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

2022-08-30发布:

国产动画电影不断创新 用情用力讲好中国特色故事

精彩内容:


原標題:用情用力講好中國動畫故事



近日,一部以舞獅爲主要元素的動畫電影《雄獅少年》引發熱議,另一部以冬奧爲主要元素的動畫電影《我們的冬奧》也即將上映。近年來,國産動畫電影在努力提升技術水平的基礎上,在題材選擇、主題呈現、人物塑造等方面都有著長足進步,成爲國産電影的重要一翼。


  國産動畫電影凝結著對童真世界的浪漫想象,寄托著人們渴望突破自身局限的生命願景。一部好的動畫電影,能夠纾解社會情緒、提振精神力量,讓觀衆在觀影時忘記年齡、抛下煩憂、回歸最初的本真。目前看來,國産動畫電影無論是在數量上還是質量上,都有很大的提升空間。因此,如何推動國産動畫電影加快發展步伐,實現創造性轉化和創新性發展,成爲動畫電影人的時代答卷。



  要著力推動國産動畫電影實現中國古典審美、現代審美和影視審美的有機統一。中國古典美術中的山水畫、工筆畫,是繪就民族文化符號的重要載體,也是樹立國産動畫電影流派,展現文化自信的藝術方法論。在國産動畫電影版圖中,遠有《大鬧天宮》《神筆馬良》,近有《哪吒之魔童降世》《姜子牙》等。這些作品,借鑒了山水畫的寫意與抒懷,也得益于工筆畫的細膩與嚴謹,其塑造的動畫形象熠熠生輝,令人難忘。同時,要把現代審美理念尤其是互聯網審美理念適度融入動畫電影創作當中。《雄獅少年》裏的醒獅、街巷、山水田園,頗具嶺南地域風貌和傳統文化元素,而影片的主要人物阿娟、阿貓、阿狗和鹹魚強師父的人物造型又有著頗具網感的漫畫式的誇張與變形。《我們的冬奧》定檔海報中,在故宮的屋脊上,冬奧會吉祥物冰墩墩、雪容融和齊天大聖、哪吒、黑貓警長等一衆經典動畫形象爭先恐後地奔赴賽場,讓古典審美和現代審美在奧林匹克的旗幟下交彙相融。


  推動國産動畫電影實現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還要深度挖掘國産動畫電影在精彩故事和精致視效之外的文化意義,賦予動畫電影更多的時代精神和人文情懷。要讓神話傳說、曆史典籍、民間故事、非物質文化遺産煥發新的生機活力,打造更多經典國産動畫IP。《雄獅少年》的嶺南派舞獅就是頗具文化影響力和感染力的非物質文化遺産。影片講述留守在嶺南鄉下的少年阿娟和一衆夥伴不甘心碌碌無爲的生活,追求舞獅夢想,努力拼搏實現人生逆襲的故事。影片關注尋常生活和個體命運,努力觸摸當代年輕人的精神世界,講述因父母外出打工而留守的小鎮少年的現實境遇,引發關于普通人實現人生價值的深入思考。



  推動國産動畫電影實現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還要深度挖掘創作題材和創作內容,努力實現國産動畫電影受衆的全齡化覆蓋。國産動畫電影要想擴大市場範圍、贏得市場紅利,就要把目光更多投向兒童之外的年齡層。從故事結構和人物形象來看,《雄獅少年》的受衆群體並不局限于低齡觀衆,而是在兼顧低幼觀衆的基礎上,努力捕捉成年觀衆的審美偏好。《我們的冬奧》創新性地把新中國成立以來若幹經典動畫電影形象集結在一起,並對經典形象進行適度戲仿與重塑,努力做到從70後到10後觀衆的覆蓋,讓動畫電影成爲名副其實的合家歡電影。此外,國産動畫電影還可以開拓更多創作題材,回溯曆史、追憶先賢、弘揚孝悌、歌頌愛情,塑造更多可親、可感的動畫形象。


  總之,國産動畫電影要在美學價值、文化內涵和受衆審美等方面下功夫,用情、用力講好中國動畫故事,努力實現創造性轉化和創新性發展,讓國産動畫電影生動、好看、有意義。(作者:楊洪濤,系北京市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研究中心研究員、中國傳媒大學戲劇影視學院教授)


《光明日報》(2021年12月28日 02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