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

2022-08-31发布:

日韩欧美一区二区三区免费观看转 天使的淫落番外篇------中国巡迴演唱会(T-ara)

精彩内容:

中國巡迴演唱會(Tara)- 2015

    (此文發生時間段爲15年十月下旬至15年十月下旬)

    十月末的天氣,溫度忽高忽低,本來爲了慶祝恩靜去泰國拍攝電影去逛街的。

    可是剛準備從車庫出發,外面開始秋雨綿綿的下著。

    打到回府的衆人,商量了一下決定別墅的練歌房裏唱卡拉OK慶祝。

    皇冠六人穿著演唱會上的紅色旗袍短裙,給我表演了一首《爲你瘋狂》的舞

    台,舞台的高潮部分,六女慢慢跪在地上,六個或挺翹或豐滿、或渾圓或瘦小的

    臀部真是很吸引我的眼球視線。

    表演結束六人分別在包廂裏各自或散或聚的玩著,全寶藍在上面唱著歌,樸

    孝敏正在點歌,我和樸智妍在一邊喝酒一邊拉著家常。

    樸素妍、含恩靜、李居麗聚在桌前玩著遊戲,還有有賭注的。

    誰輸的話,輸者要在喝酒、大冒險中選一個做爲懲罰。

    我看了一下她們的遊戲,李居麗的腹黑、樸素妍的精明、含恩靜的大氣,真

    是一場龍爭虎鬥。

    「智妍,你父親最近身體如何,手術醫生怎幺說?」

    「醫生說我父親身體恢複的很好。不過,韓國醫療條件畢竟有限,有機會的

    還是要送到美國去做術後恢複比較好。 」

    「哦!這樣啊,我會安排的!」

    「謝謝!Oppa,要不是你找到移植的身體器官,就要我親Oppa去捐獻器官了。」

    樸智妍感激的看著我。

    「智妍,你人都是我的了。你父親的事也是我的事。」我一邊寬慰著樸智妍

    的情緒,一邊將她摟在懷裏。

    樸智妍心裏非常的激動,自己的父親從鬼門關回來,Oppa也免去捐獻器官之

    難,自己和這個男人也在家人的知情下獲得了認可。

    家裏人雖然不是很願意她跟著這個男人,但是在樸智妍執拗的決定下和家庭

    成員陷入疾病下,也不得不同意樸智妍的自己決定自己人生。

    「Oppa,有你在真好!」樸智妍頭枕在我的腿上,雙眼微閉的輕喃著。

    「吔!我贏了!」腹黑的李居麗贏了一局。

    「你輸了!恩靜!」樸素妍催著含恩靜,「喝酒,還是大冒險?」

    「喝酒。」含恩靜舉起酒杯一飲而盡。

    喝完酒的含恩靜站起身來,「我去上個洗手間,等我回來一定贏過你們。」

    「呵呵。一會你還是輸。」李居麗和樸素妍一起嬉笑著說道。

    含恩靜走出包廂後一會後,我也走出門準備抽根煙,正好看到含恩靜走回來。

    喝過一點酒的含恩靜,小臉通紅顯得格外的美麗動人。

    「少抽一點煙!」含恩靜走到我的面前,從我嘴上拿下香煙。

    「你現在真漂亮,恩靜。」我低頭吻在含恩靜的紅唇上,含恩靜很自然的雙

    手摟住我的脖頸。

    兩人間的親吻,從唇與唇的相貼到舌頭與舌頭纏鬥,從走道間的推搡到走道

    牆壁上的貼身熱吻。

    「恩靜,你的嘴真甜。」我不在滿足于親吻含恩靜的嘴唇,沿著她的白皙的

    脖頸舔舐輕咬。

    「Oppa,啊呃癢Oppa. 」背靠牆壁的含恩靜被我親吻的癢癢的,

    「呵呵呵」的笑著不停。

    我一手摟住含恩靜的腰,另一手伸到她的裙下,摸索著她的內褲,準備脫下

    來。

    「啊Oppa,別別在這。」

    含恩靜扭動著身軀抵抗著我的動作,我強脫不成雙手抓住她的胸部用力的搓

    揉著。

    「嗯呃嗯哦噢噢哦啊啊呃。」

    含恩靜在我娴熟的揉胸手法下,很快就呻呤出聲,身體越發的嬌軟。

    我慢慢的跪下來,將她前面的裙擺往上一挑,頭伸到她的雙腿間,隔著她的

    黑色蕾絲內褲就舔了。

    「啊Oppa不不要啊輕點噢啊啊呃呃

    啊。 」

    含恩靜雙眼緊閉,下身強烈的快感驅使她雙手抓住我的頭髮,將我的腦袋按

    在她的雙腿之間。

    「Oppa啊哦你舔的我好啊呃啊啊啊。」

    含恩靜很快就高潮了,我能感覺她的黑色蕾絲內褲變得越來越濕,不知道是

    我的口水,或是她自己蜜液的功勞。

    我雙手抓住她的褲角向旁邊一拉露出兩瓣濕漉漉的陰唇,手指輕輕揉捏著她

    的陰蒂。

    「啊」含恩靜下身一涼,嚇的驚叫出聲。

    「來,轉個身。」我轉過含恩靜的身體,讓她雙手扶牆,臀部向後翹著,站

    在走道裏。

    摸了一把含恩靜濕露的陰戶,我也褪下自己的家居短褲,扶著堅挺的陰莖,

    龜頭不停的在她的陰唇上劃著。

    「Oppa,不要戲弄我。」含恩靜回過頭嬌嗔的看著我。

    「那我來了。」我挺直腰一挺,陰莖深深插入她的陰道內。

    含恩靜的陰道肉壁緊緊的包裹住我的陰莖,吸力驚人讓我感覺快我的陰莖要

    夾斷了,之後她的蜜液也分泌的很多,體內非常濕潤。

    在我的陰莖被她的陰道緊緊夾住後,抽插起來更加方便,她陰道內的褶皺更

    進一步加劇了我的快感。

    「哦呃啊啊啊O Oppa啊啊哦噢噢輕點。」

    含恩靜雙手扶牆俯身站著,我雙手緊緊抓住她兩瓣翹臀,大力的挺動著腰身,

    陰莖快速在她的臀縫間進出。

    「恩靜,你呃真緊啊臀部又大又豐滿啊。」

    我一邊說著一邊或拍打或揉捏著她的翹臀。

    「啊啊啊呃噢噢哦Oppa快OOO Oppa再快

    點。 」

    我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小腹一下又一下撞在她的翹臀上,「啪啪啪」的聲音

    直響。

    含恩靜被我在她身後撞的全身顫抖,兩天扶著牆壁的手臂也在跟著微微顫抖。

    「Oppa啊啊哈哈啊呃呃呃嗯嗯哈哈。」

    含恩靜的呼吸開始變得急促起來,呻呤聲也變得更加高亢誘人。

    我非常滿意含恩靜的表現,心中的征服感油然而生。

    突然,一聲俏皮的女聲在我身後響起,「好啊!我們在裏面玩,你們這幺久

    沒回去,果然在這裏做上了。 」樸孝敏一臉痞氣的得意笑道。

    我回頭看是樸孝敏站在我的身後,腰上和手上的動作一點沒停,反問道:

    「你怎幺出來了?」

    「我們不是看你出來很久沒回去,她們派我出來看看。沒想到你們在這?」

    樸孝敏指著眼前的景象,含恩靜身穿紅色旗袍短裙,上身還算完好只是有些

    淩亂,下身的裙擺被高高撩起,黑色蕾絲內褲被撥到一邊,裸露著下身扶牆站在

    走道裏就我和做愛起來。

    含恩靜只是看了一眼樸孝敏,怎幺會不知道眼前的同組合成員又要抽起來了,

    隨即閉眼又哼哼著享受我在她臀後的猛烈沖撞。

    樸孝敏走到我的身後,緊貼在我的背後,曼妙的身姿隔著一層衣料,還是讓

    人感覺柔軟無比。

    「Oppa,和恩靜歐尼做的很爽吧?要不要我幫一把?」樸孝敏雙手按在我的

    臀後,嬌聲的問道。

    「孝敏,不要啊!」含恩靜回頭出言阻止樸孝敏的舉動。

    「恩靜歐尼,現在還是乖乖的享受吧。」樸孝敏沒有聽含恩靜的話,雙手不

    停按著我的臀部向前推倒動。

    「呃啊啊嗯孝孝敏呃呃哦噢噢啊。」

    含恩靜被我肏的嬌喘呻呤不止,「恩靜啊,是我插的舒服,還是孝敏在後面

    推的舒服? 」

    「啊啊Oppa不要說我呃哦噢快要。」

    含恩靜被我的問話弄的嬌羞不已,身體變得更加的敏感,我能感覺到她的陰

    道變得更加的緊窄和濕潤。

    「恩靜歐尼,是我推的舒服,還是被Oppa插的舒服?」樸孝敏一邊追問著含

    恩靜此時的感覺,另一邊手上的又加重了推動的力度。

    含恩靜在我和樸孝敏的追問下,高潮越發的洶湧,身體顫抖的越發厲害,陰

    道內蜜液分泌的也越發增多,我抽插越發順利。

    「哦哦哦呃啊啊啊啊我啊啊啊啊啊。」

    含恩靜終于達到了高潮,噴射的陰精濺的我短褲上到處都是,雙手扶著牆慢

    慢的往下滑到。

    我看了看褲子上的濕痕苦笑了一下,又看了看趴在地上臀部高聳的含恩靜,

    抱起她回身叫上樸孝敏一起回到了練歌房裏。

    進入練歌房後,我把含恩靜放在U 型沙發座組靠練歌房門口那邊,找了一張

    毯子蓋在她的身上。

    「Oppa,也是的,這幺點時間也不放過恩靜,看著累的。」樸素妍嬌嗔道。

    含恩靜眉頭有點微皺,碾轉反側的靜躺不下來,我低頭在她耳邊問道,「是

    下面黏黏的緣故嗎?我幫你擦擦。 」

    「嗯。」含恩靜輕輕的點頭回到。

    我拿起一旁桌上的餐巾紙盒,揪出幾張餐巾紙幫她清理起雙腿間的痕迹,順

    便還把她的內褲褪下丟在一邊的隱蔽處。

    「好了,現在好好的睡一會。」

    在我的話語下,「睡神」含恩靜很快就進入的夢鄉。

    我回過頭看見其他五女都一個個嬌笑的看著我,「沒見過?」

    「見過!就是因爲才每次看見覺得奇怪。」五女同聲說道。

    韓國大男子主義盛行,男的很少會在性事之後管女的,幾女也私下和小姐妹

    分享過這種私密的事,也沒聽過哪個男的做過。

    「好了,我們接著唱歌。」

    「老公,你這時還唱歌,那裏還豎著了。」樸素妍指著我褲裆間的高聳說道。

    其他幾女看著我的囧況,都是呵呵呵的摀嘴輕笑著,都說我要不要先洩泄火

    再說。

    「忙內,這時候你還不上去幫Yeobo 洩泄火?」李居麗指著樸智妍,示意她

    起身。

    「對啊,忙內。」全寶藍接話道。

    「忙內,上。」樸孝敏湊熱鬧說道。

    「Oppa等著了,忙內。」樸素妍補上最後一刀。

    樸智妍起身來到我的身邊,褪下我的內褲後,隨即坐到我的腿上,雙手撫上

    我的雙肩,我高聳的陰莖在她的雙腿之間一頂一頂的。

    「Oppa,真的好大啊。」樸智妍雙眼瞇起的看著我的雄偉之處,雙手握上我

    的陰莖,開始不停的搓動著。

    聽的眼前小美女的稱讚,任何一個男人都會感到高興。

    「呃」我的陰莖被樸智妍搓的越發堅挺,硬的都有點生疼,我拍打了一

    下她的臀部,「上來。」

    「哦」樸智妍起身 腿,脫下內褲,雙腿分開跨坐在我的腿上,一手扶著我

    堅挺的陰莖,對準自己的陰戶,緩緩的埋腰坐下。

    「呃啊」我和樸智妍同時都長長的舒了一口氣。

    看著眼前緩緩扭動著腰身的樸智妍,我不由想起上次和穿著紅旗袍的她,這

    樣做愛還是13年香港演唱會時的事。

    那時,她也是穿著紅旗袍給我跳舞,後來更自己雙手抱住分開的大腿,在香

    港住宿的酒店高層套間裏,胸襟大開的被我挑開內褲肏的高潮 起。

    不過現在,小家夥的腰扭動的越來越快,口中的呻呤聲不斷。

    我的陰莖也在與她陰道內軟肉的高速摩擦下,整個人是欲仙欲死。

    「哦哦噢噢呃啊啊」樸智妍仰著脖子,雙手扶在我的胸膛

    上,高亢的呻呤尖叫著。

    「啊啊啊啊Oppa呃嗯OOO Oppa好好大啊

    啊啊噢噢噢。 」

    樸智妍呻呤的越是響亮,腰部扭動和臀部前後晃動的頻率越是快。

    我挺直腰身雙手緊緊抓住她裸露的翹臀,不停的往下撞著我的胯部。

    諾大的房間裏,呻呤聲、喘息聲、肉體相撞聲交織在一起。

    旁邊的幾女,含恩靜還在熟睡著;樸素妍和李居麗兩人早就脫掉了各自的內

    褲,兩雙腿交疊在一起,陰唇對陰唇的摩擦著;樸孝敏則把全寶藍撲倒在沙發座

    裏,挑開她裙下的內褲,舌尖和嘴唇在她的私處肆意蹂躏著,全寶藍在樸孝敏壓

    制下不斷發出「呃啊」的呻呤聲。

    我抱緊樸智妍的嬌軀,雙手伸到她的衣後,在她的配合拉下拉鍊,將紅旗袍

    從她的臂間褪至腰間。

    兩團雪白的乳球,被我交替的換含著,我的舌頭不時在她堅挺的乳頭上滑過,

    或牙齒輕咬著。

    樸智妍在我的腿上不停的躍起坐下,激烈的性愛伴隨著快感在我們之間瀰漫。

    二十分鍾後,我和樸智妍已經赤身裸體的一起側躺在沙發上。

    我一手按在她的肩膀上,另一手 起她的大腿,下身緊貼在一起,陰莖大力

    的在她柔嫩多水的陰道內抽插。

    這段時間裏我和她兩人在沙發上碾轉反側,姿勢變來變去,糾纏來糾纏去,

    就像是一對連體嬰兒。

    樸智妍在我的抽動下呻呤聲就沒有停過,她俏臉通紅呼吸急促,全身香汗淋

    漓。

    「啊啊啊啊Oppa我呃哦啊快不行了

    啊噢噢。 」樸智妍喘著粗氣的說道。

    「堅持一下,我也快了。」

    說完我又握住樸智妍的纖腰,扭動的臀部向上挺動著陰莖,碩大的龜頭在她

    的陰道深處轟擊了一下又一下。

    「啊啊啊OOO Oppa不噢我不行了啊呃

    啊啊啊。 」

    「啊!智妍,我也要射了啊。」

    我和樸智妍一起達到了高潮,精液和陰精同時被各自噴出,在私密相連之處

    彙交。

    樸智妍高挺了一下腰身,就軟趴在我的身上,緊緊的摟著我休歇著。

    我輕輕的將脫力的樸智妍放平在沙發上,來到一邊還在互磨著豆腐的素居CP

    檔。

    樸素妍和李居麗這邊,兩人自慰的呻呤聲交替響起,雙手不是在自己身上摸

    索就是在對方身上亂摸亂擰。

    我看著兩人越磨越大的慾火,說笑道:「好啊,看看你們兩個越磨火越大,

    來給我舔舔,舔硬了我給你們去去火。 」

    樸素妍和李居麗兩人迅速分開,齊齊的把頭湊到我的雙腿之間,兩雙手握住

    我的陰莖,又是口交又是手淫。

    先是李居麗,一雙玉手握住我的龜頭不停轉著圈搓動,雙唇不時親吻著龜頭,

    或舌頭在龜頭上打轉。

    後是樸素妍,一雙玉手握住我的陰莖莖身不停的上下套弄,或親吻著我的陰

    莖,紅豔的唇彩在陰莖莖身上留下一個個唇印。

    不虧是在舞台,經常混在一起的CP檔,兩個人此刻分工明確,時不時還交換

    位置。

    現在,享受她們口交服務的我,才更加清楚她們此刻的魅力。

    李居麗,一頭飄染的金發,粉紅的唇膏,貼身剪裁的紅旗袍,高聳的胸部和

    裸露的大白腿格外吸引男性的目光。

    樸素妍,一頭黑色披肩長發,紅豔的唇膏,迷人的眼妝和眉妝,使她發出的

    Wink俘獲了一個又一個男人的心。

    「嗯呃啊啊啊你們的啊啊舌頭真軟嗯哦

    噢噢。 」

    「老公,還有更舒服的了。」樸素妍聽到我的稱讚,用舌尖不停的邊舔邊探

    著我的龜頭馬眼。

    李居麗也不甘落後,鑽到我的胯下,端莊美麗的臉暇向上仰著,我的陰莖豎

    直的停在她的臉部上方,她的舌頭沿著陰囊向冠狀溝舔著,小嘴或親吻陰莖莖身

    或吞含著我的陰囊。

    此刻,我感覺快樂非常,兩人的嘴上和手上功夫,讓我覺得這一點不比直接

    肏她們陰戶來的快感少。

    我的陰莖上遍布著兩個人的口水晶瑩發亮,「好了,夠硬了,你們兩個誰先

    來? 」

    「居麗歐尼先來。」樸素妍往前推了一下李居麗。

    我摟住李居麗吻了一下,「Bu-in ,是越來越漂亮,人比花嬌啊。」

    「我可是太陽花居麗哦。」李居麗笑顔眉目的看著我。

    我輕輕的把李居麗放倒在沙發上,「你是太陽花的話,我就是你的太陽。」

    李居麗平躺在沙發上,一頭金發垂在肩膀兩邊,我又親吻了一下她的紅唇,

    分開她的雙腿,扶著陰莖腰身一挺,陰莖直入她的陰道內。

    「你是我的!你永遠是我的!」我趴在李居麗的身上,一遍又一遍親吻和吮

    吸著她白皙的頸部和豐滿的乳房,腰身快速的挺動著,帶起她一聲又一聲嬌呤。

    「是!我永遠是你的!Yeobo.」李居麗雙手摟住我的脖頸,嬌喘的回應著我。

    「呃呃啊啊噢呃啊。」

    我的耳邊是李居麗那帶童音的嬌喘呻呤,她的聲音越是高亢和婉轉,越是激

    發我的慾望,使我在她的身上耕耘的賣力。

    「噢噢呃呃呃哦哦啊啊。」

    我雙手搓揉著李居麗豐乳的乳房,還不時在乳房上親吻著,吮吸著她堅硬的

    乳頭,下身不停的挺動著,兩人臀胯之間響亮的撞擊聲不絕于耳。

    「Bu-in.」

    我能感覺李居麗體內越發洶湧的脈動,她摟住我脖頸的雙手也越髮用力,勒

    的我有點體內疼和呼吸不暢。

    「啊哦OOOppa快啊呃再哦快點噢噢啊噢。」

    「好我快。」我在李居麗身上聳動的更加快速。

    「啊啊呃呃哦啊就噢哦就是哦噢這樣啊

    啊啊呃呃。 」

    李居麗嬌弱的身軀在我快速的撞擊下,在沙發上不停的顫動著。

    「啊呃啊啊啊」

    李居麗顫抖著身體緊緊摟住我,我的陰莖在她的陰道內依舊抽插著,直到她

    的陰精洶湧的頂著我的抽動噴射而出。

    李居麗嬌喘著鬆開摟著我脖頸的雙手,癱在沙發上「呼呼」的喘著粗氣。

    「換我了,老公。」樸素妍雙手攀上我的肩膀。

    「怎幺能忘了我的老婆呢?」我一手摟在她的腰上,另一手按在她的胸上隔

    著衣服揉搓起來。

    「啊,輕點,也不怕揉壞。」樸素妍嬌媚的白了我一眼。

    「怎幺會?我可是一會好好疼愛她的。」我笑著說道,「來趴到居麗身上。」

    樸素妍聽話的趴在李居麗身上,掀起她的裙擺撫摸著雪白的翹臀,「這真是

    白啊。 」

    我雙手緊緊抓樸素妍的兩瓣翹臀,腰身用力向前一挺,「呃」樸素妍猛地一

    挺胸,在我的抽動下她的身體一前一後的晃動著。

    「啊啊老公呃啊你最棒呃了噢哦。」

    「舒服嗎?爽嗎?」我一邊問一邊用力的挺動著陰莖。

    「舒啊服呃呃要爽死了哦噢噢。」

    我雙手緊扒著樸素妍的翹臀,兩瓣臀肉被我扒開,良好的視線裏我的陰莖大

    力在她的陰道內抽插,陰道口的蜜液被帶出一波又一波,四處飛濺。

    「疼輕點啊啊呃頂到了輕你個啊啊」

    臀肉被我扒開的生疼,後面又被快速用力的撞擊的生疼,但是快感確是那樣

    洶湧的傳遍全身,一次一次。

    是疼痛還是快感,樸素妍已經分不清了,她只知道向後挺腰擺臀,因爲這樣

    會給她更多的快感。

    李居麗累是累,但是這幺近距離看著樸素妍被我肏的高潮 起,呻呤不斷,

    和樸素妍的俏臉也是紅的美豔動人。

    李居麗雙手伸出攥住樸素妍的衣領往下一拉,便貼上她的紅唇,紅唇對粉唇,

    舌尖的相互纏繞。

    兩個人緊摟著對方,就在我的面前又上演了一場百合大戰。

    我看的慾火膨脹,動手脫起樸素妍身上的紅旗袍,脫掉後彎腰緊貼著她的後

    背,雙手探到她的胸前,扶弄和揉搓著兩團雪乳,下身也不忘用力抽動。

    「好好爽哦啊啊噢噢呃啊噢噢噢。」

    樸素妍此時已經被我肏的樂不可支,快感淹沒了她的神經系統,她感覺全身

    的每一根神經和每一部分身體都充滿了快樂的感覺。

    快感的極致就是巅峰的高潮到來。

    樸素妍陰道內噴射出的陰精後,疲憊的她和李居麗兩人摟在一起。

    我又在她的體內挺動了一會陰莖,發現她的反應比剛才遲鈍了不少,拔出陰

    莖改插入李居麗的陰道內。

    「啊」李居麗立刻嬌呤一聲,敏感的陰道內早已一片濕滑,我剛插入她的體

    內,她就是開始配合我起來。

    顯然之前我和樸素妍在她身上一戰,讓她的慾火又一次燃燒起來。

    「呃哦唔喔噢嗚啊啊啊」

    樸素妍看著李居麗現在的樣子,就是像看到剛才自己的樣子。

    「老公,我也要。」樸素妍回頭對著我要求道。

    「好,你也要。」

    我開始在兩人的陰道內交替的抽插,這個抽插幾十下,就換另一個抽插幾十

    下。

    樸素妍和李居麗兩人的呻呤聲也是此起彼伏,不知道是不是有私下較量的意

    思,聲音是一個比一個響。

    這回李居麗被肏的時候呻呤聲響亮,下回樸素妍被肏的時候呻呤聲更響,到

    再輪到李居麗就更是如此。

    呻呤聲的音量在她們之間來回的攀比下不但躍上一個新的高度。

    最後,直到我將今天第二次精液射在樸素妍的子宮深處裏時,兩個人才停止

    這種無休止的較量。

    我起身坐在沙發上,看了看周圍,含恩靜還在睡覺,樸智妍拿著瓶水靠在沙

    發上喝,樸素妍和李居麗兩人依偎在一起休息著,全寶藍在樸孝敏的進攻下,高

    潮了無數次癱軟在沙發的一角,樸孝敏拿著可憐兮兮的目光看著我。

    「Oppa,這回到我了吧。」

    我摸了摸潮濕的沙發,「換地方,去主臥。」

    「哦」

    「誰還走?能走就自己去?不能就我抱著上去。」

    我問了之後四周一點反應都沒,果然是白問了。 「好吧,我一個一個抱上去。」

    「吔」諸女小小的歡笑著慶祝了一下。

    按照年紀的大小的抱,我先把全寶藍和李居麗抱到樓上的主臥大床上放下。

    雖然她們六個在別墅裏有各自的房間,但是我在家時還是都七人一起睡在主

    臥裏特別定制的大床上。

    當我在回來準備抱樸素妍時,雙手扶肩赤身裸體的她早就急不可耐的站起來

    等我,一看見我就雙手張開等著我的擁抱。

    一頭烏黑亮麗的黑色秀發,漂亮勾人的雙眼,飽滿堅挺的雙峰,平坦的小腹

    下是無數男人想一探究竟的深邃的黑森林。

    「這都等不及。」我嘴上是這幺說,但是我還是立馬抱起她走向樓上的主臥。

    接著將還沒睡醒的含恩靜、等待我臨幸的樸孝敏一一抱起放到樓上,最後抱

    起成年後更加美麗動人的樸智妍來到主臥。

    六女在大床上或依偎在一起,或占一角的橫陳著,樸孝敏躺在床邊,看到我

    抱著樸智妍走進來,雙眼發亮的看著我。

    「Oppa,快點。『」好,等我把智妍放下。 「

    我走到床邊將智妍放下時,樸孝敏的手就伸到我的胯下,一摸到我的陰莖就

    撫摸揉搓起來。

    樸孝敏躺在床上,頭伸到床外,伸出舌頭不停的舔弄著我的龜頭,吞含著我

    的陰莖。

    「你這?真是的。」我看著樸孝敏饑渴的快速吞吐著我的陰莖,嘴角邊的口

    水橫流。

    我身體向外退著,「來,坐床邊上。」

    樸孝敏依言慢慢起身坐到床邊,彎腰俯身繼續舔吮著我的陰莖,舔著舔著樸

    孝敏就停下動作,自己伸手到背後拉下拉鍊,雙手往後一 一腿,雙臂從袖口抽

    出,紅旗袍被她褪到腰上,胸口一件粉色胸罩和粉嫩白皙的肌膚相映成輝。

    「Oppa,你也幫我舔舔。」樸孝敏脫掉她的粉色胸罩,露出兩粒粉色的乳頭

    和飽滿的乳峰。

    「那你上床躺好。」

    樸孝敏躺回床上,我也爬上床和她呈男下女上的69位姿勢,我頭鑽到她的兩

    腿之間,看著濕漉漉的內褲,「孝敏,你水真是多。」

    「Oppa,幫我舔舔。我也幫你舔。」

    我伸手從樸孝敏的雙腿間脫下她那條濕漉漉的內褲,用手捏了捏她的陰蒂,

    她敏感的叫了兩聲。

    樸孝敏雙手抓住我的陰莖不斷的上下撸動,小嘴也含住龜頭不停的上下擺動

    著頭部,我的陰莖插入她的紅唇和咽喉裏深度時深時淺。

    當頂到她的咽喉深處,她發出一兩聲作嘔聲。

    樸孝敏舔我的陰莖,舔的我異常性奮,陰莖上的血管膨脹顯得整根越發猙獰

    巨大。

    我雙手抱住她的翹臀,埋首在她的雙腿之間舌頭埋裏的舔動著,舔到蜜液多

    時,嘴還湊在陰戶上吮吸著。

    「Oppa,別舔了,進來吧。」樸孝敏低頭回過來懇求道。

    「那你坐下來。」

    樸孝敏起身雙腿分開蹲在我的小腹上,看著沾滿她口水的陰莖扶直後,纖細

    的腰身就急急的往下一坐。

    「呃啊嗯哦。」

    樸孝敏的臀肉非常的柔軟,具有彈性,我看著她背對我坐下,兩瓣臀肉「啪

    啪啪」的不斷撞擊著我的小腹。

    一股用言語也難以描述的感覺從我的小腹下升起,蔓延到全身各個角落。

    「噢哦呃Oppa啊啊還是Oppa的比那些道具

    舒服。 」

    聽樸孝敏的聲音我都聽出,此時她正在處在快感中,聲音有些發顫。

    「哦孝敏你們私下誰玩最瘋?」

    旁邊幾女,除了含恩靜還在睡,其他幾個都在旁邊看了半天,聽到我們這對

    話,立馬有些慌亂。

    畢竟這是她們平常在我不在時,相互之間慰藉的私事,都不太好意思在我面

    前說出。

    雖然我和她們在一起玩的也有點瘋,但是這畢竟有點不同。

    「孝敏,不準說。」樸素妍立刻出聲阻止樸孝敏把話說出口。

    「孝敏歐尼,不要!」樸智妍也急道。

    「孝敏」李居麗和全寶藍也出聲叫樸孝敏的名字。

    「Oppa!」樸孝敏看自己又被姐妹圍攻的趨勢,弱聲的向我求助道。

    「好,不問了!我不問了!」

    其他幾女總算鬆了一口氣,依舊躺在原處看著我和孝敏在一邊激戰。

    樸孝敏在我身上騎了一會有些累,扭腰擺臀的速度也慢了下來。

    「累了嗎?」

    「嗯」

    「那我來。」

    我起身站在床邊,讓她抱出自己的一條大腿高高翹起,另一條大腿放平將她

    雙腿呈九十度分開。

    「孝敏,我來了。」

    「嗯。Oppa,進來吧,大力點肏我。」樸孝敏急切的求道。

    我一手抓住她的腳裸,另一手按在她高高翹起的大腿根上,龜頭頂入兩瓣陰

    唇後,就依照著樸孝敏的要求大力抽插。

    「啊啊啊呃Oppa就是這樣哦哦噢哦呃啊

    啊啊」

    樸孝敏的呻呤聲變得異常甜美和誘惑起來,我聽的是慾火難耐,腰部的幅度

    變的更大。

    「孝敏哦噢你也很棒。」

    我的陰莖在樸孝敏的陰道內,被她的軟肉夾的又緊又爽,抽動起來快感是一

    波波。

    「Oppa呃嗯OOOOppa 啊要死我要死了啊呃

    噢噢呃。 」

    「孝敏啊現在離死還早了。」我又加快的肏她的速度和力度,次次都是

    插到底才拔出,「一會才要知道你Oppa的真正厲害。」

    「啊不要。」

    「不要也晚了,這時候你不要也得要。」

    樸孝敏的雙腳被我捉住無法躲避,只能被動的承受著我越來越淩厲的攻勢。

    「啊Oppa呃啊呃呃呃呃啊啊啊啊啊要這回

    噢噢呃真要死啊啊了。 」

    樸孝敏的呻呤聲變得高亢的同時,也顯得越發抖顫。

    「呃呃呃呃呃啊啊哦噢噢呃啊啊啊啊啊」

    樸孝敏被我的肏的,高潮不斷蜜液洩了是一次又一次,直到被我肏到全身酸

    軟的程度才達到了高潮,粉嫩陰唇間的縫隙噴出一股股陰精來。

    即便是我的陰莖依舊還在她的陰道內抽插時,還是沒堵住她陰精的外噴。

    「啊嗯呃Oppa我不行了啊呃讓我。」

    樸孝敏嬌喘著求饒道,高聳的胸部也隨之急速起伏著,雪白的豐乳上下翻騰,

    看的我兩眼都直了。

    我從樸孝敏高潮後的陰道內退出來,起身雙膝彎曲分開跪在的小腹邊上,看

    著有些碩大的乳房,「哎呀!孝敏,你的胸好像又有點大了。」

    「大了嗎?」樸孝敏 起頭俏皮的反問著我。

    「你看這不是大了?」我坐在樸孝敏的小腹上,身體往前移了一下,挺著陰

    莖豎在她的雙乳之間比劃著大小,「確實是大了不少,來雙手捧好,讓Oppa好好

    爽爽! 」

    樸孝敏雙手捧著雙乳夾緊我的陰莖,開始不停的用她那一對豪乳揉搓著,我

    也挺動著陰莖在她的雙乳抽動著。

    我的龜頭不時頂到樸孝敏的嘴唇,她頭枕著枕頭仰著頭張著嘴,伸出舌頭舔

    著我的龜頭和馬眼。

    「孝敏,再夾緊點。」

    在我的囑咐下樸孝敏的雙乳更夾緊我的陰莖,之後的十幾分鍾更是用心的用

    濕滑的雙乳摩擦著我的陰莖。

    樸孝敏的乳交技術一點也不遜于隊裏胸大的含恩靜和李居麗兩人,又是夾,

    又是磨,柔滑的皮膚觸感,讓我爽的幾乎把持不住射出精來。

    爲了轉移注意力,我又一次起身坐到床上,拉著樸孝敏往自己的懷裏坐,

    「來,孝敏做我身上。」

    樸孝敏雙手摀在自己的雙腿間,臉上有些擔心道,「啊,不要Oppa

    人家下面還有點疼。 」

    「這回不用前面,不是還有後面嗎?」

    「啊好啊,好啊,不用就好。」樸孝敏有些抽風的慶幸道。

    「這都能抽!」我看著此時的樸孝敏,有些哭笑不得。

    「Oppa,輕點輕點。」

    樸孝敏緩緩的反身坐在我的身上,後庭的肛門被我的龜頭頂入後直直的插入

    到深處,她的臉部表情有點變色。

    我握住她24cm的纖腰往下推動,陰莖被樸孝敏緊窄的後庭包夾的緊緊的,每

    一次的抽動都是艱難,但是與之相對卻是無上的快感。

    「噢哦噢噢呃嗯啊噢噢噢。」

    樸孝敏被我肏的直嗷嗷叫,顯然她也是疼並快樂著。

    「大啊Oppa大太大了要裂開了。」

    「沒事忍一會就好,適應後孝敏你就更爽了。」我起身扳過樸孝敏的臉,熱

    烈的親吻著她的臉暇和嘴唇,好分散她的注意力。

    不是有一句話說,和女人做愛時,親吻是必不可少的。

    一會兒後,樸孝敏的後庭適應了我的陰莖大小,我抽動的更加歡實,肏的樸

    孝敏呻呤聲更加婉轉動聽。

    又是一陣猛插猛送,我從後緊摟住樸孝敏的腰身,兩人的身體緊貼在一起,

    在一陣抖動著,雙雙達到了高潮。

    高潮後,我和樸孝敏兩人緊貼在一起躺倒在床上,喘著粗氣休息著。

    我看著樸孝敏全身香汗淋漓,頭髮濕露散發,把她摟在懷裏親吻著她額頭。

    「我的孝敏最好了。」

    「Oppa. 」樸孝敏甜甜的看著我,笑了笑又閉上眼休息了。

    我看著樸孝敏閉上眼睛休息補眠,將她放在床上,躺倒了一旁早已難耐的全

    寶藍身邊。

    全寶藍一看我躺下,便翻身到我的身上,從親吻我的臉開始,一點一點向下

    吻去,直到雙腿之間停下。

    口含、舌舔、嘴吮,小腦袋不斷在我的雙腿之間起伏著。

    我抓著全寶藍一頭的黑色短髮,躺在床上享受著全寶藍的舌頭在我陰莖上的

    各種翻飛,爽的我口中嗯呃的聲音不斷。

    「寶藍啊,含的再深一點,對你真會舔哦。」

    全寶藍的小嘴含我的陰莖,雙手握住莖身盡力的往嘴裏送,可是吞含了半天

    還是有叁分之一的莖身沒有含進嘴裏。

    她的小舌頭沿著莖身上下和龜頭周圍不住的舔著,頭部含著我的陰莖不斷的

    上下擺動著頭部。

    「寶藍,差不多了,上來吧。」

    全寶藍坐在的腹部,陰阜正對我豎起的陰莖,她撩起自己的裙擺,雙手握住

    我的陰莖,兩瓣外陰唇夾住陰莖不住的滑動著。

    我看著全寶藍揉搓了一會我的陰莖,才扶直陰莖對準自己的陰戶,腰身緩緩

    的坐下。

    「呃」全寶藍眉頭微皺,調整了一下位置,才舒緩開眉頭。

    全寶藍雙手扶在我的胸上,前後不停的扭動起小翹臀,嘴裏「嗯嗯啊啊」的

    呻呤聲不斷。

    雖然我人是躺著,但是我頭仰著還是能清晰的看見全寶藍的嫩穴不停「吞噬」

    著我的陰莖。

    看著陰莖不停的進出全寶藍的陰道,在帶給她一陣又一陣歡愉的時候,又從

    她的陰道內由內向外的帶出一股股的蜜液。

    我的腹部逐漸被全寶藍的蜜液所打濕,看著她越發嬌美的面容,還有臉上那

    快樂的神情。

    我的雙手不由自主的伸到她的胸前,攀上她那飽滿的胸部,搓揉下更加使她

    性奮異常。

    「Oppa,用力揉啊啊呃嗯噢。」

    「寶藍,扭的再快一點。」

    「啊啊嗯呃噢噢喔呃」

    二十多分鍾的纏綿後,我和全寶藍雙雙高潮,擁抱在一起躺在床上。

    之後的夜晚裏,我又和被我和其他幾女戰況弄醒的含恩靜糾纏到了一起,接

    著又是其他成員,一個接一個直到天明臥室裏才恢複甯靜。
日韩欧美一区二区三区免费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