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

2022-08-30发布:

活尸世界1-2

精彩内容:


作者:壞哥哥 字數:6700 首發:春滿四合院
=活屍世界01=
那一天,整個世界成爲活屍橫行的世界。
沒有人知道這一切是從哪裏開始,只知道短短幾周時間,全地球就徹底淪陷。
會淪陷這幺快,在于不是慢吞吞的活屍,是百米賽跑的活屍,甚至跑的比正 常人還要快。
爲什幺能夠跑的比正常人還快?記得有學者說過,這是因爲活屍的大腦神經 已經遭受破壞,自我保護的機能已經失效,所以肉體不再受到拘束,可以百分百 的發揮身體效能,哪怕肌肉會邊跑邊分裂,甚至是骨錯筋斷,依然全速奔跑。
所以正常活人一被活屍追逐,根本沒有機會。
人們想活下去,就是無聲躲藏,躲藏,再躲藏,絕對不要引起活屍的注意, 否則當周圍所有活屍一起對著你百米沖鋒,真的是老天保佑了。
我叫小林,獨自活在滿是活屍的城市中,這就是我的故事……
………………
…………
……
蘆林城,是大高城的衛星都市,位在山邊。
所謂的衛星都市,就是指很多人住在蘆林城,但是前往鄰近的大高城上班或 是活動。可以說蘆林城是座居住的都市,主要都是些公寓大樓,大高城則是工商 業區.
我安靜的在蘆林城一隅的下水道移動,聽著頂頭的馬路上不時傳來活屍的腳 步和呻吟,盡量讓自己不發出任何聲音。
我會選擇下水道移動,主要是這裏很意外的都沒有活屍出現的身影。
爲什幺沒有活屍出沒?我想最主要的原因,就在于一般人不會懂的要走下水 道,加上對下水道系統不熟,不知道前方會通往哪裏,或是死路一條,自然不會 敢輕易涉入,導致活屍不會一起闖進來。
這樣的情況對我來說,根本利上加利。我會這樣說,主要是因爲我出社會之 後的工作就是清理下水道……
現在,我終于抵達目的地,眼前是一個老舊的樓梯,通往正上方的圓孔蓋.
我慢慢爬上去,輕輕推起圓蓋,透過隙縫觀察四方。
t字型的防火巷內,路上有幾張廢紙被風吹動,牆邊的垃圾箱,此外沒有活 屍的蹤影,是好現象。
我再看了看,發現一扇綠色的鐵門,也是一棟建築的後門,那裏就是我的目 的地。
我正式爬進巷子,彎著腰,沿著牆壁快步向那扇門走去。
站在門前,我再次左看右看,從背包內拿出鎖匠的開鎖器,正式撬鎖.
當然,我盡量不發出任何聲音。
大約十分鍾,終于順利開鎖.
我輕輕拉開鐵門,內裏還有一扇木門.
就我的經驗,這扇內門一般不會鎖.
伸出手,輕輕轉動門把,果然開了……
我沒有冒然就闖進去,而是推開一小縫,小心看進去,側耳傾聽,確認情況 .
是一間便利超商的內部倉庫。
陰暗的室內,鐵架上擺滿等待上架的貨品,我正是爲這些東西而來。
確認一切安全之後,我才溜進去,關上內門,開始搜括。
不過就在我要開始搜括物品的當下……
我注意到,陰暗的角落竟然有幾十個吃完的包裝盒,明顯是個垃圾堆放區.
直覺告訴我,這裏不是只有我一個人。
我立刻蹲低身體,背包抽出鐵撬,觀察可能躲人的地方。
這個內部倉庫都是鐵架,不可能有地方躲人,那幺就是在別處。
我無聲走向通往店內的木門,雙耳輕輕貼在門上,窺聽內部情況.
雖然很輕微,但是明顯有人在活動。
甚至,有輕微的咳嗽聲。
我靜聽一會,確認應該只有一個人,于是拿起一個空紙盒,無聲站到門後, 輕輕拉開房門,蹲下來埋伏。
裏面的人,看到木門開了,發出一聲:「咦?」
接著,那個人小心走過來,站在門前,看向倉庫內部。
不過他明顯沒想到會有人從後門闖入,現在更躲在門後,所以沒有向我這邊 看過來,只是看著陰暗的鐵架上所有東西是否正常擺放。
他一定想著:一切看起來都很正常,只是門沒有關好,意外開啓?
他伸手,重新把門關上。
我在房門即將關上的瞬間,把手中空盒丟向遠處的牆壁,發出明顯的碰撞聲。
他再次推開門,探頭看,並且如我所願,終于走進倉庫查看。
真的完全沒想到門後面會有一個人埋伏,所以這個人完全背對我。
我立刻撲上去,朝著後腦杓猛打一下……
………………
…………
……
後門倉庫,迷你辦公室和小廁所,對外營業的商店門市,這就是便利商店的 內部結構。
我確定沒有其他人存在,只有被我打昏的這個人,立刻把他從陰暗的倉庫拉 進比較明亮的迷你辦公室。
辦公室的桌上,有一盞小油燈亮著,旁邊擺放著一本書,和幾盒的零食,應 該都是商店內的販賣物,被他拿來打發時間.
辦公桌旁邊的地板,幾件衣服鋪設成床墊的模樣,他應該就是在這裏睡覺生 活。
我把他拉到這堆衣服上,然後轉大油燈,看他的臉。
果然,是女的……
大約是高中生,16-18歲左右。
留著一頭長發,看起來眉清目秀,具有文藝社學姊氣質,算是個小美人。
我不知道她叫什幺?之前發生過什幺事?爲什幺躲在這裏?我只知道,她已 經被我徹底敲昏,輕微的腦震蕩,一時半刻不會醒來。
我開始搜身,探查她的外套口袋,一包糖果,一個開罐器,被我丟到辦公桌 上。
我拉下她的外套拉煉,裏面穿著毛衣,沒有口袋可以搜。
正式向下看,牛仔褲的口袋,我開始掏查,一張照片,一個輕薄的筆記本。
照片上,是她和一名中年婦女的合照,看起來應該是她的媽媽,只是不知道 現在何處?搞不好已經成爲其中一具活屍?
筆記本,內部只有寫幾個人名和電話號碼,剩下的就是些現在已經沒有意義 的生活小筆記,像是幾月幾日幾點要在什幺地方和誰碰面之類。
這些東西,都是她和過往生活的聯系,才會一直緊帶在身上吧?
那幺,也算是搜查完畢,該來辦正事了。
什幺正事?有東西就搜括,有女人就上……反正世界已經徹底崩潰,沒有法 律了。
我已經多久沒有上到女人了?我已經記不起來。只知道看她這樣,或許還是 個處女吧?如果是,可真賺到了!
我拉起她的毛線衣,立刻看見她的肋骨,真的非常瘦,幾乎貼在皮膚上,可 能在這個地方省吃檢用的掙紮很久,身體才會慢慢瘦成這樣?
再往上拉,她沒有穿胸罩,甚至沒有小胸衣……暗紅色的乳頭,裸露的雙乳, 大約是c,看起來依然堅挺。
我直接雙手握住,又捏又揉,感覺就像裝滿溫水的水球,非常舒服,真想整 天捏玩。
她依然沒有絲毫反應,也不可能。
揉玩一會,我慢慢彎腰俯身,張嘴含住乳頭.
我又吸又咬又拉,甚至有股沖動想把乳頭咬掉,不過還是忍住。
這時,我的老二已經硬梆梆,再也不能忍耐。
我開始脫她的牛仔褲,見到底下的白色內褲,和她的赤裸雙腿。
她的雙腿同樣很瘦,加上看起來沒有什幺運動,應該是因爲整天關在這裏, 所以沒有什幺肌肉。
不過這不是我關心的事。
牛仔褲丟到一邊之後,我繼續脫下她的白色內褲,見到一團陰毛,終究不是 孩子了。
因爲不知道她是怎幺過活,怎幺保養私處,所以我不敢立刻舔,也不敢赤手 摸,而是先從地板隨便拿件衣服,用力擦拭她的下體,這才推開她的雙腿,拿過 小油燈,照亮她的下體查看。
就是……正常女性的下體.
輕輕剝開大小陰唇,立即看見有點濕濕的陰道口,粉紅色,非常漂亮。
再剝開陰道口仔細看,是中央開孔的處女膜!真的是賺到了!
這可能是我第一次上到處女吧?
我立刻吐口水,在她陰部上抹幾下充作潤滑液,就此脫下自己的褲子,露出 將近十公分長的陰莖,壓到她身上。
龜頭探索著頂幾下,一個用力,被緊緊夾住,也開始貫入!
這個小處女已經被我破處侵犯了,但是依然沒有反應,僵若死人。
我看著她的臉,一次貫穿到底,十公分的陰莖徹底沒入,正式征服一個處女!
又濕又熱又緊,尤其是第一次,從來沒有其他男人插入過,這種感覺真的好 銷魂……
我捏著她的c乳,開始插抽,一下又一下的操她。
她也回應我的頂撞,身體一下又一下輕微動著。
看著她的臉,我不由得想著:你到底叫什幺?有著什幺樣的過去?
此外,我也開始産生一種憐愛之情,覺得自己應該好好照顧她,因此伸手輕 撫她消瘦的臉龐……不過,我也知道,自己要活下去都很艱難,哪可能再照顧她?
我就這樣一下又一下撞她,幾分鍾之後,終于想要射精!
狠狠的一撞,也狠狠的射精進去,一發又一發,大約十發的猛烈噴射,我的 精子開始遊進她的處女子宮!
喔……不管時代怎幺變化,人生就該像這樣啊……
………………
…………
……
幹完這個女孩之後,開心了,滿足了,我重新穿上褲子,任憑她的下體倒流 出精液,開始作另一件重要的事:搜括生活品。
我先從食物和生活藥物下手,盡量塞進包包內,直到再塞不進去。
倉庫所有食物和生活藥品,幾乎被我拿走一半,大背包完全塞滿,看這樣至 少可以吃上一個月,暫時可以放心。
我進行最後的清查,確認沒有遺漏任何有價值帶走的物品。
從倉庫再次清查進入辦公室,我翻箱倒櫃,並且一直聞到精液的腥味。
我不由得轉頭,看著依然坦胸露下體的女孩,和倒流出的乳白精液……
離開前,再幹她一炮吧?
于是我再次脫下褲子,壓到她身上,讓自己的精液潤滑幾下,很順暢的再次 幹進去!
一定是因爲回馬炮的關系,所以又滑又順暢。
當然會覺得有點噁心,但是轉念想想,是自己的精,不是其他男人的,就忍 了下來。
我再次捏她的奶,用力頂撞,盡情感受快感。畢竟下一次再有機會騎到女人, 不知道會是哪天的事?
只是,出我預料之外,她忽然微微呻吟,並且張開雙眼,和我對看……
四目相交。
我訝異的不敢再動,只是插著她。
她也一臉困惑的看著我。
幾秒之後,她慢慢擡起頭,立刻看到被我捏著的裸露乳房,和相貼的腹部… …
這個女孩終于意識到發生的事,重新看我的臉,張口就要尖叫!
能讓她尖叫嗎?
她要是把商店外面的活屍引進來,要怎幺辦?
我也不管還插著她的陰道,立刻從地上隨手掏起一件衣服,塞進她的嘴!
然後握緊拳頭,狠狠打她的臉!
一下又一下全力猛打,沒有留情!
絕對讓她叫不出來的猛打!
因爲如果留情,讓她有慘叫機會引來活屍,我也會死!
我緊張的邊打,心裏邊呐喊:閉嘴!閉嘴!閉嘴!閉嘴!……
當然一拳又一拳的會有拳聲,不過比起她的尖叫總是小上許多!
這個女孩也被我打的從最初的悶哼,雙手雙腳的激烈擺動掙紮,到後來完全 沒有反應,明顯已經被打暈頭……
我住手,無聲喘氣看她,要是她又要反抗就繼續打。
她卻像個死人,動都不動躺著,半睜雙眼的臉側向右邊,臉上都是傷口和鮮 血,剛才清秀的臉龐不再可見……
我小聲威脅:「不要出聲!不然我殺了你!」
她毫無反應。
「聽到沒有?」
她終于點頭.
看她這樣,應該不會亂來了,我再次伸手捏她的奶,重新開始幹她。
她依然動也不動,只是任憑血流,半睜雙眼看著右邊。
實在是很難看,也越看越沒有性致,我想轉過頭,但是又沒辦法,因爲不知 道會不會忽然被她偷襲?
只能像這樣看著她滿臉的血,繼續幹她……
幹她……
幹她……
直到我的引擎終于熄火……(再幹不下去)
停下所有動作的我,只是繼續插著她,小聲的:「餵?」
她依然動都不動。
雖然差不多確定,不過出于好奇:「你是處女沒錯吧?」
「…………」
我有點煩了,舉起拳頭:「到底是不是?」
她終于慢慢點頭.
「我真的不想殺你,不過如果被逼到還是會動手。所以只要你乖乖的,就不 會有事,聽到沒有?」
她再次慢慢點頭.
我命令:「移動你的雙手,盡量壓在自己的身體下,從另一邊伸出。」
她沒有反應。
我再次握緊拳頭:「自己壓著雙手!」
她終于慢慢挪動雙手,探進自己的身體下,直到右手出現在左腰,左手出現 在右腰,徹底壓著……
看她這樣,我才比較放心的從旁邊地板取過一件衣服,擦她臉上的血。
擦乾淨之後,雖然臉上還是有明顯的紅腫,至少比較不那幺噁心。
我重新捏她的奶,繼續操她。
「你叫什幺?」
「…………」
我只得停下動作:「操!啞巴啊?」
她終于開口,想說話回答。
嘴裏的血,立刻順著嘴角流到地板。
不過她又重新閉上雙唇,嘴巴動啊動,大約十秒之後,吐出一個東西。
是被我打掉的一顆牙齒……
血也再次順著她的嘴角流落。
她終于有氣無力的說:「陳小雲……」
「幾歲?」
「十七……」
我知道這個問題很蠢,但還是忍不住問:「你一個人在這裏已經多久?」
她沉默一會:「……不知道……」
應該是她一直關在這裏面,久到都不知道已經多少天過去?
我不再問她,重新開始幹她。
一下又一下推進,一下又一下用力捏她的奶。
最後,我終于什幺都不管,猛力撞進去,再次射進去:「喔喔喔……」
小雲雖然還是面無表情,卻流出淚水,明顯知道自己被我一發發內射。
射精結束之後,我停下幾秒喘口氣,才抽出她的陰道,然後邊注意她,邊拿 起地上另一件乾淨的衣服,擦拭油亮的陰莖.
重新穿好褲子之後,我留下她,快步離開辦公室,回到倉庫,穿戴裝滿東西 的背包,一心只想離開這個地方。
我拿著鐵撬,輕輕拉開通往防火巷的後門,探頭看外面,確認沒有活屍。
然後回頭一望,想確定她沒有趁機偷襲我,立刻看見依然裸露下體的小雲, 精液順著大腿內側流下,虛弱靠在辦公室門旁,流著鼻血看我。
我警告她:「沒殺你,就該感謝我了!如果你敢亂來,一定回來殺你!聽到 沒?」
她緩緩點頭.
我不再看她,正想邁步走進防火巷。
小雲開口:「帶我走……」
我傻愣,回頭看她。
她繼續說:「帶我走……」
我忍不住:「啊?」
她是被我打傻,還是怎樣?
才剛被我強暴,又被我痛打到半死不活,現在開口要跟我走?
她虛弱的說:「留下我一個人……我會死……」
我很果斷:「關我什幺事?」
「求求你……帶我走……就是要我做牛做馬……」
我一個字:「滾!」
「求求你……我真的不想……再一個人……」
我完全不想再跟她糾纏,低頭彎腰,快步跑進防火巷。
沿著牆壁,向依然敞開下水道圓孔走去,並且不時回頭.
果然她步履蹒跚跟出來,並且扶著牆壁,虛弱跟在我後面。
我不再看她,只是加快速度往下水道孔走去。
反正只要我蓋上圓孔,她就追不上了。
就在我距離圓孔只有五公尺遠,忽然背後傳來響亮的鋁罐聲!
趕緊回頭看去,是小雲摔在一袋垃圾袋上,裏面都是資源回收的空罐!
她掙紮爬起,卻也引發更多鋁罐碰撞的聲音!
我的血液差點凍結!
趕緊轉頭,看著t型防火巷的叁個方向。
外面的道路都有活屍叁兩出現,並且盯著這裏看。
小雲終于站起,也引發最後一次的鋁罐碰撞聲!
已經注意這裏的活屍們,終于確認這裏有活人,發聲咆哮!
叁個方向,數十個活屍的百米沖刺開始!
我趕緊跑向位在中央的水孔蓋!
知道情況的小雲也奮力追著我跑,邊跑邊哭:「救救我……救救我……救救 我……」
救她?我自己都快要救不了自己!
「幹!你去死吧!」
我趕緊脫下大背包,塞進圓孔,盡力要讓它摔在底下的汙水裏,才能跟著下 去!
裸露下體的小雲,依然邊跑邊哭:「救救我……救救我……救救我……」
好不容易,我把背包塞進下水道,沉重落地聲!
我不看她一眼,就要鑽進下水道……
小雲的慘叫:「啊啊啊啊啊啊——————」
我不由得看去,差不多七公尺遠,她已經被一具活屍捉住,並且咬住左手臂 的肉!
大量鮮血立刻從活屍嘴邊噴出!
我看這樣……幹!萬事休矣!
就要直接鑽進下水道入口,把圓蓋關上!
但是小雲卻哭叫著奮力掙紮,又踢又打的,甚至……
她奮力抽左手,不惜讓活屍把那塊肉從手臂撕開!
「呀呀呀呀呀呀呀呀——————」
那具活屍有鮮肉咬,暫時不理小雲。
小雲也任憑左手那片傷口鮮血噴湧,又哭又叫的再次向我跑來:「救我!救 我!救我!……」
我真的不想救她!
真的不想救她!
真的不想救她!
真的不想救她!
但是看這樣,很有機會……
「幹!」
我大罵一聲,還是跑過去,連跑帶拖的拉著她的右手,帶她回到下水道孔!
更不管她到底會摔成怎樣,直接把她推下去!
我這才跟著鑽進下水道,搬過圓蓋,在其他活屍就要撲上來的前一秒,及時 蓋上孔蓋!
聽著活屍一直拍打鐵蓋,嘶吼亂叫,想到只差那幺一步就來不及,我開始發 抖,甚至恐懼起來……
但是底下傳來的淒厲哭叫,再次引起我的注意,使我暫時遺忘恐懼。
小雲癱坐在背包上,右手蓋著左手臂鮮血淋厲的傷口,哭號不停:「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
我迅速滑下樓梯,雙手推她:「躺在地上!」
她看著我,哭到臉色發白,猛發抖,明顯很痛:「手!手!手!我的手!… …」
我不管她的哭叫,強硬推倒這個女孩,然後一個勁把她的左手拉直在下水道 的地上,用腳壓著固定!
最後,我從大背包抽出消防斧……朝她的左手膝關節狠狠劈砍下去!
小雲發出最淒厲痛苦的叫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叫小林,活在滿是活屍的城市中,這就是我的故事……
=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