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

2022-08-30发布:

辛县县城情仇史 1-12

精彩内容:

第一章:辛縣二街道老張

  本章設計人物:

  張家——張老驢(父親)莊稼人  妻子(病重)  年紀60+

  張大驢(張家大兒子)工地小包工頭  妻子谷娜  年紀40+  育一男一女

  張二驢(張家二兒子)下崗工人  妻子王春英  年紀40+  育一男

  七月的尾聲,辛縣縣城裏的空氣依舊沈悶、燥熱。

  直到傍晚時分,一縷北風呼呼地吹來,溫度才降下來,才稍微涼快一些。

  辛縣第二街道的一戶人家,一個中年男子正收拾著自己的東西,準備和大哥
出去大幹一番。說是大幹一番,其實就是63歲的老母親病了,家裏實在拿不出錢
了才出去的,所以這個中年男子一邊收拾東西一邊心裏很不是滋味。

  “老二,一會兒我幫著你收拾,吃飯吧。”一個中年婦女朝屋裏叫著。

  老二,原名張二驢,是張老驢的二兒子,所以街上的人都叫他老二,今年43
歲,長的中等個頭,身材壯實,一看就是幹活的一把好手,只是性格悶,與老大
張大驢截然相反,跟張老驢很像。

  頭發半白的張老驢坐在小院裏的木頭板凳上,嘴裏砸吧著煙不斷地歎氣搖頭,
頭像壓了千斤石頭一樣擡不起來了。

  張二驢在屋門口,看著張老驢,從褲兜裏抽出根煙抽了起來,明天就要跟著
大哥去異地工地上,這些年自從結了婚還沒出過縣城,打了半輩子的國企工廠效
益不好,不久前裁員,夫妻兩人雙雙下崗,一下沒了經濟來源,老母親病重,雪
上加霜,想到這些煩心事,張二驢又拿起第二根煙抽了起來。

  張二驢的大哥在外面混了好多年,在外面接了個大工程,這次回來要帶一幫
街上的人出去幹活發財。即使外面的花花世界是多麽的美好,可是在張二驢看來,
那些東西都不如一家人安穩的生活在一起來的實在。

  “大驢呀,你說外面能掙大錢?那你這些年也沒看見你置辦什麽東西,也沒
看出來你掙多少錢呢?”張老驢有些質問的口氣。

  “爹,跟您說了也不懂。”張大驢轉身回了屋。

  張老驢聽到老大的話,又長長的歎了口氣。

  張二驢在屋口依舊抽著悶煙,不多會,月亮地下已經有四五個煙頭。

  “老二,還抽啊,抽死你,你不想多活幾年了?爹他們等著你吃飯呢!”剛
才那個中年婦女叫到。

  接著張二驢朝著對面的屋走去。

  屋裏一家人坐在飯桌上,沒有一句話,機械式夾菜吃飯,跟機器人一樣。

  “要不讓英子跟著你一起去吧,還有個照應。”張老驢打破了沈靜。

  “讓英子在家吧,還能照顧你們老倆,昭昭不上學了也得有人管,經營的小
賣部加上租出的地能供的起你們花銷。”

  “你們說咋著就咋著吧!”張老驢又拿起煙鍋鍋抽了起來。

  這個英子是張二驢的老婆,全名王春英,今年40歲,老家是辛縣大河鎮人,
前一陣夫妻雙雙下了崗,在家門口那臨街小屋,搞了個小賣部,掙點生活錢。年
過四旬的王春英,模樣長得端莊且富態,身材生得中等個頭,標準且豐滿,年輕
時是個美人,現如今更有熟女誘惑。總體而言是個良家熟女,爲人熱情且開放,
性格外向,跟張二驢剛好相反,傳言以前是大河一枝花,是賣逼女人中一枝花,
當年張二驢娶王春英的時候,家裏人聽過一些謠言,但沒人見過,張二驢願意,
當爹娘也沒法子,是不是只有張二驢和王春英自己清楚。

  “老二,咱爹怎麽還想讓我出去啊?”王春英坐在自己屋裏床上,看著還在
收拾東西的張二驢。

  “我怎麽知道?”張二驢依舊低著頭收拾。

  “你個悶二驢,你怎麽什麽也不知道。”王春英在床上撅著大屁股幫二驢一
邊拿東西一邊生張二驢悶氣。

  “怎麽吃飯沒見昭昭”。張二驢瞅了瞅撅著大屁股的王春英。

  “我怎麽知道,你家孩子你不看著,這兔崽子不知道又去哪野了!”

  “你這什麽話,我明天走了,你可要盯好昭昭,自從不上學了,這幾年沒少
惹事。”

  “知道了,知道了,跟個娘們似的,叨叨個沒完,小兔崽子上不了天。”說
著王春英往外走。

  “這麽晚了,你幹嘛去?”

  “我能幹嘛,給你老娘煎藥去。”

  張二驢不由笑了笑,不管怎麽樣?自家老婆還是顧家的。

  “你怎麽這麽快回來了。”張大驢看著進屋的女人說道。

  “我看著弟妹在那煎藥呢,我就回來了。”說話的女人是張大驢的老婆谷娜。

  谷娜今年 41,比張大驢小5歲,家是四川的,比王春英生的小巧,論身材來
說與王春英不相上下,也比王春英白靜很大,生了一男一女孩,都在四川生活,
已經很多年沒來辛縣看過爺爺奶奶了。

  “那你也幫幫英子煎藥啊!”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跟她不對付。”

  “那都是二十幾年的事了,過去這麽久了都。”

  “那你去吧,反正我不去。”

  “行,行,行,不去,趕緊收拾收拾,明天就走了。”張大驢有些無奈。

  谷娜跟王春英不對付,還要從谷娜第一次來辛縣家裏吃團圓飯,這是張二驢
跟王春英結婚第叁年,谷娜第一次來,由于做的飯不對胃口,王春英又口無遮掩,
兩個人在一家子人面前就吵了起來,誰也不讓誰,越吵越激烈,罵王春英是大河
一枝花,這徹底激怒了王春英,導致兩個女人打了起來,這麽多年過去了兩個人
雖然很少見面,但再也沒有任何交流。

  “昭昭還沒回來?這都幾點了?我去找找他。”

  “找他幹嘛?一會兒就回來了。”

  “你看看表,都幾點了,就是欠揍了。”

  “你厲害,我到沒見過你打你兒子,自己裝好人。”

  “你別在一邊說風涼話。”

  “呦,這是怎麽了?我可都聽見了,要打我啊。”一個壯實的小夥子進了屋。



                   第二章:懵懂少年巧遇父母辦事

  (本文之前在杏吧發表過,未完待續,又名“熟不可耐”,以熟女爲主,由
于之前發表較混亂,人物設計較多,特此重新梳理章節,繼續再此更新!)

  本章設計人物:

  張昭(張二驢和王春英的兒子)無業小青年 年紀19

  進屋的便是張二驢和王春英的獨子張昭,今年19歲,連初中都沒上完就不上
了,活也不好好幹,跟一幫子狐朋狗友在辛縣瞎混,照王春英的話就是都是老二
慣的,模樣跟張二驢一個樣,生的也壯實,只是痞乎乎的,有種有人生沒人養的
痞性。

  “老二,你要打我啊,你打啊。”張昭伸過來頭,一付欠打的樣,對著張二
驢。

  “你個兔崽子,老二是你叫的。”王春英揪著自己兒子的耳朵。

  “啊,啊,疼,疼!”

  張昭使勁推著王春英的手,越推王春英揪的越緊。

  “行了,英子,差不多就行了。”張二驢趕緊拉起架來。

  “老二,你就慣吧。”王春英氣憤憤的上了床。

  “昭昭,爸爸明天就走了,不要給你爺爺奶奶媽媽惹事。”

  “行了,知道啦,我回屋了。”張昭有些不耐煩就要走。

  “你回來,你去哪啊,你大伯他們在那屋睡呢!”王春英氣似乎還沒消完。

  “他們什麽時候回來的?那我去哪睡?”

  “你出去野了這麽多天,你知道什麽?你就先將就一晚,在這屋睡,明天他
們走了,你再回去。”

  “這麽個小床,叁個人擠著,熱乎乎的!”

  “別廢話,你爸明天走,趕緊過來睡覺。”

  “昭昭,就一晚,將就將就。”

  從這裏看來張二驢很是寵溺自己兒子,對張昭後來的闖禍責任不可推卸。

  “英子,不早了,關燈睡吧。”

  床上王春英夾在張二驢和兒子中間。屋裏一片漆黑,只能聽到叁個人呼吸的
聲音。

  “你別老擠我。”

  “誰擠你了?”

  “英子,你再過來點,昭昭怕熱。”

  之後再也沒有聲音,只留下呼噜聲。張昭躺在床上依舊睡不著,一個是天氣
熱,一個是已經好幾年沒跟父母睡在一個床上了,突然在一起,還有些不習慣。

  張昭自從前幾年看到父母床上操逼,那次以後,自己就去對面屋睡了,那時
候不知道父母在做什麽,不上學了,在社會上混日子,路邊野雞店也去過,在校
學生也找過,想想父母那次,原來是操逼,此時又在一個床上,那個畫面再次出
現在腦海裏。

  天有些許微亮,張昭迷迷糊糊中感覺床在動,還咯吱咯吱響,此時張二驢和
王春英在一頭,張昭在他們腳那頭,與昨晚睡覺時相反。王春英躺著,張二驢在
王春英身上趴著,王春英的腿分開放在張二驢的肩上,由于張昭在他父母腳的那
頭,正好能看見張二驢雞巴在王春英那裏插,想想自己的小雞雞,原來雞雞能變
這麽大,插的不快,一下一下的,模模糊糊的還能聽見王春英在說著什麽,也沒
聽很清楚,那聲音像是在刻意壓低下來,大概是在說讓老二使勁肏,唯一聽清的
是王春英叫張二驢老二。張昭此刻也沒了睡意,就這樣眼睛一眨不眨地一直看著,
過了一會,時間也不長,大概能有四五

  分鍾,就見張二驢結實有力的屁股加快的動了幾下,然後就趴在王春英身上
不動了,估計有幾十秒,一分鍾,張二驢起來,張昭看見王春英逼裏流出來些東
西,唯一一次印象深刻,看見王春英的逼,光光的,沒有毛,一根都沒有,當時
張昭不懂,以爲所有女的下面都那樣,這麽多年過去了,才知道王春英那是白虎
逼。

  自從那次以後,張昭就再也沒有與父母同床過。



                    第叁章:夫妻辦事被打擾

  (本文之前在杏吧發表過,未完待續,又名“熟不可耐”,以熟女爲主,由
于之前發表較混亂,人物設計較多,特此重新梳理章節,繼續再此更新!)

  本章設計人物:

  趙春發(辛縣街頭老混子)混迹社會  妻子楊蓮花(家庭婦女)  年紀50+

  “大哥,起的早啊。”張二驢從屋裏出來,看見張大驢在院子裏接水。

  “二驢,東西收拾好了沒?”

  “收拾好了。”

  “那行,吃了早飯,叫上咱街上的人,準備準備就該走了。”

  “恩!”

  張二驢接上水來到屋裏,看到兒子跟老婆還睡的很香,看著王春英高高隆起
的奶子,不禁有些沖動,想想要過好久才回家,留王春英一人在家,真想上去抱
著王春英來一炮。

  “老二,你怎麽起這麽早。”

  王春英的話把張二驢拉了回來。

  “老二,你想什麽呢?”王春英看著張二驢有些不對勁,便下了床來到身邊。

  ”沒啥,英子。”低著頭洗著臉。

  “你說,你就要走了,昨晚也沒讓你舒服舒服。”王春英低聲說道。

  “沒啥,昭昭在,也不好。”

  “你要想的話,一會兒咱去小賣部,關上門,沒人知道。王春英摸了摸張二
驢褲裆。

  “吃完早飯再說。”

  說著王春英走出了屋門,張二驢看著王春英豐腴的背影,還是自己老婆了解
自己。

  還是昨天晚上那一桌人,沒有任何話,低著頭吃著早飯。張昭擺著大八字在
父母屋裏睡著。

  “那個啥?大哥,你去通知別人吧,我有點東西忘收拾了。”

  “那你去收拾吧。”

  張大驢出了家門,去通知一塊走的幾個人。王春英這邊拉著張二驢來到家門
口的小賣部,把內門和外門都內插上。

  沒多久,小賣部裏便有了響聲,王春英站在貨架子前面,手扶著貨架子兩邊,
彎著腰,張二驢在王春英後面站著,一手扶著王春英的腰,一手在前面,摸著王
春英那大而依舊挺的大奶子,張二驢不知是興奮還是渴望,操的很快,使勁撞擊
著王春英圓潤豐滿的大屁股,王春英的性欲也來的快,不管不顧,一直在叫。

  “快點,老二,二,操死我。”

  聲音比較大,張二驢不時用手堵一下王春英的嘴,後來索性不管了,任憑王
春英騷浪的叫喚。張二驢賣力的幹著,沒有停下來的意思,似乎要把離開的這段
時間都操回來。

  “媽的,這小賣部咋還不來。”外門被人狠狠地敲了一下。

  張二驢的瘋狂也截然而至。

  “老二,怎麽啦,快點,繼續,操我啊?”王春英騷浪的扭著大屁股動著。

  “老二,怎麽軟了。”王春英扭過頭,哀怨的說道。

  “剛才那一嗓子的事。”張二驢那大雞巴從王春英騷逼裏滑了出來。

  “二,我來給你嘬嘬,就硬了。”

  王春英說著就蹲下來,開始嘬已經軟趴趴的雞巴,嘬了好久,狀態依舊。

  “老二,你怎麽了,按照以前我的技術,你在我嘴裏都射過好多次。”王春
英看著這雞巴,頓時也少了性趣。站起來把衣服套在身上。

  張二驢也已經提上褲子。

  “英子,你開門吧,我再去收拾收拾,我準備準備走了。

  “走吧,走吧。”王春英沒好氣的開外門,準備一天的經營。張二驢開開內
門走了出去。

  “他媽的,趙春發,破壞老娘的好事,你奶奶的。”王春英一邊收拾貨架,
一邊罵著叫趙春發這個人。

  張大驢也已經通知別人回來了,開始檢查行李。

  “你弟弟二驢不去通知,跟你撒謊,跑去跟王春英快活。”

  “啥?你咋知道的?”

  “那騷貨叫的那麽騷,我都聽見了,在小賣部裏。”

  “行了啊,二驢一走好久,這也是應該的。”

  “哼,你看著吧,你弟弟一走,等再回來,估計那帽子都老高了。”

  “你這人,不說點好。”

  “就憑以前是賣逼的,也好不到哪去?”

  “我說,谷娜,你又沒見過,別老瞎說。”

  “瞧王春英那騷勁,就知道不是什麽好貨。”

  “你行了吧,別在那咬舌頭了,收拾收拾走了。”

  “來這一次,以後老娘求著我也不來。”

  “行,你說咋樣就咋樣,聽你的。”

  看來谷娜和王春英二十幾年前那一站,不知何時冰釋前嫌。

  “二驢,你準備好了嗎?”

  “大哥,都好了。”

  “那咱們走吧,街上的人都在街口等著咱們呢!”

  “跟咱爸說一聲吧。”

  “我都說了,咱媽又咳嗽起來了,就不去他們屋了,直接走吧。”

  “英子,我走了,你照顧好家,還有昭昭。”

  “昭昭呢?”

  “我那會回屋就不再了。”

  “媽的,兔崽子,也不送你?”

  “不用了,我走了。”

  “你自己照顧好自己,有我在,你放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