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

2022-08-30发布:

黑手党的学徒~贞操带性奴调教

精彩内容:

黑手黨的學徒~貞操帶性奴調教

                                                                                                
                                                             新澤西一個悶熱的下午,叁個全身毛髮茂盛的義大利人,站在一個長長的、黑暗的走廊裏,透過鋁合金的窗戶,他們正盯著一個活潑的男孩,他穿著一條非常緊身的短褲,正走下青年會的樓梯。
『就是他。』叁個人中的頭目,用手指著這個男孩,看著他走進林蔭道,『他的屁股快要把他的褲子擠爆了,呵呵。』
男孩個子不高,看上去就像那種年輕性感的鄰家男孩一樣,當他走路的時候緊身褲勾勒出那個漂亮而有彈性的臀部,他大約二十叁歲,正是年輕力壯的年齡。
『今天晚上,我要他,把他帶來,什幺也不要告訴他,矇住他的眼睛,堵住他的口和耳朵,不管用什幺方法,我想你們不會辦不好吧,嗯?』
『好的,阿頭!』馬克和福朗基答應道。
『那幺晚上見。』
馬克和他的同伴,兩個都是六尺高的大塊頭,絡腮鬍子,留著平頭,相比之下,那個男孩就像只小雞,他們認爲去把那個男孩帶來不會碰到什幺麻煩!因此他們開始用車跟蹤著那個男孩,當他走進他住的公寓時,兩個人停車走了出來;馬克待在公寓的門口,福朗基則在附近打聽一些關于這個男孩的情況。
這是個義大利人的街區,所以事情就更好辦了,所有的人對周圍的鄰居都很熟悉;大概二十分鍾,他們知道了這個男孩叫埃迪米切爾,他單身住在公寓的二樓後麵那間房,福朗基還知道了公寓有個後門,並且有條小巷可以直接通到他們停車的地方。
沒人對這個男孩有更多的印象,因爲他是剛搬來的,鄰居們都說他是個安安靜靜的小夥子,大部分時間都喜歡一個人待在屋裏,不過當他看到鄰居們的時候,也總是會熱情的打個招呼,鄰居那裏打聽到的情況就這幺多,看來也沒什幺特別的了。
他們兩個在房子外麵等了個把小時,天已經有點黑了,他們希望要是這個男孩自己走出來就好了;不過,沒那幺幸運,這時,一個送外賣的小夥子來到了房子前麵,這個是小傑克,一個矮小精悍的小家夥,他經常給這一帶的街坊送披薩,大家對他都很熟悉他,他們叫住了小傑克,問這個外賣是不是給埃迪的!果然沒錯,于是他們付了披薩的錢,說正好他們來埃迪家做客,可以順便把外賣帶上去。
『呵呵,這個小傑克到也是滿結實的,老闆喜歡的類型,我們是不是應該連他一起帶回去。』福朗基開玩笑的說。
他們回到車上取出一個小背包,裏麵裝了些束縛用具;福朗基就背起這背包上了樓梯,馬克拿著披薩跟在後麵,在埃迪的房門外,福朗基從包裏取出了灰色的膠帶,撕下了一長條,他還取出了一對耳塞裝在褲子口袋裏,這個隔音效果一流,然後把一副手铐挂在皮帶上,他就躲在房門後麵,準備門一開就沖進去幫馬克迅速製服那個男孩!準備好了之後,馬克敲門了,埃迪打開了房門。
『啊,你好,謝謝,把它放在那個餐桌上吧,我去找點零錢。』他轉身離開了房門去臥室找錢包,他身上只穿著一條白色的緊身子彈內褲,臀部若隱若現;兩個大個子靜靜的跟著他進了房間,馬克把披薩放在桌上,福朗基飛快的沖了過去,扼住了埃迪的喉嚨,強迫他跪下,馬克隨手拿起塞在運動鞋內的襪子,迅速的往埃迪口裏塞,福朗基耿上再用膠帶纏住了埃迪的嘴巴,接下來就是一二叁按部就班了。

埃迪被堵住的嘴低聲發出吃驚的哼聲,福朗基抓住埃迪的手臂向後扭,給他帶上了手铐,埃迪恐懼的扭動著身體,試圖掙開,不過麵對著兩個大個子,他的掙紮只是徒勞,福朗基取出耳塞塞住埃迪的耳朵,並把耳塞上麵的扣子扣好,這樣就不會滑出來了。
『去找點衣服給他穿起來。』福朗基說道:『這個樣子我們可沒法把他帶出去。』埃迪還在掙紮,不過在福朗基強有力的手臂下,這種行爲完全是白費力氣!馬克走進埃迪的臥室,拿出了一條牛仔褲,還有幾本雜誌。
『看,我找到了什幺?』那是幾本「捆綁和堵嘴」雜誌。
『哈哈,阿頭真有遠見,知道他喜歡這個,幫我把他翻過來給他穿上褲子。我得把他的腳綁起來,省得他到處亂踢。』福朗基和馬克兩個人一起,把埃迪臉平放在地上。
『他肯定喜歡這個,你看,他的小內褲前麵有點濕了。』埃迪還在掙紮,福朗基乾脆一屁股坐到埃迪的胸口上,這樣他就動彈不得了!他抓住埃迪的兩條腿把它們分開,好讓馬克給埃迪穿上褲子,馬克給埃迪穿到一半突然停了下來。
『爲什幺我們不先給他點經驗呢,他等會還要體驗好久呢!』馬克笑了笑,拿出一個黑色的橡膠肛門塞,福朗基牢牢的抓住埃迪的兩條腿,馬克往肛門塞上抹了潤滑油,可是看起來這個東西對埃迪來說太大了點,馬克飛快的剝掉埃迪的內褲,把肛門塞頂在了埃迪的緊崩把後庭入口,他停了一下,然後直接一次就把那個大家夥插到位了。
男孩被膠帶封住的嘴裏傳出一聲悶哼,毫無疑問那是很疼的,而且很可能他的後麵已經受傷了...福朗基把他的兩條腿強行併攏,夾住了肛門塞,馬克接著取出了一副腳鐐,鎖在埃迪的腳上,然後扶著他站起來。眼淚從男孩的眼裏流了出來,不過他們檢查了一下他的檔部,那裏還是很硬,他們立刻給他穿好褲子,然後把一件汗衫套在他的頭上。
『好了,差不多了,把那個帶子遞給我。』福朗基說道:『拿那個大號的全包塞口球出來。』馬克取出了一個叁英吋長,厚皮帶連接的口塞,『這個不錯。』馬克撕開男孩嘴上的膠布,並迅速的把那個口塞插到了男孩的喉嚨裏麵,把那臭襪壓得更深,把他的口撐的更大,大大打斷了那個想悲慘的叫聲...他緊緊的把口塞的皮帶固定好後,從客廳的窗戶他們可以看到公寓的後門和那條漆黑的小巷。
街上靜悄悄的,馬克下樓把汽車開了過來,福朗基從背包裏麵取出了一個誇張的小醜麵具,上麵畫著個大笑臉,圓圓的紅鼻子,麵具的頂部是一堆亂蓬蓬的藍色的頭髮,他走近埃迪聽了聽,覺得男孩的呼吸沒什幺問題,于是將麵具套在了埃迪的頭上,帶上這個玩意後,沒人看的出來埃迪被矇住眼睛堵住嘴巴了,他大笑著把埃迪拖下了樓,假裝這只是一個玩笑。
馬克的車停在後門,他下來打開了後車廂,幫福朗基一起,把可憐的屁股被堵住的男孩,塞進了後排座位,馬克到前排的駕駛位,而福朗基坐在了埃迪的身邊,當車開動的時候,他取出一把剪刀,將埃迪的衣服剪成了碎片。
『這幺漂亮的屁股不露在外麵真是可惜,還是光著好看。』福朗基自言自語道;反正埃迪現在聽不到任何聲音,福朗基又看了看男孩的前麵,那裏還是硬的像石頭一樣!事實上,那一大塊濕透了的地方基本上已經是透明的了,福朗基又檢查了一下肛門塞,沒問題,還在原來那個位置,他看來已經適應了這個龐大的入侵物,他的臉上已經沒有了淚水,而且看上去現在很舒服。
福朗基把埃迪放倒,讓他躺在了後排座位上,然後爬到了前排的座位,去阿頭的家沒多遠,他要抓緊時間休息一下,偶爾會回過身來,用力將肛門塞向裏推推,保證它深深的在他的身體裏麵。
當汽車在開往目的地時,後排上那個被矇住眼睛、堵住嘴巴、塞住屁股,手腳帶著手铐腳鐐的男孩,在想著接下來會發生的事情,埃迪時刻準備著來一次這樣的冒險,他以前曾經曆過幾次惡作劇,不過這次可不同,這次是真的!看來他遇到麻煩了,就像他經常在網上看到的那些曆險小說一樣。
                                                                                            
媽的,我要被強姦了,他內心裏莫名其妙的感到一陣的興奮,他們可以對我作任何事情!埃迪知道自己內心喜歡當一個受虐者,不過這是第一次被矇住眼睛堵住嘴巴,而且是被兩個陌生的家夥抓住,想到這裏又不免有些害怕,而且口中那對襪子,不但把他的口撐得不舒適,而且也實在太酸臭了......
雖然對將要發生的事情沒有任何辦法,但是他的陰莖還是那幺硬,因爲他一個星期沒有自慰過了,自從上次被兩個以色列的家夥,在公共廁所裏幹過後,就沒有來過性高潮,他的兩個睪丸裏攢足了彈藥,甚至漲的有點疼,這真更讓人期待啊。
汽車停在了一個小型車庫的門口,老闆正在門口等著呢,他嘴裏叼著雪茄,看上去非常開心;兩個綁架者向他描述了整個事情的經過,然後福朗基打開了汽車後門,將男孩拉了出來,他開始有些站不穩,腳鐐把他的腳壓迫的有點發麻,不過過了一會,他就Ok了。
他想兩個大塊頭的出色工作表示祝賀,遞給他們一人一個裝著現金的信封,『你們兩個自己去找點樂子,但是別添亂,我可不想明天一早起來要去警局保你們。』他一邊抓住埃迪的胳膊,一邊送走了那兩個心滿意足的家夥。
『來這裏,漂亮的小醜。』老闆說道;帶著埃迪進了房間,下了幾級樓梯,穿過一個走廊,然後又下了幾層樓梯,最後,帶著他來到了一個地牢,一個黑色的大房子,裏麵鋪滿了軟軟的天鵝絨地毯...帶著刑具的埃迪,被帶到了正中間,老闆用行動命令他安靜的站著,然後老闆去掉了那個小醜麵具,麵帶笑容的欣賞著這個被綁架回來的男孩,然後取掉了他那耳塞。
『聽著,小家夥,我簡單點說,我把你綁架了,不是爲了錢,當然,這是顯而易見的,是爲了性方麵的需求!我是老闆,你是我的奴,你的名字就是奴,屁眼、蜜洞等等等等,我凡是想的到的名字,你不需要說話,除非我叫你說!你的聽話的程度,將決定你在我這裏待多久。』
然後他又把耳塞塞了回去,老闆從牆上取下了一個銀質的項圈,鎖在男孩的脖子上,當他用刀割開男孩的短褲,並從他乾燥的屁股裏麵拔出那個肛門塞的時候,男孩忍不住嗚嚥著...然後,鋼製的腳鐐被換成了一副皮革的,中間連著一根叁十六英吋的固定桿,于是他的雙腳被分開了,幾乎到了他能張開的極限!然後,老闆取出了男孩的口塞,拉出了襪子,他耐心的看看男孩的反應,不過很讓他失望。
男孩破口大駡:『我不幹,我什幺都不同意,你這個婊子養的,你不...我的...』罵聲被打斷了,老闆微笑著用力把男孩壓倒,讓他跪在了地上,並用自己的兩根手指插進了男孩的嘴裏,堵住了他的嘴並逼他吞嚥著。
老闆拿掉了眼罩,取出了耳塞,用嚴肅認真的聲音說:『聽著,你越是反抗,我越覺得快樂,可你是我的,你就像一塊肉,我想做什幺就做什幺,從現在起,你吃、睡、說話、做任何事情都由我來控製,懂了嗎?』然後他又被插上了耳塞,臭襪子再狠狠的塞回他口中。
埃迪的眼光投向了這個地牢,牆上挂滿了刑具,地上擺著拷問台,籠子和很多他不能分辯的物品...還沒等他仔細的看完,一個黑色的橡膠頭套套在他的頭上,另外一個口塞被強迫進入了他的嘴裏,再次把他的口撐大了,他的頭被迫低下向著地麵...他終于明白了他所麵臨的殘酷現實,但這才只是剛剛開始...被綁架只是一個序幕,他可能要在這裏待上很多天,說不定那個該死的老闆還打算讓他在這裏待上更久...一陣直達心底的寒意讓他不停的顫抖。
顫抖的奴隸跪在地上,頭低著、雙腿被迫分開,結實而有彈性的屁股完全暴露在老闆的眼裏,老闆從天花上拉下一根鐵鏈,固定在男孩的手铐上,一個灌腸裝置準備好了,老闆在噴嘴上塗了些潤滑油,深深的插入到奴隸的體內,然後他按了個按鈕,噴嘴在奴隸的體內膨脹了一些,確保在灌腸的時候不會有一滴液體會洩漏出來。
男孩平靜的接受了這一切,完全的服從、沒有反抗,閥門打開了,溫熱的肥皂水流進了他的體內...連接在奴隸手铐上的鐵鏈穿過了天花上的一個滑輪,老闆把鐵鏈收緊,將奴隸的雙臂緊緊的拉向了天花板的方向,男孩從口塞裏麵發出了一陣抗議的咕噜聲,不過這只是讓老闆感到更興奮。
男孩一直保持著這個姿勢,灌腸器則對他的下體無情的工作著...同時,他嘴裏的口塞好像更加的深入,壓迫著他的呼吸,讓他體內的荷爾蒙分泌的更多,他開始神情恍惚了...持續了半個小時以後,老闆把他的奴隸換了個姿勢,他讓他蹲著,在他下麵放了一個馬桶,當噴嘴裏麵的氣體被放了出來的時候,同時伴隨著一股可想而知的臭氣,他噴出了湧泉般的骯髒液體。
當奴隸呻吟著排空他體內的液體時,老闆又準備了一袋灌腸液,這次只是清水,當奴隸剛剛排泄完,老闆又將這個過程重複了一次,插入噴嘴,充入氣體,打開閥門,他想讓奴隸徹底的乾淨。
當第二次奴隸排空他體內的液體時,男孩的呻吟說明他現在的感覺更加的強烈了!事實上,他的整個心態已經改變了,溫暖的快樂的波浪流出了他的下體,散布在他的後庭的周圍,他的陰莖現在皺皺的,不過比任何時候都要敏感,就想一個處男馬上要進行他的第一次性交一樣,所有對老闆的不滿已經煙消雲散了,現在他只需要被好好的調教,想一個玩具樣的供人使用。
灌腸結束了,他的下身被老闆用溫熱的毛巾擦乾淨了,老闆在奴隸的身後彎下了身子;奴隸在想是時候了,到操他的時候了!不過在這之前,他給奴隸帶上了一副黑色的貞操帶,他將腰帶緊緊的扣在奴隸的腰間,然後將奴隸的陽具塞入那個狹小的空間之中,老闆想在做這工作之前,奴隸不可避免的興奮了,但是老闆用力的將貞操帶套在了那個硬邦邦的物體上,毫不留情的想下壓,直到它終于明白了給他的那個空間,實在是不足以讓他保持目前足夠的興奮,當然,疼痛也讓它屈服了。
連在貞操帶的根部還有一條皮帶,它將會覆蓋奴隸的股溝,並和腰帶相連,上麵可以固定著一個很大的肛門塞,這是當老闆幹完之後,繼續讓他的肛門保持漲滿的一個用具,老闆潤滑了他自己的陰莖,一個九英吋的怪物,上麵的遍布的靜脈使它顯得格外的恐怖,甚至超過了一頭成年的雄鹿。
老闆擺了一個舒服的姿勢,用他的雞巴正對準了奴隸的屁眼,然後使勁的快速推進著,一種聲音從麵具裏麵傳了出來,那可能是一次尖叫,不過沒有辦法以正常的方式發出來了;而奴隸的直腸,顯然並不適應這種龐然大物!老闆卻不理會一切,將他的陰莖完全的拔出來,然後再一次的將他插到底,這就是老闆幹活的方式,直到他的高潮來臨,老闆沒有等他的那個怪物完全的軟下來,就將它抽離奴隸的屁股,又立刻把那個大號肛門塞插了進去,同時把皮帶收緊,鎖在了腰帶上。
他把奴隸扶了起來,打開了奴隸的手铐,換上了一副軟皮質的束縛裝備,將奴隸的手高高的吊在了天花上的挂鈎上,挂鈎很高,奴隸只好踮著腳才能接觸到地麵。
老闆取來了一個木板,在奴隸的身後轉了一下,然後用盡全身的力氣用力的打他的屁股!每次的打擊都會伴隨著一聲從麵具裏傳出來的悶哼,同時讓他的屁股變成了亮紅色...當這種打擊的痛苦深入到奴隸的大腦時,老闆從挂鈎上把他放了下來,並重新把他的雙手反綁在了身後,其實不需要再用力了,奴隸自然的跪在了地上。
老闆幫奴隸脫下了皮麵具,不過馬上又用一個眼罩綁在了奴隸的頭上;老闆轉到了奴隸的身前,奴隸努力的運動他的嘴巴,試圖想說些什幺,老闆用一只手抓住了他的下巴,用力的向裏掐,迫使他張開嘴,然後將他軟軟的陰莖塞了進去!老闆揪住奴隸的一小綽頭髮,取出了他的一個耳塞,警告道:『如果有一滴液體流了出來,你所受到的懲罰將會超出你的想像。』
他繼續揪著奴隸的頭髮,一道溫熱的液體流入奴隸的嘴裏...奴隸明白他的意思了,只好認真的用舌頭清理著老闆的陰莖,並用力的吮吸併吞嚥著,不過他不夠快,他長時間被堵住的嘴邊,一兩滴白色的液體滴到了地毯上。
『不算太好。』他把耳塞塞了回去,然後再次的用力捏住奴隸的下巴,使他的嘴張的很開,將一個很大的橡皮球塞緊了奴隸的嘴裏,橡皮球在奴隸的牙齒間被擠的變形,但最終還是滑了進去,老闆取出了塑膠的膠帶將奴隸的嘴巴完全的密封,不過實際上沒有這個必要,其實奴隸並不可能用他的舌頭把橡皮球頂出來。
接著,老闆對奴隸的陰莖進行了一些處理,他給他穿上了一條紙尿布,用安全別針固定在奴隸的身上,接著打開了腳鐐上麵的固定橫桿,給他穿上了一條橡膠短褲,橡膠短褲緊緊的壓在紙尿布和貞操帶上,從橡膠短褲深陷入了奴隸的皮膚可以感受到橡膠短褲的壓力,穿著這條橡膠褲,奴隸即使想撒尿的話,也沒有一滴液體能從裏麵露出來。
老闆接下來把奴隸平放在地上,讓他的臉朝下俯臥,將他的雙腳用皮帶綁緊,然後是膝蓋,然後是大腿,一個睡袋被放在奴隸的身旁,他費勁的把奴隸往睡袋裏麵塞,當奴隸的腰部以下進了睡袋後,他收緊了睡袋,並打開了奴隸的手铐,奴隸很清楚他現在連想自己站起來都沒有什幺可能,也就任由他去擺布,老闆幫他把手穿在睡袋內的袖子裏麵。

老闆好好的欣賞了他的新奴隸一會,然後花了點時間取出了奴隸口中的橡膠球,給他帶上了一個黑色的軟皮頭套,在奴隸的腦後把頭套的皮帶收緊,頭套的口部有一條拉鏈,拉鏈現在是拉上的,奴隸試圖想說點什幺不過從頭套裏麵發出來的聲音估計沒人聽的懂了!老闆忽然打開了拉鏈,在奴隸想開口的時候,將一個陰莖狀的口塞塞了進去,然後重新把拉鏈拉上。
老闆繼續把睡袋的上半部分,套在奴隸的身上,從肩部以下的位置都用D型環將睡袋再一次的收緊,將整個睡袋拖到了一根柱子旁邊,同樣用D型環將奴隸和睡袋固定在柱子上,現在奴隸完全的變成了一個固體了,他在睡袋裏麵一動都不能!包括他的手指都被緊緊的壓在他身體的兩側,連呼吸都很困難,實際上,口塞和麵具讓他進行一次深呼吸都不可能。
他的陰莖在貞操帶裏麵不聽指揮的膨脹,在貞操帶的杯子裏麵努力去填充沒一個允許的狹小空間,同時將他的睪丸壓在了他身體上;可怕的事突然出現了,肛門塞竟然開始震動著,原來是老闆用了無線的遙控器,讓它開始工作了,這更加增加了奴隸身體所受到的壓力和痛苦。
當然,在這樣的狀況下,奴隸搞不清這個過程將會持續了多久,是幾分鍾還是幾小時?這並不重要,不過兩次深度的灌腸和後體內殘留的水分,和老闆逼迫他喝下的液體所帶來的強烈的便意是無法抵擋的,他的膀胱到了脹爆的邊緣,給他的腹股溝帶來了更大的壓力,他試圖忍耐的更久一些。
他不知道老闆爲什幺給他穿上紙尿布,也許這就是老闆的意圖,老闆要控製他的一切;不過,膀胱裏的漲痛最後戰勝了他的意誌,連屁股裏麵震動的肛門塞所帶來的快感,都不能抵消這種痛苦!他不再忍下去了,放鬆是很快的,瞬間紙尿布就濕透了。
奴隸的意誌完全崩潰了,他沈沈的睡去,這時老闆又來到了他的身前,打開了他的睡袋上胸部的一個小扣子,露出了他左邊的乳頭,他肆意的捏它、掐它、挑逗它,讓它像著了火一樣的紅腫,然後是另外一個,老闆同樣沒有放過他右邊的那個小東西!當他的兩個乳頭在老闆的搓揉下,逐漸硬起來的時候,一對強力的乳頭夾夾住了它們...
結果是每隔半個小時,每當他逐漸適應並要睡去的時候,老闆就會過來鬆開乳頭夾,讓血液迴圈一下,然後換個方向再夾上去,無論是夾上還是鬆開都會帶來強烈的痛苦和快感,他的乳頭越來越敏感,令他始終無法入睡。
第二天早上,老闆終于把他從柱子上麵放下來,並把他從他的皮革牢籠裏解放一下;不過,尿布和麵具卻並沒有拿下,老闆幫他按摩了一會手腳,讓他的手腳從麻木中恢複過來,然後讓奴隸做了半個小時的跳繩運動,接著,奴隸又被命令跪在地上。
他打開頭套嘴部的拉鏈,取出了那個陰莖狀的口賽,換上了他自己的家夥,讓奴隸補充了一點水份!當然,同樣警告他不要漏出任何一滴,之後口塞又被塞了回去,拉鏈也被拉上了;肛門塞繼續順從而努力的工作著,老闆帶著奴隸來到了籠子前,這是一個相當小的籠子。
老闆幫助奴隸從籠子上方開口處,慢慢的鑽進去,奴隸努力的彎曲著自己的身體,使得老闆能夠將籠子鎖上;不過這還只是開始,老闆將一條繩子穿進籠子裏麵,在乳頭的位置繞過奴隸的身體,連他的大臂一起綁在籠子上,老闆用力的拉緊繩索,讓奴隸的背部緊緊的貼著籠子,奴隸只能拚命低下頭,結果是他的項圈壓在他的胸部和下巴!老闆則順勢把項圈和籠子的上部固定在一起,老闆沒有忘記奴隸的手和腳,他同樣將奴隸的手腳用繩索固定在籠子的另外一端,當奴隸待在籠子裏麵的時候,當然,他的尿布上麵又濕透了一次。
震動的肛門塞,則一直在不停的帶給他後方的刺激。
又一天過去了,老闆終于把他從籠子裏放了出來,給他脫掉了橡膠短褲、尿布和貞操帶,並取出了肛門塞...他身上現在只有那些皮革的鐐铐和眼罩,老闆把他帶到了兩個分開的立柱旁邊,把他的手腳固定在柱子上,讓他在兩個柱子之間擺出了一個『X'形,奴隸積極地活動著自己的嘴巴,這樣他才可以恢複說話的能力。
不過老闆馬上又給他的嘴巴,裝上了一個馬嚼形的口塞,這個可沒有以前的口塞般有效,奴隸覺得他還是能夠說出話來,就在此時,他的屁股上又傳來了一陣火辣辣的疼痛,他立刻的發出了一聲慘叫:『不...要...』
『行啊,小子!你的表現太糟糕了,我想這個口塞不夠緊是吧。』老闆邊說邊使勁,把口塞的皮帶又收緊了兩格。『我只要聽到你的尖叫,你是該受點教訓了,賤貨,你這個婊子養的總是不得到我的許可就說話!這簡直讓我失望透頂,你要得到一個好好的教訓,一個你永遠記得的教訓。』
老闆高高的舉起了木板,用了最大的力氣打下去,奴隸只有不停的尖叫著,即使是從那個很緊的馬嚼子裏麵,也能清楚的聽出那是一聲慘呼!當然,如果沒有那個玩意的存在,這聲音一定會更大、更清晰,不過老闆對目前的這個聲音已經很滿意了!然後,又是一下,伴隨著奴隸又一次的尖叫,聲音比上一次還要響亮!老闆毫不留情的打了十來次,奴隸的叫聲中,已經伴隨著哭聲說:『放過我吧!!!』
老闆沒有手軟,又是十多下的痛打...終于結束了...老闆將奴隸從柱子上解下來,讓他趴在地上,屁股翹起來,第二次,用他那巨型的武器征服了他!老闆幹完之後,將奴隸綁回到立柱上,給他帶上了耳塞;這天晚上,老闆來將他放下,取出了耳塞,打開了他身上的鐐铐,告訴他他可以回家了!老闆將奴隸的手用手铐铐在背後,給他穿上那條滿是尿液的尿布和那條橡皮褲子,鬆開了他口中的口塞。
奴隸終于能夠第一次清楚地說話:『老闆?』
老闆顯然有些意外:『嗯?小寶貝。』
『請問老闆,你難道不把我留下做你的性奴嗎?就像你喜歡的那樣。』顯然,當他獨自待在那兩根束縛他的立柱上時,他的內心深刻已經完全被征服了。
『先回到你的公寓去,乖奴,當我決定要再次需要你的時候,你還會被意外的綁來這裏。』說完這句話,老闆用膠帶封住了奴隸的嘴巴,塞回了耳塞。『不過現在,你最好當這次經曆是一個意外的夢,帶著你那個可愛的屁股從我這裏滾的遠遠的!』
埃迪被交給了佛朗基和馬克,老闆指示他們將他帶回去,順便叫小傑克給他送個批薩外賣過去;馬克開著他們那部黑色的轎車停到了公寓的門口,然後他走出了轎車打電話叫了個外賣;佛朗基則幫助埃迪走上樓梯,回到了他的房間,在房間裏,佛朗基解開了埃迪嘴上的膠布,拿出了耳塞,把這些玩意擺在桌子上麵,有人上樓來了,佛朗基看了一眼,是馬克上來了。
『他就來了。』馬克說道。
佛朗基回到房裏,打開了埃迪的手铐,把手铐和手铐鑰匙,也扔在桌上,然後他們兩個就離開了,而送外賣的小傑克剛好和他們擦身而過,小傑克敲門的時候,埃迪剛剛取下他的眼罩,門沒有關上,小傑克于是走進來,將批薩放在桌子上,他看到了手铐、耳塞,也看到了全身上下,只穿著橡皮褲子和尿布的埃迪。
他笑了笑的放下批薩,回身關上了房門並鎖上,轉過身來麵對埃迪說:『哈哈,我從來不知道你也是個喜歡這個的家夥。』邊說邊拿起放在桌子上的手铐,走到埃迪的身前,把埃迪的雙手背向铐住,然後把他推到了臥室,解開了自己的皮帶,脫下了褲子,坐在了一把椅子上麵,他身上散發著一股濃厚的漢味,他胯下的東西和他的身材比較起來,簡直是一個生錯了地方的怪物,同樣,這個怪物也散發著一種特有的男性的氣息。
他脫掉了埃迪的橡膠褲子和尿布,將埃迪放在自己的腿上,用他粗糙的手擊打著埃迪的屁股,另外一直手則將剛脫下來,還熱呼呼的臭襪子,用力的塞到埃迪的嘴裏,然後他命令埃迪的小屁眼,吞下他兩腿之間的那個龐然大物,埃迪就像一只溫順的寵物,毫不猶豫的遵從了他的命令...
埃迪從此在新澤西的平靜生活裏發生了改變,他經常會叫一個批薩外賣,享受小傑克對他的羞辱,他非常喜歡這一切!但是,他還是期望更多,他幻想著他被再次綁架,被迫做一個性奴,一個全天候的被人使用的奴!每次他走過門前的馬路時,他猜測可能有人在暗中監視他的行動,也許這一天隨時會再次來臨,因此,他總是穿著乾淨的、白色的子彈內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