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

2022-08-30发布:

催眠妈妈成性奴

精彩内容:

今天早上起來,就看見媽媽在洗床單。媽媽的神情和平時一樣,看見我也只是要我趕緊洗漱然後去上學。讓我覺得昨天的瘋狂只是一場春夢。我不知道媽媽是真沒事還是裝的。反正我不會蠢到去故意提起。

學校這幾天正在准備校慶。每個班級都會出一個節目。我們班已經決定要演話劇。有演出的同學會利用課間和中午休息時間聚在一起彩排。沒角色要演的同學也變成了臨時的打雜人員,負責制作道具和其他雜務。

我就是打雜者之一,本來媽媽是強烈建議我也演個什幺角色的。但是我說上台就緊張,堅決沒有接受。媽媽才就此作罷。下午有一節課外活動。我和幾個男同學一邊制作演出要用到的道具,一邊商量這放學後一起去開黑。看著那些放學還要留下來彩排的人,我就慶幸自己做了個無比正確的決定。

放學時間到了。之前和我商量的小夥伴們已經先走一步去學校附近的網吧占機子去了。我兩手提著褲子從廁所裏出來。准備回教室拿書包。路過別的班級教室時。忽然透過窗戶看到那個班級的老師穿著演出服拿著劇本,在和一群學生對台詞。那演出服居然是一件旗袍。還是高開叉的。

我站在人家教室外面窗戶旁,小弟弟騰的一下就把褲裆給撐起來了。看著那個女老師一句一句的和學生們對台詞。我又聯想到了我媽。我忽然想到了什幺。馬上平複了一下心情,讓褲裆裏的老二「冷靜」了下來。然後飛快的回教教室拿起書包。往媽媽所在的教職員辦公室走去。

來到辦公室。正好看見媽媽,媽媽正在批作業。看見我來說道「你不用給你們班幫忙嗎?」我說我們班的人都走光了。大家把事情分了分拿回家去做了。媽媽聽了說道「那你再等等,我批完這些就一起回家。」我問道「媽媽你不用幫忙搞節目嗎?」媽媽笑道「我教的那幾個班都有其他老師負責了。就我是清閑的。」我心想大概是你平時對學生們板著個臉又嚴厲。學生們都覺得跟你在一起有壓力才不找你的。

我溜出辦公室,給那幾個小夥伴打了個電話。說我被老媽抓住了。沒法跟他們去開黑。哥幾個對我表示了同情。然後不知誰沒心沒肺的說了句「放心吧,沒你在我們照樣能贏。」

我打完電話,媽媽也正好出來。我們到家時是晚上6點多。這天晚上爸爸在家。我本來心想今晚沒戲了,爸爸在家就不能隨意的催眠媽媽了。但是吃晚飯的時候,爸爸忽然說他們局裏派他出去調研,明天出發到下周二才能回。說完還回頭看著我要我在家好好聽媽媽的話。我滿口答應,心想明天周五。周六周日周一……那不是我能和媽媽單獨相處四天時間?有兩天還是周末。這不是想怎幺鬧就怎幺鬧的節奏?

吃完飯回到房間,我邊做作業邊擬定計劃。反正今天爸爸在家也做不了什幺。不如好好計劃下這周末怎幺還能和媽媽好好爽一回。回想著在學校裏看到的那個旗袍女老師和學生排練的情況。我忽然就有了靈感。一邊嘻嘻嘻傻笑一邊拿起筆來飛快在草稿紙上擬定著計劃。這一天就這幺過去了。

第二天爸爸一早就走了。媽媽做好我的早餐後也穿戴整齊匆匆走了。我洗漱好胡亂的把食物塞進嘴裏,然後我回房拿出了我的私房錢。這些錢是每年過年時親戚們給的。媽媽本著抓大放小的原則規定高于叁百塊的壓歲錢就由父母幫你存著。低于叁百的就我自己留著零花。我看我那些壓歲錢都存到他們自己的口袋裏了。不過就算這樣,我也攢了將近五千的私房錢。爲了昨天擬定下的計劃。我現在需要用到一部分。然後拿了件外套塞進書包裏就跑著出門了。

學校裏一天無事,到了放學的時候。我和同學們說了句臨時有急事就匆匆走了。我溜到附近網吧的廁所裏。換上外套然後把書包就藏在水箱上面。又拿出了一副大墨鏡戴在臉上。出來坐公交來到一條平時不怎幺來的街上。

爲什幺我要這幺做呢?因爲這條街上有一家情趣用品店,門面不起眼但是裏面商品種類不少。昨晚我在網上查到的。我昨晚就看中了幾樣商品。今天只需走進去拿到這些商品,然後付賬走人就行了。結賬的時候還是有點緊張。我盡量把聲音壓低。店員是位女性,好像對我這種打扮的人見怪不怪了。看都沒正眼看我一眼「一共625塊」

結完帳出來我抱著購物袋逃跑似的離開那裏。回到網吧拿回書包,把東西放進書包裏然後回家。

回到家已經6點半了,我本來遍了一堆謊話。結果回到家時發現家裏沒人。拿出手機才看到有一條媽媽的短信,說今天加班7點才回去。我放下心來。把東西都藏到房間裏。然後脫下外套扔進洗衣機。

不一會媽媽回來。手裏領著兩盒盒飯。媽媽說「今天真是累壞了,有幾個老師因爲彩排的關系把手頭的工作仍給了我。我看著時間也不早了。就直接在外面買了晚飯帶回來,趁熱吃吧。對了,浩天呀……」媽媽看了看我摸著自己的後頸說道「前天你不是給媽媽按摩過嗎?媽媽覺得好舒服。今天在幫媽媽按摩一次吧。」

我愣了,媽媽居然現在提起這事兒?」可以是可以。媽媽,昨天你怎幺不提這事呢?」

媽媽臉微微紅了一下說道「媽媽也不知道怎幺回事。總覺得在你爸爸面前提按摩的事稍微有些害羞。你不願意給我按摩嗎?」

「願意願意。我整個周末都願意幫媽媽按摩」

吃完晚飯我立刻去洗澡,之後就回房間准備。今天買回來的東西有:一個眼罩,一副皮制拘束帶,兩個電動跳蛋,一個電動陽具,一個皮項圈,還有一件情趣連身絲襪,還有一個口伽。

「浩天呀,出來幫媽媽按摩。」媽媽的聲音在房門外響起。「好」我應了一聲。就准備好催眠用的熏香和鏡子。來到了媽媽的房間。

媽媽剛剛洗完澡,只見媽媽坐在床邊正在擦拭頭發上的水,身上只圍了一條寬大的浴巾。包裹住豐滿的胸部和屁股。

媽媽看見我來忽然問了我個意想不到的問題「浩天啊。我記得前天你給媽媽按摩的時候是用的什幺特別的方法。可是媽媽卻怎幺也想不起來你是怎幺按摩的,只記得它很舒服……嗯,你到底是用的什幺方法啊?能說給媽媽聽下嗎?」媽媽說完紅著臉低下了頭。那種舒服的感覺似乎讓她聯想到了什幺下流的事情。

「哦,這樣啊。那是因爲按摩的時候你是蒙著眼睛的。當然什幺都想不起來了。蒙著眼睛按摩身體比較敏感。所以你會覺得特別舒服。」

「哦,怪不得我怎幺也想不起來呢。那……今天也蒙眼睛嗎?」

「要蒙啊,媽媽你先戴上這個。」說著我就拿出了那個眼罩。遞給媽媽「本來這是買來幫助睡眠用的。戴上它的話就能安定心神快速入睡。」

媽媽接過眼罩,稍微打量了一下就把它戴上了。我讓媽媽躺倒沙發上然後拿出熏香,既然眼睛被蒙住,鏡子就沒意義了。我直接滴了一滴在手上,然後抹在媽媽鼻子下面「這是特殊的香料,可以讓你感覺更舒服。」

「嗯。」媽媽回應了一下,聲音很模糊,然後身體漸漸軟躺到沙發上我接下眼罩。媽媽的表情平靜,雙眼緊閉。只有鼻子發出細微的呼吸聲。

「你現在很放鬆。你覺得身體很重…………」

「現在,你的精神已經進入深層催眠狀態,你將只聽得到我的聲音」

「名字?」

「陳淑宜」

「年齡?」

「42」

「有幾個孩子?」

「一個」

我問了幾個問題測試媽媽是否進入深層催眠狀態,看著媽媽完全進入深層催眠狀態之後。我開始向媽媽下命令。

「現在我向你說幾條命令,你會將它深深的記在腦海裏,並完美的執行它」「是……」

「1,直到響指響起時我會忘掉期間除了兒子給我的暗示和命令以外的事。」直到響指響起時「2,當兒子說出:不能使用雙手時,我會要求兒子將我綁起來。」

「3,當兒子要求我演出角色時,我會立刻記住劇本和台詞,並完全進入角色。」

「4,當兒子無法記住台詞,或者沒按照劇本演出時。我會感到很焦急。我會嚴肅認真的幫助兒子。直到他能完美演出爲止。」

「5,我不會對演出角色,劇本台詞和演出道具有任何疑問,也不願意去想這些事情。」

「6,當兒子的陰莖進入我的陰道內時,我會認爲這是一種按摩,並拒絕將它與性愛聯系起來。」

「7,我會記得兒子的陰莖按摩我的陰道的感覺。我覺得很舒服,還想再次體驗這種感覺。只要一有機會我就會想要兒子的陰莖按摩我的陰道。」

「重複我的命令」

「是……當兒子說出不能使用雙手時,我會要求兒子將我綁起來…………」被催眠的媽媽機械的重複著我給她的命令。和上次催眠的情況一模一樣。

「最後,你希望能在周末結束之前,能和兒子有一個完美的演出。但是你不會將演出的事情告訴任何人。」

「是……我希望能在周末結束之前,能和兒子有一個完美的演出…………」

當催眠命令有點多的時候,通常催眠師會將命令重複數遍以加強催眠效果。我也不知道到底要重複幾遍才能達到最好的效果。所以我居然花了1個小時的時間不聽的重複著催眠命令。直到擡頭看鍾才發現已經9點半了。

我打了個響指接觸了媽媽的催眠狀態。

「嗯?浩天。你……我……我們在幹嘛?」媽媽看著只圍著浴巾的自己和拿著眼罩的我不解的問道。

「媽媽,其實我才想起來。我在學校演出話劇裏擔任了個角色。但是一直沒有練習過。這可怎幺辦呀?下個星期就要演給我們班主任看了。媽媽你來陪我練習演出吧。我一個人肯定不行的。」我說道最後故意把語氣變得可憐巴巴。

「哎呀你這孩子……怎幺不早說呀。我之前讓你去演你還說緊張什幺的……好了好了……你要我怎幺幫你呀?」媽媽就如同批評我沒寫作業還撒謊一樣的語氣問道。

「哦,這是我的劇本。裏面有一男一女,我演那個男的,媽媽你就幫我演對手戲。你演那個女的好了。」

我遞給媽媽一張紙。紙上寫好了我之前擬定計劃寫好的故事。媽媽隨手拿過來看來一會兒笑著說「我還以爲有多難呢。才一張紙的台詞,媽媽只要十分鍾就能把所有內容都背下來。」畢竟媽媽也是老師,這句話我一點也不懷疑。

「太好了,那媽媽……你能不能先幫我練習?等我會演了我一定給媽媽做特別舒服的按摩。」說完我故意坐到媽媽身旁,一只手假裝不經意的放到媽媽大腿上。

媽媽大腿輕顫了一下。接著媽媽裝作若無其事的說「嗯,好吧。給媽媽十分鍾。然後媽媽就陪你練習。」

我回到自己的房間,馬上開始整理那些情趣用品。那件黑色開檔的連身絲襪我准備當成媽媽的演出服。拘束帶和項圈是用來捆綁媽媽的,因爲拘束帶不會把媽媽的身體勒出繩印。也不會簕緊手臂的血管讓手臂血液供給不足而發麻。這樣就可以一整天或者好幾天的綁著媽媽不用給她解開。再加上眼罩和口伽。另外兩個跳蛋和電動陰莖也會變成演出時要用到的道具。

我清理好這些。將他們裝進袋子帶到媽媽的房間。媽媽還坐在那裏,拿著那張紙在背台詞。

大概十幾分鍾後,媽媽放下紙。對我說道「行了,我全部都記住了。現在就開始吧。嗯?你手上拿的是什幺東西?」

我說「這寫都是要用到的道具,還有這是媽媽的演出服。」我拿出那件情趣連身襪遞給媽媽。然後乖巧的轉過身背對著媽媽。然後只聽到一陣悉悉索索的聲音。然後媽媽說了句「好了。」

我轉過身來,天哪!媽媽此時只穿著那件黑色連身開檔褲襪。裆部镂空,覆蓋著陰毛的陰戶直接暴露了出來。而連身襪是沒有肩帶的設計所以只到胸部。雖然是黑色。絲襪材質本身就是透明性質的。媽媽的一對爆乳雖然覆蓋在絲襪下。卻能看的清清楚楚。特別是那對乳頭。

我又拿出了項圈說「這個也是要戴上的,戴在脖子上。」媽媽接過來想也沒想就戴上了。然後我拿出拘束帶說道「媽媽,你的這個角色是不能用到雙手的。所以我要用這個把你的手固定住。」

媽媽點點頭,然後轉過身去。我立刻就給媽媽穿戴起來。這個拘束帶是十字形的。有四個皮帶分別綁住雙手的手腕和手臂。還有一個十字形固定帶。放到背後。橫向的兩條固定帶連接到綁住手臂的皮帶上。豎著向下的皮帶將被到背後的兩個手腕牢牢固定住。上方的固定帶連接到媽媽帶著個皮項圈上。

因爲皮帶和固定帶都很寬大結實。當這些東西在媽媽身上系緊綁牢之後媽媽的雙手就完全動不了了。不但比繩子方便,還不會在媽媽身上留下勒痕。可以一整天都帶著它。

然後我又拿出眼罩給媽媽帶上。做好這些之後。我圍著媽媽上下打量。像欣賞自己的一件藝術傑作。真想用相機拍上幾張留作紀念。

「浩天,可以開始了嗎?」

「哦,好!我們開始把。」

………………

「你怎幺還不念台詞?」媽媽的語氣顯得有點不耐煩。

「我的台詞……是什幺來著。」我自己編的,自己倒給忘了。

「天啊!你都沒有看過台詞?你到底想不想好好演?浩天你做事怎幺能這幺懶懶散散的,下星期校慶就…………」

「好了好了媽媽,我現在就看,現在就看。」沒想到我媽被綁成現在這種淫蕩的姿勢居然還能用平時的語氣對我說教。我趕緊拿起那張紙瞟了幾眼。

我編得故事其實很簡單,第一幕就是一個男人在拷問一個被綁著的女人。女人偷情被抓,拷問之下說出一切。第二幕是女人的回憶,交代偷情過程。第叁幕,女人認罪,男人行刑。只不過……嘿嘿。

「騷貨!你可知罪?」我開始照著台詞演。沒錯這就是台詞。

「是,我是騷貨!我犯了罪。求大人開恩。」媽媽的表演比我更到位。這語氣惟妙惟肖。

「騷貨!現在本官問你什幺你就答什幺。名字!」

「陳淑宜。」

「咦?媽媽你怎幺吧自己的名字說出來了?」我故作驚訝。其實劇本上就是這個名字。

「劇本上就是這個名字,只是碰巧跟媽媽同名而已。你專心的演好你的角色。不要分心亂想別的東西。」

「好吧。咦?……媽媽,這括號裏的字是什幺意思?就是這句(男人把女人的頭按在桌子上,並把女人大腿分開綁在桌子腳上。)」

「那是你演出時要做的動作,你現在演的就那個男人。你照著上面寫的做就是了。」

「但是這裏又沒有桌子。」確實,這間房間只有一張雙人大床,一個化妝台,一個小沙發,一個書櫃和兩大衣櫃。

「我怎幺生了這幺個笨兒子。腦袋都不會轉的…………客廳裏有桌子啊,你不會帶媽媽去客廳啊?」媽媽這句怨我笨的話我小時候不知聽了多少遍。當下有點哭笑不得的感覺。本來故意逗媽媽的,反倒被媽媽逗了。

「好好,我們去客廳。」我給媽媽穿上一雙高跟鞋。拎著媽媽脖子上的項圈就帶她來到了客廳。媽媽很配合的跟著我。

來到客廳吃飯用的大桌子前。,我讓媽媽背朝天彎腰趴在桌子上,媽媽由于雙手被困在背後,只能任由上身的重量壓在桌面上。一對大乳房被桌面壓得變了形。

我讓媽媽噘起屁股,將兩條黑絲大腿分開,分別綁在桌子的兩條桌腿上。然後一只手按著媽媽的頭一只手用力的拍了一下媽媽的屁股。「啪!」接著就照本宣科的念台詞。

「騷貨陳淑宜,你知道自己犯的是什幺罪嗎?」

「回大人,騷貨背著丈夫和別的男人偷情。」

「和誰偷情?」

「回大人,騷貨的奸夫叫浩天。」

「咦?」我又故作驚訝了「媽媽,爲什幺你的奸夫名字跟我一模一樣啊?」

「劇本上就是這幺寫的,這只是巧合罷了。你不要爲這些小事分心。集中精神演好你的角色。」

「哦……那,騷貨!你到底是怎樣和你的奸夫偷情的,快吧具體情況如實招來。」說完我又啪的一下打了媽媽渾圓的大屁股。

「是,騷貨和奸夫偷情的經過是這樣子的……」說完這句台詞媽媽就沒了動靜。

「媽媽,你這句台詞下面又有個括號,寫著場景轉換到偷情現場。現在該怎幺辦呀?」

「嗯,你把就把媽媽帶到別的地方去就行了。」

「這樣啊,那媽媽。去我房間好不好?」

「隨便那裏都行呀。」

于是我又解開媽媽,帶她來到我房間。我把媽媽推到床上,然後脫了她的高跟鞋。接著自己也爬了上來。「我們接著演,媽媽該你說台詞了。」

媽媽就接著演,「啊!浩天哥哥。你快來嘛。快來幹小騷貨。」

「嘿嘿小騷貨…………嗯?媽媽,這下面有好多括號,寫著(浩天親陳淑宜的嘴)(浩天摸陳淑宜的乳房)(浩天和陳淑宜瘋狂性交)後面還有個注解——用陰莖按摩代替性交演出。那是什幺意思?」

「哦,這就是要你按照上面的動作和媽媽演出偷情場景嘛。」

「怎幺都是我在動?」

「因爲這個場景裏媽媽也是被綁起來的嘛。」

「嗯。那這個用陰莖按摩代替性交演出又是什幺意思。」

「這都不知道。意思就是讓你在和媽媽演性愛戲的時候用陰莖按摩代替正真的性愛。畢竟我們是母子,是不可以正真進行性交的所以用陰莖按摩來代替嘛。」媽媽一本正經的解釋給我聽。

「可陰莖按摩就是把我的陰莖插進媽媽的陰道裏把?那你跟爸爸性交還不是把陰莖插進你的陰道裏。這不是一樣嗎。而且用的姿勢也都一樣。」我決定作一回死。測試一下媽媽是不是能擺脫催眠的影響。

「這怎幺可能一樣?這明明就是完全不相幹的兩件事情啊。媽媽跟爸爸做的那些才是真正的性交。跟你做的這些就之是陰莖按摩而已。這中間差別很大的。知道嗎?」看來媽媽絲毫不覺得自己的邏輯有什幺問題。

「哦,那……我就來了。」我脫了衣服上床,從背後抱住媽媽,擡起媽媽的屁股坐到我的陰莖上。我的幾把整根刺進了媽媽的陰道裏。引的她發出了「啊!————」的一聲高亢的尖叫。我雙手抓住媽媽的乳房。不停的玩弄。而媽媽自己坐在我的雞雞上不停扭動著腰。我聽人家說這種姿勢就叫做觀音坐蓮。只不過媽媽這個觀音雙手被綁到了背後。

「嘿嘿,騷貨妹妹想哥哥了沒有?」

媽媽沉默了一會,對我說到「浩天,還差接吻,你必須先接吻,再摸胸,然後才是做愛和說台詞。中間這段不能少。」

看來媽媽是真的吧這張紙的內容全部都記下了。而且准備嚴格按照上面寫的演。難道她剛剛在紙上看到她和我的名字時真的一點疑問都沒有?

我起身將媽媽放倒,讓她仰面平躺在我床上。然後趴到媽媽身上先來了個舌吻。雙手又胡亂的摸了媽媽胸部幾下,接著扶著幾把下身一桶。然後雞雞不斷抽動,開始念台詞「嘿嘿,騷貨妹妹想哥哥了沒有?」

這回媽媽配合了「啊!浩天哥哥。想死騷貨妹妹了。快來操死妹妹的騷逼。」沒錯這就是台詞,台詞就是這幺寫的。

「嘿嘿,騷貨妹妹,背著老公和哥哥偷情感覺是不是很爽啊?」

媽媽在我的快速抽插下,陰道漸漸泛起了洪災。兩條絲襪大腿主動勾在了我的腰上。「啊……是很爽……浩天哥哥的……雞巴……比我老公的厲害多了。」

「嘿嘿,那騷貨妹妹的小騷逼以後就只給哥哥一個人操好不好?」

「好啊……好……以後……騷貨妹妹……的小騷逼……啊……就是浩天哥哥……一個人的東西……以後……哦……再也不讓我老公草了……以後……就只給浩天哥哥一個人操……哦……」

「嘿嘿,說的好,讓浩天哥哥來獎勵你。」說完我吻上媽媽的唇。一只手抓住媽媽的奶子,一只手往下摸媽媽的屁股。媽媽只是嗯嗯啊啊的浪叫著。雙腿依然死死勾住我的屁股。

「媽媽,後面沒台詞了,我們是不是該換場景了?」我故意這幺說的「不行……啊……還不行……後面還有……沒完成。」媽媽忍受著我的陰莖在他陰道裏瘋狂的抽插和我使壞的雙手。盡量說出一句完整的話。

「你看……後面的括號裏……不是還……有字嗎?」媽媽以爲我又沒仔細看台詞。出聲提醒我。

「媽媽,可是括號裏寫的是(浩天把陳淑宜幹到高潮)我這個……不是陰莖按摩嗎?陰莖按摩也能幹到你高潮嗎?」

「啊……是啊……好兒子……媽媽的陰道……只要受到足夠的刺激……就能高潮……啊……做愛可以……你的陰莖按摩……也可以……哦……所以你就用你的陰莖……啊……按摩媽媽的陰道……直到媽媽高潮……然後……才算完。」

「哦,那我現在就只管把你幹到高潮算嗎?」

「是啊……嗯……啊」媽媽到是只顧享受。

「可是媽媽,光是這樣幹總覺得好無聊。跟我說說話呗。」

「啊……說什幺?……你專心的……演好……你的角色……就行了。」

本想再逗媽媽說些下流話的,現在看是不行了。我加速抽動。雙手也在不斷的刺激媽媽身上的敏感部位。好讓她快點高潮。但是媽媽除了嗯嗯啊啊的叫的更激烈一些外。沒有別的反應。

「媽媽,你怎幺還不高潮啊?都已經過了十幾分鍾了。」我假裝抱怨媽媽浪費時間。

「啊……那你說怎幺辦?」

「我看我們找些別的方法來刺激你,好讓你早點高潮好不好?媽媽,你喜歡什幺樣的刺激啊?」

「這……媽媽也不清楚。」我萬萬沒想到會聽到這幺個回答。「難道你和爸爸做愛時就沒玩點別的?」「他啊……別提了……他那個人……古板的很……每次……都是幹完就睡……只顧自己一個人。」原來我爸是這樣的。

「那我就自己想辦法吧。」我一邊抽插,一邊在媽媽身上又摸又抓。但刺激看起來還是不夠大。我又把媽媽的身體側過來。和她面對面側躺。手擡起媽媽一只大腿。讓它勾住我的腰。然後擡手「啪!」的一下打在了媽媽的大屁股上。

「啊!」媽媽發出慘叫。同時我感覺媽媽的陰道猛的收縮了一下。看起來媽媽喜歡被虐。「哦……原來這樣也可以刺激媽媽。媽媽剛剛打你屁股的時候你舒服嗎?」

「討厭……怎幺可能舒服啊……剛剛……啊!……」媽媽還沒說完我又一巴掌打了上去。

「還說不喜歡,我一打你你下面就縮的一下把我的雞雞夾緊。快說實話,」說罷我又啪啪啪啪的打著媽媽的大屁股。一邊打還一邊配合著陰莖的抽動,每打一下,陰莖就往陰道裏抽動一下。直弄得媽媽連聲浪叫。

「啊……別……媽……啊……說實話……其實是有那幺一點舒服啦。」媽媽雖然帶著眼罩,但可以看到雙頰變得通紅。而且說這話時聲音非常小。要不是躺在旁邊根本聽不到。

「那我就用這個方法了。媽媽你坐到我身上來,自己扭腰。」我調整姿勢自己平躺。讓媽媽跨坐到我身上,大雞雞再次刺入媽媽的陰道,這次由于媽媽自己坐下來,刺的比較深。我的龜頭直接頂到媽媽的子宮口。

「啊!——」媽媽發出慘叫,身體緊繃。陰道內壁死死夾住我的幾把。我忽然雙手用力,不停的扇著媽媽的屁股。

「媽媽,我們現在來模擬下真實的偷情現場。現在你就是騷貨陳淑宜。而我就是你的奸夫浩天。我們自由發揮。想說什幺就說什幺把。記住你要把自己完全當成一個偷情的騷貨。這樣可以揣摩角色。也可以讓你快速的高潮。」

「哦……嗯……好吧……啊……啊……」

「那我開始了。嘿嘿,騷貨妹妹,喜歡被你浩天哥哥打屁股嗎?」

「嗯……喜……喜歡」

「啪!」又一巴掌「大聲點!說清楚點!」

「啊……是……騷貨妹妹陳淑宜……喜歡被浩天哥哥打屁股。浩天哥哥的大雞雞……插得騷貨妹妹好爽……好美……感覺……要飛了」媽媽一邊瘋狂扭腰,一邊淫聲浪叫。

「嘿嘿。小騷貨你真是又淫蕩又下賤。你的小騷穴是不是天天都想著被大雞雞插啊?」

「啊……是啊……我又淫蕩……又下賤……我好喜歡被……浩天哥哥的大雞吧……插得死去活來……啊……插死我吧……啊……頂到了……啊……要去了……啊……奧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在我的辱罵,打屁股和陰莖抽插的叁重刺激下。媽媽終于高潮了。我也乘勢在媽媽的陰道裏射了出來。熱熱的精子撞擊在子宮裏刺激的媽媽全身發抖。然後我就抱著媽媽在床上休息了半天。

「呼……好了,再來演最後一個場景吧。」休息了一會之後媽媽又回複了精神。我稍微用紙巾擦拭了下媽媽的陰道。雖然我的床單已經被媽媽陰道內湧出的精液和愛液打濕了一大片。

「好,場景轉換到第一幕的行刑室。」我又牽著媽媽的項圈。將她帶到客廳。不過這回不是帶到吃飯用的大桌子哪兒。而是帶到客廳另一邊的長沙發上。因爲這一場要行刑。

我讓媽媽坐在沙發上,雙腿呈M型分開。然後找來繩子分別把媽媽的雙腿捆在沙發靠背上。然後從袋子裏拿出那兩個跳蛋和電動假陽具。終于輪到這些東西上場了。

我用膠布把兩個跳蛋粘在媽媽的乳頭上。電動陽具則插進媽媽的陰道裏。

「騷貨陳淑宜!你背著丈夫和浩天私通。現在證據確鑿,本官判你坐老虎凳之刑。立刻執行!」說著我打開了跳蛋的開關。又拉緊了綁在媽媽雙腿上的繩子。使它們高高翹起。媽媽一雙大腿本來呈M型的,一拉之下變成了V型。這樣一來媽媽身體的整個重量都集中到了屁股上。屁股往下一沉,插在陰道裏的電動假陽具直接頂進了媽媽的子宮。媽媽疼得啊的一聲叫了出來。然後我打開了電動陽具的開關。

「啊……哦哦哦哦……啊啊……大人饒命……大人開恩……啊啊……嗷嗷嗷…………嗚嗚……騷貨……再也不敢了……啊啊啊啊…………」

這第叁場景裏媽媽的台詞就這叁句「大人饒命,大人開恩,騷貨再也不敢了」然後我會堵上媽媽的嘴。看著媽媽被這些刑具折磨到高潮。整場戲就算是演完了。

我拿起口伽。給媽媽帶上,口伽就是個金屬圓環,圓環套進媽媽嘴裏可以強行撐開媽媽的嘴。圓環上有兩根皮帶。可以系到後腦固定。

媽媽此時張著嘴無法說話。只能發出嗚嗚哦哦的聲音,口水都順著嘴巴流到了奶子上。我又從洗衣機裏拿出媽媽換下來還沒洗的絲襪和內褲。

我惡作劇心起,捏著媽媽的下吧強行親吻著媽媽被撐開的嘴。親完之後居然又朝著媽媽嘴裏吐了幾口口水。然後把內褲揉成一團塞了進去。最後用絲襪綁好固定在媽媽嘴裏。

幹完這些看著媽媽現在的樣子,我忽然覺得好滿足。

媽媽現在只穿著黑色連身開檔絲襪。雙手被皮拘束綁在身後。一雙黑絲大腿被分開吊起。乳頭和陰道內還有電動玩具在瘋狂震動著。頭上戴著眼罩和口伽,嘴裏還被我吐了口水,還塞了一條內褲絲襪堵住。媽媽只能無助的發出嗚嗚的聲音夾緊陰道。忍受著玩具帶來的快感與痛苦。

我欣賞了一會。就回房去清理被弄髒的床單。我將自己房間和媽媽房間裏被弄髒的地方簡單清理了一下。然後把髒了的床單浴巾什幺的都扔進了洗衣機。又拿幹淨的床單給自己房間換上。看看時間過了有20分鍾。我再次來看媽媽。

看來電動玩具的威力真是不容小觑。媽媽居然已經高潮了。長沙發已經被媽媽高潮是噴出的愛液給打濕了,簡直就像小便失禁了一般。

我把媽媽從沙發上解開。又給她清除身上所有束縛。抱起高潮兩次疲憊不敢的媽媽。放到了他自己房間的床上。然後我也回房休息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