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

2022-08-30发布:

熟母丝袜绿

精彩内容:

01絲襪誘惑
初一學生,曹千裏,天生粗長雞巴,發育早。 從小就和諸多熟婦有了交集。
在成長中,不斷的經過自己的老媽各個姨、姑、表姐等被人操,同時,自己也想
法操了她們,還操了那些操了她們的男人的老婆,還操了諸多的老師等各式熟女。
有勾引,有強姦,有迷奸。

本故事中涉及的3P,多數爲老頭和男主。

百家熟婦人物關係譜曹千裏:本書主人公,因雞巴大,屬于能操之人,外號
曹操花玲玲:曹千裏的母親,職業商場售貨員,負責化妝品專櫃花平平:曹千裏
的叁姨,自由職業,賣衣服花丹丹:曹千裏的四姨,酒店前台王玉傑:我的同學,
玩伴,死黨趙小麗:王玉傑的母親,我「肏」的第一個熟女宋甯甯:遠房表妹周
香蘭:宋甯甯的母親,熟女,和叁姨一起賣衣服初中校長:蔣半禿初中教研室主
任:柳青青,女,熟女,蔣半禿的情人班主任錢玉玲:48歲,素妝,嚴厲,矮胖,
圓臉,短髮,迷著的小眼一看就很有神,全校最嚴厲的女班主任,也是全縣十大
優秀教師中唯一的女老師,人稱「女閻王」,教數學。 白天因爲她穿著長褲,腳
上是一雙肉色絲襪,但是呢,沒看到襪子筒口,不知是不是長筒的。

語文老師孫豔豔:42歲,矮、豐滿,眼睫毛長,喜歡咬著牙抿著嘴笑。 離婚
獨居。

政治老師李芳蘭:36歲,高,壯,找馬尾辮,兩只眼睛中閃著質撲,講課時
喜歡從事實故事入手,將複雜難懂的政治理論化解爲簡單的日常道理。

體育老師吳曉燕:32歲,大高個,腿長,擅長打籃球,家境好,眼界高,未
婚。 追求的人很多,其中最猛的是初中的地理老師。

西鄰之子:曹光明西鄰之母:鄭霞霞王玉娟:東鄰,熟婦,剛生完孩子,哺
育期老太婆:王玉娟的婆婆,文中用老太婆稱呼馮香蓮:村子醫生兒媳,孕婦。

陳叁丫:村醫母親,五十的老婦。

褚英君:公共浴池老頭兒媳,公務員,稅務員衛如潔:公共浴池老頭女兒,
護士黃雀:曹千裏所在村子的鄰村大隊書記蔣若萍:體育老師吳曉燕的老師,初
中校長蔣半禿的妹妹,是縣教育局局長的老婆,城陽二中高中部特級數學老師。

沈玉蓮:吳曉燕閨蜜,一個瑜珈館老闆韓琳琳:烏龜同學的母親楊甯甯:非
家族被操絲女的姓氏按百家姓排列,不重複。

非長期連續出現人物:以職業或特殊或外號稱呼,不起名字,以便于記憶。
「接上文」

我家住在一個縣城,下面的鎮子裏,房子是平房,四間,老爸老媽住在東邊
兩間通在一起的屋,分別有一張床和一鋪炕。 我住在最西邊,靠近院門的那間屋,
自己一間屋。 這就方便了我晚上自己胡思亂想,有時我也悄悄出去在村子裏或村
子外及縣區裏瞎逛蕩。 更多的時候,是有一陣子我迷上了練氣功,經常半夜爬起
來練氣功。

我叫曹千裏(即肏千裏的諧音),外號曹操,今年上初一,身體長的很勻稱,
喜歡上牆爬屋設皮搗蛋,因爲聰明學習好,儘管我的破壞力很大,老師和家長大
人們卻總是對我的惡行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我是痛苦的,我從小就因爲雞巴又粗又長,龜頭大而經常受到大人和小孩子,
男的和女人的戲弄,女人們對的戲弄,則是一個喜歡我的嬉戲,她們在撥弄我的
雞巴時,是一種喜歡的撥弄,是一種溫柔的撥弄。

而男人們對我的戲弄,卻是一種嫉妒的吃醋的戲弄,他們在撥弄我的雞巴時,
充滿了惡意,手上用的力氣也大,我常常感覺到疼痛。 特別是他們在女人面前欺
負玩玩弄我的雞巴時。

我是幸福的,因爲我的雞巴又粗又長,龜頭又大,很多女人都喜歡我,我也
不知道是什幺原因。

我最幸福的事,哦,不能說「最」,是因爲隨著我的人生的成長,還會遇到
更多的幸福或者幸福又性福的事。

當我回憶起那天的事時,仍是激情澎湃,雖然這件事超過了倫理,而當時也
是天真無邪,沒考慮什幺倫理,現在想想仍是享受。 我想,大概沒有沒個人在很
小時就有這種享受吧。

我的母親花玲玲兄弟姐妹5 個,老大是哥,另四個都是女的。 我媽是女老二。
我的這些舅和姨的名字以後再說。 當然,我爸爸兄弟叁個。

那年夏天,我的姥姥過六十歲生日,全家自是很高興,六十大壽可是人生的
一個非常重要的生日。

那天,天很熱,全家都到了姥姥家。

大舅家有叁個孩子,大兒子已婚,有一小孩。 大女兒上高中,二女兒上初。

那時叁姨剛結婚還沒有孩子。 四姨叁十多了,因爲眼光高,尚未出嫁。

中午吃飯時,做好了飯後,男人們一桌,女人們一桌,孩子們一桌,我呢,
不屑于和小孩子們一起,就和女人們一桌。

男人們的一桌,是在堂屋的大方桌上吃的,都吆叁喝四大吃大喝的。 女人們
則是在炕上,盤著腿,中間是一張長形矮腳木桌,我因爲調皮搗蛋,就站在地上,
太好了,我發現了美妙的地方。 哈哈。

我看到女人們,七個女人,下身都是穿著裙子,長的、短的、肥的、瘦的、
白的、紅的、綠的、黑的,而且都穿著襪子,我是頭一次發現女人穿著襪子會這
幺美,特別是四姨穿著短裙,盤著腿。 四姨是長輩們中最漂亮的一個,身材又好,
所以眼光高成了大齡剩女。

四姨是標準的鵝卵石臉型,長長的頭髮,梳成一個美人髻盤在頭上。 她身上
穿了一件淡黃色的蘇繡襯衣,豐滿的乳峰鼓鼓蕩蕩,裏面的半罩杯乳罩清晰可見,
略顯豐滿的腰肢充滿了肉感,卻並沒有什幺贅肉,反而更加誘人。 因爲四姨是盤
著腿的,而她的半裙的布料是那咱硬質布料,所以兩條大腿分開把裙擺給撐開了,
白色的半裙下淡紅色的短褲也隱隱可見,短裙下面是一雙穿著肉色絲襪的修長白
皙的雙腿,兩只小巧的絲足。

而我順著四姨那因盤腿而擠壓在一起大兩條腿往上看去,卻發現這襪子好長
啊,慢慢到了大腿跟,咦? 大腿跟深處還有,我又看到了四姨的褲裆,那裏黑乎
乎的並看不清,不過,我有種直覺,那絲襪到了她的裆部還要往上,這是我頭一
次對女人的東西,對女人的絲襪産生了興趣。

因爲是坐在炕上,有點熱,那兩只玲珑玉足,讓炕給烙的不時的活動著,十
根玉趾不時的不規則的跳動著,讓我感到一股莫名的沖動從小腹擴散,竟然有了
股尿感,我就去了院子裏的衛生間,卻發現雞巴有點硬著,費了好大一陣才尿出
來,我還以爲是病了呢。

熱鬧了一中午加一晚上後,到了十點多,終于要休息了。 可是,人多啊,屋
少啊。 就這幺安排的:我姥爺姥姥到表哥家睡去了,其他人睡在大舅家,一共兩
間屋,男人們睡一間屋,是一間小炕;舅媽、大姨、我媽、叁姨、四姨、大表姐、
二表姐睡一間屋,是一鋪大炕。 我嘛,當然是和男人們睡在一起了。

可是,不大一會我就被踢起了兩次,再加上濃濃的煙味、酒味及呼噜聲,我
實在是睡不著了,就把我爸爸叫了起來。

我爸爸就送我到女人們的房間,我還記得,他把送我進去時,扭過頭,沒往
裏看,是我媽接的我。 可惜了,如果他往裏看一眼的話,會看到滿屋春光,七個
女人都是全裸,天太熱了。 七個人的順序依次是舅媽、大姨、母親、叁姨、四姨、
大表姐、二表姐。 我上了炕,擠在了我媽和叁姨間。 老爸應該知道會是這樣的,
所以不往裏看的。 當然,當時我不明白。

舅媽道:「千裏,你舅舅那邊寬敞,還有風扇,怎幺要到這裏來呀? 」其實,
她是知道我過去的原因的,故意逗我。

我:「我想摸著我媽的奶子睡覺。 」這才是我真正想過來的原因。

舅媽又笑著說:「你媽的奶子有什幺好的? 你看看有舅媽的奶子大嗎? 」

我看了看自己的母親的奶子,又看了看舅媽的奶子,確實比自己母親的大。
就伸手去夠我舅媽的奶子:「我也想摸。 」女人們此時都醒了,聽見我的話,都
笑了。

我就跨過自己母親和大姨的身體,趴到舅媽身上,一手摸著一個奶子,端詳
著,大、扁,有點下垂,乳頭發紫。 我一邊搓著奶子,一邊低頭親著乳頭,親完
一個乳頭又吸另一個。

「哈哈...... 哈哈......」所有的女人又都笑了。

這時,舅媽把我的一只手放到了大姨的奶子上,大姨笑著摟著我,我又趴在
她身上親了一會。

「哎喲,親的還挺熟練的。 」大姨笑道,又悄悄在我耳邊說句句什幺。

「好。 」我坐起來,往回撤。

「怎幺不親了? 」叁姨問。

「我要親親你的奶子,你們每個人的我都要親親。 」說著,又來到叁姨身上。

叁姨的奶子飽實圓潤,乳頭極是敏感,我的舌頭剛舔上去,她就叫了出來,
俨然是性交前戲時的呻吟。 女人們又笑了起來。

「好了,去親你四姨的吧。 」叁姨紅著臉,在我親完兩個奶子後把我推到了
四姨身上。

四姨的奶子雪白雪白的,乳頭呈粉紅色,微微豎立。 我也不知道哪裏來的想
法,雙手分別用兩個指頭捏住四姨的乳頭,輕輕一拉。

「啊,你這壞孩子。 」四姨在我的屁股上打了一巴掌,其實,這還是她的奶
子第一次讓一個男性,儘管我還是個五歲的孩子摸。 我挨了一巴掌後,老實的,
乖乖的親玩了四姨的奶子,不到二分鍾就讓四姨推到了大表姐身上。

「你親了那幺多了,就不用親我的了。 」大表姐一手橫在胸前擋著兩個奶子,
不讓我過去。 大表姐的臉通紅通紅的,喘著粗氣。

「好了,千裏,你姐的就不要摸了。 」母親和叁姨覺著不大好,畢竟表姐和
他們比起來還只是下一輩呢。

「不嘛,我要嘛。 」我要哭。

「那好,就一下啊。 」大表姐猶豫了下。

我匆匆趴上去,兩個乳頭各咬著吞咽了幾口,然後又趴到了二姐身上,此時,
二姐的乳頭剛剛發育,不大好玩,就結束了吻乳之行。

多年過去了,我已記不清每個人的奶子樣了,能記住的只有叁姨的那聲呻吟
和大表姐那秕秕的小粉色乳頭。

小時的記憶總是是片斷的,這件事我忘了是我幾歲時,應該很小,沒有上學,
而且在此後,就沒有與這件事相關的記憶了。 此後不久,我就上學了,生活變得
有規律了,更主要的事是上學了。 上學了,接觸的女人更多了,因爲我是肏千裏,
曹操,所以我的生活更加豐富了。

因爲當時還小,其實有一個更加關鍵的問題,就是我們當時都光著,我忘了
我雞巴的反應,也忘了她們的反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