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

2022-09-01发布:

女主播高潮出水视频大胸花粉症

精彩内容:

李秀麗,39歲,單身,一頭烏黑油亮的精幹短髮,下巴較尖、雙眼皮,那
雙勾人的黑色媚眼時常含笑,小巧的鼻子端正、挺立,配上肉色的鼻翼,完美精
緻,簡直天衣無縫,那張紅潤的小嘴時常帶著笑,淺淺的帶出兩個可人的酒窩,
紅唇就像糯米一樣柔軟,來是擦著時髦的唇膏,皮膚白中帶黑,不嬌貴,兩只手
臂倒是很纖細,五根手指頭因爲不常做體力活,白的像是蔥管

  李秀麗,工作中時常喜歡穿灰色低領商務裝,下身著黑色修身短裙,小巧的
腳上是嶄新的尖頭牛皮內增高跟鞋,上面鑲嵌一朵金屬絲製的花,下面露出的是
那雙穿著肉絲絲光長腿絲襪的美腿,走起路來自然而然的搖著肥臀,那雙D乳有
些控制不在的顫動、似乎要掙脫出來。

  李秀麗,早上像往常一樣跑去上班,她抓著吊環扶手,發現公交車上有些擠
,感覺今天真是悶熱啊。正望著車外掠過的建築,發現有根硬東西在頂自己的肥
臀,趕忙往後一瞥,切,又是一個癡漢,老娘見多了,隨手拍掉了那個作亂的東
西,換了個位置繼續站著,若無其事的望著車窗,不小心打了個哈欠,趕忙用手
摀住嘴,左右看了看,發現沒人注意到自己的不雅。

  正放心時,那根臭東西又湊了過來,他放肆的隔著褲子頂那個圓屁股,搞得
李秀麗臉都紅了,只好轉移自己的注意力,正好安放在車頂上的衛星電視開始播
放新聞。

  「此、此時正值秋風來襲……請各、各位注意防範花粉症的肆虐,碰、碰到
有得病的人群請幫把手,啊……爲、爲了保證市民們的身體健康,得了花粉症的
群衆請自覺去醫院治療,哦哦哦哦……下、下面提供配備齊全設施的防治醫院…
…嗯嗯嗯嗯……」電視裏那個女主播趴在電視機前,明明身患了花粉症,卻還堅
持著爲大家播報,她身後站著一個壯男,爲了能夠緩解她的症狀,正用力的幫助
她減輕麻癢「啪啪啪……」

  「啊、啊、啊,接下來播放另一則尋人啓事,哦哦哦……」敬業的主持人忍
受著病魔的,咬著牙堅持工作下去。真是讓人欽佩啊,這個女主播,李秀麗對工
作認真的人都是很尊敬的,不過最近的花粉症也蔓延得太快了吧,這病來去無影
,男的得了神誌不清,女的得了痛苦不已,哎,不知道自己會不會也染上,正想
著,那根粗東西一下子變得火熱起來,可憐的癡漢磨了半天,再也堅持不住,嘶
拉一下拉開拉鍊,掏出了熱氣騰騰的黑棒子,嘴裏喘著粗氣。

  直接一把撩起她的花色短裙,又摸了幾下,把內褲捲成一條撇一邊上,將陰
莖從背後捅了進去

  「啪啪啪啪」他擒住她的腰,艱辛的抽插著,裏面都沒潤滑,自然有些乾,
看來又是一個花粉症患者了,李秀麗臉色淡然的看著窗外,肥臀被撞得亂顫,車
廂裏不時有發病的迹象産生,很快想起了一陣淫靡的肉響「真是的,花粉症就是
麻煩」嘴裏不耐煩的嘟囔了句,李秀麗也沒辦法,碰到有困難的人,她總想去幫
上一把,哎,她無奈的看了看身後的患者,身子被撞得直往前傾。

  「嗯嗯、你慢點行不?」雖說是義務幫助,可這患者搞這幺狠,自己都有些
受不了,隨著抽動,淫水慢慢的分泌出來,不得已有感覺了。身後的人壓根沒有
聽到,正臉色赤紅的拼命撞著。

  「啪啪啪」

  「所、所以說,花粉症就是麻煩,真是的」李秀麗一看說不通,乾脆扭過臉
看向窗外,只想快點結束。

  爆豆的聲音不時傳來,每次進去都帶動著臀浪,兩片有些暗的粉紅色陰唇翻
進翻出,患者很痛苦,只想發洩出來減輕,抽插了十多分鍾,搞得李秀麗都不耐
煩了,這才在快要到站的時候射了出來,噴了她一屁股的精液。

  來到公司的大門,這裏是位于市中心的一座16層的大廈,走到自動門邊,
茲的一下,打開了,李秀麗便走了進去。

  她摸了摸短裙後的肥臀,裏面镂空內褲有些濕,那患者剛清醒了點就被她勸
醫院去了,得了病還是得趕緊治。今天不知道怎幺回事,諾達的大廳一個人也沒
有,莫非都請假了?扭著腰走到電梯口,進去按了15層,很快便到了。

  輕車熟路的進了辦公室,發現只有王科長一個人,對于這個頂頭上司,她還
是很尊敬的「王科長早」

  王科長似乎有些沒精神,他是個45歲左右的中年男人。西裝革履、鬍子颳
得老乾淨了,平時那張四方大臉上不知道怎幺回事,有些呆滯,李秀麗關心的走
了過去

  「王科長,你身體不舒服啊」

  「咕噜咕噜」王科長抽筋似的扯著嘴,歪著下巴在那喘粗氣。

  「您不會是得了花粉症吧?」

  王科長都有些神誌不清了,一個勁的在那喘,看的李秀麗直心疼,怎幺對自
己這幺好的上司也發病了,看這程度還不輕,連醫院都沒法去,剛想著,王科長
一下站了起來。

  「王科長,您這是?啊……」王科長一把扯過她,一下子背過她的手摁在桌
上,那D乳隔著衣服都被桌子反彈了下,還沒來得及反應,就呼哧呼哧的把她的
短裙給扯掉了,露出一個穿著白色內褲的圓屁股,屁股肥的太豐滿,那內褲就像
個小條似得僅能遮住一點。

  王科長狠命的揉著那對肥屁股,鼻孔裏冒著粗重氣息,都說得了花粉症的人
總是身不由己,不發洩一下痛苦得很。

  撕拉一下撕掉了那薄的像張紙一樣的內褲,伸出一只粗糙的大手就在那沒幾
根陰毛的洞穴口使勁個摸起來。

  「嗯嗯,王、王科長,你怎幺也得了花粉症啊。」

  王科長哼哼唧唧、呼噜呼噜的,病態的興奮得不得了,鼻涕都冒出來了,他
使勁的又摳又挖,發出一陣咕叽咕叽的聲音,那兩片暗紅色的肉唇興奮的都有點
腫。李秀麗也默認了,怎幺的都是自己的好上司,幫幫這可憐的人也是應該的,
哎,剛想著,一根火腿腸粗細的黑棒子就捅了進來,一下子頂到最深處的窩扣扣上

  「啊,王科長,你慢點」

  「啪啪啪啪」一上來就是瘋了的插著,搞得一堆淫水稀哩嘩啦的,這感覺來
的真快,李秀麗像條母狗一樣趴在辦公桌上,被頂著差點撞到顯示屏,絲襪臭腳
就抖個沒停過,激動的她腳尖立在地面,踮起腳來,拱著屁股被插。

  搞了半天不過瘾,他一把拉過她的手臂,讓她上半身繃直,一拉一拽著飛快
的捅著,李秀麗被搞得只想叫春,拼拼不得不忍著,怎幺也是在辦公室,她使勁
個咬著嘴唇,發出嗚嗚的悶聲。

  整張辦公桌都有些顫,那上面的文件夾掉了一地,每插一下顯示屏就震動一
下,激烈的肉響聲瀰漫這個房間。

  「哦哦哦哦…………」李秀麗來了狀態,臉色興奮發紅,那淫洞掉水就沒停
過,很快就把那雙肉絲臭腳給染濕了,順著大腿流到鞋子裏。

  「啪啪啪啪」王科長的盒子槍就像把機關槍一樣不停的來回掃射,那黑不溜
秋的槍管子上糾結著剛毛,硬的就像是警棍,捅的李秀麗是直叫娘,時不時頂到
裏面左右磨,磨得她嘶嘶的爽。

  正被痛苦的患者發洩著病痛,居然來了電話,沒辦法,李秀麗只能騰出手去
接,曉得自己的上司是有些神誌不清了,也沒徵求他的意見,好不容易把左手臂
扭了出來,握住了電話筒,

  「餵、這、這裏是xx貿易有限公司……請、請問你找誰」她被搞得都有些
說不清話來,只好死命的咬著牙,盡量讓自己說清楚些。

  「您好,我是xxx公司的xxx,請問你們王科長在嗎?」

  李秀麗轉過頭去看後面,王科長一臉亢奮的前後擺動,實在是不像能夠談公
務的狀態

  「他、他出去了,哦哦…….唔唔唔唔」李秀麗面色潮紅,只能拼命忍住,
她發現自己要去了

  「哦,不知道他什幺時候回來」

  「不、不知道,他、他沒說、說什幺時候」她有些憋不住了,微微的喘氣,
身後的患者一如既往的瘋狂抽插,想要把睪丸都插進去一樣,這她怎幺受得了,
沒幾十下她就洩了,趕忙咬緊了電話筒,隨著身體的一陣震顫,下半身瘋狂擺動
,嘴裏不由自主的發出痛苦的『嗚嗚』聲,對方彷彿察覺到了什幺,關心的問道
:「您沒事吧?」

  「沒、沒事,就是哮、哮喘有些犯了」剛洩的她氣都喘不勻,深怕別人知道
自己在幹什幺,王科長這活塞機器曉得個鳥,哪管她高沒高潮,盡然又加快了速
度,肥屁股都被撞的有些紅,這神誌不清的人真可伶。

  「啊,那可不得了,請好好休息,我改天再打電話」對方慌忙挂斷、很快響
起嘟嘟聲。

  「哦、哦、哦、哦」李秀麗忍不住了,這才捅了沒幾下,張開嘴又開始騷叫
著,她費力的把電話筒放在電話機上,結果幾次都沒放準,乾脆算了。

  王科長至始至終都被病魔所折磨,不知道發生了什幺事,他改爲雙手掐住軟
腰,頂的她花心亂顫、淫水四濺。

  「啪啪啪啪」節奏變得短促激烈起來,李秀麗知道他到了關鍵時刻,只好配
合的叫出來。

  「嗯嗯、啊啊、啊啊」

  又抽插了上百下,王科長的寶槍終于發射出了最後的子彈,他一個英勇的前
沖,頂住了敵人的大本營,不畏艱險的射出了致命的子彈「哦哦哦哦哦」李秀麗
眼睛都瞪圓了,她沒料到王科長是如此的勇敢,直到王科長射的射不出了,狠狠
的抖動了幾下後,慢慢恢複了清醒,看著眼前的一片狼藉,他似乎呆了,還是李
秀麗好心的提醒他去醫院。

  李秀麗來到後面的換衣間,她全身都濕透了,精神有些疲憊不堪,下體也要
清洗,不過也是,還沒過完上午就碰到兩個患者,怎能不多勞累。正脫下那灰色
上衣、白色背心,忽然聽到外面有些響動,習慣性的雙手摀胸,就看到一個東倒
西歪的人影走進來,是老李。

  老李近50歲,一腦頭髮都掉光了,稀稀拉拉留著些殘髮,他眼睛凹陷、滿
臉皺紋,卻偏偏挺著個大肚子,典型的未老先衰,這都是曾今的陪酒日子把他的
身體搞垮的,老李咧著個臉,那副橡膠眼鏡都有些歪帶,看起來就不正常,兩只
手無力的擺動,活像喝醉了的人,他一聲不吭的搖擺著往前,來到李秀麗身前,
猛地就是一撲

  「啊…….」李秀麗著實嚇住了,老李長得像枯樹皮一樣,實際上是個很好
的人,平時在公司總是老老實實、克克業業,是公司的頂樑柱、業務的能手,最
關鍵的是,他雖然喜歡口花花,但卻是一個很忠貞的人,從不會亂搞,怎幺今天
這幅模樣?

  李秀麗趕忙拍著他的臉,焦急的說道:「老李、老李,你這是怎幺了?怎幺
變成這幅樣子了?」

  老李嘴上吐白沫,眼睛都沒有焦距,不停的說著胡話,看起來真痛苦,他牢
牢抱住這身美肉,一手摸上了上身的碩乳,正好只剩下乳罩,不知道是不是爲了
凸顯什幺,李秀麗今天竟然穿著黑色的乳罩,但是黑色並沒有爲她帶來莊重,老
李一把就把那莊重給扯了下來,隨手一丟,張開豁了牙的大口就吃了起來。

  「哦……」連續被開發的身體變得更加敏感,彷彿連疲憊都忘了。

  老李左抓右啃,那雙胖大手偏偏顯得太小,竟然抓不滿,嘴裏吃的是滿口香
,手上感受的是滑又軟,要是他還有神智,估計興奮的會爆炸,這可憐的老實人。

  此時的李秀麗就剩了長筒肉絲襪沒有撤下,全身都光溜溜的暴露在空氣中,
她閉緊雙腿,被刺激的左右摩擦

  「嗯、嗯、啊!」老李狠狠的捏了下乳蒂,有些紫的乳蒂一下就竄了起來,
像顆硬葡萄,他手上邊摸邊揉,時不時滿滿的吃上一口,抓著葡萄往外扯,手一
鬆,啪的又彈回去,還狠狠的抖上幾下,搞得李秀麗是又痛又癢、還很爽。

  「老李,你莫不是也得了花粉症吧?」她抽空問了一句,老李壓根就沒聽到
,繼續吃他的奶去了,那嘴裏發出的聲音怎幺這幺像野獸?無奈的李秀麗只好由
他擺布,她心裏是恨死了這鬼病,真是會折騰人。

  老李吃了半天,彷彿總是不會厭,他右手把奶球揉的在那轉圈,嘴裏可沒消
停過,左手現在是騰了出來,不消說,一下就插進了雙腿,開始摸索裏面那坑坑
窪窪的結構

  「哦……」李秀麗又是一聲淫叫,實在是被刺激的。

  這騷貨的陰毛沒幾根,不曉得是不是被扯掉的還是怎幺,前前後後都數不清
換了多少個情人,日也搞夜也搞,到現在都沒正經結過婚,她是打著上王科長的
床,結果被人搞了卻不記得,不過想想老李也不錯,這人老實,雖然技術不怎幺
好,但會賺錢啊,這年頭,錢才是最重要的。想想,她也釋懷了,反正要被搞,
她都接著得了。

  老李摳了摳,他天生就不喜歡做這些事,比起這小洞,他更愛那對大奶,可
惜已經憋不住,就算是神誌不清都只想著插。他一下鬆開了手,幾下就脫了個精
光,這快動作,連正規軍人都得目瞪口呆,接著就一把將這騷娘們給懶腰抱住,
自己坐在那張寬凳上,就像是安插座一樣,猛地將插頭刺入了對手的弱處,搞得
李秀麗又是一聲騷叫

  「哦……」

  之後還需要什幺技巧?搞就是的,這快要進入老年的男人可有著一身的肥肉
,那可都是力氣啊,他是邊插邊摸,頂著上了瘾,不消說,爽的也是直哆嗦。

  騷娘們李秀麗此刻化身成了潛入敵營、用身體去革命的女英雄,雖然被國民
黨的特務百般淩辱,卻能夠苦衷作樂,雖然被搞得乳浪翻飛、那兩條勾魂的肉絲
大腿也不停的做著自由落體運動,一下被頂高,一下又降,水都流到板凳上了。

  「哦哦哦哦,老李,你好強壯」她嘴裏雖然騷叫,但話也要說,雖然他神誌
不清,但搞完總得負責,自己又不是紅燈區的婊子,還想上了就走不成?

  老李雙目赤紅,無暇顧及其他,他兩只手鉗子一樣,捏著那奶球都有些青腫
,下半身的俱利伽羅誓要讓淫魔屈服。每次都把淫魔頂到半空,又接了回來,想
不到那淫魔洞是如此的狹窄,裏面層層巒巒,危險至極,驚險的對抗了一會,似
乎感覺打不過,于是停了下來,準備換一種方式去攻擊。

  精明的特務可不是酒囊飯袋,他早就明白了對方的身份,于是毫不留情的站
了起來,一把把女間諜給推到牆上,身體緊緊貼過去都把乳球擠扁了,拉起一條
騷的沒邊的肉絲淫腿扛在肩上,將除妖劍-俱利伽羅刺入了對方的核心。

  「啊!」淫魔李秀麗沒想到這種攻擊方式如此兇猛,差點就守不住本心要洩
,那雙勾人腿一只站立、一只腿彎在肩膀上,五根腳趾頭都在用力,銀牙都快咬
碎了,剛以爲脫離了險境,攻擊已經來到。

  「啪啪啪啪」老李一把丟掉了俱利伽羅,拿起了穿雲槍,不信製服不了這淫
魔的女間諜,每下都是全部外露又全力挺進,挺進大別山都沒有他這幺勇猛,換
了種方式,進入感覺更加輕鬆起來。

  「哦哦哦哦」李秀麗被撞得是花心亂顫,聲嘶力竭的嘶叫著,沒多久她又洩
了,病人老李可不懂得憐香惜玉,照樣瘋狂的攻擊著她,搞得女間諜洩得都是斷
斷續續的,好不容易撐過來,繼續感受著那堅硬的突擊,發現牆壁有些冷,自己
可沒穿衣服,正當她騷叫的都有些沒力氣時,門口竟然又走進一個人。

  「小周……」她有些懵,想不到竟然是公司新進入的員工小周,這一驚訝,
剛洩沒多久的洞內夾得更緊,老李就算是理智不清的狀態下,依然爽的叫出了聲
,這下李秀麗更緊張了,她趕忙想要推開老李,女間諜不願意了。

  「李、李姐,您原來在這裏啊」小周目瞪口呆的看著眼前的景象,臉都紅了
個通透,他連女朋友都沒找過,哪見過這種陣勢。

  「小、小周」這可怎幺辦?自己好歹身爲前輩,竟然公然做出這等骯髒的事
來,要是被人家小周誤解了就不好了,李秀麗越想越急,淫洞像唆冰棒一樣擠得
密不透風,興奮的老李又是一陣猛頂,淫水不要錢的流著,他感覺自己快來了,
發狠的攻擊著這個騷貨。

  「啊、啊、啊、唔唔唔」身體是最誠實的,肥美的肉體抖得像是篩糠,蜜洞
被瘋狂的貫穿著,搞得她都有些神誌不清起來,可又偏偏不想在小周面前叫出聲
來,只能使勁的憋著,咬緊牙關挺過去,這反而讓老李興奮的要發瘋。

  他進入最終的沖刺階段,槍法奇準無比,速度又是極快,不知道是不是藥性
的問題,感覺他已經超越了極限,那根神槍就像是無影槍一樣進進出出著,頂得
李秀麗肥屁股蛋兒連續撞在牆上,她發現又快來了,女間諜的那雙騷腿繃得緊緊
的,被架起來的肉絲小腿一抖一抖的抖個沒停,隨著一個無比華麗的穿心刺,老
李將自己的寶槍捅入了妖魔深處,釋放了積蓄已久的力量

  「啊啊啊啊啊啊」妖魔也正好忍不住了,被迫鬆開了咬緊的牙關,身體狠狠
的抖動了幾下,她被打敗了,身體裏流出了透明的血。隨著長槍離體,李秀麗再
也站不穩了,軟趴趴的倒在了地上,髮梢被汗水黏在臉上,看起來依舊騷媚,那
有些鬆弛的蜜洞流出粘稠的白濁物,一雙絲襪大腿時不時抽筋的抖動著,眼神都
有些渙散了。

  清新過來的老李感覺到一陣的恐慌,他不知所措的擺弄雙手,腦子裏一片渾
濁,早就沒了主意,本來李秀麗還打算趁機威逼利誘的,看著小周在旁邊不知怎
幺的,沒了這想法,臉上改露出慈母般的笑容,輕輕的搖著頭,不再計較了。通
過她的解釋,老李和小周都明白了現狀,愧疚的老李滿臉通紅的道著歉,之後在
李秀麗的原諒下走了。

  換衣室裏一片平靜,李秀麗滿面羞紅,好想躲在地縫裏藏起來,但不知怎幺
的,心裏有股悸動,臉色酡紅的望著年輕力壯的小周。

  小周站的筆挺,穿著一身整齊的黑色西服,打著灰色條紋領帶,他是一個有
活力、熱心、有文化素養的好小夥子,看著李秀麗努力想要站起來,趕忙跑過去
扶著,不經意的碰到了那雙豪乳,雙方都有些尴尬。

  「小周,謝謝你」李秀麗紅著臉道歉。

  「李姐,你不要客氣了,想不到您是如此的善良,甯可自己受這幺大的委屈
,也要幫助他人」小周的眼睛有些濕潤了,他趕忙脫掉西服披在她身上,真是一
個單純的好孩子

  「哎,大家都是一個公司的,能幫就幫一把吧」李秀麗歎了口氣,又眼瞳輪
動的看著小周,眼前的小夥子怎幺越看越順眼了。她不知道剛才因爲老李的傳染
,自己也染上了花粉症

  小周被盯得有些不好意思,眼神不斷的躲避著,剛打算開口,自己的手臂被
她抓住了。

  「小周,你真是一個好孩子」李秀麗漸漸的眉目含春起來。

  「李、李姐,我還做得很不夠」小周有些緊張,看著無法被西服完全遮住的
碩乳,他知道不對,努力想要移開視線,卻偏偏做不到。那對雪白的豪乳此時是
遍體鱗傷,被暴力的掐出一道道青紫,這竟然沒讓他同情,反而有些興奮起來。

  「小周……你還沒找過女朋友吧?」

  「嗯…….讀、讀書的時候太忙了,所以忘了去找」小周眼睛似乎定了形,
直勾勾的望著眼前的高聳,時不時不經意的往下撇去。

  「不要緊,在學校應該以讀書爲重,就算出去再找也不遲,小周長得這幺英
俊,肯定會有很多人喜歡的」

  「才沒有這回事呢,現在的社會都看錢,像我這樣的窮小子,誰看得上」聽
到李姐的話,他有些自嘲了。

  「怎幺會沒有人喜歡呢,李姐就很喜歡你」李秀麗目光緊緊的盯住了他,那
雙黑色的眼睛裏滿是情慾之火在燃燒

  「李姐…….」小周有些呆滯,他從來沒有經曆過,所以沒有經驗。

  「讓李姐成爲你的第一個女朋友吧?好嗎?」李秀麗柔聲的說著,聲音柔和
的讓人想睡

  小周拼命的點頭,他找不出有什幺理由反對,之後的一切順理成章的進行了。

  承受苦難的女間諜搖身一變成爲了溫柔的醫生,她輕柔的爲小周脫去了束縛
,望著底下那根撐起的碩大針管,驚歎這患者的本錢。小周只剩下一條內褲沒脫
,上半身的胸肌和腹肌被鍛煉的很是堅硬,看得騷醫生李秀麗挪不開眼睛,不過
她不能因此而耽誤了手術的治療,治癒的聖母像條狗一樣跪下爬過去,顫抖的雙
手抓住了那條患者的毒蟲

  「哦」患者小周苦不堪言,他被這條毒蟲可禍害不淺。

  「小周,讓李姐來服侍你吧」李秀麗仰視著患者,那表情看起來是那幺神聖
,她一把含住了那作惡多端的毒蟲,希望能夠感化它毒蟲開始瘋狂的漲動,似乎
想要沖破限制,小周痛苦的嘶嘶著,這該死的毒蟲實在是可惡,女醫師李秀麗上
下吞吃著毒蟲,感覺到它的慢慢硬化,不多時,毒蟲顯露了他的真面目,想不到
它竟然就是貫穿了耶稣的朗基努斯之槍,這是多幺可怕的凶器啊,她憐愛的擡起
頭看著這位可憐的患者,一想到他忍受了這幺多年的折磨,心裏就很難受,只能
拼命的想要讓他的症狀得到減輕。她擦了唇膏的紅唇緊緊含住了這柄槍,讓它深
入到了喉嚨,拼命的想要讓它改邪歸正,小周在醫生的幫助下舒了口氣,他從來
沒有感受到過如此的輕鬆愉悅。隨著醫師李秀麗辛勤的上下安慰,整只神槍充滿
了亮晶晶的聖水,這是多幺樂于奉獻的醫生啊。

  由于她耐心的治療,沒過多久,小周就感受到了電流的湧動,整只神槍似乎
察覺到了危險,又脹大了一圈,但醫師李秀麗並沒有放棄,她更加勤懇的抑制著
邪氣,想要將它淨化。朗基努斯忍無可忍,發射出了炙熱的能量,一下子沖開了
桎梏,狠狠的噴在了李秀麗的臉上,它想讓這不自量力的女人嚐嚐厲害。

  「哦……」小周被暫時解除了附身,舒服的發出一聲長吟。

  李秀麗被噴了個正著,眼睛都瞇了起來,感受到一波又一波的能量,她內心
既欣慰又恐慌,直到神槍的能量耗光,它不願意退回原狀,還凶狠的彈動了兩下
,只是不管怎幺說,自己一時半會是不可能發射出來了。

  不勝而勝的李秀麗歡喜的看著大棒子,感受到那上面殘留的精力,又锲而不
捨的含住了它,在她的伺候下,神槍又恢複了昔日的雄風

  「李姐……」小周歉意的看著眼前的成熟女人,他有些不好意思。

  「小周,你的這裏還很精神呢」李秀麗滿眼發光的看著這根寶物棒子。

  「李姐,我想要你…….」小周有些難爲情的請求,但怎幺都說不出口。

  過來人的李秀麗還有什幺不明白的,她慈愛的笑了笑,溫柔的推倒了眼前的
小男人,剛想滿滿的被貫穿,突然發現小周直勾勾的望著她,有些害羞的轉了個
身,把個肥屁股沖著他,一下子坐了下去

  「哦……」她不由自主的發出一聲長吟,其實淫洞裏面早就瘙癢無比了,這
樣一進去,又把裏面的白濁物給擠了出來,濺到小周的陰毛上醫生李秀麗開始了
上下的顛簸,她誓要感化這頑固的神槍,這姿勢有好處,可以自由的控制速度,
她不急不緩的一下一下,每下坐下去都被小周的陰毛饒的有些癢,時不時還帶了
進去。

  小周擡起頭目不轉睛的盯著那又白又肥的屁股,看著暗紅色的陰唇被翻進翻
出,淫水慢慢的流出,發出咕叽咕叽的聲音,他興奮的不得了,看的是津津有味
。由于李秀麗是面朝他的腳跪坐著,那雙騷肉絲大腿都露出了腳底掌,上面被紐
皺的絲襪紋路清晰可見,肉色的絲襪腳掌被汗水、灰塵和少許淫水打濕,散發出
一股複雜的混合味道,忍受不了的小周一下子伸出雙手不停的摸著那雙臭腳,感
受著那上面的絲滑,她的腳很柔軟,整體很勻稱,既不顯得肥腫,也不會讓人摸
起來沒肉感,不時的捏著那雙肉絲腳,連五根腳趾都沒有放過。

  大屁股白的耀眼,上面只有一些死皮和褐斑,這反而更接近真實,就像是被
人玷汙的白雪,那團白雪一上一下、緊跟著那根頑固的神槍也一進一出,暗紅色
的粉肉唇緊貼著蜜洞在唆黑冰棒,一唆就得融化些許、一唆就得流到地下,怎幺
唆了這幺久,那冰棒還完全沒變小呢?看著那圓圓、大大、白白的騷屁股,小周
根本就忍不住,那下身自己居然動了起來,幫助騷娘們上挺

  「哦哦哦,小周,實在是太猛了,我有點受不了」貞潔貴婦李秀麗又開始發
騷起來,這也不怪她,一天唆了幾根冰棍,自己身體因爲花粉症偏偏越來越敏感
,一邊起伏、一邊還左右嘶磨,那兩片肥陰唇腫的厲害,淫洞也癢的出奇,越插
的久,這蜜洞反而越緊,真奇怪,那裏面這層層的軟疙瘩肉都在拼命的唆,捨不
得放開這根黑之神槍,每次插入都拉緊不放,偏偏又被勇猛的力量抽出,腫陰唇
被翻進又翻出,陰蒂就像顆花生米一樣,時不時被剛毛刺激著。

  一個動作做久了,總會身厭,小周打算換個動作,貴婦李秀麗正插著爽,一
下子被按住了,她經不住裏面的瘙癢,扭動著肥臀在磨,連一秒鍾都忍受不了,
看見貞婦是如此的熱情,他還能說什幺?

  摸了把肥屁股、讓它靠在自己的大又硬上,兩手上摸,挽住腿彎,一下將她
擡高,把個貴婦人給舉了起來,這外甥有把子力氣呵,隨著李秀麗又是一聲騷媚
的呻吟,新一輪的抽插繼續了,每次都把這美肉給舉高再放下、舉高再放下,次
次都是整根出來又兇猛插入,貞潔的李秀麗何曾嚐過這種滋味,差點沒洩出來

  「哦!哦!哦!小周,你好強壯!」聽到李姐如此的讚賞,小周就像打了興
奮劑一樣,那動作一下子加快了一倍,把個騷B捅的是汁液橫流、淚流滿面,李
秀麗都被迫尖叫了

  「啊……啊……啊……啊……」舉重器李秀麗被插得差點沒昏過去,那雙肉
絲臭腳在半空中蕩鞦韆,十根腳趾頭死命抓緊都沒用,黑色短髮由于撞速太快,
一起一落、讓她像個瘋婆娘,勾魂眼恐慌的瞪大了,舌頭不由自主的伸出來、口
水都滴成了一條線。

  現在的小周化身爲了混世魔王,那雙眼珠子都冒血絲了,鼻子裏噴著牛氣,
可是李醫生說自己還有一個文件沒查閱,患者小周只能聽從,一步一頂、他打算
就這樣頂著去辦公室,醫生李秀麗騷穴就沒斷過流、一點一點、一線一線撒了滿
地,淫水把從換衣間開始直到辦公桌結束這一路都畫了線,這線雖然歪歪扭扭、
但卻灌注了她無限的愛意、是醫生忠貞一生的寫照啊。模範醫生李秀麗又累又爽
、半路上抽筋似的抖動了幾下,把個神槍夾得緊巴巴的,她這是來高潮了。

  坐在活肉椅上,勤勞的李醫生拿起文件打算翻閱,看了半天都沒看進去,這
也難怪,今天她就洩了不知道多少回了,現在肉體都疲憊了,偏偏精神卻異常亢
奮,患者小周憐惜醫生,減輕了頻率,他改爲前後研磨,又趁機越過頭去看,嘴
裏還問道

  「李姐、這是xx公司的訂單合同吧?」邊說還邊享受著裏面的柔軟,長時
間的抽插再加上花粉症的亢奮,使得淫洞裏面熱的像開水,偏偏緊的讓人直哆嗦

  「是、是的,這、這就是」勤勤懇懇、連業余時間都用來寬慰病人的李醫生
被磨得爽透了,忙的連說話都不容易

  「那家公司的老闆不是不願意簽訂嗎?」小周溫馨的抱著身上美婦的軟腰,
時不時被垂下的豪乳蹭到,碰的他心癢癢,大手伺機撫上了那對肉乳,他從後面
看到那上面的道道傷痕,心疼得不得了,趕忙輕緩揉動撫慰著它

  「有你李姐出馬,還有什幺搞不定的」醫生李秀麗轉過頭對著他妩媚一笑,
電眼有些迷濛,實在是累成這樣的

  看著美人如此疲累、每天孜孜不倦的爲了這個公司到處奔波,心酸之下,決
定好好的犒勞犒勞,于是又改抱住了腰,加快了前後研磨的速度「哦……哦……
」這姿勢正適合現在的她,既不會太激烈、又很有情調,醫師李秀麗打算暫時停
業,他愛上了這個年輕的患者了

  「李姐,舒服嗎?」

  「呼呼,好舒服,小周你這幺厲害,李姐都快要被你弄死了」說著,還不間
斷的扭動著肥臀,那肉絲肥臀像只圓規一樣在神槍上面打轉轉,差點讓它交貨,
重病患者小周爽的直哆嗦,它的毒蟲-朗基努斯差點被攪斷,這聖女好生厲害,
想不到居然會傳說中的乾坤大挪移

  「嘶、嘶……」患者在這擁有神奇療效的治療方法下,瞬間感覺到全身的細
胞都活了過來,這內功療法就是顯著。看到這幺卓有成效,善良醫生李秀麗立即
一鼓作氣,她打算使用撞擊療法來徹底根除這個可惡的毒瘤,于是擡起雪白肥臀
開始繞著病原體激烈抽插起來

  「哦……哦……哦」她又開始新一輪的風騷療法

  看到如此執著的醫生,小周差點沒感動的發羊癫瘋,爲了表示對她無限的敬
意,他開始配合她、爲了徹底打敗這頑強的毒瘤而奮鬥,只見他雙手像兩把扳手
一樣鉗住醫生的柔腰,深吸一口氣,之後極速向上挺動,發出猶如天神下凡般的
肉響

  「啪啪啪啪…….」

  「啊、啊、啊、啊」醫生李秀麗的喉嚨像是台大功率的電喇叭,之後重複尖
叫,爽到翻了白眼,那久未到來的高潮彷彿被克洛諾斯撥快了的鍾錶一樣一下子
就到了,隨著一聲聲嘶力竭的尖叫,醫生夾緊洞口發射出了她的治療水波。

  「哈、哈、哈、哈」勇敢的女醫師李秀麗爲了和病魔作鬥爭,都快累得散架
了,那副美肉像被烤軟了一樣,有氣無力的挂在神槍上,這下總該結束了吧?李
秀麗一臉治癒的回頭望去,卻看到了讓她膽戰心驚的一幕,眼前的小周真的像是
中了羊癫瘋一樣,不停的抽搐,眼瞳都快消失不見、只看得到那眼白了,口中竟
然吐出了白沫,嚇得李秀麗聲音都有點顫

  「小、小周,你沒事吧?」之後還拍了拍他的臉

  「不好!」她發現小周的臉慢慢變得僵硬了,這是得病的症狀!

  她猜的沒有錯,小周被她傳染了花粉症,花粉直接作用于激素,根據他比別
人強壯的體質,比平常多一倍以上的激素被迅速分泌,它將轉化爲最恐怖的力量
。這駭人的病已經發作了,只見小周猛地一彈,慢慢睜開眼睛,神誌不清的四下
張望,那雙眼膜一片朦胧,當他掃到離他如此近的李秀麗時,還有什幺不能發生
的?他一把把她抱得緊緊的,連準備工作都不用,那神槍還插在致命弱點上,隨
著一陣陣冒白氣一樣的熱蒸汽從他身上散發,眼睛布滿血絲的他已經被朗基努斯
附身、開始對這可惡的淫蕩醫生進行最神聖的複仇,他的體力已經超過了人的極
限,身體裏那被病原體刺激産生的力量快要爆炸,于是乎,讓人垂涎欲滴的新一
輪征伐展開了。

  「啊……」這是李秀麗的聲音,其實不足驚訝,誰的抽插速度達到了3下/
秒,都能擁有如此的效果,最讓人感歎的是,這居然是坐插的速度,這駭人聽聞
的複仇方式直接讓醫生的大腦停止了工作,之後被花粉症重啓動,之後將是精神
之間的決戰了,究竟是肉體疲乏、但被花粉控製而精神無比振奮的李秀麗獲得勝
利,還是已經陷入神誌不清、但因爲激素異常的小周將奪取金杯呢?誰也不知道
,因爲,離黎明還有很長一段時間……

女主播高潮出水视频大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