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

2022-08-30发布:

《长津湖》票房破43亿跻身top3,破纪录背后的“逼捐”和影视股

精彩内容:

文 | 何西窗

國慶檔的紅利與落敗,此刻才真正顯示出來。

截止寫稿時間,《長津湖》累計票房達到43.03億元,超過了《速度與激情9》,成爲2021年電影票房第叁,同時也超過了此前的《紅海行動》《湄公河行動》等,創下了博納影業主旋律電影的票房新高,甚至在全球市場上成爲戰爭題材電影的票房冠軍。

同時,這部電影以一己之力帶動著國慶檔票房達到43.85億元,成爲國慶檔票房影史第二。而國慶檔的爆發促使2021年年度票房沖破400億元大關。這對于今年萎靡冷淡的電影行業而言無疑是一個振奮的消息。

在這波熱潮之下,影視股們迎來了一波紅利。國慶檔累計21部電影,80余家影視公司,“落敗者”遠多于贏家。10月8日開市,華誼兄弟、歡瑞世紀股價紛紛上漲。中國電影、光線傳媒、上海電影分別下跌,影視股們同樣經曆世界參差。

值得注意的是,贏家也並非全然高枕無憂。隨著《長津湖》票房大熱,輿論市場出現一波“逼捐”言論,認爲《長津湖》劇組及制作單位應該將“全部票房收入捐給志願軍老兵”,單人累計票房達到227億元的演員吳京,被要求“將收益全部捐出來支援國家建設”。這讓電影劇組與演員本身都頗爲尴尬。

市場上紅利與風向起伏變化,公衆習慣在困境中尋找一個“英雄”,而英雄出現,又會給英雄設下更多的考驗。

被逼捐的《長津湖》與吳京,是道德綁架還是情緒反噬?

從投資回收率的角度,《長津湖》票房風光無限,實際上算是完成了一次“虎口脫險”。

以電影目前42.3億元的票房而言,《長津湖》片方票房分賬占比爲39.19%,分賬票房爲15.41億元。而雖然博納影業一直未對電影成本做出正面回應,但是坊間基本以此前外媒報道數據爲依據,默認定電影成本達13億元。這個換算下,《長津湖》收回成本,“盈利”兩億票房。

貓眼預測《長津湖》累計票房將達到52.27億元,以39.19%的比例計算,電影分賬票房將達到20億元,那麽《長津湖》在成本之外,票房收益約爲7億元左右。

這樣的電影體量與票房轉化,在冷淡的2021年是屈指可數的。同時《長津湖》作爲一部主旋律戰爭曆史題材電影,以抗美援朝時期志願老兵的真實經曆爲故事依托,准確的戳中了公衆的民族主義情緒與家國情懷。

所以不驚奇《長津湖》在電影之外,被賦予了更多意義,也承載了更多情感色彩。

而這種背景之下,《長津湖》比起同期上映的《父輩》等電影,有了更多的榮光,也經曆意料之外的“情緒炸彈”。

網絡上部分觀衆發表極端言論,要求《長津湖》與吳京將票房收益捐出,“湯姆漢克斯,把《拯救大兵瑞恩》片酬捐給了二戰老兵,史泰龍把《第一滴血》的片酬捐給了越戰老兵,呼籲吳京捐出《長津湖》片酬”“這是一部愛國主義教育片,不應該收門票”。

暫且不論這些海外引用案例的真實性與合理性,也不去評判這些極端言論正確與否,畢竟絕大多數的公衆都是清醒與平靜的,沒有被這股狂熱的逼捐情緒裹挾。

只是值得探究的是,爲何《長津湖》與吳京會被卷入這樣的極端言論,甚至被“道德綁架”?

對于《長津湖》片方而言,這種言論的出現或許是始料未及。無論是《紅海行動》《湄公河行動》《八佰》等主旋律動作片,還是《我和我的祖國/家鄉》等主旋律拼盤商業電影,都沒有遭遇這樣的極端要求。

對于吳京而言,這種情況卻不是第一次。2017年《戰狼2》票房突破56億元,彼時也有網友以票房大賣爲由,要求吳京對災區進行捐款。

而《戰狼2》之後,吳京接連出演《流浪地球》《攀登者》《金剛川》等主旋律電影,銀幕上經常以愛國硬漢等傳統正面形象出現,部分觀衆有意無意將吳京銀幕形象與真實人格綁定。

吳京采訪時部分耿直言論被剪輯成短視頻在社交媒體平台傳播,他穿的綠色運動服衍生出表情包成爲一個流行梗。而這背後,是吳京與自身電影內容的融合,他成爲部分觀衆心中愛國主義的代表,在明星身份之外承載著民族情緒。

這種情緒綁定,讓吳京在主旋律電影市場上有了一種微妙的光環,他與各種鐵血軍人形象完美適配。近叁年,吳京因爲主旋律電影成爲國內的一線男演員,並成爲爲數不多成功的明星跨界導演。

但情緒向來是一把雙刃劍,吳京因爲主旋律內容迎來了擁趸,也一定程度因爲這種過鮮明的情緒價值引起了爭議。

今年國慶檔《長津湖》成爲頂梁柱,整個檔期主旋律色彩濃厚,而電影與吳京承載的民族情緒集中爆發,這帶來了大波紅利,也引起了輿論浪潮。

資本參差,影視股Q4季度業績如何寫?

而雖然《長津湖》遭遇了部分極端言論,但電影在國慶檔乃至2021年影視市場上的成功是毋庸置疑的。相比《長津湖》實實在在收割入袋的票房,影視資本場上的情況顯得十分虛無。

理論上,國慶檔票房達到影史第二,雖然沒有打破檔期紀錄,但是放在全年電影市場上看,已經是難得的好消息,影視股們應該迎來一波利好。

但現實是,國慶檔並沒有真正拯救影視股們。截止10月8日收盤,影視股並沒有迎來預期的大漲,反而出現了高開低走的情況。萬達電影、華誼兄弟分別收漲2.92%、1.15%,微幅上漲,中國電影、光線傳媒、上海電影則分別下跌6.00%、3.63%、3.04%。

華誼兄弟發布公告稱,源于《我和我的父輩》(以下簡稱《父輩》)的營收約爲150萬元-190萬元。歡瑞世紀發布公告顯示,公司參投《長津湖》,收益約爲180萬元。

而股價下跌的公司並非是沒有參與爆款電影投資的公司,如中國電影均投資了《長津湖》《父輩》。

行業內相關人士將這種情況歸結爲“紅利前移”,大檔期對影視股的拉動作用前置了,9月30日國慶檔尚未開啓,金逸影視、幸福藍海、華誼兄弟、光線傳媒等公司迎來了一波上漲。此前也出現頭部電影宣布定檔消息之後,電影上映之前,影視公司股價上漲的情況。

只是知道了原因,也沒能爲影視公司們提供過多的安慰。以光線傳媒而言,近幾年行業寒冬中的常勝贏家,今年相對而言表現平平,除了五一檔以《你的婚禮》收割了票房,春節檔《人潮洶湧》失利,暑期檔主旋律電影《革命者》歸于平淡。今年上半年,光線傳媒依舊保持了利好,只是沒有爆款電影支撐,巨頭的光環逐漸減弱。

國慶檔光線傳媒參與出品的《五個撲水的少年》口碑及格,但是票房被《長津湖》《父輩》完全擠壓。而光線此前受到關注的《十年一品溫如言》撤檔之後沒有具體的定檔消息。

華誼兄弟在國慶檔並沒有主控項目,雖然《父輩》公布了收益情況,但是更引人矚目的是華誼兄弟以8.7億元轉讓英雄互娛15%的股份的消息,這是一次折價交易,公告顯示,這次交易華誼兄弟預計虧損176.77萬元。同時,媒體報道,華誼兄弟王忠軍、王忠磊累計質押股份數量達到起持股占比的91.5%。華誼兄弟資金緊張的消息再次甚囂塵上。

而國慶檔的大贏家博納影業,2020年11月IPO成功過會之後,又再次陷入了停滯狀態。

影視股們並沒有因爲國慶檔而獲得更多紅利,而部分影視公司們似乎也早有所料,將戰場放在了10月後半旬。國産市場上文藝片《蘭心大劇院》、許鞍華執導《第一爐香》上映,背後公司包括千易時代、阿裏影業等公司。

只是10月後半段的電影同樣面臨市場挑戰。進口片市場迎來大體量影片,華納兄弟與傳奇影業的科幻大作《沙丘》,米高梅與索尼的經典IP電影《007:無暇赴死》。

2021年年度票房超過400億元,觀影人次則已達到近10億,只是市場普遍低迷背景下的一個安慰。但這並不是一個能夠放松的時刻,Q4季度電影市場上沒有大體量檔期可以支撐,行業國産電影片荒問題也依舊存在,進口市場能夠供給的電影也並不算多。

10月底,影視公司們Q3季度的財報即將公布,屆時市場上又將出現一股分化潮,然而Q4情況依舊嚴峻,部門公司因爲國慶檔擁有“暫時上岸卡”,而大部分中腰部公司依舊在寒冬裏苦苦掙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