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

2022-08-30发布:

【肛花盛开】(中根雪绘的肛交经验)

精彩内容:

  當高級推銷化妝員的中根雪繪有了肛交的經驗在一家叫立花屋的賓館浴室,
男人以暴力把肥皂塗在肛門上強奸。雪繪雙手抓住浴缸邊緣,爲異常的痛苦呻吟。

  「你的屁股還是第一次嗎?痛得很厲害嗎?」男人一面抽插,一面問。

  雪繪沒有回答,只是發出哼聲,咬緊牙關,身體微微顫抖。

  男人的抽插開始猛烈。然後突然靜止不動。不到二、叁分鍾便結束,但雪繪
覺得至少有五分鍾以上。

  男人說拿去用吧,這樣拿錢給雪繪是在河邊的咖啡店裏。

  坐在靠窗的位置。在汙濁的水面上看到雲影。

  雪繪把男人拿出的五萬圓收在皮包裏,然後又望向窗外。

  男人在雪繪的屁股上摸一下後向外走去。留下沒有喝完的咖啡,也沒有說一
聲再見。

  兩天後的星期日,雪繪睡了一個懶覺後,在兒子的房裏和兒子一起聽舒曼的
交響樂,許久沒有這樣陶醉在音樂裏了。

  「媽媽,贊助一點吧。」。大一的兒子從雪繪的手裏拿到零用錢後,打電話
給朋友,隨即騎車出去四點鍾左右,雪繪買東西回來時,聽到電話的鈴聲。電話
是有人向她購買化妝品。這位主婦說明天也可以,但因爲住在附近,雪繪興奮的
告訴她立刻送過去。送去時,這位家庭主婦送給她水仙花雪繪回家後,把水仙插
在花瓶裏,天黑了,兒子精一郎還沒有回來正在發呆時,男人打來電話,說他已
經到了立花屋,還用命令的口吻說,馬上來,不可以讓他等,否則要來雪繪的家,
明知是恐嚇,但雪繪還是不得不答應我立刻去男人在賓館的二樓房間裏,一面喝
啤酒,一面看電視,看到雪繪進來,關掉電視,站起來從背後抱住雪繪,一手摸
乳房,一手抓屁股。

  你的屁股真棒雪繪扭轉頭,露出羞恥和憤怒的眼神瞪視男人。這樣的眼神很
妖美,反而更激發男人的欲望,而更激發男人的欲望。男人把已勃起的東西頂在
雪繪的屁股上。

  「快脫光。」

  雪繪在明亮的燈光下脫下衣服,男人在雪白豐滿的屁股拍打然後把她帶入浴
室。

  雲繪背對他蹲下。此時,雪白屁股的曲線更顯著。男人用肥皂塗抹肛門。

  雪繪的身體顫抖,因爲産生強烈厭惡感。

  男人的手指在肛門裏插入到根部。

  雪繪發出哼聲,身體又顫抖。後背起雞皮疙瘩。

  男人好像迫不及待的,省略了前戲就開始插入。

  肉被割破般的痛苦,使雪繪呻吟,雙手緊緊抓住浴缸邊緣。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在一棟大廈裏的公司,向許多女職員們推銷化妝品成功。中根雪繪擡頭挺胸
的走在大街上。推銷是很辛苦的工作,但也會有這樣好的日子。雪繪和男人有約
會,時間還沒到,雪繪盡量的慢走約會的地點是靠近立花屋旁的一家咖啡屋男人
已先到,正在喝咖啡,雪繪默默的坐在椅子上,看窗外的河上,有一條船逐漸向
下由駛去雪繪有沒有錢,上次你給我的錢,還沒有用,你拿回去吧「不是那種小
錢。我想要,一百萬或二百萬最近手頭很緊,做什幺都不對勁,黑川義仙有走投
無路的感覺這個男人的工作是高利貸。專門周轉支票,和黑社會勾結,在法律邊
緣遊走,而且有前科。肛交就是在牢房裏學來的。雞奸的經驗轉變到女人的身上
你爲一二百萬苦惱,真令人意外,是真的有困難嗎?

  當然是開玩笑,別看我這樣,隨時能調動一二億的錢,繪並不相信,但還是
點頭。

  「你太太怎幺樣了呢?」雪繪改變話題,仍舊是老樣子。我請了兩個傭人伺
候她。可是癌細胞轉移的話;不知移轉了沒有黑川拿起煙點燃。雪繪靜靜的看著
窗外的河。服務生送來咖啡。雪繪開始談工作的事。說有一個老資格的推銷員搶
走了她開發的事。

  「真是氣死我了。」

  「你快喝吧。」

  黑川催促雪繪走出咖啡店,立刻走出立花屋。進入房間後,黑川立刻剝光雪
繪的衣服。一面拍打屁股,一面帶進浴室。「我會乖乖的把屁股送給你,所以不
要打了。」

  雪繪蹲下去,手抓住浴缸邊緣。黑川在她的肛門上塗抹肥皂。雪繪的身體顫
抖發出低沉的啜泣聲雖然任由男人玩弄雪白的豐滿屁股,可是她感到厭惡,黑川
的手指插入肛門時,雪繪的全身冒出雞皮疙瘩,黑川說,你是不是有冷感症差不
多該習慣肛門性交了,然後更用力玩弄肛門。開始陶醉在肛門勒緊的感受中發出
微妙的呻吟聲,同時雪繪也發出呻吟聲,黑川一面抽插一面覺得這個女人已經習
慣了。雖然發出痛苦的哼聲,但抽插的動作比以前更順暢了,甚至于肛門裏還有
蠕動和吸引的感覺。

  夜裏,黑川義仙來到雪繪的家。

  雪繪把兒子介紹給黑川認識時,說爸爸過世沒有收入,爲房子的分期付款發
生困難時,他借錢給我們。

  「事實上是黑川強迫要來雪繪的家,雪繪不得不這樣介紹。見面時黑川還摟
抱雪繪的腰,使得雪繪滿臉通紅。

  「媽媽,這是怎幺一回事!」

  精一郎說完就沖上樓去。

  「大概看到我摟你的腰,他不滿意了。還是美麗的媽媽有了男人,心生嫉妒
吧。你的兒子很英俊,但個性似乎很強。」黑川義仙露出淺笑,推倒雪繪,讓她
俯臥在沙發上。

  「隱瞞也沒有用,早晚會知道的。」

  黑川從雪繪的身上拉下裙子,脫去叁角褲時,露出水蜜桃般的美麗屁股。

  「不論何時看到,你的屁股都很美。」一面說,一面拍打屁股。

  「不要打了。」雪繪臉色通紅的雙手放在屁股上,拒絕挨打。

  「你這樣突然來,害得我不知所措。如果事先打電話,我就不必這樣慌張了
「雪繪」你不想讓我看到你的屁眼嗎?把手拿開不要打了?打屁股讓我覺得很殘
忍看到這幺美的屁股忍不住想打?

  房裏響起打屁股的聲音,雪白的屁股出現紅色的手印雪繪你說請玩我的屁股
「說呀!」

  「請玩我的屁股吧」雪繪對自己說的話感到吃驚。

  「很好,脫光衣服去浴室吧。」在浴室裏雪繪做出狗趴姿勢。這一次不准她
用手扶住浴缸邊緣。

  「屁股還要擡高!」

  「是……」雪白的屁股擡高時,出現了淺褐色的肛門。塗上肥皂泡沫時,立
刻反應開始收縮蠕動。

  黑川很快的脫光衣服。拿肉棒當皮鞭在肛門上拍打,然後插進去。

  「痛!」雪繪叫一聲,皺起眉頭。

  「你變態。」

  「你把兒子叫來。」

  「不,千萬不可以。」

  「嘿嘿。」黑川一面抽插,一面搖動。

  雪繪扭動屁股,同時啜泣。花蕊發出雌性芳香,忍不住要扭動屁股「很好,
你終于知道這個味道了。」

  讓兒子知道話,我會羞死很好,還要用力扭屁股啊……啊很好,就這樣用力
的扭屁股黑川在扭動的屁股拍打,就像在騎馬一樣,讓雪繪這匹馬快跑,他自己
也向性高潮奔馳。

  「啊……你害得我學會了這種事……」嘗到美妙滋味,達到高潮的雪繪,露
出害羞表情,放低屁股黑川也懶洋洋的離開雪繪的屁股。射精後有愉快的余韻。

  「有酒嗎?」雪繪用熱水沖洗屁股,同時點頭。

  「我的屁股不知道被你玩弄多少次了。」

  「你本來是討厭的。現在知道這個味道很美妙了吧。」

  「我感到很難爲情。」

  「嘿嘿嘿。」

  備好酒菜,也把酒燙過,准備招待黑川時,有人來接電鈴。精一郎去開門後,
帶到二樓的房間。

  「我兒子的朋友很多,都是男的。人長得還不錯,但好像不受女生的歡迎。」

  「你真年輕,不像有個大學生的兒子。」

  「你真會說話。」

  「說實話,你到我那裏借錢時,我就對你一見鍾情了。」

  把身上只穿一件家常和服的雪繪拉過來,露出乳房後吸吮。麻痹了::。

  雪繪做出那樣的表情閉上眼睛。

  「喜歡嗎?」黑川問?

  不要抛棄我雪繪的眼睛濕潤,把紅唇送上去時,黑川貪婪的熱吻,黑川咬雪
繪的嘴唇,在痛楚中多少感到被虐待的快感當我說可以借錢給你,但要一起睡覺
時,你想了一陣後點頭,還露出悲哀的笑容,那樣的表情給我留下深刻的印象,
不久黑川把雪繪帶上二樓,進入精一郎的房間「喝一杯吧,小弟。」黑川把酒杯
交給精一郎後,倒酒。也給同座的朋友倒酒。

  黑川開玩笑的說,你專攻哪一科「如果是社會教育的話,我倒可以指導你。」

  我學物理精一郎的朋友一本正經的回答他的名字叫田中伊叁,是米店的兒子,
和精一郎是高中大學的同學,家中也住在附近,常常來玩。

  田中不斷的看著只穿一件和服的雪繪的美豔姿態。黑川已經看出了她的眼神
「黑川先生,有什幺事嗎?」精一郎正經八百的問。

  「我想四個人一起打麻將。玩一個小時怎幺樣?」黑川說過後,精一郎立刻
拒絕。

  「我們在做功課。」

  「哦,打擾你們了。」黑川笑著站了起來,你們要看好看的東西嗎?

  精一郎拒絕,田中露出疑惑的表情跟著黑川走了出去。

  大約叁十分鍾後,田中回到精一郎的房間,說:「我看到非常可怕的事。你
媽媽在浴室運用狗趴姿勢肛交。那個男人還說這是給你們年輕男人的社會教育。」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一月過去,進入二月後不久,黑
川的太太死了黑川在電話裏告訴雪繪,據說是在黃昏時,厭下最後一口氣,雪繪
也感到莫名其妙的悲傷「還要舉行葬裏,真夠麻煩的。」黑川在電話裏發出笑聲,
但顯的空洞而不自然「等事情辦完後,我會去你家。」黑川說完後,挂斷電話。

  「那個人的太太死了。」

  雪繪對兒子說。精一郎露出反抗的表情看一下雪繪後,默默的走上二樓。叁
天後,雪繪去黑川的家。黑川抱一只白貓,出現在玄關。面無表情的擺一下頭示
意雪繪進去。

  有漂亮的女孩在客廳觀看電視。雪繪心中産生一股妒火。

  家裏毫無辦喪事的氣氛。雪繪敏銳的感覺到有華麗妖治的氣息,雪繪産生敏
銳的反應。妒火表示她的敗北。那個女人很漂亮,而且年輕心裏産生了不如她的
感覺那位美少女很有禮貌的面帶笑容,令人優雅而和藹的印象。

  雪繪看著黑川,說:「她真的很美。」

  在黑川的眼裏出現笑容。

  美少女說:「我也要化妝品。」

  「我的情形你都知道了?」美少女沒有回答雪繪的話,直接的說:「你有最
新的化妝品吧!」雪繪打開推銷用皮包,拿出化妝品,同時做說明,這樣覺得心
情平靜多了黑川突然吻雪繪的脖子,雪繪感到性感的電流從身上掠過,請疼愛我,
雪繪露出挑戰的眼光說,好像推銷的事情已抛在腦後,當雪繪脫光衣服,由黑川
打著屁股進入浴室時,美少女先跑到浴室拉開玻璃門。此時,美少女的眼睛在雪
繪豐滿的乳房和下腹部遊移,兩個人的視線相遇。雪繪的臉孔紅潤起來。浴室很
寬大,有西式馬桶和很大的鏡子,能照出赤裸的全身。看到鏡中看到鏡中的裸體,
雪繪好像恢複信心。雪繪雙手扶鏡,挺出屁股時,立刻被塗上涼涼的東西。那是
乳液。立刻有手指在肛門上愛撫,是美少女在黑川的指示下這樣做的。

  能告訴我,你的名字嗎?

  雪繪問美少女。

  「我叫優子。」

  「優子,你喜歡肛交嗎?」

  「不……」

  當肛門上的手指離開時。

  黑川的手掌立刻打在雪繪的屁股上,發出輕脆的聲音。

  「啊……:」

  這樣喊叫能增加被虐待欲的快感,所以雪繪不停的叫喊。屁股紅腫發熱時,
雪繪轉動屁股,要求插進來。但黑川把雪繪置于一旁脫去優子的衣服,讓她采取
狗趴姿勢就開始肛交。美少女發出哼聲,露出羞澀表情的樣子,令人同情雪繪當
初也是這樣。雪繪對她産生同情心,同時也産生強烈的嫉妒,啊不要這樣雪繪同
樣做出狗趴的姿勢,我的屁股在等你啊!

  黑川移轉過來從雪繪的嘴裏發出慘叫的歡愉生,開始瘋狂般的扭曲屁股。

  此時,優子站起來,靠在鏡子上,凝視成熟美的癡狂樣子。

  雪繪的雪白肉體躺在床上,從優子手裏接過咖啡杯優子也赤裸的坐在床邊喝
咖啡,因爲雙腿沒夾緊,能看到大腿根的裏面,在黑色草叢包圍中露出淺紅色花
瓣。

  雪繪分開大腿,展露出濃密的草叢和成熟的花瓣。

  太太。

  優子的大眼睛冒出光澤。

  什幺?

  你很淫亂。

  雪繪覺得這個少女的眼睛特別美。

  你輕視這樣淫亂的女人嗎?

  優子搖搖頭說:我很羨慕。

  那是什幺意思?

  黑川問。他正在喝威士忌。

  我羨慕她優子回答。

  黑川聽了之後,笑著拍打美少女的屁股你做出狗趴的姿勢是優子答應後對著
黑川做出狗趴的姿勢,暴露出肛門雪繪爬起來看見優子的樣子,發出笑聲黑川用
手指挖肛門塞入雞蛋,優子發出哼聲雪繪不忍似的轉開視線塞入第叁顆雞蛋時,,
優子痛苦得哭泣。

  黑川的性器轉向雪繪,從他的眼神就看得出來。雪繪做出狗趴姿勢屁股高高
擡起。

  黑川把雪繪的屁股打到發紅後,塞入雞蛋。

  不要抛他棄我……

  塞入第二個雞蛋時,雪繪的聲音因興奮而沙啞。

  你是前輩,應該能進去五個吧。

  殘忍的拿雪繪的肛門做玩具。出血了也不顧一切的塞進五個雞蛋。

  我不行了……

  雪繪的肛門流出鮮血,身體乏力的撲倒。後背冒汗,臉色蒼白。雪繪就那樣
趴在床上看黑川玩弄優子的年輕屁股。黑川射精後,露出懶洋洋的表情對雪繪說:
你可以回去了。

  優子站起來,走出房間。她是去浴室洗身體。

  沒有你的事了,走吧。

  黑川的話如刀刃般刺在雪繪的心坎裏。

  嫌我礙事了嗎?我會回去,但必須告訴我,那女孩是誰?雪繪含淚問。

  黑川只說爲錢出賣肉體的大學生。在黃昏時刻,雪繪在街上遇見黑川,黑川
是從一棟大廈走出來,叁十五歲的男人,看起來像老頭一樣,雪繪以爲認錯人了。

  雪繪向他打招呼時,黑川停下腳步癡呆的笑著,你生病了嗎?

  黑川表示最近工作不順,還和黑社會的幫派爲錢起糾紛,又恐嚇他說,要他
的命,胡子也沒刮,魚尾紋特別顯著,雪繪道歉說,還沒有還他錢。黑川說不要
放在心上,無意要她還錢。和你真是有一段奇妙的緣份。

  黑川的口吻消沉。不要這樣,拿出精神吧。我還要爲錢的事去見一個人。

  你的車呢?賣掉了。

  困難到那種程度嗎?

  黑川沒有回答,揮揮手就走了。雪繪朝反方向走去。街上的霓紅燈閃爍,許
多吧娘從大街走進巷子裏,有得身材姣美,有的像啤酒桶在走路。突然有人抓住
雪繪的手臂。

  啊:……嚇我一跳。

  晚安。

  這個人是田中伊叁,今天穿上西裝。

  我們去喝一杯好嗎?

  是喝茶嗎?

  雪繪覺得自己的手臂快要斷裂,可見田中是多幺用力。我在玩柏青哥。看到
你從外面經過就跑過來了。

  好吧,我陪你去喝茶。看板上寫著:二小時二千圓。附贈咖啡或紅茶。完全
隱密。田中伊叁抓住雪繪的手腕,從看板下的樓梯走下去在一坪大的空間裏,有
沙發,茶幾電視服務生很塊的送來咖啡,然後關好門離去你這是做什幺?

  雪繪反抗,但嘴唇立刻被吻,乳房受到揉搓我愛上媽媽了田中的眼裏冒出情
火,使雪繪恐懼上一次在你家的浴室看到那一幕,真教我受不了。

  不要提那件事了。

  雪繪的臉紅了,拿起咖啡喝著那個男人真不得了,可是你屁股挨打,還會更
熱情的樣子,也是不得了,真想不到如貴夫人一樣精一郎的母親,會主動扭起屁
股要求男人的雞巴,我欠那個人的人情,所以只好聽從他的話。

  這個藉口不錯。

  不是藉口,是真的。

  雪繪突然埃了一巴掌。田中的嘴又壓在她的嘴上。

  不要這樣粗暴。你太凶了吧。

  讓我舔乳房吧。你若不肯,我就能繼續打。

  雪繪脫去上衣,拉開襯衫的胸口,露出雪白的乳房。

  田中抓緊乳房時,雪繪仰起頭發出哼聲。用牙齒輕咬乳頭時,雪繪抱緊田中
的頭。

  不要亂來。

  田中用力咬乳頭,使得雪繪幾乎以爲要咬斷了。

  唔……

  我們來玩虐待遊戲吧。我會好好的打你的屁股。

  乳房受到虐待,雪繪不得不把圍巾取下來塞入嘴裏,咬緊。

  雙乳出現許多紅色的齒痕,雪繪只好以濕毛巾做冷敷你是虐待狂一般的行爲
不能滿足我,我有這性格別人都不知道嗎?

  我想是的脫光衣服吧。

  不,在這種地方……

  饒了我!去賓館吧!

  我和你幽會,但只有這一次。

  看看吧!

  在去賓館之前,先去情趣商店,田中買了洗腸器和皮鞭。

  田中也把雪繪帶進那個有淫猥感的店裏,選購東西時也要雪繪看,進入賓館
的房間時,露出赤裸身體的雪繪,站在燈光下的鏡壁前,出現勻稱的美麗胴體。

  你看吧。看同學媽媽的裸體吧。

  雪繪的雙手放在頭部,露出腋毛,分開雙腿。

  田中猛獸般的圍繞雪繪的裸體打轉。用野獸般的眼睛看成熟女人的面前,然
後又轉到後面看。

  你沒有女朋友嗎?

  我的女朋友是中根精一郎的母親雪繪。

  你會做出驚人之舉,也會說出驚人的話。田中在雪繪的前面撫摸茂密的陰毛,
揉搓陰核。

  這件事不可以告訴精一。雪繪的呼吸便急促。

  那要看你的表現了。

  雪繪的花辦綻放,溢出蜜汁,不由得扭動屁股。

  我要你變成我的女人這時候雪繪好像達到輕度的性高潮,田中不斷猛打雪繪
的屁股,雪繪站不穩,只好趴在桌子上,皮鞭不停的抽打,豐滿的屁股上出現了
很多紅腫的鞭痕。田中從冰箱拿來啤酒,用五十CC的浣腸液吸滿啤酒,把屁股擡
高雪繪擡起紅腫的屁股……

  浣腸器的嘴插入後,田中慢慢注射溶液。

  啊……不要這樣啦……

  雪繪皺起眉頭,發出哼聲,啤酒倒灌,直入直腸裏,使得肚子有膨賬感。直
腸吸收酒精成份,雪繪産生醉意,呼吸急促。

  啊……

  就這樣,田中把肉棒插入雪繪的花蕊裏,然後緩慢的,但有節奏奏的抽,雖
然很興奮,但還是盡量克制自己要慢慢的享受。在雪繪扭曲的屁股上撫摸或拍打,
田中也露出陶醉的表情。

  啊……我快瘋了,去世的丈夫和一切都快要忘記了雪繪叫著,扭動屁股。此
一動作對田中形成強烈的刺激。雪繪的性感更加強烈,田中的堤防崩潰。同時,
雲繪發出哭叫聲,猛烈扭動屁股。雪繪洗完身體,泡在浴缸裏時,田中突然用力
抓緊乳房,同時親吻。

  你是怎幺一回事?剛才不是弄完了嗎?充分的玩了同學媽媽的屁股,已經夠
了吧。

  雪繪用拳頭敲打把乳頭含在嘴裏的年輕人的頭。

  唔……

  雪繪仰起頭,發出哼聲,覺得乳頭幾乎要被咬斷了田中擡起頭來,神氣活現
的說,我和你的那個男人不同,我很年輕,連續幹幾次都可以不錯,你很年輕雪
繪說著,突然流下眼淚你爲什幺哭?

  田中的眼睛露出野獸般的光澤,表現出虐待狂的強烈欲望啊……,。怎幺會
變成這樣……我真笨。

  再來一次甜美的肛交吧。

  田中要雪繪擡高屁股。雪繪認命似的挺出屁股。

  你的屁股真性感。

  快一點弄完吧。

  兩個人就在浴缸的水裏結合。

  田中拼命的抽插,但雪繪沒有激情,只是義務性的扭動屁股。驚人的是田中
回到房裏吸一支煙的工夫,陰莖再度勃起。田中躺在床上仰臥,要求雪繪用手揉
搓。

  真厲害。

  雪繪感歎的說。雖然疲倦但精神抗奮,引發欲火。

  雪繪發作式的突然把肉棒含在嘴裏,這是過去不曾做過的事覺得自己真的墮
落了。

  還要繼續弄。

  雪繪背對男人的臉騎到身上,繼續進行口交。田中也抱住雪繪的屁股,開始
玩弄肛門。雪繪一面囗交,一面扭動屁股。不久雪繪到廁所吐出有腥味的東西,
然後漱口雪繪沒有上班,和田中一起到伊豆的溫泉旅行。在六十多家旅館中,選
中最高級的西式房間田中一步也不離開房間,只顧玩弄雪繪成熟的肉體,用皮鞭
抽打屁股,浣腸,用香蕉或雞蛋玩弄肛門,還有口交等,好像永遠不會疲倦的樣
子,在殘忍的前戲之後,一定會和雪繪肛交,此時雪繪發出淫蕩的哼聲,覺得全
身如火般灼熱,在溫泉過著叁天兩夜的性生活後,兩個人的關系更形親密,雪繪
旅行回來後,又向公司預支薪水,晚上又和田中約會,一起用餐後進入賓館你也
真是好色的女人。

  讓雪繪赤祼的坐在沙發上,田中面玩弄乳頭,一面笑。

  你要這樣說我也沒辦法。雪繪紅著臉拍打自己的屁股。

  看吧!

  雪繪擡起屁股,露出肛門。

  你也喜歡這個洞吧!這是個有魔力的洞你的那個男人呢?

  那個人的事情我已經忘了快用皮鞭打我的無恥的屁股吧你打我的屁股我就會
哭,我用很好聽的聲音哭,你就殘忍的打吧。

  要到你的家裏打屁股……

  要在精一郎的面前打你的屁股。

  好吧。就到我的家打屁股吧。什幺事我都顧不得了。

  插入洗腸器,注入啤酒時,雪繪又說同樣的話。

  什幺事我都顧不得了。

  田中做了五次浣腸。雪繪達到高潮,全身疲倦。

  快來弄吧。

  肛交使雪繪的身體又出現欲火,發出淫浪的聲音,不顧一切的扭動屁股,雪
繪洗完澡後整理頭發,用化妝品掩飾荒淫的陰影,這樣好嗎?

  很漂亮!

  走出房間時,雪繪突然想起黑川,因爲走廊的構造和燈光都像極了黑川常去
的立花屋,計程車到家,雪繪付車錢的同時,偷看年輕司機一眼,雪繪發覺自己,
對年輕的男人特此有興趣。

  進入自己的臥房,雪繪說:我會脫光衣服等的。你去把精一郎帶來吧。他好
像已經知道我們的事了,所以什幺都不必說。

  田中和精一郎進入房裏。

  房裏的燈光昏暗,雪繪把臉靠在羽毛枕上,擡高屁股。

  還要大膽的露出屁股,這樣的燈光是不夠的田中開燈,拿起黑色皮鞭,在雪
白的屁股上用手愛撫。

  快來打吧……

  雲繪的聲音顫抖。

  精一郎拼命的用手抓頭。

  皮鞭打在屁股上,發出輕脆的聲音。

  啊……

  尖叫聲在臥室裏發出回音。

  啪!

  啊……

  啪!啪!啪!

  啊……不行了……這樣打會受不了,啊我的屁股……像火在燃燒啊……

  啊精一郎又用力的抓自己的頭,啪啪啊……好……還要用力打……啊……我
分開大腿……

  在肉洞上也用力打吧!

  皮鞭瞄准花瓣的肉洞繼續抽打,雪繪又哭著扭洞屁股,快來吧。

  田中脫光衣服上床,繼續掌打屁股後插進去。

  餵!精一郎,夾得很緊。

  田中笑著說時,精一郎扔下怒罵兩個人的話後奪門而出。

  兩天之後的星期六。

  夜晚八點左右,自稱是川邊健的大學生帶著女人來了之後,在客廳坐下。表
示是田中的朋友,約好來這裏喝酒。這個男人的眼神銳利,身材魁梧,很像黑道
的人物。帶來的女人之容貌秀麗,很有禮貌的坐著。

  太太,威士忌比較好。

  現在只有啤酒。

  雪繪從廚房回答。

  我去買吧。

  女人站起來,很快的走出去。

  川邊叫雪繪。雪繪來到前面坐下時,川邊從袋子裏拿出東西,她看。

  看到這個就興奮了吧。

  那是很大的浣踼器。

  啊……我不要。

  雪繪的驗紅了。

  田中把一切都告訴我了,所以你就放輕松一點吧。你把洗腸器拿在手裏動動
看,還是要馬上露出屁股,給我看看喜歡男人的洞嗎?

  快別胡說了嘿嘿這樣生氣的表情真好看,田中說你很漂亮,果然不錯,真想
用葉子把你從田中那裏交換過來,雪繪沒有理會川邊的話,只是說那個女孩是學
生嗎?

  美術大學一年級,名叫桐原葉子。我給她吃下安眠藥,把她弄到手的。

  本來是很好的處女,可惜遇到我這樣的壞蛋。

  川邊嘿嘿的笑時,有人從玄關走進來,好像是田中。結果進來的是精一郎…


  看到川邊健坐在那裏,精一郎嚇壞了。因爲大學生的不良份子的頭目坐在那
裏。

  精一郎,你到這邊來。

  川邊說完,抱住雪繪接吻。

  就在這時,田中進來。緊接著,葉子拿著威士忌回來了。

  川邊這才放開雪繪說:拿酒杯來。

  雪繪擦拭一下嘴,站起來,從廚房拿來酒杯放在每一個人的面前。

  雪繪,把屁股露出來。

  田中命令時,雪繪了起裙子,拉下叁角褲,露出雪白的屁股。

  不知羞恥。

  精一郎說。

  不要這樣說。其實這也是無可奈何的事。

  雪繪美麗的臉頰紅潤。

  酒宴開始後,川邊讓葉子赤裸的站起來。

  葉子雙手檔在前面,泫然欲泣。川邊怒吼時,葉子只好在房內走來走去,或
把雙手放在頭上,露出陰戶,扭動屁股走動,淚水滑過臉頻,掉落下來,一副可
憐的模樣黑川邊饒了我吧!

  葉子說完便放聲大哭開始折磨屁股了雪繪赤裸的抱住房柱,挺出屁股。用川
邊帶來的浣腸器,注入叁百CC的啤酒,田中慢慢注入,並且開玩笑的說:不要這
樣快就流出淫水了。

  不要……

  嘿嘿,還說什幺不要,你是最喜歡這樣的。

  川邊做第二次浣腸。雪繪緊緊抱住房柱,額頭上冒汗,精一郎,你看這個屁
股很美吧。

  雪繪發出哼聲,如蛇一般伸出紅紅的舌頭。

  饒了我……饒了我的屁股吧……

  注入完畢後,雪繪立刻離開房柱。

  葉子立刻過來抱住房柱,挺出屁股,雪白的屁股留下紅色的手印。

  田中不發一言的將浣腸器插入肛門裏。

  啊……

  葉子把手伸向後面,好像要拔出浣腸器。

  你們爲什幺喜歡玩弄屁股?真是變態。

  葉子紅著臉說。這是她能做到的最大抗議。

  兩個裸女就這樣被帶去廁所。在窄小的廁所裏,擠滿五個人。

  先是葉子蹲下來啡便,雪繪替她擦拭。然後大家看著雪繪排便,葉子爲她擦
拭。

  大家回到客廳,又開始喝酒,川邊把赤裸裸的雪繪摟在懷裏,田中抱的是赤
裸的葉子,我還是覺得雪繪比較好川邊笑著吸吮著雪繪的豐乳,有大學之虎綽號
的川邊,笑聲也特別凶猛,雪繪再來浣腸一次川邊命精一郎去拿啤酒不要再浣腸
了雪繪說。

  可是皮鞭打在乳房時,雪繪慘叫一聲,做出狗趴姿勢。

  精一即,你看清楚!

  川邊說完,粗暴的把浣腸器插入肛門裏。

  啊……不要啦……受不了了……屁股會弄爛了……

  當雪繪臉色蒼白從廁所回來時,看到葉子采取狗趴姿勢,田中在後面抽,葉
子咬緊牙關忍耐痛苦,還扭動屁股配合男人的動作。雪繪也做出狗趴姿勢時,屁
股立刻挨了一鞭。

  不要打了,快插進來吧。

  雪繪高高擡起紅紅的屁股,說精一郎,你離開這裏吧。已經看夠了女人的身
體了吧!,我還是覺得羞恥,你回房用功吧。

  精一郎聽到後,不知如何是好,慢慢站起來時,川邊卻叫他坐下。

  肉棒從後面插入時,雪繪發出哼聲。

  雪繪,你比葉子好。

  川邊贊美雪繪的肛門。猛烈抽插時,肚子碰到屁股,發出輕脆的聲音。因爲
川邊的身材魁梧,雪繪的屁股顯得很小,前後左右的搖動。田中射精。葉子的裸
體無力的倒下去。

  川邊射精,雪繪也無力的倒下去我想喝水……精一郎……拿水來雪繪放棄推
銷員的工作,在一家名爲SM帝國的酒吧當吧娘這裏是會員制的特殊酒吧!金主是
暴力團體的大角頭,但自己不出面,一切都交由店長經營,店長當然也是流氓,
名叫川邊銀二,是川邊見的哥哥。

  雪繪來這裏做吧娘,當然是川邊健介紹的。

  這裏的會員都有虐待狂,願意付出巨額的會費,代價是可任意玩弄吧娘。在
一樓的大廳飲酒作樂,看到滿意的女人就帶到二樓的秘密房間裏。新面孔的雪繪,
有了叫佐藤的客人。很熱心的,每天晚上來指名雪繪。

  四十多歲左右的金融業者,同時也是股東會的打手。雪繪間黑川義仙的狀況
時,他說那個人破産逃走了。已經不在日本國內,可能逃到台灣去了,因爲和幫
派的人物發生糾紛,生命有了危險。

  他不在日本,雪繪不知爲何,心裏一陣寂寞。使她變成這樣的女人,都是他
一手造成的。但沒有強烈的恨意,反而埋怨也不留下一句話就走了,心裏産生奇
妙的感覺。

  任藤把赤裸的雪繪,用鎖鏈吊起雙手,在乳房上咬,欣賞雪繪的哭叫聲,然
後把電動假陽具插入陰戶內。

  啊……好……

  雪繪扭動屁股,花蕊卻是乾的,只是做出性感的表演而已。

  佐藤在雪繪的雙手臂被鐵鏈吊起的情形下奸淫,臨走時問道:你和黑川有關
系嗎?

  只是金錢上的往來。

  深夜,雪繪坐計程車回到家裏,坐在暖爐邊,一面喝威士忌,一面說:讓媽
媽變成這種女人,都是黑川義仙造成的。想起來就恨這個男人。

  你撒謊精一郎說雪繪沉默了,然後含著淚說是,我在撒謊此時電話鈴響起,
精一郎拿起電話你是兒子吧。你媽媽回來了嗎?我是川邊店長。

  雪繪接頭電話時,川邊銀二說:條子開始動了。

  只是一句話,雪繪就大致了解了。

  有人告密了,剛才接到通知,在條子來搜查之前要湮滅證據SM帝國要關門了。

  店長說完便挂斷電話。

  雪繪又恢複推銷化妝品的工作。

  叁天後的星期六夜晚,雪繪疲憊的回家時,那一夥人又來喝酒。客廳裏有葉
子,也有田中。

  雪繪坐下來說:今天晚上我很累,饒了我吧!

  川邊健笑著拍打雪繪的屁股。

  葉子向雪繪打招呼。

  好久不見了。

  是……

  這時候,川邊把雪繪推到牆壁,用力拍打屁股。

  啊……不要:……沒有這樣的心情。

  雪繪這樣說,但還是脫下裙子,然後改口說:不打赤祼的屁股就沒有意思吧。

  媽媽不要這樣精一郎說道:沒辦法呀。請他們放過我,他們也是做不到的。

  雪繪說完,把豐滿的屁股送過去。

  川邊……打屁股吧屁股受到猛烈掌打,雪繪哼著扭曲屁股。

  這時田中剝光葉子的衣服田中在葉子的耳邊說幾句話,葉子就來到雪繪的屁
股後面跪下。雙手拉開雪繪的屁股,露出肛門,然後用舌頭舔。

  啊……葉子……那裏……啊雪繪的聲音顫抖,葉子還是默默的用舌頭愛撫。
溫柔的觸感,使雪繪覺得肛門幾乎要溶化。

  啊……葉子……太好了……我的屁股真光榮……

  聽到男人說夠了,葉子立刻停止愛撫。

  雪繪突然轉身,把濕潤的花蕊露出來給葉子看。

  葉子突然低下頭,舔濕潤的花瓣。

  啊……太光榮了。

  這時候葉子站起來,要求接吻。兩個女人開始熱吻。川邊和田中一面喝酒,
一面要兩個人並排,好欣賞她們葉子小聲說著:我現在離家出走,無法回去了,
所以住在川邊的公寓到了晚上,川邊就會玩弄我的身體。﹂你好像越來越大膽了。

  雪繪也小聲回答。

  這兩個女人好像在搞同性戀,把我們都給忘了。

  川邊又命令精一郎,拿皮鞭打雪繪的屁股,精一郎表情緊張的拿著皮鞭抽打
著,雪繪的屁股上立刻出現紅腫的鞭痕

  好……屁股又性感了……

  我好難過。

  精一郎扔下皮鞭。

  這就是SM帝國的氣氛。

  雪繪用沙啞的聲音說。

  雪繪開始撫摸葉子的屁股。

  把腿分開吧。

  葉子稍猶豫後分開大腿。

  雪繪低下頭開始舔。

  啊……

  沒關系,這就是我的回報。

  雪繪著迷似的發揮舌技。

  這是……SM帝國……

  雪繪自言自語的說。

  你也想幹了吧。只是這樣看也會受不了川邊對精一郎說。同時用手指著葉子。

  葉子看到後,立刻采取狗趴姿勢。

  精一郎,請吧……

  我不想要你。

  精一郎說。

  川邊和田中互望一跟,露出疑惑的表情。

  難道是雪繪喃哺的說。

  精一郎沖過去,抱住雪繪的裸體,雪繪順從的擺出狗趴的姿勢精一郎射精後,
雪繪又趴在地上在座的人都沒有說話,室內充滿妖氣我是性奴隸,要墮落下去。

  那裏沒有社會,也沒有生活,沒有佛教,也沒有基督教,只有黑暗的花朵,
還有我的菊花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