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

2022-08-30发布:

双人房

精彩内容:

小君今年國二,跟讀小六的弟弟小敦同睡一間房。晚上當小君洗完早回房穿衣服,正當她將雙腳穿過內褲,彎腰準備將內褲拉上來時。身後傳來急促的開門聲。

  小敦:「姐,你洗好了喔?」小君張腿彎腰所亮出的白嫩屁股與胯下被小敦一覽無遺。受到驚嚇的小君立刻反應。
  小君:「你幹什幺呀!不是叫你進房要敲門?給我滾出去!」小敦隨即被小君趕出房間。直到小君穿好睡衣,才再度進房門。小君沒好氣的給了小敦一個白眼。

  母親正好經過,目睹了這一切,便厲言的責備小君。
  母親:「小君!爲何對小敦那幺兇?」
  小君:「因爲小敦進房進都不敲門,我是女生耶!幹麻要跟他睡同一間房?」
  母親:「小君!我們家很小!所以要多多忍耐!妳是姐姐,爲何老是都講不聽呢?」
  小君:「討厭!每次都這樣!」隨即鑽到被窩裏生悶氣。

  深夜,熟睡的小君隱約聽到有人在叫她。當她迷迷糊糊醒來時,看到睡在上層的小敦把頭往下探,神情緊張的輕聲叫喚她。

  小敦:「姐,姐,幫我啦。」
  小君:「幹麻啦?半夜還挖我起來?」
  小敦:「我尿床了。」
  小君:「你都幾歲了呀?還尿床?」
  小敦:「小聲一點啦,不要把爸媽吵醒了。」
  小君:「真受不了你耶!把被子掀到一旁,我看看。」小君用手指探了探床鋪,並感到疑惑。

  小君:「咦?床單沒有濕呀?你是不是做夢呀?」
  小敦:「可是我內褲裏都濕了呀。」
  小君:「這就奇怪了,床只會弄濕內褲?把內褲脫下來我看。」

  小敦隨即將睡褲跟內褲小心翼翼的脫下,隱約間內褲內側似乎還有黏絲附著在小敦的肉棒上,小君不自覺的將眼角的余光瞄向小敦那仍然硬挺的肉棒後馬上拉回視線。她看了一下內褲內側並摸了一下,手指沾到的是黏稠的白色濁液。
小君心想這跟平常看到的尿不一樣呀,但也沒想太多就往廁所移動。走出房門前小敦還要小君不要驚擾到爸媽以免被罵。小君還不忘對小敦說他欠她一次人情。

  小君把內褲洗好,並拿到曬衣間曬同時拿件新的內褲準備給小敦換上。回房間的路上,經過父母的房門前便聽到母親和父親的呻吟聲,並好奇的在外面聽了一小段時間,這已經不是小君第一次聽到這樣的聲音。甚至有幾次,她透過半開的房門,看到全裸的爸爸壓在同樣也是全裸的媽媽身上做些奇怪的動作。直到小敦也跑了出來,才打斷小君繼續偷聽下去,並回到房裏叫小敦把內褲換上後,兩人再度各自的床上就寢。

  隔天上午的體育課,小君看到坐在一旁的小文沒換上運動服,便走了過去關心一下。

  小君:「要上課了,妳怎幺還沒換衣服。」
  小文:「恩,我那個來了,所以不舒服。」
  小君:「是唷。」
  老師:「妳們兩個,都已經上課了。還不快去集合!」
  小文:「老師,那個…我身體不舒服。」
  小君:「老師,我也是。」小君情急之下,撒了一個沒必要的謊。
  老師:「這樣呀,好吧,你們就在旁邊看吧。」老師略爲沉思一下,不知道是不是不便拆穿謊言,于是就讓她們留在旁邊。然後往體育場走去要班長整隊。

  小君:「真羨慕男生沒有生理期。」小君若有所思的說出這段話。
  小文:「男生其實也有生理期唷。」小君疑惑的看著小文。
  小文接著說:「那個就叫夢遺。」
  小君大聲的問:「夢遺?…」小文隨即的摀住小君的嘴,但是已經引來部分同學跟老師的注意。
  老師:「妳們兩個!再鬧就都叫妳們罰跑操場到下課!」小君跟小文才趕快安靜下來避避風頭。

  小君:「這些事你都懂呀?可以再多教我嗎?」
  小文:「可以呀,那我們去別的地方?」兩人隨後就告知老師到保健室但其實是偷溜去體育器材儲藏間。到了那邊,小文便開始向小君傳授一些知識。
  小文:「妳知道什幺是做愛嗎?」小君搖搖頭。
  小文:「做愛呀其實就是把男生的肉棒放到女生的穴穴裏,然後男生動一動,肉棒就會射出白色的精液。」小文說著說著就把手邊的接力棒拿來用手示範。
  小文:「但是呀,如果太久沒做愛,男生體內的精液就會越來越多,到最後就會在睡覺時跑出來。那個就叫做夢遺。」小君于是聯想到昨晚的事情。
  小君:「妳怎幺知道那幺多呀?」
  小文:「我跟我男朋友做愛時,他教我的呀。」
  小君:「小文看不出來妳也挺色的。」
  小文隨即反駁:「哪有!」
  小君:「那你可以教我怎幺讓男生的精液出來嗎?」
  小文:「可以呀!」隨後小文便將自己所懂的一切告訴了小君。

  當天晚上,小君躺在床上一直想著白天體育課的事,原來以前爸媽晚上在房間裏所發出的怪聲還有看到的怪舉動就是做愛呀:媽媽把腿張開,讓爸爸將肉棒插進媽媽的體內,射精之後就生下了我跟小敦,有時候看到媽媽含著爸爸的肉棒就是幫爸爸把精液排出來避免爸爸尿床,啊…不是,是避免夢遺,免的被媽媽罵。想著想著她內心有股莫名的悸動。她隨後把手伸到自己的股間:小文說這樣摸一摸就是手淫吧?可是我怎幺都沒感覺呢?直到摸到一個點,小君一陣酥麻後便感覺到手指上沾附到液體,原來這就是小文說的那個愛液嗎?還有點尿騷的味道,她男友怎幺會喜歡呢?算了,今天就先這樣吧。

  小君翻來覆去就是睡不著,滿腦子裏的都是小文今天所說的事。她突然想到一件事,便趕快下床並爬到小敦所睡的上層床舖。小君慢慢的將小敦的睡褲跟內褲脫下,小心翼翼的不要驚醒他。小君接著便握住小敦未勃起的肉棒開始摩擦起來,小敦的肉棒也跟著慢慢脹大變硬。小君:「奇怪,小文是這樣教我的呀。怎幺出不來呢?」小君不死心的繼續嘗試,終于把熟睡的小敦吵醒!

  小敦:「哇!姐!妳在幹麻呀!」
  小君:「你小聲一點啦!今天晚上你不能在尿床了啦!」小君一邊說著原因,一邊繼續幫小敦手淫。
  小敦:「姐,我睡前沒喝水而且上床前已經上過廁所了。」
  小君:「那不一樣啦!你那個是夢遺!跟喝不喝水有沒有上廁所沒有關聯!」

  小君試著幫小敦手淫了好久,卻無法順利讓小敦的精液排出來。小君改變策略坐到小敦的床上並把自己的睡褲內褲也脫下來。
  小君:「小敦你快點躺好。」隨後蹲在小敦身上,一手扶著牆壁,一手扶著小敦的肉棒對準著自己的陰道口。等到對準了就一屁股的坐到小敦身上。
  小敦:「姐,熱熱的好舒服喔。」小敦感受到從未體驗過如此溫暖的包覆感。小君沒有多說什幺,便按照小文所教的方式動了起來。

  小敦:「姐,好舒服唷。感覺怪怪的好舒服喔。」
  小君:「恩,我也感覺到了。」小君心裏想的還包括:原來爸爸媽媽晚上做愛是那幺舒服呀。因爲不懂得控制力道,小君很快的就把體力都耗光,但是小敦還是沒射精。于是小君提議這次換小敦在上面試看看。
  小敦:「恩…恩…姐…恩…好舒服喔…」小敦把小君的雙腳都擡到肩上,更讓兩人交合的更深入。
  小君:「舒服就趕快出來呀!」小君抱著小敦邊抱怨著。小敦壓著小君繼續抽插了一段時間。
  小敦:「等一下…好像…好像有東西…有東西…要出來了…」
  小君:「慢著…不可以射在…射在裏面呀…要拔出來才可以射…快拔出來呀!」
  小敦:「姐,來不及了。腿好軟…」說著小敦已經射精在小君體內。
  小君的內心吶喊著:啊!小敦黏乎乎熱熱的精液射到我的陰道裏了。

  小敦在射精後,慢慢的將早已軟癱的肉棒抽出來。小君也預先警告精液可能會流出來,于是小敦連忙用衛生紙接。小敦癱坐在一旁,看著姐姐似乎還不滿足的扣弄著她的小穴。
  小君:「小敦,我這裏還怪怪的,可以幫我摸摸嗎」小君打開大腿用手指掰開小穴,示意要小敦幫她撫摸。
  小敦:「喔。」小敦于是用手指撫摸小君的陰蒂與陰唇,慢慢的小君掌握了自己的敏感點也叫小敦多著墨該部位。
  小敦:「哇!姐!妳怎幺尿了!」小君達到高潮的瞬間,卻意外的尿出來,而且量多一發無法收拾。小君內心苦歎了一下自己不該在睡前還喝了那幺多果汁。小敦一直在那邊驚慌的說怎幺辦並要小君想辦法善後。

  隔天早晨,母親憤怒的罵了小敦一頓。背黑鍋的小敦低頭不語,也不時的偷看著在一旁的元兇。事後,小君請求小敦的原諒,小敦沒好氣的回答:「算了,這下換妳欠我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