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

2022-08-30发布:

武林淫乱史 (第1-4部全)

精彩内容:

本帖最後由 07131002 于 2014-12-23 09:16 編輯
作者:大魔鬼王

【第一部:天運風波】主要人物介紹

  羅驚天:天運門第十代弟子,也是準十代掌門,性情古怪然天資過人,以十四歲的年紀練成天運心法第四重。並參悟出天運心法中陽難克陰的謎團,並最終殺父納母,從其母玄陰天後──吳依依身上采得先天正陽,而稱霸武林。在這一過程中,其不斷與正邪兩派鬥法較量,而兩方勢力中的美女也不斷被他收服。四仙、十花、四魔姬無一逃脫。

  羅洪林:天運門第九代掌門,羅驚天之父,人稱江東無敵,因天運門在其掌控下控制了長江,運河的漕運及運河沿岸的陸路運輸,而被封爲博運侯。但其妻子卻是陰葵教主玄陰天後所化,帶其察覺後已被陰後暗算,功力大損,爲了門派及兒女隱忍多年沒有揭穿,直到被其子羅驚天重傷後才對其吐露真相。

  羅曼丹:武林十花第叁名,羅驚天之姐,本已許配南宮世家的二公子南宮林爲妻,卻與羅驚天做出了姐弟亂倫苟且之事,後被羅洪林發現,這也間接導致了羅驚天的弒父之逆。

  羅雲丹:武林十花第四名,羅驚天之妹,最後亦被羅驚天收納于房中。

  吳依依:四魔姬之一,本是陰葵教主,爲了陰葵教稱霸武林而混入天運門,並嫁入羅家。待其暗算羅洪林後,可謂得意忘形毫無顧忌,卻不料在數年後被其親生兒子羅驚天強行收服,與其兩個女兒,及師父均成爲了自己兒子的禁脔。

  張可兒:武林四仙之西嶽仙子,華山長老,八大高手第叁名,是武林四仙中第一個被羅驚天收服的。

  李爭豔:武林四仙之雲陽仙子,南海派護法,八大高手第五名,與邪派高手淩雲子等相鬥時中其埋伏,被羅驚天所救,又被其治好內功舊傷,終如其宮闱之中。

  林美妍:武林四仙之安然仙子,五湖門掌門,江南叁絕之一,本與天運門相安無事,但因其與吳依依有過間隙,而被吳依依推薦給羅驚天,後被羅驚天強行收納。

  金翠玲:武林四仙之淩波仙子,洛陽金家小姐本是東方世家少掌門東方狄之妻,東方狄早喪後隱居于華山,與張可兒是閨中密友,後爲救金家免于被天運門鏟除,在張可兒引薦下,歸于羅驚天。

  林雨情:四魔姬之一,陰葵教主吳依依的師父,八大高手第二名,欲稱霸武林而派吳依依打入天運門,卻不料終被羅驚天收服,多年辛苦反成全了羅驚天。

  吳愛愛:和吳依依並爲四魔姬之一,吳依依之孿生妹妹,兩人互爲替身,混亂江湖,最後被羅驚天收于房中。

  薛紅杏:四魔姬之一,陰葵教原護法李彩鳳的弟子,李彩鳳死後,爲其重奪陰葵教教主之位,而在武林中興風作浪,最後卻被羅驚天收納。

  石夢仙:四魔姬之一,決陽門掌門,江南叁絕之一,因欲掌控武林而與羅驚天沖突,被羅驚天收服。

  武真君:天運門十代弟子,垂涎于羅雲丹,在發現羅驚天弒父納母後欲以此逼其將羅雲丹相許,卻被滅口。

  陸燕子:天運門十代弟子,是經營的奇才,但正邪之念不強,後成爲羅驚天手下。

  趙破陣:天運門十代弟子,大將軍趙淩之子,後在羅驚天幫助下破敵有功,揚威西域。

【第一部:天運風波】第一章:奸情撞破──被罰

  春天是個美好的季節,常常讓人産生快樂的心情,而揚州的春天更是如此。正是揚州太美了,所以經常會讓人們流連于河湖之中,花木之間。有誰會浪費這幺難得的好天氣,呆在屋內而不去享受自然的美好?確實也有例外的人,不光待在屋裏,還是兩個人一起待在一間狹小的屋子裏。這是個傭人的房間,雖然幹淨,卻實在不光鮮,只是從帷帳中傳來的聲音卻讓人,心中癢癢。

  「啊……啊……哥,你真好,你的棒子有長大了些,啊……又刺穿妹妹了。哦哦哦……妹妹不行了,你真強,越來越強了。」「啊……啊,又來了,不行了,啊……」

  只見男人的粗壯的陽物正在女人的陰戶中做著沖刺拔出的運動,男人的陽物長逾一尺,粗若人臂,似乎隨時可以將女人刺穿。

  「啊……啊……呀……你好狠的心呀……搗死我了,不行了,插到心窩裏了,來吧,來吧,插死我吧!讓我死好了。」

  眼看著,男人的陽物刺入女人身體後,女人的小腹就隨之鼓起,真令人擔心會不會把她刺穿。

  而女人似是不在乎,將自己的肥碩的屁股,拼命的挺動迎擊著。

  床鋪則配合似的發出令人産生許多遐想的吱吱聲。

  「哦……哦……又不行了,又洩給親哥哥了,讓我給你生個孩子吧!啊……」

  男人突然間從女人身上下來,站在了床前的地上,雙手抓住女人雙腳的腳踝,用力將女人雙腿分得很開,女人有些不解:「你在做什幺呀?親哥哥,快把你的大雞巴戳進來呀!妹妹快要燒死了!」男人沒有說話,只是用行動來回答,只見他用力的將陽具向前一挺,宛似拳頭大小的龜頭便刺入了女人的身體,並發出了「吱……吱」的聲音。

  女人也隨之配合的高叫:「又被你刺穿了!狠心的冤家,要妹妹的命了!」「既然你這幺狠心就插死妹妹吧!」

  男人自然不會客氣,似乎真的有心把胯下的尤物插死。像搗糯米一樣,拼命的將陽物在女人的身體裏刺入又拔出就像是出山的猛虎一樣。

  就這樣,從女人的蜜穴中不停的流出涓涓細流,來潤滑兩個人的結合處。由于兩個人持續幹了一個多時辰,所以兩個人的結合處也是濕了又幹,幹了又濕的。而床單上則是濕了一大片,別人見了恐怕還會以爲是尿床了呢!

  突然女人發出一聲長嘯,高亢入雲:「死了,死了,被親哥哥幹死了!啊……」而一股陰精也噴湧而出,淋在了男人的大龜頭上,弄得男人舒服不已。跟著,女人就了無聲息,死了過去。

  女人似乎不行了,而男人卻心有不甘:「再挺一會兒,我還沒完呢!這幺不中用了,你不是也天天練功嗎?」似乎很掃興了。

  看他們男的身高八尺,面若冠玉,眉間透出一股英氣,他就是如日中天的天運門掌門江東無敵羅洪林之子羅驚天,也是既定的下一任天運門掌門。而與他歡好被他騎在胯下的,女子長得十分動人,豔若桃李,身材凹凸清晰,而且只比其矮了叁四寸,但最驚人的是,此女正是他的親姐姐羅洪林之長女──羅曼丹。原來這姐弟二人正在做亂倫苟且之事。

  只聽羅曼丹虛弱的說道:「是姐姐不好,沒有讓弟弟盡興,等姐姐稍歇一會兒再陪弟弟好嗎?不過你的東西可真是不得了呀,才一個月就又長了兩寸了,怕有一尺長了真是讓姐姐又愛又怕。」一邊還勉力用手愛撫著弟弟的粗長陽物,只是這陽物過于巨大,她兩只手並用才可以抱住似的。

  「還不是因爲練了心法,只是沒想到我天運門的心法中還有這一妙用,姐姐若說怕,弟弟以後便不惹姐姐了。省的每次明明比姐姐小,卻反要做哥哥,叫姐姐成妹妹。」羅驚天有些得意的挑逗姐姐。

  「你!明明是你欺負人家,卻還得便宜賣乖,當初要不是你用強,誰會跟你這樣?只是求別讓爹娘知道才好,不然我們怕是死定了。」

  「知道又怎樣,家醜不可外揚,爹娘顧及面子,一定不會說出去的。也就是罰我們一下了,我到是想讓他們知道,省的想起你要嫁給南宮林那廢物小子,我就憋氣的要死。」

  「弟,你的心姐姐懂的,就是讓姐現在就去死也不覺得枉此一生了。只是現在有個難處,我再有半年就要嫁到南宮世家了,可到時候人家發現我已不是完璧該怎幺辦?」

  「那我就在你出嫁前帶你遠走高飛好了!」

  羅驚天說的斬釘截鐵。羅曼丹面露喜色,剛要說話,突然羅驚天一掌劈向窗戶,「什幺人?」

  窗戶即刻被掌風震落,羅驚天也跟著從窗戶一躍而出。而羅曼丹見有人發現姐弟奸情,忙一邊穿衣,一邊也沖到門外。但到了外面卻呆住了,原來在外面與羅驚天對面而立的不是別人,正是他們的父親羅洪林。

  羅洪林本想去後花園密室中參悟本門的一個難解謎團,卻不料湊巧遇到了這姐弟在幹苟且之事,一時間呆在了那裏。開始羅驚天正和姐姐幹得起興沒有注意,而後靜了下了即刻發現了屋外有人,卻沒想到是自己最怕的父親。羅洪林被氣得面色慘白,全身上下不由自主的抽搐,只從嘴裏發出「你,你們……」便沒有了下文,呆立著站在那,眼前的一切實在是令他震驚之極。他想不到,自己的一切希望都寄托在兒子的身上,而他卻做出了忤逆人倫的姐弟苟且之事。

  天運門是羅家的家派,開派祖師羅破軍本是一將軍,歸隱後才開創天運門。雖然也收異姓弟子,但那主要是因羅家數代人丁不旺,招收弟子以爲幫派所用。而外姓弟子一般只授予天罡正陽掌和歸鳳劍,天運門的內功天罡正法心法隨也傳授,卻只授一部分。所以天運門自然也沒有別的門派的掌門位子之爭了。天運門傳到羅洪林這一代已是第九代了,其天罡心法已練至第六重,雖然自認有生之年沖破第七重無望,但其功力在江湖中已是數的上了。加之這兩年天運門不僅繼續掌控了長江,運河的漕運還把運河兩岸的陸路運輸也控制住了,朝廷也不得不重視而封羅洪林爲博運侯,是以現在的天運門已經與少林武當並駕齊驅,勢力威名遠在峨嵋昆侖點蒼諸派之上了。但他最驕傲的卻是他的兒子,羅驚天。

  羅驚天六歲習武,九歲就已經突破天罡正法第二重,要知道天罡正法共分九重,除了開派祖師羅破軍練到了第七重上界外,後來的諸掌門都沒突破第六重,而羅驚天十四歲時已經練成第四重了。也正因爲如此,羅洪林才破例將本應到他婚娶後才教給他的本門修行秘法,天罡陰陽正法教給他。本想盡快給他找個門戶相當的妻子,卻不料他竟做出這樣的事來,怎能不痛心?有心將他一掌斃了,但手掌舉起卻難以落下,自己至此一個兒子,又不忍心。唯有長歎一聲,說到:「你們這兩個畜生,都……都……都給我滾回自己房裏去,我饒不了你們。」

  羅驚天本以爲就算不被當場斃了,也少不得挨頓飽揍,但見羅洪林只是讓自己先回房,不禁有些奇怪。畢竟以父親的脾氣,自己做了如此傷風敗俗之事,他是絕難容下的。但既然父親這樣吩咐了,唯有先回房走一步算一步了。

  羅曼丹卻沒他這幺想得開,父母自幼就寵愛弟弟,每次父親要對其懲罰時母親總會出面說情,所以多半會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而自己和妹妹則沒那幺幸運。但這時再怪父母偏心也是枉然,怪只怪自己把持不定,聽天由命了。也只能心懷忐忑的回自己的房間去了。

  不過看來事情好像並不是很糟,直到傍晚,丫環才到羅驚天屋外敲門,說道:「少爺,晚飯好了,老爺吩咐讓您和小姐去吃飯。」

  羅驚天不禁一喜,看來有轉機了,既然父親叫去吃晚飯了,那至少是氣已經消了一大半了。就對外面說道:「我更完衣就到。」小環應了一聲便去了。

  羅驚天一邊更衣,心中卻一直在琢磨著:從小自己惹麻煩,只要母親一出面,父親就會沒脾氣,似乎父親很怕母親。否則,就算是夫妻恩愛,也不會從不違背過母親的意思的。而且,他知道父母在人前一切正常,但其實他們很少同房休息。父親雖然五十開外,但內功精深,應當不會像常人那樣不中用,而且,父親在傳授天罡正法的修煉法門天罡陰陽正法時也說,練此功法,不光可以采陰補陽,增進功力,還可以行房之時金槍不倒。據說,第叁代祖師羅安佑八十歲尚可以日禦數女。但父親非但性欲不旺,反倒是有意的疏遠母親,令人十分不解。想到了自己的母親,羅驚天不禁百感交集,他的母親吳霞兒實是個絕代佳人,雖已經年近四旬,有生養了他們叁個兒女,但卻風姿未減當年。身材凹凸有致遠勝于自己的女兒不說,還比她們多了幾分成熟女人的魅力。

  羅驚天自幼天資過人,而體質也有異于常人,其陽物自九歲時便增長迅速,而欲望也隨著增加。本來,因羅洪林家教甚嚴,還不敢造次,但在他十二歲那年有個雲遊道士被仇家追殺,被他藏在家中。那道士的仇家懼于天運門的威名沒敢造次,而那道士爲謝他救命之恩,將自己曆盡辛苦采得本欲救命之用的一株千年靈芝贈給了他。他一時好奇便整個服了下去,結果使他的陽物遠大于成人,爲了平息欲火,他將家中有幾分姿色的丫環使女盡皆奸淫,而那些丫鬟侍女不光沒恨他,反倒是對他更加愛戀了。但不知爲何,從他有此異遇後他每次見到自己的母親總有種不可名狀的沖動,而且越來越難以控制。直到他幾個月前被父親破例提前教授了天罡陰陽正法,而姐姐羅曼丹也因爲快要出閣了被授予了天罡陰陽正法的陰功,他隨著自己和姐姐的修練日久功力日深,發現自己忽然對自己的姐姐也越來越有沖動了,直到後來自己乘著陪姐姐上山遊玩之機,強奸了姐姐。但姐姐後來卻告訴他自己對他也是隨著功力的加深,而越來越難以自制了。似乎天罡陰陽正法有陰陽互吸的特性。那幺說來,自己對同是習練天罡陰陽正法的應當也有吸引力才對,但這也還好理解,只是父母分房而居卻是想不通的。

  他這邊想不通,羅曼丹也是心中打鼓。畢竟,這次姐弟兩個所犯的事,實在過于嚴重了。

  姐弟二人在飯廳外正好走了個碰面,羅曼丹不由得臉上一紅,而羅驚天卻像沒事人一樣,神色如常。

  進到飯廳,只見羅洪林正襟危坐于上手,臉上可謂是陰雲密布。而他們的母親吳霞兒則陪坐在旁邊,奇怪的是,母親的臉上非但沒有一絲責怪的意思,反倒是面帶笑容,眼神中似乎還有一絲捉弄之意。羅驚天雖對母親的表現有些奇怪,但憑直覺覺得應無大礙了。他一如既往的坐在了母親的下手,羅曼丹也挨著坐下了,這時外面風風火火地闖進了一個火紅的人影來,是小妹羅雲丹來了。只見她一下撲到母親懷裏,撒嬌似的說道:「娘,女兒這次給外婆去送壽禮,可有獎賞嗎?洛陽這幺遠,我可是第一次出遠門呢,要是沒獎賞女兒可不去了!」隨即用一對明似秋水的大眼睛望向母親。

  吳霞兒尚未開口,羅洪林已然說到:「去給你外婆送壽禮還要獎賞?要獎賞可以,但到了你外婆做壽之時就不帶你去了,哼!」

  聽了這話,羅雲丹的臉上立刻笑容全無,撅著小嘴道:「那這次女兒就住外婆家,等過了外婆的壽辰再回來好了。」

  羅洪林本來就怒氣未消,這時再被羅雲丹頂撞,便要發作。這時,一支潔白勝雪暖似溫玉的手攔在了他的手上,但這只在別人眼裏美地無可挑剔的手對他卻似乎是非常恐怖的怪物一般,他下意識的要抽出自己的手來,但他忍住了。因爲這正是他老婆,吳霞兒的手。兩個人之間的一點小小異常舉動,卻全被旁邊的羅驚天看在眼裏,這更證實他的判斷,父親一定有什幺虛弱之處被母親掌控住了。只是父親如此可謂是懼怕母親,難道母親在背後威逼過父親嗎?

  這時吳霞兒開口了。「好,你說要什幺東西?娘一定給。」

  宛似天籁之聲。而只有羅洪林似乎是對此頗爲反感。見母親答應,羅雲丹的臉上立刻有陽光明媚起來。「我還沒想好要什幺,等我想好了再和娘要吧!還是娘好,不像爹,小氣!」說完朝羅洪林一撅鼻子,做了個鬼臉。羅洪林唯有歎了口氣。

  羅雲丹也坐到了自己椅子上,這時丫鬟也正好將最後一個菜端上來,回稟老爺夫人,可以開席了。羅驚天和羅曼丹都只顧低著頭,羅驚天因爲看出了父母間的問題而有恃無恐的吃飯,羅曼丹雖沒胃口吃飯卻也不敢擡起頭來,羅洪林則眉頭緊鎖的自斟自飲著,看來羅雲丹並不知道此事,邊吃飯還和母親撒著嬌,而吳霞兒也好像對他們姐弟的事情不太在意似的,陪著羅雲丹說笑著。

  吃到一半時,羅洪林突然對羅驚天說:「天兒,爲父見你最近武功修行的不錯,所以就和你娘商量了一下,想讓你去參悟一下我羅家的全功決圖。你願意嗎?」

  羅驚天不禁一愣,這全功決圖乃是羅家數百年來的謎團。原來,羅家先祖在習練天罡正陽掌和歸鳳劍時發覺,正派的內功心法雖然紮實細密,但在修煉之初進展較慢,而一些邪派的武功雖然本身威力並不強,但借著采陰補陽等令正派不恥的功法,可以在習練最初的一段時間裏突飛猛進,所以便有心將一些邪派功法的妙處借鑒到正派玄功中來。而機緣巧合,羅家先祖在追殺一個武功高強的采花淫道時,從他的衣物中得到了一部九陽取陰大法,于是就將其中的精華處加以改進,最後創出了天罡陰陽正法。但因爲是采陰補陽的邪功,雖然改變了不少,但終究是正派所不齒,所以,嚴令天運門下只傳掌門,女弟子則只有在選定爲掌門夫人時才可以傳授陰功。而羅家女子則是只有在嫁入夫家前才可以習練,但只能用于夫妻間的歡喜之時增添樂趣,不可害人。而且習練之人需立誓,絕不外傳。其實掌門都是羅家的人,只有掌門夫人,但嫁入羅家後也就是羅家人了,自然不會讓羅家無法在武林中立足的。但同時,羅家先祖也發現,天罡陰陽正法有個缺陷,那就是如果男女同時練此功法,若進境相同時,則一定是女克男。雖不是什幺必須解決的問題,但男尊女卑的觀念是絕不許這樣的事情的,而羅家的曆代祖先,即天運門曆代掌門無不費盡心力,據說在第五代掌門羅智鵬時卻是想出了關鍵所在,但羅智鵬卻沒有實施也沒有直接傳給後人,只是說此乃天劫,若欲破解需機緣造化了,後來就在羅家密室中留了一幅圖,說是參悟透了也就明白關鍵之所在。

  所以,當羅洪林提出讓羅驚天去參悟時,羅驚天不禁吃驚,自己豈不是有過反獎了?不似父親通常做法。再看母親此時也對他投來一種難以名狀的目光,讓他十分不解。但是福不是禍,只有這幺闖了,其實他已經想好了,如果逼急了自己就帶姐姐逃走,遠遁他鄉。天運門除了父親,沒有一個人是自己的對手,就算是父親,自己現在已經突破天罡心法的第五重進入第六重了,父親雖是第六重最高階,可要勝過自己也不是輕而易舉的。想來他們也不會對別家別派說起這種醜事,更不用說請人幫忙了。現如今要他參悟迷圖,那只能說是獎賞了。待到他掃過羅曼丹一眼時,卻正遇上對方也在偷看他,四目相對羅曼丹立刻低下頭。而羅驚天想的卻是:該不是讓自己去參悟武功心法,卻要懲罰羅曼丹吧?

  也正在這時吳霞兒又開口了:「我與你們父親商量了一下曼丹的婚事,南宮林那小子雖是世家子弟,但一來他未必能己任南宮世家的掌門之位,而且這幾年南宮世家的勢力受東方世家和玉華劍派的打壓,已是江河日下,時常要我天運門幫助出頭。現在已經如此,若是等到曼丹嫁過去,豈不是更是將我天運門當擋箭牌了?所以,明天就派人去退了這門親事。曼丹以爲如何?」

  若無今日之事,羅曼丹自是會趕著說好,但遇到現在的情形,她卻一時之間不知如何作答了。還是羅驚天接口道:「這自然好,省的姐姐跟了那廢物,還要娘家爲婆家辦事!」

  羅洪林想要發作,卻也不知該怎幺說,也只能繼續歎氣,喝悶酒了。

  羅曼丹見真的不用違心的嫁給南宮林,自是舒了口氣,但,羅驚天要去參悟心法,只怕以後不能常在一起玩樂,不由得又有些失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