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2022-08-30发布:

【我的自述】

精彩内容:


  我取出警用手铐,將它铐在我的上臂手肘處。這樣的選擇能限制我雙手在背
後更大的活動自由,讓我拿到任何東西都將是困難的。當我真的要將雙手合到一
起,並對上鎖鎖好時,不覺猶豫起來。是啊!一旦铐住雙手,我將徹底地失去任
何可能的自由,而在這一段時間裏,發生的任何狀況我都將無可奈何“有人來了
怎幺辦?我可以不作聲,他會覺得家中沒有人。但如果是強盜呢?他要是爲了試
探家中有沒有人而敲門怎幺辦?

  我知道這兒的保安很好,可是誰又能保證呢?“

  我甚至想到小偷進來的情景……“還會不會有別的事情發生呢?家中發生火
災怎幺辦?女傭把煤氣關好了嗎?雖然我知道父母在國外,可是突然回來了怎幺
辦?………”一些難以預料的事情一下子湧出好多來,我知道發生任何一件事情
都讓我無法面對,也不知如何去面對。

  現在放棄可還來得急,可是……可是……我不甘啊!我生理、心理迫切的欲
望狠狠地折磨著我。緊張的心情又讓我興奮不以。

  綁吧!管它呢!不會發生什幺事的………我的雙手不自覺的合到了一起,並
已對好鎖頭,我只需稍一用力………我的心跳跳得好快,急促的呼吸都快讓我滯
息。

  “咔”——————-“啊!鎖上了,真的鎖上了”我好一陳心慌。

  我沒起心鎖它,但我知道那鎖很敏感,鎖頭很短,何況我將鎖頭正對著鎖孔
呢!,雙手在背後的感覺又不怎幺靈敏。在我心慌意亂的時候,手肯定是在顫動
的情況下將鎖頭送進了鎖孔裏。

  我試著動了動手,的確是被綁住。現在我連後悔的余地都沒有了。

  即使我想放棄自我奴役的行爲也不由我自已。我知道要想獲得自由就必需按
照我所設計好的程序進行,並保證不能發生任何意想不到的事情。

  我的心情好複雜,先前想的一切可能發生的事情再一次占據我的心理,我很
緊張,並保佑不要真的發生什幺事情!然而這樣的恐懼心理好像更能讓我興奮,
我明顯地感到我的身體有一種被虐的快感。“被綁的感覺真好啊!”我扭動著身
體,體驗被綁的感覺,綁在**的繩結因爲錯動漸漸深入;好像硬要進入我的身體
那樣不停地儒動著。

  繩結的刺激使我禁不住呻吟起來。我的下體反應太強烈了,我能明顯地感到
那兒已經……已經……濕成一片!我想像那個綿質的繩結一定在不停地汲著我的
淫水,肆無忌彈的淫虐少女那最敏感的密地。“啊——流下來了,好多,怎幺這
幺多啊,我真是一個受虐狂啊……好興奮好刺激,不行了……!”我毫無意識的
想要加快和加大身體扭動的幅度,想讓繩結更爲強烈地刺激我的私處,將我送上
性欲的高潮。在雙手被綁的情況下它是我唯一能用作自慰的工具,只有它才能撫
慰我無論是心理的還是生理的迫切需要。然而,我的* 頭傳來強烈的痛疼感,使
我忍不住痛得叫了出來。* 頭的牽制竟使我不能過份地扭動身體。爲了減輕* 頭
的痛疼感,我只能放慢身體扭動的強度。

  “不行啊,我受不了了,”繩結小幅度的刺激,根本無法滿足的我迫切需要。
**的強烈感受使我難以自制,我企圖掙脫手铐的綁縛………然而這一切都是徒勞
的。難以遏制的欲火,令我痛苦不堪。我的羞恥心理早就抛到了九宵雲外。我真
實地感到被奴役時那種欲火難奈、心情激蕩的快感。

  我無法表達此時的心理,腦中好像是一片空白,令我無法專注于某一點。而
這樣的感受正是我在自我奴役中迫切想要得到的。不受控制的情感就像火山爆發
一樣肆意奔放,令我的理智徹底崩潰。

  “啊!好舒服………!”淫水就像悲情時的淚水無法自制地流淌著,很快地
濡濕了我的大腿根部並滴在地上。“好多……我是一個淫賤女人嗎?爲什幺有這
幺多啊!不能……不要……我……我……控制……

  不……不了………啊!“我泄了,達到高潮,我感受到了。我發現我已全身
是汗。

  汗水和淫水使我覺得全身髒兮兮的。汗水的流動讓我的身體覺得騷癢難奈。
真想洗個澡啊!可被綁的我除了忍耐以外什幺都做不了。這又讓我感到奴役的趣,
這樂趣就是我對任何侵擾都無可奈何的感覺:“我被綁著,我能怎幺辦呢?我不
屬于我自已,你想對我怎樣我都無法拒絕啊………!”一想到這樣,我就會興奮。

  頭的痛疼將我拉到現實中來。冰塊在不知不覺中逐漸溶化著。

  絲襪在冰塊的重量減輕下開始收緊。它的彈性足以將我的* 頭強行向上拉扯,
我感到 *頭的痛疼感越來越甚。我開始緊張來,在此之前我並沒有償試過它能給
我帶來多大的痛苦,雖然我知道會痛,但沒有想到它會痛到什幺樣的後果。現在
後悔已經不起絲毫作用,我只能強行忍耐,並使自已的雙腳踮起,身體盡量上挺
以減輕絲襪給* 頭帶來的痛苦。雙腳在高跟鞋的束縛下本來就很難受了,此際無
疑是雪上加霜。踮起來的腳使我的雙腿繃得挺直,肌肉的緊宿使**夾得更緊。繩
結在那兒的感受更加強烈,它像瓶塞一樣緊緊地向上頂,恨不得要鑽進去一樣。
哦!好舒服。被奴役的感受再一次刺激了我,可我不敢再輕舉妄動,只能收縮下
陰(提肛吧)來感受私處被異物侵入的快感。

  這裏要說的是,我並不是沒有那種用作自慰的假陽具。

  我有,而且很高級。不用它是因爲我還是個處女。作爲一個女人,在還沒有
失去處女之前,它是最寶貴的,會將它看得很重。它將奉獻給她心愛的人。我想
女人都是這樣。雖然我有自慰,但我想我並沒有破壞它,至少我沒有深的侵入那
裏。

  可是後來我我……還是……好啦!這是後話,現在不說了。冰塊溶化得好慢,
而我* 頭的痛疼卻越來越強烈。

  我不知道還能堅持多久。現在奴役給我帶來的不僅僅是快感了,難以忍受的
痛疼讓我痛苦不堪。踮得許久的雙腿又酸又麻,苦苦的硬撐使它顫抖得曆害,稍
一松勁就會給* 頭帶來劇烈的痛疼。痛苦使我不自禁地流下眼淚。無助讓我感受
到奴役的樂趣,也讓我感受到它的痛苦。

  奴役中的痛苦是必然的,它更有真實感,更能刺激我真實被虐的欲望,雖然
現在我無法忍受痛疼,但在我的內心從來就沒有真正後悔我不該這樣做。我感覺
到我真是一個變態的女人,一個極端的受虐狂。我想任何人看到我現在的樣子都
會覺得悲慘,我覺得我好可憐,也覺得有些可笑;被痛疼扭曲的臉上挂滿了淚水,
就連哭我都得仰著頭。這和電影中仰著頭哭的英雄們是截然不同,他們仰著頭是
因爲不屈服……!

  而我卻是因爲低頭會給我帶來痛疼不得不仰起頭來。哭當然是痛得哭了。

  我挺直著身體、挺著胸膛,不是顯示我的英雄氣概,而是屈服于* 夾給我帶
來的痛苦,這樣的屈服卻絲毫沒能減輕我的痛苦。而這一切都是我自已給于的!
“哦,天啦!

  救救我吧,讓我結束這該死的奴役吧!“我不敢有絲毫的動彈,一些輕微的
動作都將給我帶來劇烈的痛疼,可我怎能做到不動呢?我腰、腿乃至全身都已堅
持到了極限,它們給我帶來的痛楚不亞于* 頭的痛疼,我無法忍受可又不得不受!

  “誰來救我啊”我真想大喊救命,可是口被堵著,即便沒堵我也不敢喊哪。
潛意識裏我真的期盼有闖入者,只要能讓我脫離這尴尬的境地那怕是色狼我也認
了。

  我可憐地、無助地死撐著。

  我感覺到我的* 頭似乎要被扯掉一樣,那痛疼的感覺難以形容,用“鑽心”
都不確切。好像還有別的什幺左右著我,我想是心理上的。

  (我真不知道如何描述當時的情景,但在我的印像中很深,我不說不出來)
我真怕我會因爲痛疼而昏過去,我努力使自已清醒,並強迫自已去想別的什幺事
情,讓我的注意力不在痛感上。現在我好像失去了被奴役的快感。只能說是好像
吧,因爲我覺得好像又不是這樣。冰塊溶化得真慢,時間也彷佛凝住,現在我才
深深感受到什幺叫度日如年了……………………。

  現在好像已是深夜了,因爲開著冷氣的緣故,我覺得好冷。我除了不能動外,
什幺也做不了。漫長的等待讓我痛苦不堪。這是真的奴役,我在虐待我自已!無
論是在心理還是在生理上我都享受到了它給我帶來的極大震撼力。我真的好喜歡
;在痛苦中也並沒有消磨掉我被虐的意志。“哦,終于快了”看到只剩下小小的
一點冰塊,我暗暗地舒了一口氣:“終于還是挺過來了”。我突然覺得我好勇敢,
也覺得我好變態。我的思維又開始活躍起來。* 夾鏈上的小環終于掉了下來。

  一切繃緊的神精瓦解了,我像癱瘓一樣,渾身無力搖搖欲墜,真想躺到地上。
然而,我又不得不從新打起精神。新的痛疼從我的**傳來,那是一種刺心的痛疼,
跨在下體的繩索和陰間的繩結好像夾住了我的陰唇或是別的什幺,我無法確定,
總之那種痛比* 頭的痛疼有著不一樣的感覺,好像更難以忍受。我試著動了動下
體,想使兩個繩結都在很好的位置,不至于讓它們給我帶來新的痛苦,然而彈簧
的作用使繩索無法離開我那敏感的地方,被綁的雙腿也緊緊地使它固定在我的正
陰唇中間,我無計可施。不過只要我不刻意讓我的身體下塹或移動,它就不會給
我帶來痛疼。可是我不得不移動,除非我想永遠地就這樣被綁著。

  看了看牆上的挂鍾,還好,才一點多鍾。我想我忍受我* 頭的痛疼整整有兩
個多小時。現在面臨新的挑戰,我不禁有些膽怯;可是膽怯不能改變既成的事實
:我必需解脫我自已,無論多大的痛楚我都“不得不”克服。“不得不”的無奈
感覺是我在自我奴中最喜歡感受到的;無奈、無助、痛苦、讓我充份體驗到被虐
時的快感和性刺激。被奴役的樂趣又在我的身心集聚起來。只是沒有了* 頭的痛
疼我顯得輕松了許多。

  對于下體的磨難,我想只要小心一點還是可以控制的,至少我隨時可以停下
它給我帶來的痛疼。現在我需要休息一會兒。剛才毫了我相當大的體力和意志力。
靜靜的我體驗著被繩索緊縛身體的快意,有時我故意緊緊自已的肌肉,來加強被
綁的感覺,我認爲這樣的感覺真好。

  頭還是很痛,鏈子的重量依然肆虐著它。當我晃動身體,鏈子在擺動下對我
的* 頭依然是個極大的威協,只是它不再牽制我行動的自由,這讓我在心理上覺
得好受點。* 頭已不再堅挺,好像失去了生機,它被* 夾淩虐得不成了樣子,除
了給我帶來痛疼外不再有快感,但在奴役的心理上感受是好的。

  在自我奴役中往往會碰到一些沒有想到,或者是事先沒有在意的事情。這些
事情往往會讓自已陷入很尴尬的境地,而現在我就碰到了一個。“糟了,我……
我………怎幺搞的,事先怎幺沒想到上個廁所呀?”我並沒有多喝什幺飲品,也
沒有多尿的習慣,而現在我的的確確感到了尿意,是不是剛才性興奮的緣故呢?
也許是吧,我想。“怎幺辦哪,急死人了……”一股難言的羞恥感立時占據了我
整個心理,我心裏越急尿意卻越濃,好像是故意與我爲難似的刺激著我的下體。
讓我越來越覺得難以忍受。在小說中我見過被綁的女孩強迫在別人的面前排泄的
場景;好羞恥啊,可是這樣的羞恥感真能刺激被奴役的感受。我此時的心理可能
和小說中差不多吧。

  幻想的意思裏好像真的有人在看著我,我不能,不想讓“他們”看到我現在
的樣子,這樣的恥辱讓我還無法忍受。可是尿意說來就來。你越不想在意它,它
就來得更猛。我覺得在平時我會忍得住,而現在竟然好困難。“我不能排泄呀,
好髒,我怎能就這樣排泄呢,尿液會弄髒我的雙腿和我的地板的,雖然不會有人
看見,可是……可是總覺得不好……這樣做多羞恥啊…………我……我怎幺又興
奮了……不行啊……“不知是尿的刺激還是被虐的快感在作崇,讓我覺得又興奮
又難受,”啊!出了……流出………哦,不是………是淫水……………“想排泄
的羞恥感讓我既想早點結束自已的處境又想繼續沉迷于樣難言的快感中。

  我想我還是不能“隨地大小便”的,羞恥感和潔淨感都讓我難以這樣做。我
強行忍著,並開始結束自我奴役的行動。這是一個艱難而漫長的過程,我不知我
是否能忍住,但我得盡量這樣做。現在**的繩結不光是刺激我的快感,也刺激著
我想要排泄的生理狀態。被綁的我除了艱難的忍耐,沒有任何辦法排除這樣尴尬
的處境。想要輕松的走過跨在陰間的繩索又談何容易。何況我不可能行走。

  我只能一點點的向前移動,或是蹦著前進。前者不易給我造成痛疼和傷害,
只是速度太慢;而後者雖快,卻不敢保證有什幺差池。我選擇了後者。當第一個
繩結從我陰間過去時,很輕松。

  但我覺得它好像改變了我陰間的綁繩和**相安的結構。我想第二個繩結絕不
會輕松。在我跳動時,* 夾鏈也在上下抖動,它的牽扯使我的* 頭一陣緊似一陣
的痛疼,我只能咬牙忍耐。“啊”陰間的痛疼使我忍不住叫出聲來,臉也痛苦的
扭曲了。我的陰間好像錯了位,好像改變了結構,那裏不知是怎樣“擺放”著。
痛疼也險些讓我失禁。

  但這些卻絲毫沒有泯滅我被虐的欲望和更加強烈的性刺激感。

  我緩了一口氣,想盡量張開我的雙腿,讓我的陰唇回複一下原來的模樣。可
無法做到。我的感覺既悲苦又覺得刺激,好像需要這樣一樣。在兩個繩結中間,
我取蹦跳前行。在每過一個繩結時我就小心翼翼,盡量不讓陰間裏的繩結和它夾
住我那裏的某處,我感覺得到兩個繩結在那裏相會時給我帶來的異樣感受,我屈
服于繩結的肆虐,必需好好的善待它們,這樣的想法讓我情不自禁地流出好多的
淫水。

  我想在我經過的繩子上已經浸滿了這樣的愛液。現在他們卻並不知足,依舊
在不停地吸取,就像要把我掏幹一樣。

  還好,我的分秘物好像很多,它讓我很舒服,不至于幹得讓繩結難以經過。
我的愛液居然奉獻給了繩子,它好像是我的主人奴役著我。它沒有生命力卻能讓
我不得不按它的旨意行動,這樣的感覺讓我異常的興奮。我想被沒有生命力的或
是比人更低下的東西奴役感覺更好。

  我常想像我自已被我討厭的人奴役或是屈服于比自已地位低的人玩弄;那種
被奴役好像才是真的被奴役、那種無可奈何的屈辱和羞恥感總能讓我興奮。所有
的繩結終于被我克服了,我也付出了相當大的代價。我下體的痛疼感非常強烈,
我想我是不是弄破了某處呢?不停下流的液體讓我無從分辨是不是含有血迹。下
腹的脹痛使我覺得我的膀胱充滿了尿液,像針刺一樣刺激我的尿道口,我忍耐的
限度越來越大,甚至懷疑是不是已經流了出來,要不然我那裏爲什幺會這樣濕呢!

  想要拿到割斷繩子的小刀好像也不是那幺容易,這和先前沒有被綁著的償試
完全不同。我的雙臂在背後根本沒有多大的活動余地,跨下的繩子也在限制我,
它讓我很難地背對著小刀。而且我必需准確無誤的拿到刀,要是不小心將它碰到
了地上,我想我將無法擺脫永遠被自已綁著的境地。我轉動我的身體,陰間的繩
子好像將我的陰唇扒開,並和大腿一起夾著它,不是很痛,至少不是現在帶來的
痛疼。我彎下腰,盡量擡起雙手,但還是沒有很好地夠到刀。我想都沒想就輕輕
地向後一跳。這樣的結果使我慘叫了一聲**傳來了撕裂般的痛疼,我險些昏倒。
當我努力使自已站穩的時候卻放松了對尿液的禁制能力,我分了心。

  一股熱的暖流帶著尿的臊氣像決堤的海水……………不,不是這樣,因爲被
繩結的堵塞出來得並不暢快,這樣的感覺讓我好難受,(就像是得了尿結石一樣
吧)。我想忍住,不讓它繼續,可是現在我又怎能做得到呢。難以言喻的羞恥心
理使我一片空白,淚水一下子模糊了我的視線。而此時我的身理居然還起著和心
理完全不同的感覺,被奴役的快感和不受禁制的尿液一起將我送到了性虐的高潮。
(我真的好奇怪,我怎幺會這樣呢?這是嗎?)尿液順著我的雙腿中間緩緩流下,
好多,好像沒完沒了似的,這都是繩結的惡意傑作!

  我恨它不能讓我淋漓盡致。在我的身下已經集聚了一大灘散發著難聞的尿液,
在潔淨的地板磚上向著較底的地方流動。更糟糕是尿液順著我的雙腿裝滿了我的
高跟鞋,使我的雙腳完全浸泡在這討厭的液體中,它讓我感到雙腳很滑溜,讓我
更難控制高跟鞋給我帶來的難。而我居然想到我心愛的高跟鞋會不會因此而損壞。
快感之後,強烈的肮髒感又充斥著我整個身心,**還是濕漉漉的,並且伴著刺痛,
我想我的下面的確是弄傷了。“不會感染吧?不會得什幺婦科病吧?”我甚至想
到了性病,恐懼感令我全身冰涼,我的奴役是不是過份了一點?萬一有什幺,我
可怎幺辦啦!後怕使我還沒止住的淚水更多起來現在我急切地想結束我的自我奴
役。

  但我沒有失去理智,我必需一步一步地來,否則後果更是難以想像,我想這
是我平想得太多的故,只怕萬一的心理總讓我考慮周到,我想無論在什幺情況下
我都要做到這一點。拿到了刀,割斷繩子並不困難。現在我可以隨處跳動了。然
而地板上的尿液使地板磚有點滑溜,而我的雙卻在鞋中受尿液的浸染更是難以自
制。當我向樓梯口跳去時;雙腳在鞋內一滑,高跟鞋在地板上一滑我不受控制地
向一側倒去。當我明白是怎幺回事時,我的右臂已重重地摔在了堅硬而又潮濕的
地板磚上。

  劇痛使我生怕我的右臂骨拆,要是真的這樣我就完了。我試著以右避爲動力
在地上動了一下,還好,除了痛疼外,好像並沒有什幺骨拆的反應。我籲了口氣,
不經意地將臉貼到了地板上,一股尿臊味讓我悚然驚醒:——-我躺在我的尿液
裏,而我的臉上乃至身已經沾上了許多,我忘形的想要抹去它們,可徒勞的結果
讓我無可奈何,難聞的氣體就在我的鼻子傍邊散發著,堵口球上也有,甚至在我
的嘴唇上也有,我一陣惡心,想吐,這雖然是我自已的尿液,可必境還是尿液呀。

  我知道我無法嘔吐,也盡量使自已不能有嘔吐的感覺,但我卻無法抑制口腔
內分泌出來沾液(這比口水叫著好聽些吧)。堵口球本來就令我的口腔充滿了這
樣沾液,爲了不使它流出來我一直在吞咽著,現在反應更多,,也不如剛才的感
覺好,我每吞一口,就更加強了我要嘔吐的生理反應。

  冰冷的地板和尿液使我感覺好冷。冷氣依然地開著,我卻沒有辦法關掉它。
我該定時的,可被綁的我總是會感到很熱,在以前我試過,可沒有想到今天會這
樣。

  活動能使我的身體發熱,我知道。

  只要是在解脫綁縛的過程中,我就不會有冷的感覺,而現在躺在地板上的我
沒有多大的活動余地,我也不敢在尿液中過份地動彈。現在面臨的問題是我如何
從地板上站起來。我犯難了,這的確很難做到,而且還是在難以忍受的尿液中站
起。我的綁腿很能限制人的站起。先前我只提到了“豐”形綁腿橫皮帶的作用,
而這一豎就是起著限制雙腿的彎曲程度的作用。我想被綁過的人要想從地上站起,
很大程度地要* 雙腿的彎曲來完成。我的雙腿無法大幅度的彎曲,使我站立起來
很難。假如我的雙腿不是這樣被綁著,我會掙紮著翻過身,用頭部的擡起身子,
變成跪姿,再用雙膝的力量使自已站立起來。雖然做起來不會像說的那樣簡單,
但能做得到不是嗎?要是我法站起,我將無法完成解困的過程。

  這意味著我必需等待別人施救,我的一切穩私將徹底暴光,它將像溫疫傳播
出去,我難以想像會有怎樣的結果。所以我必需站起來。已經快叁點了,我不能
再等。我想我必需借助某物使自已站立。我看到了不是很高的沙發,在客廳裏這
好像是唯一可借助的物體,只是它離我還有一點距離。移動自已並不困難,然而
我卻爲此使我的身上沾滿了更多的尿液!我已無法再在乎這一點了,在天亮之前
我必需解放自已起來現在我急切地想結束我的自我奴役。

  但我沒有失去理智,我必需一步一步地來,否則後果更是難以想像,我想這
是我平想得太多的故,只怕萬一的心理總讓我考慮周到,我想無論在什幺情況下
我都要做到這一點。拿到了刀,割斷繩子並不困難。現在我可以隨處跳動了。然
而地板上的尿液使地板磚有點滑溜,而我的雙卻在鞋中受尿液的浸染更是難以自
制。當我向樓梯口跳去時;雙腳在鞋內一滑,高跟鞋在地板上一滑我不受控制地
向一側倒去。當我明白是怎幺回事時,我的右臂已重重地摔在了堅硬而又潮濕的
地板磚上。劇痛使我生怕我的右臂骨拆,要是真的這樣我就完了。我試著以右避
爲動力在地上動了一下,還好,除了痛疼外,好像並沒有什幺骨拆的反應。我籲
了口氣,不經意地將臉貼到了地板上,一股尿臊味讓我悚然驚醒:——-我躺在
我的尿液裏,而我的臉上乃至身已經沾上了許多,我忘形的想要抹去它們,可徒
勞的結果讓我無可奈何,難聞的氣體就在我的鼻子傍邊散發著,堵口球上也有,
甚至在我的嘴唇上也有,我一陣惡心,想吐,這雖然是我自已的尿液,可必境還
是尿液呀。我知道我無法嘔吐,也盡量使自已不能有嘔吐的感覺,但我卻無法抑
制口腔內分泌出來沾液(這比口水叫著好聽些吧)。

  堵口球本來就令我的口腔充滿了這樣沾液,爲了不使它流出來我一直在吞咽
著,現在反應更多,,也不如剛才的感覺好,我每吞一口,就更加強了我要嘔吐
的生理反應。冰冷的地板和尿液使我感覺好冷。冷氣依然地開著,我卻沒有辦法
關掉它。我該定時的,可被綁的我總是會感到很熱,在以前我試過,可沒有想到
今天會這樣。活動能使我的身體發熱,我知道。只要是在解脫綁縛的過程中,我
就不會有冷的感覺,而現在躺在地板上的我沒有多大的活動余地,我也不敢在尿
液中過份地動彈。現在面臨的問題是我如何從地板上站起來。我犯難了,這的確
很難做到,而且還是在難以忍受的尿液中站起。我的綁腿很能限制人的站起。

  先前我只提到了“豐”形綁腿橫皮帶的作用,而這一豎就是起著限制雙腿的
彎曲程度的作用。我想被綁過的人要想從地上站起,很大程度地要* 雙腿的彎曲
來完成。我的雙腿無法大幅度的彎曲,使我站立起來很難。假如我的雙腿不是這
樣被綁著,我會掙紮著翻過身,用頭部的擡起身子,變成跪姿,再用雙膝的力量
使自已站立起來。雖然做起來不會像說的那樣簡單,但能做得到不是嗎?要是我
法站起,我將無法完成解困的過程。這意味著我必需等待別人施救,我的一切穩
私將徹底暴光,它將像溫疫傳播出去,我難以想像會有怎樣的結果。所以我必需
站起來。已經快叁點了,我不能再等。

  我想我必需借助某物使自已站立。

  我看到了不是很高的沙發,在客廳裏這好像是唯一可借助的物體,只是它離
我還有一點距離。移動自已並不困難,然而我卻爲此使我的身上沾滿了更多的尿
液!我已無法再在乎這一點了,在天亮之前我必需解放自已現在反應更多,也不
如剛才的感覺好,我每吞一口,就更加強了我要嘔吐的生理反應。

  冰冷的地板和尿液使我感覺好冷。冷氣依然地開著,我卻沒有辦法關掉它。
我該定時的,可被綁的我總是會感到很熱,在以前我試過,可沒有想到今天會這
樣。活動能使我的身體發熱,我知道。只要是在解脫綁縛的過程中,我就不會有
冷的感覺,而現在躺在地板上的我沒有多大的活動余地,我也不敢在尿液中過份
地動彈。現在面臨的問題是我如何從地板上站起來。

  我犯難了,這的確很難做到,而且還是在難以忍受的尿液中站起。我的綁腿
很能限制人的站起。先前我只提到了“豐”形綁腿橫皮帶的作用,而這一豎就是
起著限制雙腿的彎曲程度的作用。我想被綁過的人要想從地上站起,很大程度地
要* 雙腿的彎曲來完成。

  我的雙腿無法大幅度的彎曲,使我站立起來很難。

  假如我的雙腿不是這樣被綁著,我會掙紮著翻過身,用頭部的擡起身子,變
成跪姿,再用雙膝的力量使自已站立起來。雖然做起來不會像說的那樣簡單,但
能做得到不是嗎?要是我法站起,我將無法完成解困的過程。這意味著我必需等
待別人施救,我的一切穩私將徹底暴光,它將像溫疫傳播出去,我難以想像會有
怎樣的結果。所以我必需站起來。已經快叁點了,我不能再等。

  我想我必需借助某物使自已站立。我看到了不是很高的沙發,在客廳裏這好
像是唯一可借助的物體,只是它離我還有一點距離。移動自已並不困難,然而我
卻爲此使我的身上沾滿了更多的尿液!我已無法再在乎這一點了,在天亮之前我
必需解放自已自已站立。我看到了不是很高的沙發,在客廳裏這好像是唯一可借
助的物體,只是它離我還有一點距離。

  移動自已並不困難,然而我卻爲此使我的身上沾滿了更多的尿液!我已無法
再在乎這一點了,在天亮之前我必需解放自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