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2022-09-01发布:

日日摸夜夜添夜夜添久久《凡人炼道淫传》第一卷 逆天改命 第1一2章

精彩内容:

第一章    我命由我不由天!

    漆黑的夜空中驚現紫氣,九星乍現,串連成珠,中國的某某道觀內,一位白
髮老人夜觀星象,見此異象,掐指一算,算出天人下凡渡有緣人。

  「不知誰人有此大機緣。」

  白髮老人手捋長鬚,語氣頗爲淡樸,卻有幾分喜意。

  遠方,南面的一個城市,有東方之珠的美稱。

  香港,道教興盛,黃大仙香火鼎盛,曆年來不少善男信女來跪求靈籤,每每
得到指引,回來謝祭的人不絕,造成香火不斷之局面。

  道教,一直讓人有迷信的印象,在香港這個百教爭鳴的彈丸之地,有人信佛
,有人信道,有人信儒。

    儒佛道叁家皆爲中國之本脈所在,故此總有人妒忌之,一知半解有之,道聽
途說有之,人雲亦雲有之,在這個信仰自由之都,百教中導人向善者,善教也。

  在彩虹村,有一年輕男人,家有一老邁母親,年近六十,仍辛苦工作,而他
,則剛剛辭去了工作,他一心修道,在網上看過一些道家修練法門,就試著自己
修練。

  今年叁十叁歲的他,尚未娶妻,自從網上看過一些道家修練學的書藉後,忽
發奇想,試著修仙,然而,當他深入了解中國道家學說,甚幺修真修仙之道,原
來只不過是一種養生秘訣,和不老不死差之千裏!

    更遑論說像那些修真小說中的禦劍飛天,掌控五行,青春不老。

  他想創出一套真實能夠修練成仙的功法,奈何終歸凡人,天地間又不知有沒
有靈氣,成仙之道不知從何入手。

  理論是有,可是實際修練,還得一步一腳印去實踐。

  縱觀所有修練法門,都離不開打坐冥想,西方叫冥想,佛門叫坐禅,道門叫
坐忘,都是指打坐修練。

  從修心到修身,從外到內,從精神到肉體,行爲與思想,種種「修」的法門
,都是如出一轍。

  氣是根本,修身必須從練氣開始,練氣又叫調息,將呼吸的空氣調動到丹田
,又稱氣聚丹田,在丹田中煉化,即是以丹田爲爐鼎,煉出真氣、元氣、一氣,
卻不是靈氣。

  所以,所謂的修仙,倒不如叫修真,或是修道,借假修真,以虛入道,天人
合一,以至成仙,這就是古人想出來的修仙之法。

  小說世界終歸小說世界,很多東西都是假的,但他想,既然萬事萬物都離不
開科學原則,科學可以從理論到實踐,印證科學,修仙能不能一樣呢?

    先建立理論,再來實踐。

  他得出的結論是,怎樣修仙也好,也得從練氣開始,這是基本,君不見所有
玄幻修仙小說也是從甚幺凝氣、養氣、練氣爲基礎嗎?只是不同的是小說世界中
有靈氣這東西存在,所說的氣不是呼吸的氣,空氣中有靈氣存在,這就不用慢慢
的煉出來了。

  所以,他想到第一要解決的問題是氣!如何將氣變成靈氣?抑或空氣中早有
靈氣存在?只是無法凝練?散而不聚?

    他想了很久,最後還是踏踏實實地從打坐吐納開始練起。

  這夜,他又一個人在家中練氣,正當他發悶發愁之際,窗外一道白光閃了進
來,然後出現一位頭髮花白的老人,此人面如冠玉,仙風道骨,一看就知道並非
凡人,他來到鄧體景背後,而正在打坐的他竟毫無知覺,直到那老人輕輕的拍拍
鄧體景的肩膀,他才如夢初醒,轉身向後望,嚇然看見身穿白衣的老人,驚覺對
方身上散發出來的仙氣,又驚又喜,立即跪拜老人,口中慌張道:「仙人下凡,
仙人下凡。」

  老人搖頭歎息,心想:「一般凡人都是這樣,誠惶誠恐,跪拜我們,豈不知
自己也能修成仙道,享受仙福嗎?」

  老人伸出手來,按在鄧體景的頭上,後者即時感覺到有一股熱流湧進身體,
有如醍醐灌頂,直入四肢百骸,洗髓逆筋,改造髮膚。

  一會兒後,老人收回右手,鄧體景瞬即感到那股熱流消失,但現在他心境平
和,靜心甯神,他有種感覺,如果現在再進行打坐冥想,事必事半功倍,心感喜
意,便叩謝老人,道:「謝謝上仙開竅。」

  老人不言一語,內心感歎道:「凡夫俗子啊,怎樣化凡也沒用,此人一生修
仙無望,注定平凡一世,奈何天機揀選此人,想必將來必有一番奇遇,不如先修
心,後修身,希望他早積功德,冀能修出靈根。」

  老人定睛望著鄧體景,令後者心生敬畏之心,莫敢仰視。

  老人右手擡起,一道神力將鄧體景的身子扶起,後者驚訝不已,連忙抱拳作
揖,垂頭敬禮的說:「仙人有何指點?還請明示。」

  老人又歎了口氣,心覺此子敬畏之心過盛,以至自卑,不敢正視他,也難怪
,即使曾在書中看過許多關于神仙的記載,但是親眼見過神仙還是第一次,任誰
也會這樣吧,只是他有點太過了。

  老人轉身背對著他,欲要離開的模樣,鄧體景看見老人雙腳不觸地,轉身而
走,立即又跪拜老人,口中說:「上仙慢行,弟子恭送。」

  老人心想,這是那門子的恭送,簡直就是過尤不及了啦,是想快快送走他吧


  還有,他那有收他爲徒,甚幺弟子?一派胡言!

    老人再叁歎氣,臨走前開示道:「行善莫懶,道心常在,修得大功,靈根方成。」

  然後右手一揮,一本古舊的書冊丟在地上,一道華光忽現,一閃即過,老人
才化爲流光遠去。

  過了良久,鄧體景才敢擡起頭,眼見周遭景物如常,恍如沒見過神仙一樣,
他才籲了口氣,笑逐顔開地道:「呵呵,奇遇,奇遇啊。」

  然後拾起地上的古書,上面寫著四個古怪大字,認真地看,才看出有點像《
重陽真經》。

  「重陽真經?重陽……王重陽!原來是王重陽仙人下凡啊!」

  鄧體景差點大叫出來,後又喃喃自語道:「靈根?甚幺是靈根?真的有靈根
嗎?要我行善才能修出靈根?」

  再細看手中的小古書,內容竟然是……古文字?

    「天啊?這是甚幺文字?好像是中國的古代文字啊?怎幺看?」

  接下來的日子,他每天上網搜尋中國古代文字的意思,慢慢翻譯出《重陽真
經》,繼而修練。

  原來,這是一本練氣聚氣的修仙入門功夫,大致上和坊間的道學書藉所記載
的差不多,只是有些見解更加精闢獨到,言簡意赅,但同樣遇到一個問題,靈氣
從何來?

    書中記載,先要有靈根,才能化凡爲仙,沒有靈根者,一生修仙無望,如何
習得靈根?

    原來,靈根有兩種,一種是先天靈根,一種是後天靈根,先天靈根是一些上
幾世積累的功德,在今世開花結果,才能擁有的靈氣本源,也叫靈氣根源,簡稱
靈根。

  只有修出靈根,才能感應天地間的靈氣所在,才能修仙,古人之所以能羽化
飛昇,就因有先天靈根,今世再勤練積德,方能悟道成仙。

  簡單來說,鄧體景有可能今世也不能修出靈根,要積累到下一世,或下下一
世,或下下下一世……

    鄧體景有一晚夜裏獨自修練時,忍不住仰天長嘯了一句:「他媽的王重陽!
沒本事就莫要收徒弟!」

  王重陽在仙界連打了叁個噴嚏……

    光陰似箭,日月如梭,鄧體景很快就本命歸源了,又稱玩完了。

  今世修行平平,不要緊,慢慢累積……千世百世,總有一世能修練出靈根的
……臨死前,鄧體景爆了句粗口:「我操你奶奶王重陽!」

  損德,下一世修仙無望!

    千百世輪迴,地球的文明也隨之而變化,世界末日,核子戰爭,令到人類文
明倒退,地球滿目瘡痍,生靈塗炭,經過千百萬年後,地球回歸平靜,始能複原


  但人類的文明早已經蕩然無存。

  隨之而來的是修仙的世代……山林密布,猿啼鳥鳴,深山不知處,有一條小
村,名叫陽炎村。

  「我操你奶奶王重陽!」

  一位年約十二歲的少年破口大罵,王重陽乃是村中姓王的養的一條狗,這條
狗的主人王西是這位破口大罵的少年的死敵,在村中二人已經經常較勁,王西每
每落敗,都會喊他養的那條狗咬少年,看著少年和狗打作一團,王西才解氣,在
一旁嘻嘻哈哈的指手劃腳,各位村童都心懼不已。

  這是村中唯一的一條狗,是王西的父親到千裏以外的縣城買回來的,價值不
菲。

  少年拖著滿身爪傷的身體回家,邊走邊罵,這次他和王西比男人的那根東西
的大小,結果一比之下讓王西眼都凸了。

  少年的陽根又粗又大,小小年紀尺寸堪比成年男人,猶有過之,甚稱神陽,
小孩子心性天真,以爲愈大愈好,所以一比之下,王西怒不可遏,一聲令下,黃
狗立即咬人。

  少年力大強壯,但也不過是十二歲的小男孩,和一頭成年的狗打架,何者受
傷一目了然,村中的小孩子都很怕王西,那有敢逆他意的,再者,王家在陽炎村
中也是大戶人家,是地主。

    王西父親與最近的縣城城主吳大老爺交情甚笃,附近幾條村的稅收都是吳大
老爺說了算,只要王西的父親王成在吳大老爺面前說幾句,那家人的稅收可少不
了。

  所以,一年到頭,王家與吳家都各自收禮,就是那些弱小的田戶所送的禮,
或雞,或牛,有點錢的就送衣送鞋,王成樂此不疲,照單全收。

  當然,王成收到好處,自然也懂得生財之道,小財不出,大財不入,所以他
送去給吳大老爺的金子也是很多,全都是民脂民膏啊。

  而少年的家則每年交不出賄款,所以他家的田又瘦又小,連種米的種子也是
借回來的,借一還五,故此,少年的家已經欠下一大股債。

  少年的父母不是親生父母,他是拾回來養大的,所以他養父母根本不疼愛他
,衣服穿了沒人補,鞋子破了也繼續穿,一身髒兮兮的,原來俊秀的臉蛋一塊黑
一塊黃的,加上滿身的傷痕,他父母也不問幾句。

  「我回來啦。」

  少年淡然地道。

  一進院子,他就看見父親和一名衣著光鮮的男人交談,那男人從衣襟中取出
一個錢囊,數了幾兩銀子給他父親,然後他父親就笑開花地說:「唷!就是他,
拿去拿去,以後他就歸你了。」

  賣子!少年怒火中燒,平時他父親怎樣對他也罷了,幾艱辛的日子他也捱了
,爲的就是這個家,可現在,這挂名父親竟然把他賣給別人?不氣才怪呢!

    「我操你奶奶!賣子求財!」

  少年被那男人強拉著離開,因他剛剛和王西那頭黃狗打過,氣力用盡,此時
如何掙紮,也不能掙脫對方重扼。

  其後,少年被五花大綁,口被堵塞,被丟上一架大馬車上,車上還有十幾名
孩童,年齡和他相仿。

  一連幾天路程,那些買了孩子們來的男人對他們呼呼喝喝,隨便塞幾個饅頭
給孩子們吃就算,因爲趕路,如廁都是大夥兒一起在山邊方便,之後又再扔他們
上車,有些體弱的孩童因此病倒了,也沒有人理,少年聽見那些男人在暗罵幾句
「又賠錢了」「蝕本貨」之類的話。

  孩子們相繼送到各大小縣城的大戶人家中,做下人甚幺的,少年大體知道是
怎幺一回事,那些大戶人家全挑些強壯、精靈和外貌整潔端好的,而少年則一直
被厭棄,因他穿得破破爛爛,又髒兮兮的,所以沒人要。

  最後,少年被送到一座山峰上,他又聽見那些買他來的男人和別人交談,像
是在議價甚幺的,最後那些男人說了句狠話,就把少年以低價賣了給一個修仙門
派。

  少年被送到山峰之上,轉而入林,偏西的方向,有一座座院落,有些簡陋的
茅舍建于其中。

  那買了少年的人也是一名約莫十五六歲的少年,他長髮束起,身穿灰袍,個
頭高大,樣子卻有點狡猾,少年對此人的印象不是太好,用這種手段買別人的孩
子來做苦力的人,斷然不會是好人。

  果不其然,此人對他說:「你以後就負責砍柴挑水,功夫不做完決不得食,
我聖陽門絕不養懶人!」

  結果接下來的日子,少年盡力做工,雖然有其他人一起做,但是,每人做的
量也都不同,欺善怕惡者從來都不缺,誰拳頭大,誰就是大哥!

    可是,這兒的人絕不喜歡打架,對他們來說,既然有氣力打架,倒不如多做
工,何必在那些老油條面前丟臉呢?

    說到又說,這兒的苦力的年齡可真差別大啊,小到十二叁歲,大至四五十歲
,竟然全都乖乖聽話地做工,就憑那買少年來的那灰袍少年的本事,那能讓大人
折服呢?

    經過多日探查,少年才知道那灰袍少年叫楚凡,是聖陽門的記名弟子,他一
直有修練,聽說是練氣期第叁層,練氣者,能使氣禦敵之,體強,有氣護身,內
勁凝實,偶有聚氣成泉者,即邁入第四層,此時靈氣成泉,能使用初階法術,但
還不能稱爲仙人,只算修士。

  練氣境有十層,前叁層是基本入門層次,需有靈根者才能踏入,快則叁年,
慢則五六年方能步入第四層,看其修練的功法品階,以及個人資質而定。

  這些東西都是一位好友告訴少年知道的,那人名叫莊穆,年十有四,在這兒
做苦力已有兩年,對于這兒的人和環境都很熟悉。

  由于近年聖陽門廣收弟子,那些初登仙門的弟子還沒修成正果,雖然潛力無
限,但既爲凡人,就得食人間煙火,柴、米、油、鹽缺不能少,所以才要一群苦
力幫忙做工,讓他們能專心修練。

  所以,由于要有足夠人手做工,所以最近又從販子處買了些童工來,童工年
紀小,易掌控,勿輕看他們年少體弱,只要能熬過叁天半月,他們的體格都會改
變,當然,做工做到死的也不少,那些人都被門派草草葬在山邊就算了,也不算
葬,只不過挖了個大坑,把屍體堆在一起罷了。

  少年自來到此地,就一直死忍,其他人怎樣欺負他也罷了,這種苦日子他一
直是用捱的撐過來,捱過苦日子,好日子就愈來愈近了吧,他是如此的想。

  半年過去,少年一直和莊穆關係要好,感情日漸深厚,可是,某一天莊穆病
了,臥病不起,那些惡人死活要他做工,少年爲了莊穆的性命著想,硬著頭皮將
莊穆的工夫扛了下來,可見少年的忍耐力有多幺驚人!

    日子一天一天過去,莊穆的病一直未見好轉,某一天,少年做工歸來,第一
時間去莊穆的茅屋中看他,卻不見其人,問人莊穆去了哪?

    一位少年對他說:「哦,你找莊穆嗎?他好像被人擡走了,準備用火燒了,
說他得了傳染病之類的。」

  「甚幺?莊穆他還沒死啊!這是活生生的火燒啊!你們……」

  他沒理那幺多,問了莊穆在那兒被人火燒就往哪兒去了。

  當來到莊穆那兒,已經遲了,他聽到莊穆痛苦的叫聲,他整個人都崩潰了。

  然後,便到他得病了。

  他一連幾天趟在床上,精神萎靡,言語不清,腦海中只想到莊穆被活活燒死
的場面,然後下一個便輪到自己了……

    某一夜,天空中驚現紫氣,九星聚合,串連成珠,一道華光閃過夜空,直沖
聖陽門的苦工的院宇去。

  少年的房間內,被一道華光照耀,瞬息間消失,後現出一人的身影——王重
陽!

    王重陽掐指一算,算出少年天機未盡,眉宇間的靈台乍現一絲靈氣,此乃靈
根顯露之象。

  奈何少年靈根稀薄,暗淡無光,靈氣準備散失,王重陽見此象歎道:「萬世
修道,終得此果,今世花開,難道蒼天亡乎?」

  王重陽施法拖延少年死息,後問他道:「你願下生修道嗎?」

  「此……生……如……何……」少年虛弱的問。

  「敗象已成,命不久矣。」

  「天……道……爲……何……物……?」

  「順者生,逆者死,天道大哉、奇哉。」

  「我……有……逆……天?」

  「天命如此,只因你千生千世,積功甚少,所以自能承苦果,只是,忍乃道
之體悟之一,能忍者,承大道也。」

  「今……只……有……一……死……以……謝……天……恩?」

  王重陽不語,此話有違和感,難道天道不仁?所以才有苦難?但因苦難,人
才能成長,豈不仁乎?

    「我……命……由……我……不……由……天!」

  王重陽略有所感,突然眼露精芒,決志救人!

    「好!若天道不仁,何以我修德成仙?今我以己身修爲,逆天改命,助你脫
厄,豈不也是天道之仁幺?天豈會亡我也?」

  言畢,雙手結印,合天人之力,逆天改命!

    少年頓感萬世苦果,道行不深,未悟得天道,終只能承受輪迴之苦,千世百
世,皆以苦終生,回望過去,一道寄之曰:「忍!」

  「甯靜如忍,忍盡生靜,安得甯靜,方合天道,我名藍甯!」

  少年在心中千思萬緒,最後空靈地叫道。

日日摸夜夜添夜夜添久久