蘇貝貝,“我叁歲那年第一天去幼兒園的時候,在路上遇到神仙姐姐,我們倆一見锺情,然後就一起私奔了。”

  “噗……”大美女正在喝礦泉水,聽到這話,一口水全噴了出來,然後是一陣猛烈的咳嗽,“咳咳……”

  “表姐,你沒事吧?”蘇貝貝趕緊輕輕拍著大美女的背,一臉關切的問道。

  “沒事,只是嗆著了。”大美女搖搖頭,只是卻忍不住用古怪的眼神看了夏天一眼,這都啥人啊,叁歲就跟人家一見锺情還私奔?

  就在這時,車子突然震動了幾下,同時還傳來兩聲悶響,正在開車的蘇俊峰臉色微微一變,趕緊給車子減速,片刻後,他便把車停在了路邊。

  “俊峰,怎幺了?”大美女連忙問道。

  “可能是爆胎了,我先下去看看。”蘇俊峰說著便下了車。

  很快,蘇俊峰便在那裏開罵:“真見鬼,不知道哪個王八蛋在路上撒了釘子,左前輪和右後輪都被紮破了!”

  “啊,這幺嚴重?那豈不是不能開了嗎?”蘇貝貝嚷了起來。

  四個輪子破了兩個,車上也沒有備胎,自然是沒法開了,蘇俊峰四下看了看,視線範圍內也看不到其他車子,或許是現在太熱,沒什幺人選擇在這個時候出門的原因。

  前方幾百米遠的地方,有一棟兩層高的平房,正對著這邊的牆上,用紅漆刷了兩個巨大的紅字:補胎!

  “前面有個補胎的地方,先去看看吧。”蘇俊峰重新上了車,趁著輪胎裏的氣還沒漏光,往前開個幾百米倒是沒什幺問題。

  “路上被人撒了釘子,前面剛好有個補胎的地方,這也太巧了吧?”蘇貝貝忿忿的說道,“我看八成就是那裏的人故意弄的。”

  蘇貝貝這幺懷疑也很正常,類似的事情在很多地方都有發生,只是這種事情很難找到證據,大家也都只能自認倒黴。

  說話間,蘇俊峰已經把車開到平房門口,伸手按了按喇叭。

  一個光頭青年迅速跑了出來,滿面笑容:“老闆,車壞了吧?”

  “輪胎被釘子紮破了,能補嗎?”蘇俊峰問道。

  “能,當然能!”光頭轉身朝裏面嚷了一句,“大劉,小杜,開工了!”

  兩個留著平頭的青年拿著工具從裏面跑出,先繞著車子轉了一圈,然後便開始動手,異常迅速的把那兩個被紮破的輪胎取了下來,最後一人扛了一個,朝鋪子裏飛奔而去。

  “老闆,進去歇息一下吧,裏面有空調,還有冰水,免費供應的。”光頭主動爲蘇俊峰拉開車門。

  蘇俊峰轉頭看向後面的大美女,顯然是在徵求她的意見。

  “進去吧。”大美女打開車門,先下了車。

  蘇俊峰和蘇貝貝自然也跟著下車,夏天走在最後,四人一起跟著光頭走進平房,來到裏面的一間屋子裏,正如光頭所說,這裏面真的開著冷氣,角落裏有個冰箱。

  “老闆,小姐,先坐一會!”光頭熱情的招呼著四人,還從冰箱裏給每人拿了一瓶冰凍礦泉水,讓蘇俊峰暗自感慨,這地方的服務還真是不錯。

  “要多久補好?”大美女開口問道。

  “最快半個小時。”光頭回答道,“不過……”

  “不過什幺?”大美女蹙著眉頭。

  “小姐,這個補胎的錢,還麻煩你們先給我。”光頭依然是滿臉笑容。

  蘇貝貝頓時不滿的嚷了起來:“餵,人家都是修好車之後才給錢的!”

  “小姐,您有所不知,本來吧,我也想等車子修好之後再要錢,可我手下那幫小子實在不聽話,他們沒收到錢就不願意做事,本來補個胎半個小時就夠了,可他們卻能拖個半天。”光頭笑嘻嘻的解釋著,“我想你們肯定不想等這幺久,爲了你們考慮,我才只好先收錢的。”

  “你這人怎幺這樣啊?”蘇貝貝有點惱了,“你這不是威脅我們嗎?”

  “多少錢?”大美女淡淡的問道。

  光頭伸了一個手指。

  “一百塊?”蘇貝貝又不滿的嚷了起來,“有沒搞錯,我聽說補胎最多二叁十塊錢的。”

  “小姐,你誤會了,不是一百塊。”光頭搖搖頭。

  “十塊?那還差不多。”蘇貝貝總算滿意起來,“還算便宜。”

  “小姐,是一千塊。”光頭心裏腹誹著,這是哪來的白癡丫頭,十塊錢還不夠買這幾瓶礦泉水呢!

  “什幺?一千?”蘇貝貝跳了起來,憤憤的瞪著光頭,“你怎幺不去搶劫?”

  “小姐,搶劫是犯法的,我們可不做犯法的事情。”光頭一臉平和,對蘇貝貝的反應他一點也沒覺得奇怪,他也不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

  “貝貝,別說了。”大美女打開提包,拿出一紮鈔票,抽出十張遞給光頭,“這是一千塊,麻煩你們快點,我趕時間。”

  光頭接過錢,卻沒有離開:“小姐,還差一千塊。”

  “你們別太過分了!”蘇俊峰也忍無可忍了。

  “老闆,一個輪胎一千塊,兩個輪胎自然是兩千,我光頭讀書少,可這幺簡單的數學題,我還是會做的。”光頭不緊不慢的說道。

  “拿去吧!”大美女又抽了十張鈔票,放到光頭手上,“如果你們能在十五分鍾之內補好,我再給你兩千。”

  “謝謝小姐。”光頭呆了呆,這美女的大方,有點出乎他的預料,不過他很快便反應過來,“小姐請放心,我們一定盡快幫您把車胎補好!”

  光頭很快離去,蘇貝貝卻在那裏發起牢騷來:“表姐,這幫人明擺著是趁火打劫,幹嘛要給他們那幺多錢啊?”

  “我只想快點回到江海,幾千塊錢只是小事。”大美女淡淡的說道。

  “也不知道今天怎幺遇到這幺多事,以前我們回江海都很順利的。”蘇貝貝嘟著嘴,然後便將不滿發到了夏天身上,“我看你就是個災星,你上車才一會,車就壞掉了!”

  “神仙姐姐說我是最大的福星,我老婆也說遇見我是她一生最大的幸運。”夏天顯然不認同蘇貝貝的說法。

  “神經病,幻想狂,沒治了!”蘇貝貝撇撇嘴。

  “只要是病就能治,神經病也只是神經系統出了點小問題而已,能治好的。”夏天搖搖頭說道。

  “說得好像你是神醫似的!”蘇貝貝用鄙視的眼神看著夏天。

  “沒錯啊,我就是神醫。”夏天卻煞有其事的點了點頭。

  “你不吹牛會死啊?”蘇貝貝沒好氣的說道。

  夏天一臉無辜:“怪不得大師傅告訴我,這年頭說實話總是沒人相信。”

  蘇貝貝狠狠剜了夏天一眼,終于不再說話。

  約十分鍾後,光頭又出現在衆人面前。

  “補好了嗎?”大美女站起身來。

  “好了,不過,小姐,您剛說的……”光頭還沒說完,大美女便把一疊鈔票扔到他手上,“拿去吧!”

  “謝謝小姐。”光頭一臉欣喜的模樣。

  大美女沒有理會光頭,徑直朝門外走去,夏天等人自然也隨即跟上,但很快,他們便發現情況有點不對勁,因爲大門居然被關了起來。

  “小姐,你們暫時還不能走。”光頭的聲音從後面傳來。

  第叁章 別動我的人

  大美女霍然轉身,美眸射出兩道冷芒:“你還想要多少錢?”

  “我們不要錢!”沙啞的聲音突然傳來,旁邊的房門打開,一行人走了出來,最前面的是個叁十來歲的男人,高大壯實,赤-裸的上身幾乎被一個巨大的猛虎紋身覆蓋住,給人一種異常兇悍的感覺。

  紋身男的身後,還有四個彪悍大漢,清一色的黑色背心牛仔褲,每個人手上,還拿著一根約一米長的鐵棍。

  “葉小姐,我們要你的人!”紋身男盯著大美女那成熟的嬌軀,絲毫也不掩飾他眼中的慾望。

  “你們想做什幺?”蘇俊峰攔在了大美女的前面,怒視著那紋身男,“你知道我是誰嗎?”

  “蘇叁公子,我們的目標是葉小姐,只要你跟蘇小姐乖乖待在一邊,我保你們無事,但若你不識趣的話,那就別怪我猛虎不客氣!”自稱猛虎的紋身男冷聲說道。

  蘇俊峰心裏一沈,他頓時明白,這些人並不是普通的劫匪,不論是蘇家還是葉家的名頭,都無法嚇阻他們,因爲他們根本就是沖著葉夢瑩而來,而車胎被紮也不是偶然,這一切,都是對方計畫好的行動。

  “誰派你們來的?”葉夢瑩冷冷的問道。

  “葉小姐,你何必問這種明知道不會有答案的問題呢?”猛虎搖搖頭,“我給你兩個選擇,第一,你不反抗,然後陪我幾天,我就會把你放回去,第二,你反抗,然後你就需要陪我所有的兄弟一個星期,當然,在那之後,我也會放你回去。”

  “難道他們不是派你來殺我的嗎?”葉夢瑩繼續問道。

  “葉小姐,我只是想跟你拍一部精彩的電影而已,當然,你若是想跟我這些兄弟一起拍我也不介意的,到時候,我會把這精彩的電影跟全世界的同好者分享,我相信,葉小姐很快就會成爲全世界最知名的電影明星之一。”猛虎一邊說一邊用那淫邪的眼神放肆的掃瞄著葉夢瑩身上的關鍵部位,在他看來,眼前這個美麗性感的女人,已經是他的囊中之物。

  葉夢瑩臉色瞬間變得蒼白無比,她終于明白對方要做什幺了,雖然對方說不殺她,但對她來說,這比殺了她更痛苦。

  “無恥!”蘇貝貝憤憤的罵道,“你們若是敢動表姐一根頭髮,大表哥一定會把你們碎屍萬段的。”

  “蘇小姐,雖然我對你沒興趣,不過我有個兄弟很喜歡你這樣的小蘿莉,你若是還敢威脅我的話,我不介意把你送給我那兄弟的。”猛虎淡淡的說道。

  “夢瑩,貝貝,你們放心,只要有我在,沒人能動你們!”蘇俊峰握緊拳頭,狠狠的盯著猛虎。

  “蘇叁公子,你真要找死嗎?”猛虎有點意外的看著蘇俊峰,“想英雄救美的話,最好還是掂量一下自己的份量。”

  “夢瑩是我的朋友,朋友有難,我不能不管!”蘇俊峰沈聲說道,“我也奉勸你們,最好考慮清楚,是否能承受我們蘇家和葉家的報複!”

  “蘇叁公子,你知道我最討厭什幺嗎?”猛虎冷冷的看著蘇俊峰,“我現在告訴你,我最討厭別人威脅我,所以,你今天死定了!”

  猛虎轉頭看向光頭:“幹掉他,那小丫頭就是你的了。”

  “是,謝謝虎哥!”光頭頓時大喜,他看了看蘇貝貝,差點連口水都流了出來,想到這幺可口的蘿莉馬上就要成爲他的盤中餐,光頭更是感覺到渾身上下充滿無窮的力量,大吼一聲,便朝蘇俊峰撲了過去。

  蘇俊峰狠狠的一拳揮出,正中光頭臉頰,光頭不由得發出一聲慘哼,蘇俊峰猛地又飛起一腳,揣中光頭的褲裆,這一下,光頭更是發出驚天動地的慘叫。

  蘇俊峰得勢不饒人,又是一拳狠狠砸在光頭的腦袋上,光頭的慘叫終于停止,因爲他直接昏了過去。

  “耶,叁哥好棒!”蘇貝貝興奮的拍著巴掌。

  葉夢瑩也忍不住用異樣的眼神看著蘇俊峰,她蒼白的臉龐多了一絲血色,這一刻,她似乎看到免遭厄運的希望,而蘇俊峰在她眼中的形象,似乎也變得更加高大起來。

  “蘇叁公子,真看不出你還有幾下子。”猛虎有點意外。

  “哼,我叁哥可是跆拳道黑帶四段的高手,你們識相的話趕緊讓我們走,否則叁哥一定會打得你們落花流水屁滾尿流!”蘇貝貝大聲嚷道。

  “跆拳道黑帶四段?”猛虎似乎呆了呆。

  “怕了吧?”蘇貝貝甚是得意,“怕了就趕緊滾!”

  “哈哈哈,我真的好怕!”猛虎大笑幾聲,而後蓦然一揮手,“給我上!”

  猛虎背後的四個大漢一起撲向蘇俊峰,四根鐵棍一起砸了過去。

  “叁哥,加油,幹掉這群流……啊……”蘇貝貝蓦然驚呼起來,小臉剎那間變得煞白,一根鐵棍落在蘇俊峰的腦袋,蘇俊峰甚至來不及發出一聲痛哼,便倒在了地上,人事不省。

  “叁哥,你怎幺啦?”蘇貝貝急急的喊道,可惜蘇俊峰沒有任何反應。

  “啊……”蘇貝貝一聲尖叫,然後張牙舞爪的撲向猛虎,“你這王八蛋,我跟你拼了!”

  猛虎揮揮手,兩人上前一左一右把蘇貝貝的胳膊架住,蘇貝貝只是個嬌弱的小女孩,自然是沒法掙脫兩個彪形大漢的挾持。

  “王八蛋,快放開我……唔唔唔……”蘇貝貝張嘴正罵著,一只絲襪塞進她的嘴裏,而那邊,猛虎正緩緩朝葉夢瑩走去。

  葉夢瑩俏臉慘白,希望來得快,破滅得更快,本以爲蘇俊峰能保護她,然而,頃刻間,她便再次從天堂墜入地獄,看著一步步走進的猛虎,葉夢瑩想要後退,卻發現雙腿像是灌鉛了一般,半步也沒法挪動。

  “葉小姐,現在願意跟我去拍部電影嗎?”猛虎貪婪的盯著葉夢瑩那飽滿的部位,一手伸了過去。

  葉夢瑩不由得閉上了眼睛,臉色一片死灰,此刻,她已經能完全想像到自己即將到來的命運。

  “餵,別動我的人!”不滿的聲音突然在葉夢瑩耳邊響起,而葉夢瑩也發現,那只骯髒的手並沒有碰到她,她猛然睜開眼睛,看到眼前的情形,卻有種在做夢的感覺。

  猛虎的手掌在離她的身體還有約十公分遠的位置,被一只手給捏住,而這只手的主人,赫然就是蘇貝貝口中的土包子,夏天!

  看看夏天那細小的手臂,再看看猛虎那粗壯的巨大胳膊,葉夢瑩一時間有種螞蟻碰大象的感覺,然而,她卻發現,猛虎手臂青筋突起,似乎正使出所有的力氣,而夏天卻是雲淡風輕,顯得異常輕鬆,但結果卻是,猛虎的手不但無法前進,也無法後退,就那樣定格在半空中。

  “小子,你是不是想跟蘇俊峰一樣下場?”猛虎惡狠狠的盯著夏天,眼看美女就要到手,這小子卻突然橫插一手,讓他心裏異常惱火。

  自始至終,他都沒把這個看起來弱不禁風的小子放在眼裏,而夏天之前一言不發,也讓猛虎誤以爲夏天只是個怕事的膽小鬼,只是,他卻想不到,在這關鍵時刻,夏天卻突兀的冒了出來,而這看上去瘦不拉幾的小子居然力氣大得出奇,他使盡全力硬是沒法把手抽回來。

  “我說大哥,你知道什幺叫先來後到嗎?”夏天一臉不悅,“美女姐姐是我先看上的。”

  “我呸,誰跟你先來後到!”猛虎狠狠的吐了一口唾沫,“你小子不要以爲有點蠻力就能壞你虎爺的好事!”

  “這幺說,你是不想講道理咯?”夏天很不高興。

  “你虎爺的話就是道理!”猛虎一臉不屑,這哪來的笨蛋,還想講道理?

  “不講道理啊,我喜歡!”夏天燦爛一笑,右手蓦然用力一扯,頓時,在場所有人都聽到清晰的咔嚓聲。

  “啊,我的手……”猛虎只覺一陣鑽心的劇痛傳來,忍不住發出一聲慘叫。

  “沒事,只是脫臼而已,我能幫你接上。”夏天笑嘻嘻的說道,然後手一送,又是一聲咔嚓,猛虎也再次發出一聲慘叫。

  “你看,接上了吧?我接骨的功夫絕對一流。”夏天頗爲得意,然後又是一扯,咔嚓,猛虎的手臂再次脫臼,猛虎疼得差點直接昏了過去。

  不遠處,蘇貝貝那漂亮的眼睛瞪得滾圓,這,這土包子居然這幺厲害?

  葉夢瑩眼中閃爍著異樣的火花,她一眨也不眨的看著夏天,這個看上去平凡無奇的少年,這一刻卻成了她所有的希望!

  “猛虎大哥,我好久沒有練習過接骨手法了,以前我每天都要練九十九次的,現在還差九十八次,你說我該繼續練下去嗎?”夏天笑嘻嘻的問道。

  第四章 不經玩的玩具

  “不,不要……”猛虎眼神裏出現一絲哀求。

  “你說不要就不要,那我豈不是很沒面子?”夏天搖搖頭,“還是先練兩次吧!”

  咔嚓,咔嚓……

  接上,然後扯斷,又接上,再扯斷……

  連續幾次之後,猛虎終于在慘叫中昏迷了過去。

  夏天玩得不亦樂乎,四周卻是一片寂靜,葉夢瑩和蘇貝貝都是目瞪口呆,這家夥的整人手段,也太那啥了吧?

  而猛虎那四個手下卻只覺一陣陣寒意從腳底冒了上來,這大熱天的,他們心裏卻一陣撥涼撥涼,他們眼中那戰無不勝的老大,居然被人當玩具一般耍弄,這,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

  四人提著鐵棍,幾次想要沖上去,可最終還是沒敢動手。

  “真是不經玩啊,這幺快就昏過去了。”夏天有點意猶未盡,蹲下-身子,用手在猛虎腦袋上輕拍了兩下,“餵,醒醒!”

  猛虎還真醒了過來,看到夏天那副笑臉,他嘴唇一陣哆嗦,想說什幺,卻一個字也沒說出來。

  夏天燦爛一笑:“猛虎大哥,現在知道什幺叫先來後到了嗎?”

  “知,知道了。”猛虎終于說出話來,聲音顫抖著,臉上滿是豆大的汗珠,顯得異常痛苦,“大,大哥,是我有眼不識泰山,小弟我,我再也不敢跟您,跟您搶女人了。”

  “唔,你倒是挺識相的。”夏天滿意的點了點頭。

  “那,大哥,您,您能放我一馬嗎?”猛虎精神一振。

  “這個嘛……”夏天嘻嘻一笑,然後搖搖頭,“不能!”

  “啊?”猛虎欲哭無淚,“大哥,您,您到底想怎幺樣?”

  夏天站了起來:“敢打我老婆主意的人呢,只有兩個下場。”

  “哪,哪兩個下場?”猛虎聲音發顫。

  “第一呢,是變成死人,第二嘛,就是變成太監,你想選哪一個?”夏天嘻嘻一笑。

  猛虎臉色灰白:“大哥,能,能都不選嗎?”

  “算了,你還是不選了,因爲你選了也沒用。”夏天搖搖頭,“叁師傅不喜歡我殺人,所以呢,我決定留你一條命,把你變成太監就可以了。”

  說話間,夏天已經提起腳,朝猛虎胯部踹去。

  “不要……啊……”猛虎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慘叫,再次昏迷過去。

  夏天轉過身,看向猛虎那四個手下。

  “大哥,饒命啊!”四人一起打了個哆嗦,然後一起求饒,他們此刻已經徹底沒有了動手的念頭。

  “別怕,我懶得打你們。”夏天燦爛一笑,“你們先去把大門給我撬開。”

  “是,大哥!”四人如逢大赦,趕緊照夏天的話去辦。

  撬開大門,夏天便發現門口多了一輛車,而修車鋪的那倆小子卻正在葉夢瑩的那輛奧迪面前,不過不是安輪胎,而是把另外兩個輪子也弄了下來。

  “他們在做什幺?”夏天不悅的問道。

  “大哥,是虎哥之前吩咐,讓他們把你們的車輪都下了,以防萬一。”一人急忙回答道,然後朝那邊大吼一聲,“大劉,小杜,你們給老子滾過來!”

  “強哥,什幺事?”大劉和小杜小跑來到衆人面前,恭敬的問道。

  “快見過大哥!”那強哥朝夏天指了指。

  “這……”大劉和小杜一時還沒反應過來。

  “啪啪……”強哥給大劉和小杜每人一個耳光,“快點!”

  “是,強哥!”兩人欲哭無淚,這小子不是剛剛那車上的人嗎?怎幺突然變成他們大哥了呢?

  可他們也不敢再問,趕緊點頭哈腰的跟夏天打招呼:“大哥!”

  “你們沒有補車胎吧?”夏天問道。

  “沒,沒有。”兩人相視一眼,畏畏縮縮的說道。

  “這車是誰的?”夏天看了看多出的那輛車。

  “大哥,這是虎哥的,光頭給虎哥打電話,說葉小姐在這裏,我們就馬上趕過來的。”那強哥連忙說道,他現在是知無不言,生怕夏天一個不高興就讓他變成太監。

  “噢,我看這車的輪子跟那我們那車上的差不多,能換到我們那車上去嗎?”夏天想了想問道。

  “能,當然能,大哥,我們這就去辦!”強哥連忙點頭,然後狠狠的瞪了大劉和小杜一眼,“快去!”

  這倆家夥換輪胎的本事相當不錯,不到十分鍾就搞定了四個輪子。

  “大哥,車弄好了,您還有什幺吩咐?”強哥小心翼翼的問道。

  “把他擡到車上去吧。”夏天指了指不遠處的蘇俊峰,這家夥依然昏迷在地,而蘇貝貝和葉夢瑩正蹲在他旁邊。

  “叁哥,叁哥,快醒醒啊!”蘇貝貝一臉焦急,“表姐,叁哥不會有事吧?”

  “放心,他死不了。”夏天懶洋洋的說道,“等我們到了江海,他差不多就會醒過來了。”

  “你怎幺知道?”蘇貝貝沒好氣的說道。

  “我是神醫啊!”夏天一點也不謙虛。

  “你就吹……”蘇貝貝正想說夏天吹牛,只是說了一半,卻不由得停了下來,剛剛發生的事情,已經讓她意識到,這家夥或許真的有點本事。

  “貝貝,不管怎幺樣,先把俊峰送回江海市再說吧!”葉夢瑩終于開口,不知爲何,到這個時候,她潛意識裏已經選擇相信夏天。

  “好吧。”蘇貝貝有點無奈,其實她也沒有別的選擇,這附近根本沒有醫院。

  強哥等人把蘇俊峰弄到車後座,蘇貝貝在旁邊照顧他,葉夢瑩則親自擔當起司機的職責,夏天自然就坐在她旁邊。

  強哥等人在路邊站成一排,一起鞠躬:“大哥,大嫂,請慢走!”

  葉夢瑩俏臉不由得微微一紅,一踩油門,車子飛馳出去。

  **** **** ****

  葉夢瑩的黑色奧迪繼續行駛在107國道上,車裏依然是那四個人,只是車裏的氣氛,卻已經變得有點不一樣起來,剛剛發生的事情,給葉夢瑩和蘇貝貝心裏都造成很大的沖擊,直到此刻,葉夢瑩還沒有完全消化這件事。

  “他到底是什幺人呢?”葉夢瑩一邊開車,一邊用眼角的余光觀察著旁邊的夏天,剛剛發生那幺大的事情,夏天卻一副風輕雲淡的模樣,似乎什幺事情也沒發生過一樣。

  “夏天,剛剛謝謝你了,如果沒有你,我恐怕……”葉夢瑩開口道謝,她也確實是真心誠意,此時此刻,她也開始慶幸自己之前讓夏天上了車。

  “美女姐姐,不用謝,以身相許就可以了。”夏天笑嘻嘻的說道。

  “呃……”葉夢瑩頓時無語,這家夥到底是啥人啊,有他這幺直接的嗎?

  “餵,你不要癞蛤蟆想吃天鵝肉!”蘇貝貝不滿的嚷了起來,“表姐,不用謝他,我正想找他算帳呢!”

  “小妹妹,雖然我也救了你,算起來你欠了我一筆帳,不過你放心,我不會要你以身相許的。”夏天懶洋洋的說道。

  “別叫我小妹妹!”蘇貝貝嬌哼一聲,“我問你,你明明那幺會打架,爲什幺不幫我叁哥?”

  “我爲什幺要幫他呢?”夏天卻是一副奇怪的樣子,“他又不是美女。”

  “你!”蘇貝貝氣惱不已,“那我被人欺負,你幹嘛也不幫忙?”

  “我不是說過了嗎?”夏天有點納悶的看著蘇貝貝,“我不喜歡小女孩的!”

  “你,你就是個大色狼!”蘇貝貝氣急。

  夏天卻搖搖頭:“不會啊,我不是大色狼,神仙姐姐說,我是小色狼。”

  這一回,蘇貝貝是徹底沒轍了,臉皮這幺厚的人,她真是第一次遇到。

  “夏天,你去過江海嗎?”葉夢瑩突然問道。

  “去過,我叁歲以前住在江海。”夏天回答道。

  “這幺說,你家也在江海?”葉夢瑩繼續追問。

  “好像是吧,叁歲以前的事情,我記得不太多了。”夏天撓了撓頭,有點苦惱的樣子。

  “你叁歲之後,沒有回過家嗎?”葉夢瑩有點奇怪的問道。

  “叁歲之後,我就一直住在山上,直到今天才出來呢。”夏天點了點頭。

  “山上?”蘇貝貝忍不住插了一句,“什幺山上啊?”

  “這是秘密,不能說的。”夏天說道。

  “哼,露餡了吧?你不是說你一直住在山上嗎?那你怎幺可能認識喬小喬?”蘇貝貝有點得意,總算抓到這家夥的把柄了。

  “奇怪了,人家說胸大無腦,你胸那幺小,怎幺也那幺笨呢?”夏天轉頭看著蘇貝貝,一副費解的樣子。

  “你你你……你這流氓說什幺呢?”蘇貝貝被氣得有點結巴起來。

  “我一直住在山上是沒錯,可我老婆難道就不能去山上找我嗎?”夏天一臉不屑,“說你笨還不承認呢!”

  “夏天,你知道喬小喬住在哪裏嗎?”葉夢瑩不想讓夏天和蘇貝貝吵架,連忙插了一句。

  “老婆上次走的時候跟我說,讓我到江海大學去找她。”夏天看著葉夢瑩,“美女姐姐,等會你送我到江海大學門口好不好?”

  “笨蛋,現在大學……”蘇貝貝想說什幺。

  “好,我一定送你到江海大學!”葉夢瑩朝蘇貝貝使了個眼色,打斷了她的話,不讓她繼續說下去。

  “謝謝美女姐姐。”夏天顯得很開心。

  “窮開心什幺呢!”蘇貝貝在心裏嘀咕,自從見到這個家夥,她就沒有佔到半點便宜,這讓她相當不爽,心裏一直琢磨著,要怎樣把這家夥整治一番。

  蘇貝貝腦子轉個不停,突然想起這家夥很窮,窮得連車也坐不起,突然間,她便有了主意。

  第五章 其實我有錢

  “餵,你等會見到喬小喬,準備送什幺禮物給她啊?”蘇貝貝問道。

  “禮物?我就是最好的禮物啊!”夏天想了想說道。

  “餵,你到底懂不懂女孩子的心思啊?”蘇貝貝想掐死這家夥,“你跟喬小喬很久沒見面了吧?不說你送她什幺跑車鑽石的,至少也要送她一束花吧?”

  “這倒也對,她好像蠻喜歡花的。”夏天自言自語,“當年我送她一朵千年雪蓮花,她很開心呢!”

  千年雪蓮花?

  蘇貝貝揮舞著拳頭,恨不得撲上去狠狠揍夏天一頓,這王八蛋就不能偶爾幾次別吹牛啊?

  “那啥千年雪蓮花就算了,你只要送上九十九朵玫瑰就差不多了。”蘇貝貝咬著牙說道。

  “玫瑰花啊,這東西要到哪裏去摘呢?”夏天有點苦惱,似乎沒人告訴過他這件事。

  “你這笨蛋,不是去摘的,是去花店裏買!”蘇貝貝忍無可忍了。

  “噢,能買到啊,那很簡單。”夏天卻鬆了口氣。

  “哼,你有錢嗎?”蘇貝貝沒好氣的說道,“現在普通的玫瑰就要十塊錢一支,九十九朵得九百九十塊,你連車都坐不起,能買得起花嗎?”

  “其實我有錢的。”夏天一副認真的樣子看著蘇貝貝,“按照二師傅的話說,我的錢很多了。”

  “哼,你有多少錢?”蘇貝貝才不信這家夥有很多錢呢。

  “二師傅說,我現在身上的錢,是他當年出門時所帶的錢幾萬倍還多呢!”夏天回答道。

  “餵,直接點,你身上到底有多少錢?”蘇貝貝不滿的問道。

  夏天想了想,從褲兜裏摸出一個硬幣。

  “這就是你身上的錢?”蘇貝貝呆了一呆。

  “是啊。”夏天點了點頭。

  “這就是你所說的,比你大師傅多幾萬倍的錢?”蘇貝貝很想掐死夏天,可惜她知道自己打不過他。

  “夏天,你二師傅當年出門的時候,帶了多少錢呢?”葉夢瑩忍不住問了一句。

  “二師傅白手起家,出門時身無分文。”夏天的答案讓大小倆美女相當無語。

  “算啦,總之,你現在身上只有一塊錢,連一支玫瑰都買不起,你要買花送給喬小喬的話,就得想辦法賺錢,對吧?”蘇貝貝有氣無力的問道。

  “嗯,是這樣。”夏天想了想,點點頭說道。

  “我看你打架挺厲害,給我當保镖怎幺樣?我每個月給你一萬塊。”蘇貝貝終于說到正題,這家夥這幺缺錢,這幺好的待遇,他肯定會答應的,等他成了她的保镖,她就想怎幺整他就怎幺整他。

  “我不當保镖。”夏天卻一口拒絕。

  “爲什幺?”蘇貝貝一愣,“餵,你是不是嫌錢少?這個可以商量的。”

  “跟錢沒關係。”夏天搖搖頭,“我二師傅討厭保镖,所以我不當保镖。”

  “你二師傅幹嘛要討厭保镖啊?”蘇貝貝很郁悶。

  “因爲他是殺手。”夏天隨口說道。

  “什幺?”蘇貝貝一聲驚叫,殺手?這家夥居然是殺手的徒弟?那,那他豈不是也是殺手?

  “餵,你,你不會是殺手吧?”蘇貝貝指著夏天,小臉發白,她突然想起夏天之前折磨猛虎的情景。

  “這個嘛,暫時還不是。”夏天想了想說道。

  “什幺叫暫時還不是啊?”蘇貝貝忍不住追問。

  “因爲我還沒殺過人啊!”夏天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隨即難得安慰了蘇貝貝一次,“你放心,就算我是殺手,也不會殺你的。”

  “爲,爲什幺啊?”蘇貝貝不由得問了一句。

  “二師傅說過,不到一千萬的單子不能接,你肯定不值一千萬,所以我肯定不會殺你。”夏天這回答卻讓蘇貝貝再次郁悶了。

  “我終于知道你爲什幺這幺喜歡吹牛了,因爲跟你師傅一樣!”蘇貝貝忿忿的說道。

  “沒辦法,二師傅看不上那些小錢,想當年,他只用一天時間,就賺到了一千萬美金。”夏天笑嘻嘻的說道。

  “繼續吹,吹死你!”蘇貝貝咬牙切齒的說道。

  “我大師傅更厲害,只用一個小時,就賺了一億,不過是港幣。”夏天果真繼續在吹。

  “夏天,你大師傅是做什幺的呢?”葉夢瑩輕易不說話,問出的總是關鍵問題。

  “大師傅啊,是醫生。”夏天馬上給出答案。

  “你還有個叁師傅吧?他是不是也很厲害?”葉夢瑩又問道。

  “我叁師傅啊,他說我大師傅和二師傅賺的錢都是非法所得,就直接給沒收了。”夏天朝葉夢瑩眨了眨眼,“美女姐姐,你要是想知道更多關于我的事情,就給我當老婆吧。”

  葉夢瑩臉一紅,知道自己的意圖被夏天看穿,便不再發問,專心開車。

  蘇貝貝也終于決定不再跟夏天瞎扯,因爲她覺得,這家夥從頭至尾,就一直在吹牛,根本就沒說過幾句真話,跟他說話實在是太費勁了,還是省點力氣吧。

  接下來一路順暢,兩個小時之後,車子終于進入江海市市區,最後在江海大學門口停了下來。

  “這裏就是江海大學了。”葉夢瑩對夏天說道。

  “謝謝美女姐姐。”夏天一臉興奮,打開車門就要下去。

  “等等!”葉夢瑩遞給夏天一張名片,“這上面有我的電話,有事打電話給我。”

  “哦,好的。”夏天接了過來,下車走向江海大學大門。

  “表姐,你幹嘛不告訴他,現在大學已經放假了呢?”車裏,蘇貝貝忍不住問道,“喬小喬現在根本就不在學校,他怎幺可能找到她呢?”

  “我本來就不希望他這幺快找到喬小喬。”葉夢瑩淡淡的說道。

  “啊?”蘇貝貝一愣,“爲什幺啊?表姐,你不會真想以身相許吧?”

  “瞎說什幺呢?”葉夢瑩白了蘇貝貝一眼,俏臉微微紅了紅,“貝貝,你難道不覺得,夏天很神秘嗎?”

  “我沒覺得啊,這家夥除了打架比較厲害,還有吹牛厲害之外,沒什幺特別的。”蘇貝貝不以爲然的說道。

  “貝貝,你有沒想過一個可能性,那就是,他說過的所有話,都是真的呢?”葉夢瑩緩緩問道。

  “這不可能吧?”蘇貝貝呆了呆,要那些都是真的,那這家夥可就不是一般的厲害了。“如果都是真的,那我不希望他這幺快找到喬小喬。”葉夢瑩淡淡一笑,“他現在身上沒錢,他在江海市也無親無故,如果他找不到喬小喬,一定會打電話給我的。”篇幅有限 關注徽信公,衆,號[紅衣文學] 回覆數字40, 繼續閱讀高潮不斷!“可他不會直接打喬小喬的電話嗎?”蘇貝貝還是有點迷糊。“或許,他並不知道喬小喬的電話,要不,他不應該不知道喬小喬現在不在江海大學。”葉夢瑩想了想說道。

  “表姐,那萬一他打電話給你,你要不要幫他找到喬小喬呢?”蘇貝貝又問道。

  “當然要幫。”葉夢瑩點頭說道,“雖然我們和喬小喬關係不好,但不管怎幺樣,夏天今天救了我,我葉夢瑩不是知恩不報的人。”

  搖搖頭,葉夢瑩繼續說道:“貝貝,不說這些了,我們趕緊去醫院。”

  說著,葉夢瑩便一踩油門,車子加速駛向大道。

  **** **** ****

  和很多大學地處相對偏僻的位置不同,江海大學位于江海市中心,大門外幾十米就是車來車往的城市主幹道,儘管天氣依然很熱,但現在街上依然是車流密集,究其原因,還是江海市人太多,僅僅是市區內,就有超過一千萬的常住人口。

  號稱百年名校的江海大學,在國內負有盛名,在全國高校排名裏,江海大學一直保持在前五名,而在江海市的幾十所高校之中,江海大學更是當仁不讓的老大。

  “這大門可真寒酸啊。”站在江海大學門口,夏天發著感慨,這所赫赫有名的高校,大門卻很普通,甚至可以用毫不起眼來形容,不仔細看的話,甚至難以發現江海大學那四個久經風吹雨打之後變得有些黯淡的大字。

  夏天走進江海大學裏面,四處看了看,想找個人打聽一下喬小喬在哪裏,只是這一看,卻讓他發現一家花店。

  “馨馨花店?”夏天只覺眼前一亮,篇幅有限 關注徽信公,衆,號[紅衣文學] 回覆數字40, 繼續閱讀高潮不斷!他不由得想起蘇貝貝說的話,要不要送花給喬小喬呢?叁年前,他和喬小喬分開的時候,答應最多一年就下山來找她,可他直到現在才好不容易下了山,已經違背了他當初的諾言。

  “我還是去買花送給她吧,這樣她就不會生氣了。”夏天很快有了決定。

  對絕大多數的男人來說,買束花很簡單,但對現在全身上下只有一個硬幣的夏天來說,要買花,就得先去賺筆錢。

  “這位姐姐,你月經不調……”夏天攔住了一個二十來歲的女孩。

  

Contents


嚴選免費成人小說
處女八小時        親弟弟半夜爬上了我的床       我和嫂嫂        姐姐讓我再射給你一次       我給兒子選騷妻
我與表姐        我在阿姨家寄住的日子        你是我的心跳        我與姐姐的真實亂倫
17歲D罩杯表妹      


f o r 8/15

日韩精品无码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